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志标:没有受害者的疫苗之殇

山东这个疫苗案件在两会过后才爆出来,想必也是考虑给两会创造良好的舆论氛围,不分散焦点。但是等到这事出来后,很快进入了“国情”的运行轨道,有一点就是看不到受害者。以这个案件时长五年、案值五六亿元来算,没有受害者实在不可思议。

这次出问题的疫苗是二级疫苗,比三年前山西疫苗风波中的一级疫苗有所不同,但是相同点是多少不变的,亦即:缺乏冷链运输与保存条件多少年没变,医药公司、防疫站与中间商联手作业的模式没变。当然,三年间,还是有许多东西有了变化。

一是在媒体方面。记者对问题疫苗的报道力度在下降,陕西疫苗那会,还是调查记者的王克勤在当地深潜好几个月,挨个寻找受害者,确定他们与疫苗之间的联系,尽管最后还是被药监部门一句“耦合因素”给打了太极,但调查的能力与意志是现今媒体少有的。

本次山东疫苗案件形成了全国网络,涉及20个以上的省市,但是在媒体报道中,其来源多数是以官方声明、公安口径以及药监的网上信息为主——这些当然也是信息来源之一,但从接种疫苗民众的角度,少有印证,从而让问题疫苗的重要性大打折扣。

二是社会心态上,似乎已经脱离了愤怒,相较于2013年前后系列假疫苗案件,大众情绪中冷漠的多了。冷漠当然不代表不关心,有可能是认为关心了无用,并且导致这种恶劣事情的原由众所周知,无非是体制的错——正因为如此明了,所以一再发生,必须无力感。

媒体无为与社会无谓,实际上是两种贫瘠之态,两厢挤压在疫苗大案上带来乏善可陈之状。所以,与问题疫苗倾销网络相对应的,受害者网络迟迟不见汇总出来,倒是“此地疫苗安全无忧”的维稳声明发了不少,受害者沉在了水底,化解愤怒与无形,社会焦点脱水枯萎。

关于假疫苗的问题,向来有两种解读途径。在官方的说法里,大抵是承认防疫体系的漏洞与顽疾,却绝对不承认疫苗与接种致害之间的必然联系。但是在民间当中,则将其归结为“疫苗之殇”。药监行政当局的自说自话,与社会对疫苗的痛感变冷,并列在一起。

贪婪与腐败诸君本是系铃人,疫苗案件的发生逻辑,已经决定了它们不会被杜绝。问题只是在哪里、何时、什么人身上爆发出来,如果说疫苗技术有不可攻克的耦合因素,那么,这一点恐怕也是疫苗风波连续不断的“耦合之因”。疫苗不能不种,只能看谁好彩。

人心崩溃,经由情势流变相继相激,导致如此大的事件当中受害人缺位,消失不见,这是一种普遍征兆在具体事件上的表现。三年前,南都摄影记者郭现中尚有疫苗之殇的图片报道,而今殇也殇得,却不怎么踏实。“完美的受害者”幻灭,终于到了没有受害者的地步。

【这一定不是山东疫苗出问题的原因】调查山西疫苗事件的记者王克勤13年被迫离开新闻行业;三聚氰胺毒奶受害者维权联盟发起人赵连海10年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半;三聚氰胺案爆料人蒋卫锁12年11月遇袭身亡;三鹿事件中被记过处分的孙咸泽14年6月升任国家食药监总局药品安全总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Mobile Guest
    2016年3月22日06:48 | #1

    悲惨啊!悲惨啊!

  2. 匿名
    2016年3月22日15:19 | #2

    反正党妈妈会管的.

  3. Mobile Guest
    2016年3月22日16:41 | #3

    血债要血偿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