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洛阳市委原书记陈雪枫的煤业生涯

文|记者 尹岳

亲眼看着那些曾经的煤业竞争对手们接连身陷囹圄后,一手建立起河南煤业帝国的陈雪枫最终也未能幸免。

2016年1月16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布消息,河南省委原常委、洛阳市委原书记陈雪枫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知情人士向《财经》记者透露,陈落马的主要原因之一,或是他在主政永城煤电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永煤集团)期间涉及的经济问题。

在中央纪委公布其落马信息之后的两个月内,进驻永煤集团的专案组一直未停止调查。综合多位知情人士消息,专案组从相关企业带走十余人,目前至少仍有三人未获自由。

起家煤企

断送陈雪枫政治前程的永煤集团,曾经是他创造辉煌的福地。

永城市位于河南省东南部,临近安徽、山东、江苏,地处四省交汇。永城矿产资源丰富,地下储煤面积1216平方公里,是全国六大无烟煤基地之一,永煤集团位列中国企业500强之一。

永煤集团于1989年开工建设,是国家“八五”、“九五”计划的重点建设项目,全套设备从西方发达国家引进,设计为综合机械化采煤模式,总投资50亿元。1997年第一对矿井投产,适逢煤炭价格低迷,连年亏损。1999年亏损额为8700万元,负债率高达80%,是河南省第二大亏损企业。

2000年7月,陈雪枫调任永煤集团总经理,随后任董事长、党委书记。

陈雪枫在2002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对永煤集团进行了深入的思考,“尽管永煤集团债务负担重、亏损多,但是比较优势很多,潜力巨大。比如说矿区煤质好,储量大,机械化程度高,距离华东运距短,企业用人少等等。”

陈的发展构想是,“首先努力提高产量,达到规模效益”,随后“调整产品结构适应市场,调整产业结构实现持续发展,调整产权结构把企业做大做强”。

永煤集团后来的发展验证了陈雪枫的设想。永煤集团1999年产煤160万吨,2000年产煤280万吨,2001年成功扭亏,产煤404万吨,实现利润2600万元,2002年突破500万吨,实现利润1.4亿元,之后连续多年产值、利润翻番。

2003年3月,永煤集团与上海宝钢集团公司签约合作,开创全国煤炭企业与钢铁企业合作的先河,并按此模式签约武钢、马钢、沙钢、莱钢等20多家知名企业。

2004年,永煤集团联合上海宝钢集团公司与世界第一大矿业公司、巴西淡水河谷公司合作,一次性引入投资16.6亿元,使旗下河南龙宇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成为全国首家煤炭行业的大型中外合资企业。

除了煤炭主业在省内外飞速地兼并扩张,永煤集团还收购了四个铝土矿和一个钼矿,涉足有色金属的开采和加工;重组了洛阳LYC轴承有限公司,进军装备制造业;兼并整合多家煤化工企业,并延伸产业链至煤炭贸易、钢铁贸易等领域。

公开报道称,2007年底永煤全资或控股兼并整合的企业近60家。“永城煤业2010年主体长期信用评级报告”显示,至2008年,永煤集团产煤1830.4万吨,营业收入513亿元,总盈利50亿元。其在2008年中国500强企业中排名130位,在中国煤炭工业100强企业中排名第4位,是河南省工业企业产值利润的第一名。

永煤集团大力发展的原因离不开市场环境——当时,煤炭价格从约100元每吨飙升至超过700元每吨。即便如此,陈雪枫的眼光和管理能力也被一些人称道。

永煤集团一名老员工告诉《财经》记者,在永煤集团亏损期间,陈雪枫为了抓生产,吃住在矿上,几乎全年无休,经常半夜召集领导层开会,身为董事长常常亲自下井解决技术问题以提高效率降低成本。

创造了“永煤现象”的陈雪枫,也因此获得了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优秀党务工作者、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众多荣誉。

重组大计

1958年9月,陈雪枫出生于河南省开封市杞县葛岗镇郭寨村一个农民家庭,幼年即失去母亲,他自述“靠吃百家饭长大”。陈雪枫成年后娶邻近的板木乡马桥村孟宪玲为妻。

1982年,陈雪枫毕业于中国矿业学院,分配到河南省义马市矿务局观音堂矿任技术员,曾获省级劳动模范称号,并拥有多项采煤专利,历任厂长、副矿长、矿长,2000年从义马矿务局副局长的职务上调任鹤壁煤业集团公司(下称鹤煤集团)总经理。

知情人士称,时任鹤煤集团董事长李永新在该企业一步步成长起来,根基深厚。在他的手下,工作作风强势的陈雪枫不时与之发生冲突。

仅过半年,陈雪枫离开鹤煤集团。当时严重亏损的永煤集团在河南煤业版图中并不起眼,无法与鹤煤集团和义马矿务局相比。离开鹤煤集团时,陈雪枫公开称:“谁在鹤煤集团跟着李永新干得不顺心,到永煤找我老陈,一定重用。”有多名鹤煤集团的中层干部跟随他到永煤集团。除此以外,陈雪枫还从工作多年的义马矿务局挖走一批技术和管理骨干。

这些人构成了他在永煤集团的基本班底,一些人后来进入河南能源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河南能化)担任领导职务。

2006年左右,带领永煤集团成为河南煤炭行业第一之后,陈雪枫多次向省委高层建议,将河南省的煤炭企业跨地区合并为大企业集团,“煤企重组、做大做强”。

当时,国务院及各部门鼓励全国煤炭企业兼并重组,在山西、内蒙古、河南、陕西等地形成一批年产5000万吨以上的特大煤炭企业集团。在这个背景下,陈雪枫的提议得到河南省委主要领导的支持。

陈雪枫的第一个目标是位于濮阳市的中原大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原大化)。陈雪枫强势的性格此时已闻名河南煤炭行业。时任中原大化集团董事长陈留栓不愿屈居其下,找到同在豫北的鹤煤集团,与李永新一起向河南省高层汇报,以地缘优势为由建议后两者合并。

他们的理由获得认可。河南省国资委于2007年7月18日出台的《关于加快省管企业战略重组的指导意见》提出,鹤煤集团和中原大化要充分利用地缘和资源优势,加快实施联合重组。

同一个文件提出,永煤集团和义马矿务局改制而成的义马煤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义煤集团)合并重组成立河南煤业化工集团。

很快,中原大化和鹤煤集团合并重组而成的河南中原煤化集团挂牌成立,永煤集团和义煤集团的合并重组却遇到麻烦。

时任义煤集团董事长武予鲁亦为河南煤炭行业资深人士,他与陈雪枫争夺重组主导权,希望成为新成立的河南煤化集团掌门人。

陈雪枫则向省委省政府提出一个更为宏大的计划:排除义煤集团,以永煤集团为基础将河南省煤炭行业的主要企业全部重组为河南煤化集团。这一次,陈雪枫的计划被采纳。2008年12月5日,河南煤业化工集团(下称河南煤化集团)成立,成员单位为永煤集团、焦作煤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焦煤集团)、鹤煤集团、中原大化以及河南省煤气(集团)有限公司,陈雪枫任董事长。

尽管没有义煤集团,新成立的河南煤化集团2008年营业总收入达821亿元,利税93亿元,利润56亿元,煤炭产量超过4500万吨,按照当年营业收入位居中国煤炭企业100强第3位、中国企业500强第68位。

亲随入职

2008年5月,中原大化董事长陈留栓落马,其于2009年4月被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4年。

而河南煤化集团成立之际,鹤煤集团董事长李永新也于2009年5月调任河南省安监局副局长。

名义上,焦煤集团、鹤煤集团、中原大化及河南省煤气集团的原主要负责人都进入新成立的河南煤化集团高管团队。但据多名知情人介绍,不少重组企业的高层,没有实权。

2010年4月,李永新被纪委双规。落马的还有,鹤煤集团原党委书记刘顺山、鹤煤集团原总会计师宋鹏,以及鹤煤煤电公司原总经理郝林杰等人。中原大化集团原副董事长、副总经理刘进修2011年被纪委双规,后因受贿罪获刑7年。

2011年,河南煤化集团进入世界500强企业名单。当年1月,陈雪枫被任命为河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党组成员,分管工业发展、安全生产、经营性国资监管等。但据了解,他在河南煤化集团位于郑州国龙大厦29层的200平方米办公室一直为其保留。

2013年7月,陈雪枫升任河南省委常委、洛阳市委书记。在这段时间前后,河南煤炭企业“地震”却延续至今,仍然余波未息。

2013年4月1日,焦煤集团副总经理张永发坠楼身亡,原因未公布。2013年7月25日,义煤集团原董事长武予鲁被纪委双规,十天之后义煤集团被并入河南煤化集团,后者遂更名为河南能化。

2013年12月22日,郑煤集团原董事长孟中泽被纪委调查。2014年8月11日,郑煤集团党委原常委、郑煤电原总经理祁亮山也被调查。在孟中泽之前任郑煤集团董事长的杜工会亦于2014年被带走。

后来,武予鲁因贪污、受贿、内幕交易、非法持有枪支数罪并罚,一审获刑20年。

曾被当地媒体称为“中原第一大案”的鹤煤集团高管贪腐窝案也宣判结果。其中,李永新贪污290余万元,受贿887万余元,挪用公款6450万元,获判无期徒刑;郝林杰贪污55万元,受贿44万元,获刑16年余;宋鹏受贿119万元,获刑14年。

前述知情人士称,导致陈雪枫落马的突破口是永煤集团原内部人的举报,涉及永煤集团在某个合作项目中的巨额利益输送。至于永煤集团人员举报陈雪枫的原因,据称主要是陈雪枫在管理过程中存在任人唯亲的现象。

2011年陈雪枫转入政界时,河南煤化集团成为世界500强企业之一,但之后走向没落。

2013年吞并义煤集团后,河南煤化集团巨亏8.43亿元,2014年亏损则超过10亿元。

据《东方今报》报道,河南能化现任董事长陈祥恩称,因为产能过剩、需求放缓、价格下跌,煤炭企业生存发展陷入困局。公司管理层普遍降薪幅度至少达20%至30%,处级以上管理层至少降薪20%,而一线工作人员工资也有不同程度的下调。

知情人说,河南能化目前的困境与陈雪枫过激的扩张策略密不可分。他大力扩充产能并进行多元化投资,摊子铺得太大,经济形势好时自然顺风顺水,但经济形势一旦有所改变,产能即严重过剩,资金链马上绷紧。

前述知情人士称,降薪甚至拖欠工资,引起包括永煤集团人员的普遍不满。一些永煤人反映陈雪枫早期重用一些技术和管理骨干,后期提拔司机、“干儿子”等亲随,特别是其妻孟宪玲的多名亲属,被提拔为集团的中层领导。

《财经》记者拨打其中多人的电话求证,只有一位予以回应。她承认和陈雪枫、孟宪玲是亲属,但称“平时不怎么来往”。

陈雪枫落马之后,多名河南能化高管和孟宪玲亲属被有关部门带走。不过,大部分人陆续被释放,但至少有三人至今未获自由。

永煤集团安监局长王珏称永煤集团的生产和安全一切正常。

本文刊于2016年3月21日出版的《财经》杂志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111111
    2016年3月22日23:08 | #1

    很好

  2. Mobile Guest
    2016年3月22日22:34 | #2

    这个货的确够强势,你看他这一路走到今天遇上的政敌竞争对手和对头基本都被送进去了。这背后恐怕他脱不了干系。不过出来混总要还,现在自己也完了。

  3. 匿名
    2016年3月23日09:20 | #3

    哈哈,一台戏

  4. 匿名
    2016年3月23日10:20 | #4

    上行下效,见怪不怪.

  5. 幽默了
    2016年3月23日13:03 | #5

    饭里面发现一只苍蝇,我靠,我又发现一只,我太伟大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