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疫苗成了中国的照妖镜

(博谈网记者苏智敏报道)中国民众对黑心疫苗的恐慌持续漫延,而一篇旧的《财新网》报导再度被转发。这篇原本刊于2013年的图文报导“疫苗之殇”,每张照片上的小孩,有的呆呆的躺着,有的面无表情。共同点是,他们的人生都跟照片一样,永远定格住了。

他们是问题疫苗的受害者,这些人中,有已去世的、已变植物人的,或是脑部受损智力接近于零的。然而,到了2016年,中国民众仍持续面对问题疫苗的威胁。

一位家长“消失的彭湖”透露了中国父母的恐惧,他在微博大V“林萍在日本”上留言:“你们能进口疫苗过来吗?我现在看着自己的小孩,每天都是提心吊胆,唉,没希望了的。”

这次的黑心疫苗,原是存在过期风险,又缺乏冷藏配送条件的失效疫苗。跟假的致命疫苗相比,中国政府现在出面喊话,称失效疫苗对人体无害,要人民安心。

专家:失效疫苗无害

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副局长吴浈3月23日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回应此事,称这次涉案疫苗都是正规企业产品,案件核心是没有正规经营,才造成疫苗效力减低。吴浈虽承认没有预防疾病效力的疫苗是有害的,但失效疫苗是否对人体有额外伤害,他认为这个问题需要科学家解释,“绝对不是一个官员简单用几句话拍脑袋回答的”。

而一家由解放日报报业集团出版的综合性都市报《新闻晨报》,对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中科院院士高福的专访中,指出由于《财新网》2013年报导的“疫苗之殇”再度被转发,造成民众“闻疫苗色变”,以为疫苗失效会引起副作用。《新闻晨报》的专访中强调“这是不对的!要把这个概念纠正过来。”

高福在专访中解释,疫苗的失效,并不是里面加了毒品或坏东西,而是因为没在冷藏条件下存放。他称失效的疫苗应是没有起到疫苗该起的作用,绝对不会引发副反应,“即便疫苗失效了,导致出现这种副反应的可能性极低极低”。

高福又强调:“打疫苗可以预防相关疾病,这已经是科学定论的东西了,大家不要去怀疑。广大民众、妈妈们还是要相信科学。”

世界卫生组织官方微博22日也出面科普:“疫苗应该正确储存和管理,否则将失去效力或降低效力。但必须注意的是,不正确储存或过期的疫苗几乎不会引起毒性反应,因此在本事件中,疫苗安全风险非常低。儿童面临的风险在于缺乏对疾病的预防能力,这也是接种疫苗的目的。”

只是这些资讯仍无法有效抺去社会大众的恐惧,民众质问:难道一句无害就没事了?那么那些施打到无效疫苗的人,日后若遇上该疾病时,该怎么办?若因此疾病丧命,谁负责?

这些质疑声音的背后,体现的是官民间的信任已被破坏。

问题的根源

近年,大陆注射假疫苗造成孩童死亡事件不断发生,然而当地对这些问题多是持置之不理的态度。在一些相关报导中,可看到有家长为了死去的孩子,踏上上访路。更有民众为了讨公道,而被当局拘留。

独立评论人士老徐发表文章指出,缓刑期内的人,竟能犯下范围更广、持续时间长达6年的疫苗非法经营案。而且去年就破获的案子,今年才将相关涉案的线索公布,他质疑这之中涉及渎职。

他还指出,从疫苗生产企业、疫苗经销批发企业、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到接种单位,每个单位都负有审查疫苗及其经营者资质的义务。只要有一个环节严格执法,即可斩断这个罪恶的链条。老徐质问:在这个产业链中,到底有多少企业、个人牵涉其中?有多少政府监管部门为他们提供了保护伞?

这篇评论文章写道:“假疫苗事件是一面镜子,折射出来的是这个社会底线的失守、人心的溃散。利欲熏心、唯利是图的企业和个人必须严惩,尸位素餐、无所作为的监管部门也必须同样要被严厉追责。”

许多网友不乐观的认为,在中国,所谓的严厉处份到最后都可能只是“罚酒三杯”轻轻带过。

中国旅美作家陈破空在他的著作《全世界都不了解的中国人》中,曾针对制造假冒伪劣产品为何成了中国“绝活”,指出这是中国病态制度的症状之一,若制度不根治,这些伪劣产品的问题就解决不了,会不断出现。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