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的奇迹和僵尸企业

开年之后,明显的变化

广州,东莞,深圳的大部分工厂,不仅缩减了招聘规模,而且提高了要求,以前很少要求笔试,面试的工厂,现在都对用人做了要求。

基建的工作量大幅度减少,直接导致50-60岁左右年龄的农民工大规模失业。不过看得出来国家的投资力度在加大。

三线以下的房地产库存很大,但价格还没有明显下降。开发商寄希望于政府加大刺激力度。

市区各种商铺的空置率明显提高。

今年公务员扩招了很多。

亲戚朋友反应挣钱难了,不过钱也毛了。

作者: 柯隆

1990年代初,世界银行发布了一份名叫《东亚的奇迹》的研究报告,称东亚地区的经济发展是奇迹,也有国内的经济学家模仿这份报告写过《中国的奇迹》的著作。什么是东亚的奇迹?所谓东亚的奇迹就是靠比较优势促进出口在最短的时间实现奇迹般的经济发展。后来普林斯顿大学的克鲁格曼教授写了一篇《梦幻的奇迹》的论文,称东亚的经济奇迹完全是幻想,不可持续发展,理由在于东亚的经济发展完全依靠禀赋投入,并不伴随生产效率的改善。一石激起千层狼,东亚很多教授跳起来反击这位“带有偏见”的美国教授。

这场风波一直持续到1997年,这一年爆发了东亚货币危机,东亚的奇迹终于告一段落,也许这场货币危机证实了克鲁格曼教授的质疑,后来这位教授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

虽然东亚的奇迹告一段落,但是中国的奇迹还在发酵。北大经济学林毅夫教授就是早年撰写那本《中国的奇迹》的作者,近年来该教授一直充满信心地预测中国经济可以长时期保持8%以上的增长。我相信这位林教授的大胆预言很大程度上鼓舞了中国的政策执行者,虽然该教授从来没有给出缜密的经济学依据。过去5年,中国经济出现明显滑坡,2015年的实际经济增长率跌破政府树立的发展目标7%,实际增长6.9%。最近该教授接受凤凰卫视的采访突然改口说:我预言的不是实际经济增长率,是经济增长潜力。

我们可以在网上找到这位教授署名的文章和中英文演讲的视频,似乎一直预言的就是经济增长率,并不是什么增长潜力。其实,预言吗,很少人把其当真,就跟天气预报一样,从来就是一个参考,没有人会因为你预告天晴,而实际下雨找你麻烦。问题是一个经济学者不应该永远报喜不报忧,你不对国家负责,至少应该对自己负责。被凤凰卫视的记者问起现在的产能过剩问题,该教授特别强调,产能过剩并不能全部归罪于那4万亿的财政政策。我不能不说,这位教授活得真累啊!

两会召开,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告诉人们过去的一年里经济增长理想,结构调整取得很大进步,通货膨胀控制在合理空间,云云。执政者有信心比没有信心要好,能够带领人们去做梦也不错,但一切豪言壮语都应该有证据支撑。过去3年,政策执行者一直在鼓吹去杠杆化,但从去年年底我们却看到各地开始扩大杠杆吹大房地产泡沫,有媒体以《以去房地产库存为政治任务》,据说有些地方零头金都可以买房,我不禁要说,疯了!

现在国内的政策层面似乎“僵尸企业”已经成了流行语,市场经济怎么会出现如此大面积的僵尸企业呢?试想如果一家民企资不抵债,恐怕一天都无法生存,它要是欠别的企业的钱,或者银行的钱,一定会被告上法庭,拖欠工人的工资,工人一罢工,公司就得关门。只有国营国有企业才可能成为僵尸企业。

今天关闭僵尸企业,政府拿出财政资金,纳税人的钱是要救企业还是救职工,这些钱通过地方政府支付给职工,还是通过别的渠道支付,这里面有很多讲究。毕竟中国的政治体制很特别,如果有人胆敢站出来监督政府,那他一定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麻烦。据说政府将拿出1000亿元出来补贴僵尸企业的下岗职工,这对于下岗职工当然是好事,但谁能保证这些钱都如数到位呢?

从表面上看,僵尸企业倒闭有可能催生一批新企业的诞生,这也许可以说是结构调整的进步。但实际不然,我们看到很多农民工从低附加价值产业离职以后并没有顺利再就业,原因是职业培训没有跟上。职业培训应该是地方政府的工作,但地方政府并不关心下岗职工的职业培训。地方的首长们对上(中央)说假话,对下维稳打压。完了有相当一部分经济学家报喜不报忧,打造出一个光明前景。说实话要想中国经济真正好转,必须正确认识今天所面临的困难。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Mobile Guest
    2016年3月23日03:33 | #1

    区域经济的竞争与整体交易成本降低才是正道…不过这些对东林党是听不懂的,他们只为反对而反对

  2. 匿名
    2016年3月25日00:09 | #2

    弄一个过亿人口的超级城市来看看吧。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