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布鲁塞尔恐袭看民主与专制的优劣逆转!

小时候,我们受到的教育是中国是社会主义天堂,西方是万恶的资本主义地狱。

成人后,我们透过洗脑看本质,发现中国是专制社会,弊端很多,而西方实现了民主自由,社会弊端相对少。

但是,就像那个笑话一样,当太监们为没有性生活而苦恼时,皇帝却为纵欲担忧。饥民为了营养不良而发愁时,富人们却为三高、富贵病犯愁。

当我们这些活在专制社会的草民们为缺乏民主自由,公平正义而郁闷时,巴黎和其他西方的人民却在过于自由和过于民主酿成的恐怖主义泛滥、伊斯兰绿化欧洲的现实威胁面前,发愁烦恼甚至恐怖!

2015年来,欧洲频频遭到恐袭,俄罗斯飞机被炸,人们惊呼,大国间只有中国免于受难。民主与专制的优劣在恐怖主义的挑战面前发生了戏剧般的逆转!

讽刺的是,西方正是在压迫、奴役、剥削黑人、少数族裔、弱势群体而掘得第一桶金,现在却改头换面成了慷慨而慈善的绅士,被恐怖主义杀到了家门口而束手无策。

相反,我们传统意识里面受压迫、受奴役、受剥削的黑人、穆斯林等被边缘化的弱势群体,现在却显得杀气腾腾。

观察比利时和朝鲜,这样天壤之别的两个国家的对比触目惊心。

朝鲜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没有恐怖主义,而且不受恐怖主义威胁的国家,为什么?因为这个国家所谓的政府正是通过行政恐怖主义来驾驭三千万国民和不安分守己的官僚的。人民缺衣少食闹饥荒,养着几百万军队和官僚,还要承受黑社会般非法的肉刑和连坐(动不动就送劳改营),但是还要对金家王朝三呼万岁,感恩戴德!人民互相监视,互相揭发,人权遭到践踏。任何风吹草动都会立即被扼杀在青萍之末。

而比利时不仅布鲁塞尔受到恐怖袭击,而且国内的穆斯林群体形成了对整个文明社会的挑战。正因为政府的开明、自由、民主、法治,使得大量穆斯林移民们在享受了政府的高福利保障,对犯罪的低烈度惩罚(废除肉刑和严格的无罪推定)后,反而还要消灭这个慈母般对待他们的国家,动不动就钪议,示威,骚乱甚至恐袭!道德婊人民高呼反对老大哥般的监视,反对侵犯人权,结果恐怖分子就轻松躲过了监视,恐怖分子混迹在平民里,得到了他们想要消灭的政府和白人民众的大力保护。同时媒体也政治正确的只谈恐怖主义的表面成因——贫富差距啦,种族歧视啦,宗教歧视啦,文明隔膜啦,而不敢或不愿谈问题的实质——人类文明的优劣差异。

想当年世界秩序还是丛林法则的一战二战期间,世界上每个国家都是恐怖的国家,上亿恐怖分子组成军队动用原子弹杀来杀去。这个时候,穆斯林们在哪?他们就像霸王龙和剑龙决斗时,躲在洞穴里瑟瑟发抖的小老鼠一样,不敢乱说乱动。他们敢对希特勒恐怖袭击?希特勒屠杀了六百万犹太人,不缺再屠杀几百万穆斯林。他们敢对斯大林恐怖袭击?斯大林屠杀了七百万乌克兰人和一千万苏联人,不缺再屠杀几百万车臣穆斯林。所以那时候的车臣人只能乖乖的按照斯大林的命令举族迁徙,否则如果他们胆敢恐怖袭击,那么他们就会像元朝屠灭西夏党项族那样被苏联人灭族。

但是因为世界的长久和平,和平和经济发展、科技发展成了世界主流,特别是冷战后,西方国家率先到达了资本主义民主自由法治的一个高峰,在这种背景下,部分西方政治家、学者和民众成为了道德婊和圣母婊,他们忽视了人类文明的高下优劣之分,而鼓吹民族平等,民族融合。他们对希特勒主义的种族主义、排外主义反思过了头,变成了某些罪恶的保护者,他们不分良莠接纳穆斯林移民,给予穆斯林高福利而纵容懒惰,给予穆斯林低违法成本而纵容犯罪,给予穆斯林所谓的宗教独立反歧视而纵容了穆斯林反过来对文明社会的歧视,对基督教的歧视,已及对所有的异教徒的歧视。而最终这些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们就像怀抱蛇的农夫,保护狼的东郭先生一样,倒在了恐怖主义的血泊中。

正是基督教文明自文艺复兴以来的改革和进步,带领人类文明迈向了现代社会。西方的精英们硬件上科技发展,软件上自由民主,德先生和赛先生席卷全球,基督教文明不排外,不固化,不內斗,在二十世纪100年中先后击败了纳粹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历史倒退,面对杀气腾腾的两千万德日联军、武装到沙皇氢弹的苏联军队,西方也让其灰飞烟灭。就像剑龙掀翻了霸王龙。但是面对这混迹在貌似纯良无害的平民中的恐怖分子,既不能杀(希特勒第二的罪名),又不能关(斯大林、朝鲜的劳改营已经臭名昭著),只能让恐怖主义分子们蹬鼻子上脸,让小老鼠在剑龙的身上拉屎拉尿了。

当前,中国也同样受到恐怖主义的威胁,但是因为中国共产党对专制的眷恋,和对失去政权的恐怖,所以在对待恐怖主义的态度方面(至少在国内),是不会像西方的那些圣母婊和道德婊一样,被所谓的民族歧视、所谓的种族主义,所谓的少数族裔的人权等谬论束缚住手脚。现在国内的穆斯林,在非穆斯林聚居区,事实上是处于一种特殊的境地。官方对他们警惕,民众对他们厌恶多于关爱,而他们自己也肯定觉察到了这一点。

这是不是一种恶性循环,是不是一种冤冤相报何时了?

不是。

这是人类落后文明对先进文明的一种挑战,是人类再次在政治、文化和伦理上取得里程碑式进化前的一次挑战。恐怖主义的泛滥,标志着西方的纵容主义已经彻底破产。

西方将逐渐调整政策,担心欧洲被绿化的人大可不必杞人忧天,在自己的女人被强奸时,还能保持彬彬有礼的绅士派头的男人是活该被灭绝的。

所以,在恐怖主义的威胁下,朝鲜最专制,反恐却最成功,中俄日社会相对固化,反绿化也卓有成效。而西方、美国最自由,反恐也显得有心无力。

因为恐怖主义抓住了西方基督教文明的软肋,就像老鼠咬住了剑龙腋下的那一块嫩肉。

如何破局?

难道世界又要回到丛林法则的年代,弱肉强食?西方将收起文质彬彬的那一套,民众将支持手腕强硬的政治家上台(甚至是希特勒主义的某种程度的复辟),基督教文明对伊斯兰文明的挑战将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而不是优柔寡断,以德服人?

如果说二十世纪的基督教文明在摒弃了发源于意大利的法西斯主义和发源于德国的共产主义的危害后,在二十一世纪,在911那标志性的恐怖袭击之际,基督教文明在带领人类继续向更高级文明发展的道路上,再次面对了自己的千年宿敌——伊斯兰文明。只不过两者从当年的势均力敌,明枪明剑发展到当今的基督教强,伊斯兰弱,而开展恐怖主义和反恐怖主义的厮杀。这种厮杀更加黑暗和血腥,已经失去了战争中双方英雄般的较量和荡气回肠的史诗感,变成了和平时期无差别针对普通平民的卑鄙阴险的袭击和对人类现代文明的亵渎和强奸。

因为科技的发展,恐怖主义凭借炸药、枪支和通讯的便利大行其道,防不胜防。

当一个野蛮群体,他们內斗屠杀时,文明社会介入制止,被说成是干涉内政。

当他们继续中世纪的陋规,与现代社会的法治格格不入时,文明社会改良教化,被说成是歧视宗教传统、文化入侵、宗教侵略。

当他们没有发明、发展任何科技和人文成果,坐享现代文明的果实,并且利用科技的力量和自由民主的宽松转而攻击文明社会时,被说成是保持自身特色,防止种族西化,捍卫民族宗教独立和民族宗教尊严。

当他们认为异教徒的生存就是对他们最大的侮辱、歧视和迫害时,善良的道德婊们不断退让,认为宽容、友善、和解和将心比心可以唤回人类的共同情感,文化的交融共鸣。

结果,巴黎的火暴炸和鲜血打破了这种天真的幻想。

当一个人认为其他人吃猪肉就是妨碍自己吃饭的话,这个人就让他饿死好了。

当一个人认为其他人穿超短裙就是妨碍自己逛街的话,这个人就让他与世隔绝好了。

道德婊们为了不让他饿死,为了不让他边缘化,就放弃了自己吃猪肉的权利和穿超短裙的权利,认为不能因为自己的自私而影响他人的生存。

那个人吃饭了,上街了,道德婊眼含热泪,欢欣鼓舞,自己的牺牲是有价值的,自己的道德果然是崇高而完美的,自己已经到达了人类的最高峰——与天使同列!

结果,道德婊们真的就在那个人的屠刀下成为了天使。仅仅因为道德婊偷偷在厨房里放了一瓶猪油,道德婊偷偷买了一本泳装时装杂志。

罪恶之事一定是恶魔所为,但是起因有可能来自天使。

共产主义的均贫富的迷梦已经被人类本性自私的铁律击成齑粉。

而人类的自由民主的美梦是否会被恐怖主义异化成恶梦呢?

师母已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6年3月23日13:17 | #1

    这就是我所说的各种权力来源各有利弊,未来政府必然是由多种权力来源组成。世袭皇权的优势在于责任心强,科举的优势在于阶层流动,一人一票的优势在于监督腐败。世袭皇权一票,科举一票,一人一票一票,这样才是真正的三权分立。单一权力来源的政体,不论一人一票还是一党,都是独裁。---deng9

  2. 匿名
    2016年3月23日13:19 | #2

    欧洲频频遭到恐袭,俄罗斯飞机被炸,人们惊呼,大国间只有中国免于受难。民主与专制的优劣在恐怖主义的挑战面前发生了戏剧般的逆转!

    讽刺的是,西方正是在压迫、奴役、剥削黑人、少数族裔、弱势群体而掘得第一桶金,现在却改头换面成了慷慨而慈善的绅士,被恐怖主义杀到了家门口而束手无策
    每周一喷系列

  3. 自由民
    2016年3月23日13:54 | #3

    西方国家当人权婊是近几十年的事,一百多年前西方国家还在压榨亚非拉
    只可惜有些没脑子的被那些收美元发帖的雪肤豚带着跑了

  4. Mobile Guest
    2016年3月23日07:00 | #4

    世界在不斷的變化,真的再不斷的變化?沒有變化?真的沒有變化? 萬事無絕對。唯有順勢而為

  5. Mobile Guest
    2016年3月23日10:15 | #5

    三权分立:我党负责世袭,市场负责科举,互联网负责监督!

  6. 匿名
    2016年3月23日22:15 | #6

    我来概括下文章大意,作者认为 反恐最给力的方法 是否更大的恐怕主义, 比如纳粹那套种族屠杀, 北朝鲜那套大家饿死, 斯大林那套大清洗, 总之,作者的意思: 以毒攻毒!
    恐怖主义横行的今天, 这些老办法 听起来很爽, 在今天的社会可行性怎么样?我估计是行不通的。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