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之争:勿做愤怒的“情绪派”

北京感恩公益基金会发起人 才让多吉

这几天,记者、官员和无数的普通民众,都被山东青岛庞某母女“非法贩卖疫苗”的5.7亿元、流入18省市、200万支这几个数字给吓坏了。

然而,其实该案从案发到现在快一年了,我们并没有看到官员、专家提出任何令人信服的系统性的解决问题、消除恐慌的方法,新闻界也没有揭露更多的真相,只有2013年的一篇报道《疫苗之殇》被翻出来刷朋友圈。那些为人父母者最为焦虑,昨天有家长在朋友圈说,幼儿园开始收缴孩子的疫苗本,一些家长又心中戚戚。

仿佛恐惧是人们唯一的反映,也是唯一的表达。然而,不了解事件背景和相关知识就开始发言真的很可怕,不是陷于恐惧,就是传播恐惧。当所有人都在恐惧中的时候,大家都不自觉地认为,只要嗓门足够大就可以消除恐惧,这是一种幻觉。

从三聚氰胺、小学校长带女同学开房、山东疫苗案等一系列事件来看,中国一直都没有一个良好的舆论反馈环境,能通过一个事件来推动一项制度的完善。久而久之,中国人都变成了情绪派,变成了伤疤还没好就忘记疼的“口炮党”,变成了一地口水还没有干、又寻找下一个喷点的短视者。

给情绪派讲道理容易犯众怒,但是我必须说,愤怒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愤怒只会蒙蔽你对真相的探究。据我多年的经验,90%的人都是激动激动就散了,不信一周以后见分晓。

情绪派讨论社会问题,习惯性使用“泪点”,没有“泪点”也要策划出“泪点”。无论是媒体还是社会名人,批评社会公共政策是你的权力,但是你应该用更体面的方式,而是不是用“泪点”和“无知”绑架社会大众。

已经有很多人理性地告诉情绪派:山东青岛庞某母女贩卖的“5.7亿元失效疫苗”属于“打了也白打”的疫苗,和《疫苗之殇》照片里那几十例可能因“问题疫苗”致伤、致残疾乃至死亡的事件没有直接关系。但有些情绪派不愿听,他们的玩法是:制造愤怒,东拉西扯让愤怒有理,挑动更多人的参与到愤怒中来。“你不好好查查,好好管管,我就动员更多的人来闹!”这是一些情绪派的常见做法。

就公共事务进行讨论的目标是促进政府完善公共政策,真理和真相只能在公共辩论中明晰。有意误导社会公众找“泪点”,明知道某些事情是“风马牛”的关系,还故意让一些名人、媒体振臂高呼,这就是“聚众施压”的社会暴力,而不是有理有节地讨论问题。

著名影星章子怡昨天在微博说,在美国给孩子打疫苗时,向护士要求查看疫苗的名称、刻度和保质期。章子怡这么做是把不相关的事情放在一起,因为山东疫苗所涉及的疫苗是二类疫苗,和她孩子打的一类疫苗没有一点关系。其实,山东疫苗案的问题是无冷链存储、运输,和她说的保质期也没有一点关系。

每个人对公共事件发表看法是需要保护的言论自由。但章子怡关于“疫苗”的言论造成的社会效果就像是,剧院里因为几个人打架有些小混乱,章子怡拿起扩音器就开始喊“着火啦”,其客观效果不是推动问题的解决,而是制造更大的混乱。

当然情绪派也会沾沾自喜:山东疫苗案已经得到总理批示。很可能,结果会多拿掉几个人的官帽,庞某母女会被多判几年,短期内政府会集中发一批行业整治文件。

但冷静想想,情绪派追求的结果对疫苗管理体系有用么?批示、下文、抓人、罢官,无非是安抚情绪派的愤怒,却无法触动对“问题制度”的探究和改革。有的时候,情绪派从内心里还是对现行体制充满了无限制、无底线的信任,其主要办法是靠“舆论暴力”,靠“人多势众”,给防疫体系内的人抽鞭子,乱拳泄愤,而这显然不是一个良善的社会应该要的。

当然,公共讨论能力的提高一定要建立在言论自由之上,如果言论长期被限制,那么社会公众也不会有事好好说。从这个意义上说,各种谣言和“舆论暴力”其实也是政府自食其果。

回头来看,山东疫苗案突然成为舆论关注热点,有一定的荒唐性。此案是2015年4月28日侦破的。2015年5月,济南警方就向20多个省市发出过协查通报。今年2月2日,济南警方通报了案情。但到了3月18日,在今年“两会”结束后,此案莫名其妙地开始成为所有人讨论的焦点。同时,“5.7亿元非法疫苗”与《疫苗之殇》报道中的“毒疫苗”也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对于社会而言,更需要的是冷静的分析和讨论。比如,案件发生一年以后,政府的公共防疫部门做了什么工作?那些是有效的?那些是无效的?哪些无效是源于制度的掣肘,需要去改进的?公众不应盲目追赶热点话题,而应对能够改变现状的“真问题”保持持续的关注,并监督政府改善工作。

作为两个孩子的父亲,作为一个多年关注儿童权利的公益人,我自然不愿意看到有孩子因为“问题疫苗”,还未怒放就事先凋谢。但是,我们也必须冷静地认识到,山东“失效疫苗”和“毒疫苗”不同,理论上也不大可能变质成为“毒疫苗”。如果你接种了二类疫苗,又恰好是在“失效疫苗”输入的地区,那么解决办法也很简单,就是赶紧去医院查,看体内有没有病毒抗体,没有再打一次。

我们一定要明白,不要因为这次疫苗事件而不相信疫苗。在我看来,中国最靠谱的儿童福利机构就是卫计委的妇幼保健司,他们制定了婴幼儿全国免费打疫苗的政策,从制度上最大限度地控制了很多疾病在中国的传播。

我这两天患了严重的感冒,之所以半夜起床写这个稿子,是因为看到和菜头和支持《疫苗之殇》的“父母”掐了起来了。我只是希望那些孩子的父母不要激动,不要对说“你没养过孩子,不懂父母心”这样的话,因为我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也有充分的发言权。

如果你们真正关注中国所有儿童的健康与权利,真正关注中国疫苗管理体系,就不要在消费完热血之后,又去追逐下一周的热点。我们应该冷静地去追问,这些灾难是如何造成的,如何避免,以及,我们应该如何去帮助那些遭受“疫苗之灾”的家庭度过破碎的人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匿名
    2016年3月24日12:04 | #1

    非法贩卖疫苗” 這名詞很有黨教育之精華,

  2. 自由民
    2016年3月24日12:51 | #2

    你连言论自由都没有,说什么监督都是屁话。你不上街去夺取本来就属于你自己的权利,就别想共匪对你和你的孩子负上任何责任。

  3. Mobile Guest
    2016年3月24日07:56 | #3

    这人让疫苗给祸害了,对于人类的正常体验情感和共同价值免疫

  4. 支那国民
    2016年3月25日00:54 | #4

    什么样的奴才才能写出这种奴性十足的文章啊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