路透社:中国政府正安排过剩员工向薪资较低的农林业转岗分流

考虑到臃肿的煤炭和钢铁国企将裁减数百万人,中国政府正在安排过剩员工转岗分流,向农业、林业和公共服务业转移。虽然这样做或可控制失业率,但上述岗位一般工资较低,可能意味着生活质量的下降、支出的减少,并可能导致不满情绪增加。

在近期的全国人大会议上,中国领导人强调中国推进重大改革、去除过剩工业产能,并不意味着失业率会相应上升。政府已经拨出1,000亿元资金主要用于未来两年国企员工转岗和再培训之用。但鉴于煤炭和钢铁行业将裁减至多600万人,上述资金平分下来可能就显得数额很少。

“(转岗)谈何容易,”曾在龙煤集团工作逾30年、去年因病离开公司、现年54岁的任桂正(音译)说。龙煤集团是中国东北黑龙江省最大的煤炭企业。任桂正表示,当时他和其他员工面临的选项都仅限于工资偏低的岗位。“转岗的人都去干卫生或伐木方面的工作了,”任桂正表示,称这些工作的薪水不及他做矿工月薪水的三分之一,他做矿工每月可挣3,000元。

龙煤集团已经表示将裁员10万人。当地媒体报导,该公司已把22,500名工人重新安置到农业、林业和公共服务行业。一周前,上千名龙煤集团矿工在双鸭山市街头游行,抗议工资拖欠。

职业前景灰暗

效率低下的国有煤炭和钢铁企业裁掉的工人,将加入到纺织、服装等困境行业私企的失业大军中。这些行业每年估计裁员40万人。

在经济增速降至数十年最慢的情况下,这就有可能催生出一支前景灰暗的中年蓝领大军。中国政府在力推高科技领域投资,而这个领域不大可能需要这些失业工人。

“他们表示愿意学习新技能,但有些人并不能适应,”黑龙江省长陆昊在人大会议上表示。

增长放缓意味着经济更加难以吸收下岗工人。在压力较大的东北等地区,当地政府只能让这些人扛起铁锹、拿起拖把,除此之外无能为力。工人们即使勉强找到了新工作,很多人可能也会发现自己的级别低了,薪水少了,职业前景十分灰暗。

虽然没人认为目前形势像1990年代那样严峻,当时街头满眼都是国企重组导致的下岗职工,但还是存在重大的长期风险。中国劳工通讯总监郭展睿(Geoffrey Crothall)表示,“中国东北将会有很大问题,因为当地没有创造就业岗位,也没有新成立的企业来吸纳这些遭到解雇的工人。很多失业者年纪在40-50岁,接近退休年龄。他们很难再找到工作。”

劳动力挪移

随着中国经济从投资和出口导向转型为内需导向,服务业正在迅猛增加就业岗位,但这些工作通常薪资较低。

“未来产业裁员最可能导致的结果不是失业率急升,而是家庭收入增长的进一步减速,”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劳工分析师Cui Ernan在研究报告中写道。

薪资停滞或下滑将是中国经济向消费导向转型所面临的一大阻碍。

根据官方数据,2014年矿业的平均年薪为61,677元人民币,农、林业则是28,356元人民币。纺织业员工转入餐厅和零售工作岗位,料可赚得约37,264元人民币,低于制造业平均薪资的51,369元人民币。

在双鸭山市及附近的鹤岗市,消费导向型经济看来是遥不可及的目标。矿区散落着一堆堆未售煤炭,城市街道两旁都是关着门的店铺。由矿工转作职介人员的Guo Jifeng正在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帮助失业工人寻找像组装流水线等工作。“我主要关注那些没有什么技术的工人…如果曾经在国企工作,现在也没什么其他选择,”他说道,并称过去一年里他帮助100多个工人找到了工作。

经济学家称,工人们应该学习更多高附加值的技术,据一所职业学校的副校长称:“服务业对人员的需求很大。很多地产和金融公司需要大量人员来帮助他们维护管理。”不过这对失业工人来说远水解不了近渴。

在黑龙江省虽不乏就业再培训的言论,但就路透最近访问的几名工人来说,没有人能提供具体详情。已在黑龙江龙煤矿业工作了七年的一名工人称,他更关心的是工资,而不是什么再培训。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