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蒙我骗:“极草”是如何靠央视卖出黄金价的?

“冬虫夏草,现在开始含着吃。”如果你没听说过这句广告词,那只能说明最近一年你没在中国大陆生活过:一年间,“极草”的广告横扫央视焦点访谈前的黄金时段、高端社区楼宇广告、航空杂志、高速路牌等一系列主流媒介。2013上半年,极草广告投放频次位列所有报刊保健品类广告之首,力压永生源和劲酒。

这是一种神奇的商品,根据“极草”在2012年7月26日调整的最新价格来看,每克“冬虫夏草至尊含片”的零售价高达1030元,而眼下的国际黄金现货价格仅为260元/克。这种比黄金贵三倍的“中药饮片”,究竟有什么神奇功效?

答案是:没有。

冬虫夏草只是虫子和霉菌丝的组合体。其具体成分为:“虫草酸”约7%、碳水化合物28.9%、脂肪约8.4%、蛋白质约25%,脂肪中82.2%为不饱和脂肪酸。此外,尚含有维生素B12、麦角脂醇、六碳糖醇、生物碱等。这些就是平常的食物成分,并没有任何珍贵的稀有成分。可能会有人问那个“虫草酸”是什么,其实所谓的虫草酸就是甘露醇,一种极其普通的化合物,药剂学里把甘露醇常用作填充剂,其作用如同葡萄糖,乳糖。甘露醇早已经能够工业化生产。可以说,想吃“虫草酸”根本不用买冬虫夏草,人们每天无意中就会吃掉很多,这玩意售价也很便宜。总之,从营养价值上来讲,虫草和蘑菇没什么本质区别,补充营养的效果甚至还低于蛋白质含量30%以上的蘑菇。

到目前为止,冬虫夏草的药用价值只有提高动物的 ATP(一种通过细胞的代谢过程生成的高能化合物)产量,增加动物的耐力。这在小鼠实验和人体观察中得到了证实。需要增加耐力的体育运动员,在服用冬虫夏草之后,可明显增加运动员的耐力,而不会被检测出违禁品阳性。至于冬虫夏草可以调节阴阳、补肾的传说,由于没有医学事实对应,也没进行过大样本随机对照双盲实验,难以证实,也只能当传说一听。

在“极草”官网上有这样一句话:“近半个多世纪被西方广为研究,数个抗癌、调节免疫的药物来源于冬虫夏草”。其实随手搜搜就知道,有关冬虫夏草的论文研究,属于被中国人“独家开展”的一个领域。在美国癌研所的网站上,没有关于“Cordyceps”(冬虫夏草)的内容。在世界上建立最早也是规模最大的私人癌症研究中心: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的网站上,如果想浏览有关冬虫夏草的信息,就必须先点击同意“草药、植物不能作为药物替代品”的声明,而有关冬虫夏草的内容描述来源,也都是一水的中文名称。

与胆小怕死的老美相比,拥有几千年来在医术领域道路自信和理论自信的中国人,在食用冬虫夏草方面是无所畏的。2003年时,中国人突然“发现”冬虫夏草可以治非典,于是这种和蘑菇差不多的东西被卖到了1.6万元一公斤。至今,在北京各大癌症专科医院的门口,都可以看到收购和出售冬虫夏草的游贩,不少家境贫寒的朋友为了孝敬父母,拿着东拼西凑的维持活命的金钱去购买“高级、神奇、万能”的冬虫夏草。

不过,正如“极草”发明人张雪峰所宣扬的,“我们定位的目标客户群,基本上家庭流动净资产——房子、车子不算——要在一千万元以上。”于是,2007年以前,知名律师薄谷开来女士一直在服用冬虫夏草,最终导致在公公的葬礼上晕倒,后被查出重金属中毒。然后她就开始怀疑别人要害她,然后她就怀疑有人要害她儿子,然后她就和丈夫一起去“以房养老”了。(当然还有另一条线的故事:一位姓王的好心人查处了开来女士的中毒案件,小小的胶囊,成为了此后他们相识的起点。)

为了增加冬虫夏草的份量,商贩往里边添加金属杂质已是业界公开的秘密。铁粉、灌铅、锌粉,甚至是插入活锡条。台湾有中毒者所吃虫草里含铅高达20000PPM,超标20万倍。当然,我们相信曾经荣获“中国自主创新领军人物”这一(连官网都没有的)殊荣的张雪峰先生及其旗下的“极草”,是不会这样做的。

其实,即便不添加金属杂质,虫草本身也具备“引发皮疹、皮肤瘙痒、月经紊乱或闭经、房室传导阻滞。有肾毒性,长期服用可能对肾脏有毒”等特性。2004年,美国医生本斯基利用实验证实,冬虫夏草可致便秘、腹胀、减少肠蠕动等肠中毒症状。

故此,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曾专门组织专家讨论后认为,目前冬虫夏草尚缺少作为食品长期服用的安全性评价研究数据,建议暂不作为食品原料使用。2010年12月7日,国家质检总局发布了《关于冬虫夏草不得作为普通食品原料的通知》,严禁使用冬虫夏草作为食品原料生产普通食品。原本以食品身份面向市场出售的“极草”,其身份已经不合法。

这世界上的事,说也巧。就在同一天,也是2010年12月7日。青海省药学会常务理事,青海省药学会冬虫夏草药用研究专业委员会主任张雪峰先生的“极草”,竟死而复生。青海省食药监局当天发布了《青海省冬虫夏草中药饮片炮制规范》,有了“量身定做”的合法身份,“极草”摇身一变,成为了药品。

不过,2012年2月,国家食药监在回复给西藏食药监管理局的文中指出“鉴于药材的提取、浓缩,及制成片剂、颗粒剂等现代剂型不属于饮片炮制范畴,故不宜列入中药饮片炮制规范”。就是说,“极草”在青海大本营搞的量身定做的“中药饮片”身份并不合法。至今,“极草”方面并未回应这一发给兄弟省份的文件。

虽然产品身份合法性危如累卵,但这家定位中药奢侈品,采用以高端商场专卖店的销售模式的公司(堪称脑白金第二),却获得了商业上的巨大成功。2010-2012年,“极草”的销售额经历了“三级跳”,从人民币1.6亿元飙升到12亿元,再升至50亿元。

如此耀目的销售成绩,与高密度的广告轰炸密不可分。正如本文开篇所述,自2012年开始,青海春天“极草5X”开始迅速加大在省级卫视和央视的广告投放,恒高传媒机构对极草去年广告投放的调查显示,投放总量为21660万元。

但所有“极草”广告宣传的重中之重和核心引爆点,还是央视。

以下是“极草”在央视推广的部分时间轴——

2009年,“极草”产品上市。
2010年1月12日,CCTV2消费主张栏目播出《软黄金的诱惑》,“一石掀起千层浪,引爆冬虫夏草行业的种种黑幕,由此揭开媒体引导消费者探求真相、呼吁行业诚信与责任的开端。”
2010年2月28日,CCTV10科技人生栏目播出《寸草知我心》,文稿第一句为“它被人们称作是‘软黄金’。然而当人们在使用它时,却存在很多误区。如何让人们走出使用冬虫夏草的误区?”。“节目展现了中国自主创新领军人物、极草冬虫夏草纯粉片发明人张雪峰多年坚韧执著发明多项国家专利,开创了冬虫夏草高效利用,让消费者感受科技创新的神奇。”
2010年3月5日,CCTV2播出3.15维权节目,介绍了“冬虫夏草”的特征与“北虫草”“亚香棒虫草”的不同处,又揭露了不完整的“冬虫夏草”用胶水拼接为完整的,以及掺加金属粉末增重,利润可以翻番。
2010年3月7日,CCTV10再次播出张雪峰的《科技人生》节目。据网友说,本次报道画面,在CCTV2的节目中有少部分重复出现的情况。
随后,CCTV1科技博览“真假百草王”、CCTV10百科探秘、创新无限、原来如此等栏目,人民网、北京卫视分别邀请张雪峰畅谈冬虫夏草的辨识和滋补方法。
……
2013年1月31日,CCTV1黄金时段(新闻联播后,焦点访谈前)19:36分,开年“震撼首播”《冬虫夏草公益宣传片》,据说是央视首次在A特黄金时段播出3分钟的“公益广告”。
2013年3月1日,“极草”继续占领CCTV1、CCTV2、CCTV9、CCTV13《对话》《面对面》《新闻调查》《新闻周刊》《世界周刊》《两会报道》…等栏目。
2013年3.15晚会前,“极草”继续播了3分钟之久。

可以发现,2010年时,央视与“极草”联手制造了一次“反向宣传”,利用人们对冬虫夏草向往又怕上当的心理,推出“软黄金的诱惑”—“寸草知我心”系列节目,让人们对“安全可靠”的极草刮目相看。至今在百度搜索极草,还能看到这系列宣传的效果,不少网民在问“科技人生上那个虫草在哪里买?”而到了2013年,随着市场引爆点来临,外界质疑声加剧,央视以“公益广告”“科普节目”的方式为“极草”打广告,这已经是医药广告的擦边球,是我国几十个卫视和上千家地方电视台电台中泛滥的虚假医药广告的集大成者。

至于广告内容,奉劝热爱在3.15前做宣传的“极草”公司一句,能不能把广告视频中的“致病菌”图片换成别的,别放张草履虫的图好吗……

4.jpg

另外,“极草”还在央视播出了一个公益广告:一开始说的是一个记忆力极其衰退,已不能认识自己儿子的老大爷和他生活中的几个片断。乍一看,还以为是CCTV拍的呼唤人们关爱老年痴呆症的公益广告,但广告的最后,却播出了这样一段文字:“极草,冬虫夏草”。

老年痴呆症是一个世界性难题,各国的医学和药学科学家们都在努力研究,以期能破解这个难题。遗憾的是,目前尚未有突破性的发现。临床所用的药物,只能起延缓病情发展的作用,却无法扭转病情和治愈此病。这种以暗示性的手法将“极草”与老年痴呆治疗相关联的广告,已经属于虚假广告范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标签:
  1. 2016年3月27日00:48 | #1

    中共特色而已。

  2. 匿名
    2016年3月27日20:01 | #2

    原来如此。

  3. 匿名
    2016年3月28日17:57 | #3

    CCAV, 只要有钱他就卖.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