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亿:我尽量不谈疫苗,我们谈别的

thumb (1)
陈佩斯道:没想到啊,朱时茂。你这样浓眉大眼的,也会做叛徒!

——1990年春晚小品《主角与配角》

很多年前,在《锵锵三人行》里看见和菜头做嘉宾。好像那会还有一点头发。在伶牙俐齿的主持人窦文涛对照下,显得有些腼腆木讷。但由此记住这个名字。当年网上写两个字,可以上《锵锵三人行》,想来很励志。

后来在豆瓣许多电影,书籍的条目下见到他的评论。似乎写的不错。但我看的不多。我不太喜欢把简单事情说的太复杂的文章,更不喜欢那种好像自己什么都懂品味最与众不同的腔调。当然,我对和菜头无恶感。因为我也不关注这个人。

到编剧宁财神以几块钱的代价将自己的微博号转给和菜头的时候,我在微博上关注他一阵子,那时候,他天天刷屏与网友对骂。骂的莫名其妙,我道德水准没有高到见不得人骂脏话,但确实也不见他骂的有多机智。于是取关。

直到看到这篇《每个文盲的心中都有一个殇字》,我这种书念得确实不多的人常怀自认文盲的恐惧,不免粗枝大叶的看了一下。连带之后几篇,一并读到。于是他最近的臭名昭著,也算全程目睹。

对于公众议题,我如今比较麻木。疫苗这么大的事情,我居然只是庆幸自己的孩子已经不用打了。但此案已延续六年之久,也涉及到江苏,说已被幸免估计自己也不相信。但至少小孩没有事情。我也就没跟着愤怒。和菜头说他不关心全人类,别人是死是活和他没有关系。已然自顾不暇哪还有心情胸怀天下,我认为这是实在话。

下晚接小孩的时候,听见其他家长聊天,发现大家和我一样,没有人愤怒,只是有些恐慌忧虑而已,于是大抵呈现出两种情绪,一种庆幸自己小孩不用打,一种是小孩马上要打该怎么办。水淹到脚面的人和淹到脖子的人,都没有忧患淹水这种事情是怎么发生的,而是纠结谁会先死以及庆幸自己暂时无恙。

生活在当下,你已经无法计较太多。好像吃路边苍蝇馆子,就克制自己不要去厨房一样。装聋作哑,是现实生活的一种技能。所以,最近一堆人跑出来鼓吹过期疫苗无效无害。确实可安人心。反正无可奈何,不如捡最好听的话来听。

和菜头的文章也就这个意思,当然也不能说错,就是大众不要为错误的资讯恐慌,然后抵制打疫苗,从而得不偿失。但他抖着自己的机灵和优越感一番冷嘲热讽以及说教之后,连我都抑制不住愤怒。

三聚氰胺毁了中国奶粉,郭美美毁了中国慈善事业,当下,那对山东母女让疫苗之殇估计也就快成为事实了。和菜头计较的‌‌“殇‌‌”字——未成年而夭折。用以形容中国的疫苗事业即将崩溃的危机,就我看来,也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一群人在茫然不知的情况下服毒已久,一朝真相大白,众人惶恐不安的时候,这时候跑出一个聪明人大喊,你们不要慌,不要慌。问怎么能不慌。此人慢道:此毒非报道中那么毒。其次相信报道的人普遍学历很低。最后。这个毒字,在这里用的不妥。

大厦将倾,还堵着楼梯口对预备逃命的人叨逼叨建筑结构力学的人确实很讨厌。但他再讨厌,也掩盖不住当下人们已经放弃解决大厦不倒的努力,而是在等死和逃命两者中关于个人能力部分的忧虑,所以,声讨和菜头,也非我此篇本意。我想谈点别的。

我每次看到所谓文科生与理科生的嘴炮就摇头。人文和理性这两样东西,并非对立。只有我们这这个社会训练不足,于是瘸子和瞎子相互看不起。房子失火逃命的时候,理性的部分是,哪些地方可以逃,哪些地方就是找死,而人文的部分,则是如何看待生死,以及让妇孺先跑。两者并非不对立,但对于良善的社会而言,则是不能对立。

我们今天看问题,应该有些智识部分的基本训练,但不能指望人民就此通达人心,就不顾现实的威胁拿还不是最坏的情况来瞎扯淡。越粉饰太平,越经不住被煽风点火。

一个事件的传播需要的是话题性,需要有标杆和焦点。和菜头后来和王五四的辩论,是不是能让这个事件失焦,我不确定。但至少对我而言,则更加关注疫苗案情的发展。所以某种程度,和菜头未尝不是做了另一种程度的加深传播。我们当然不要非议他已受招安。

恐吓则是最迅速的传播。但任何社会都会轻易的被恐惧操控。因为沙滩上小难民的尸体,所以德国人开始能对难民无比宽容。但科隆性侵案发生后,立刻群情激愤要发善心的默克尔下台。戈培尔说犹太人抢走了德国人的财富,所以屠杀犹太人在纳粹德国就有了合理性。解放前夕,因为沈崇案,全中国人立刻有了反美情绪,即便之前,美国人帮助我们打跑了强奸更多中国妇女的小日本。

就如外国烟盒上贴着因吸烟而坏掉的肺一样,不见得每个吸烟的人肺都烂成这样,但因为有焦点,就产生一定的警醒作用。一个也许错误的报道,却能放大了伤害已经造成的另一部分事实。

谎言有助于传播,将错就错,不必要把它正确化,但某种程度,却有其必然性。微信朋友圈各种耸人听闻的谣言大行其道,再努力辟谣,但人们就是乐此不彼。与其看表面,不如追究一下何以发生这种现象的土壤。

官方如何处理舆论,也必然导致民间以何种方式传播舆论。越是掩盖太多,越是逼着所谓谣言横行。越是捂住人家的嘴,越是叫人偏听偏信。这么说吧,即便《疫苗之殇》这篇报道与此次疫苗出的问题无关。但假如不耸人听闻,又怎么能叫全民关注引为重视。

归根结底,就是监管出了问题。但监管的人就是不愿意出来负责任。所以话题在其他方面飘来飘去,包括我至今看不懂,那种案子还不算水落石出,就把关键性证据,卖卖上下线人员的名单电话公布出来的必要性。我看有位叫柴会群的记者推测,这算不算是公然掩盖。

大家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的状态,也或者训练着自己程度不同的麻木。就好像今天好多人遇到法律的问题不会求助于法院。而是长年累月风餐露宿去上访一样。本该最靠谱的东西不能指望,却相信越过关山险阻就能上达天听。

制度都是被设计制度的人搞坏的,就如公信力缺失,是因为公权部门肆无忌惮讲欺负大家智商的谎话。比如我今天看到某地因为强拆发生警民冲突的公告。那篇公告是这么写的:

‌‌“……棚改拆迁指挥部组织人员对已达成拆迁补偿协议并自愿拆迁的5户群众房屋进行依法拆除。……受到部分与该房产无关的群众起哄并冲击拆迁现场。‌‌”

满纸荒唐言。该要多大的人文素养才能让人理性下来。

确实还不如喊句‌‌“我是你爸爸!‌‌”

并以之暗爽。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