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木:保持你们的愤怒

我们中的许多人是很有些教训人的爱好的,自以为多读了几年书,多了解了些许的所谓“科学”,便以一种“不是一类”人的姿态站在那指手画脚了,倘若有人因为某些社会的不公,抑或一些可能伤了自己或孩子的事情曝露了而愤怒,他们便又会很冷漠地嘲讽,继而甚至好好地羞辱一番:瞧!这事你都愤怒!简直是蠢货!

这样“嘲讽”,我们大约都能在社会热点问题的公共讨论中,尤其是在发生民众与权力冲突的事件时听到。

三鹿奶粉事件发生时,他们嘲笑民众愤怒!

唐福珍自焚,他们嘲笑民众的愤怒!

厦门市民反“PX”项目,他们嘲笑民众的愤怒!

夏俊峰被执行死,他们嘲笑民众的愤怒!

毫无例外,这次问题疫苗事件后,我便又看到了他们那冷漠的身影,高举“科普”的棒子挥舞着,嘴里喊着的依旧是:瞧!这事你都愤怒!简直是蠢货!

我实在要对这“嘲讽”抱以最大的仇视的。倘若一个女子被强盗奸污了,只怕他们也不会发出安慰的善心,而会用凌厉的语气指责一旁愤怒的民众以及受害的女子:只是强奸了而已,又不伤及生命,这事你们都愤怒,简直是蠢货!

这种在理性的糖衣包装下的“嘲讽”,以高人一等的姿势出现,看似理性、中立、客观,实在只是一种伪装的冷漠。他们标榜知识高尚,偷换理性概念,却已经背叛了知识及道德,这只能是对理性无耻的污蔑——他们是没有逻辑的,只是盗用了理性。

在他们的世界里没有绝对正确,也没有绝对错误;没有绝对正义,也没有绝对邪恶。他们坚信:黄金之中也有瑕疵,大粪当中也有营养,没有绝对的黄金,也没有绝对的大粪,因此,黄金亦不足取,大粪亦不足厌。

就像这次问题疫苗事件中,他们不愤怒于造成问题疫苗的原因,对中国目前在疫苗规划、生产、供给、运输、保存和使用的整个链条的各个环节上存在的,缺少严格的立法、监管和透明度等问题视而不见,却纠结于到底是一类疫苗还是二类疫苗,到底是失效疫苗抑或有毒疫苗,然后用他们那无比优越的口吻宣称:你们太大惊小怪了。

在他们看来,民众的恐慌和愤怒,不光是愚蠢,简直是恶极。于是,我实在不得不以最大的恶意揣测,在他们眼中,只有冷漠和逆来顺受的旁观,便是高人一等的聪明,才是一个理性中人。如此,便不会有疫苗问题了。是的,没有了质问,当然就不再存在问题。

但以我有限的智力和知识也知道,我们的社会的进步,实在是需要民众的愤怒的力量来推动的。正因为有了民众对孙志刚案的愤怒,才有了收容所制度的改革;也正因为有了民众的愤怒,三鹿奶粉才终于消失;正因为有了马丁·路德金及大批黑人的愤怒,才有了美国黑人如今的政治地位;

我们之所以愤怒,是因为存在着不公;我们之所以愤怒,是因为渴望做一个有尊严的“人”;我们之所以愤怒,是因为我们拒绝忍气吞声地活在一个警察不执法、官吏不做事的野蛮的社会里。

我始终以为,我们的这个社会之所以像现在这样,不是因为愤怒太多,而是愤怒得太少。

虽然道德习俗要求人制怒,但也承认,人发怒,是有其正当理由的。人在自己或眼看别人被背叛、欺骗、愚弄、践踏、无视和欺压的时候,无论制怒的修养有多好,都会难以遏制地愤怒。

我大约以为,愤怒是一种“我们因为看到别人得到不应当得到的好运而引起的苦恼”,例如暴发户以勾结权贵而发迹、官员的拥权自肥、富二代或官二代的特权和幸福。

我还以为,愤怒也是包含某种关于“好东西”的“正当性”的意识,因为人们一般并不会“因为看到别人正直或勇敢,或将要具有美德而感到愤怒。”人们是因为“财富、权力以及应该由好人得到的东西”被坏人得到才感到愤怒的。

亚里士多德说,“被奴役的人、卑贱的人和没有雄心壮志的人,是不会感到愤慨的,因为他们认为没有一样东西是他们应该得到的。”因此,能愤慨、会愤怒的公众其实是任何一个社会都需要的,而他们带有怒意的公众意见也是值得听取和重视的。

当然,我并不是要求大家去做烈士——烈士是傻瓜做的。我只是希望大家不要迷信“逆来顺受”,不要轻易地被那些所谓的“理性”的棒子吓到,希望大家每天去做一点“微不足道”的事,发出内心的愤怒,以对抗那些不公!

至于问题疫苗到底对人体有没有危害,抑或到底要不要打疫苗,理性的和菜头们已经说得够多,既然理性都被他们拿去了,我便只好当一个愤怒的人,写一篇愤怒的文章,以表自己的愤怒,当然,我也更希望大家能保持你的愤怒,救救孩子。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
  1. Mobile Guest
    2016年3月23日09:29 | #1

    血债要血偿

  2. 匿名
    2016年3月23日17:43 | #2

    作者一定是文科生

  3. 匿名
    2016年3月23日18:42 | #3

    任何理论听起来都有些偏激的,其实个人没必要保持中庸,因为每个人发出不同的声音整体自然就平衡了。就像五彩斑斓的花,个体鲜明整体均衡。一味中庸的话每个人都是灰色的

  4. 匿名
    2016年3月23日20:41 | #4

    中国住着的就是一窝斯德哥尔摩症患者,都快被强奸残废了还为强奸者叫好,拥护强奸者的领导

  5. yitian
    2016年3月23日22:04 | #5

    很可惜贴主忘记了一件事:中國人的健忘和麻木

  6. Mobile Guest
    2016年3月23日14:05 | #6

    作者在抄民进党的风格…都是tg的错!你们这帮愚民怎么还不起来呀!用你们的血来成就我的名节

  7. Mobile Guest
    2016年3月23日14:28 | #7

    楼上的,我操你妈

  8. mego
    2016年3月24日00:44 | #8

    问题在于,我们愤怒了又能怎样?不能用手投票,也没有能力用脚投票!

  9. 匿名
    2016年3月24日06:38 | #9

    现在是共产党消声我们的愤怒,犹太人用政治正确压制我们的愤怒。---deng9

  10. 匿名
    2016年3月24日06:40 | #10

    betonthis (资深赌徒)

    标 题: Re: BLM就是蜜柚圈养的先锋队

    顺便说一句,左逼在犹太人的本土以色列从来没有市场,无论任何形式。象拉宾这样的本土左逼从来都是一枪被打死的命现在以犹到了巴勒斯坦的国土上,历来是烧杀抢掠没商量,也不受任何国际社会有分量的惩罚。这种双重标准美国这里的左逼有过任何脾气吗?

    还有比如,中国去以色列的劳工,居然被要求不得与以色列女子谈恋爱。这种奇葩规定的政治正确在哪里??

  11. 匿名
    2016年3月24日07:06 | #11

    @Mobile Guest
    操人妈者,人亦操其妈

  12. 东方九木
    2016年3月26日15:30 | #12

    此文是反智主义的表现之一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