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社:中国5900亿美元应收账款问题日益突出

一家典型中国企业收回销售商品的款项需要约83天 所花时间是新兴市场同业公司的近两倍

自从1999年以来,中国企业在回收应收款方面从没遇到如此多的困难。

如今,一家典型中国企业收回销售商品的款项需要约83天,所花时间是新兴市场同业公司的近两倍。随着这股付款延迟之风从工业企业刮到科技类和消费类公司,过去两年,中国上市公司的应收账款总额增长了23%,为5900亿美元,超过台湾的年度GDP。

目前应收账款金额已经达到前总理朱镕基在世纪之交关掉数以千计国有企业以来的最高,折射出弱小企业资金短缺问题不仅会危及银行与债券持有人,还会影响中国庞大的互通互联供应链网络。鉴于今年企业破产率预计将升至20%,更多中国企业或不得不需要在以下两个方面作出艰难抉择:要么允许可能破产客户继续延长付款时间,要么壮士断腕、容忍销售下滑。

“整个经济体中产生了连锁反应,” 《红色资本主义:中国非凡崛起之脆弱金融基础》一书的联名作者Fraser Howie说。“这场游戏的终点就是违约和倒闭。”他对中国市场的研究超过20年。

经济减速的挤出效应明显

在中国收账越来越难的原因一目了然:经济增速降至1990年来最低,产生的挤出效应已波及企业和消费者;产能过剩导致工业品出厂价格创下最长连跌月份纪录;攀升至新高的企业债务水平使得大量企业为偿债伤透脑筋,据Euler Hermes数据,2015年中国企业破产数量上扬25%。这家全球最大贸易信用保险机构预测,今年中国企业破产数量预计将再增20%,增幅在43个重要市场中居首。

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对于不断增长的债务水平表示担忧,他周日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表示,企业借贷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重已经太高。

“在破产案例上升、经济环境恶化、中小企业资金不足局面下,这确实是个大问题,”Euler Hermes驻香港高级亚洲经济学家Mahamoud Islam说。

现金流

这些负面因素在中国公司财报中越来越显而易见,其中的应收帐款和销售数据让分析师可以算出“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即收回货款需要多长时间。据彭博汇编在中国内地注册公司的最近文件得出,这个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中值为83天,长于2014年的79天和2010年的55天。在全球最大20个经济体中也仅次于意大利,MSCI新兴市场指数成份股公司的这个中值为44天。

中国工业企业应收账款回收时间最长,达到131天,紧随其后的是高科技公司的120天和电信公司的118天。Grandeur Peak Global Advisors驻盐湖城基金经理Amy Sunderland称,尽管该数据随着行业不同而异,但超过100天通常是个“危险信号”。她一直避免碰基建和环保行业公司,应收账款周期过长也是其中一个理由。

Sunderland表示,“这个数据过高可能预示未来将面临现金流问题”,或者说明一家企业营收记账方式激进。她管理的Global Opportunities Fund以往三年年均回报9.4%,击败彭博追踪的94%同业对手。

复苏迹象

这也说明中资企业的销售和利润数据可能比看上去的更加疲弱,因为一些客户最终可能无法付清款项。工业设备生产商中国第一重型机械股份公司(简称“中国一重”)今年1月称,在提高计提的坏账准备金额后,该公司预计2015年净亏损17.5亿元人民币(合2.7亿美元)。

截至去年9月的12个月,总部设在黑龙江省的中国一重应收账款周转天数达到1260天,高于上年同期的490天。据彭博社汇编数据,这是市值50亿美元及以上的中资企业创下的最高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中国一重没有回复记者寻求评论的电话。

当然,在世界各地的许多行业,客户先提货后付款的做法是很普遍的。中国企业仍在等待经济增长复苏,所以延长收账期限的做法可能也有道理。彭博社2月份对中国经济增速预期为6.8%,1月份预期为6.3%,表明中国的货币宽松政策已开始见效。

苦日子

投资者可能对有大额应收账款的公司心存警惕,但他们仍然能找到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下降的企业。比如,中国第二大汽车制造商东风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489.HK)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从2013年的88天降至2015年6月的55天。在彭博社追踪的26位分析师中,有23位授予该公司股票买入评级。

但是,大部分中国企业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还是在上升,即便是许多分析师预计不会受经济增速放缓影响的新经济产业也不例外。例如,个人计算机和软件供应商清华同方股份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从2014年底的91天攀升至了107天。这家总部位于北京的公司上个月在交给监管部门的文件中称,虽然应收账款周转天数的上升源于该公司的扩张,但这也加剧了客户拖欠货款的风险。

截至去年9月,白酒生产商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升至56天,高于2014年的13天,升幅在彭博追踪的大型中国企业中是最大的。由于中国政府的反腐倡廉抑制了白酒需求,一些经销商遭遇现金短缺。在这一背景下,茅台的应收账款出现飙升。该公司生产的白酒一度广受政府官员喜爱。

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 SA)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陈兴动称,收账期延长的趋势短期内不会结束。这位前世界银行(World Bank)官员认为,目前企业还是很难从客户那里争取到更好的合同条件,至少未来两年都会存在回款延迟的问题。

他说:“苦日子还在后头。”

总之 自1999年以来,中国企业在回收应收款方面从没遇到如此多的困难。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