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城市并非房地产安全港

【财新网】(专栏作家 林采宜 特约作者 王丽妍)上海市政府发布文件调整房地产政策,主要包括:(1)对非上海户籍居民家庭购房资格提高门槛,由之前社保累计缴纳2年改为连续缴纳5年才有购房资格;(2)实行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普通二套房的贷款首付最低5成,非普通二套房最低为7成;(3)加大住房用地供应力度,提高中小套型商品住房供应比例;(4)严禁首付贷、过桥贷等场外配资金融业务等。这些政策的目的在于给上海楼市降温,力度之大将着实打击投资客,也会对部分刚需和改善型需求带来影响,预计会起到很好的打压房价作用。
  这次政策主要目的是抑制房价过快上涨,打击投资需求。近期深圳、上海等一线城市被爆出部分购房者首付中使用中介、P2P等方式的首付贷,从而使杠杆率远高于国家规定的3成,高的甚至达到7、8成。虽然首付贷规模还不大,但通过借钱凑足首付已成为一线城市购房的常态。根据腾讯财经问卷调查汇总显示,超七成购房者首付均靠借款,半数以上向亲戚朋友借款。为什么这么多人要增加杠杆率在一线城市买房?主要是看涨一线城市房价,为了尽快购得房屋。
  从短期看,强力政策打压下房价向来会有所调整的。从北京、上海在2011年和2013年限购政策出台后的房价表现看,北京房价在两次政策打压下房价分别滞后8个月和6个月开始下跌,较高点下跌幅度分别是2.5%和4.3%;上海在两次政策打压下房价分别滞后6个月和5个月下跌,较高点下跌幅度分别是3.6%和2.3%。政策出台后商品住宅成交面积的下降更为迅速,北京、上海几乎都是在后两三个月内就有销量下降的表现。成交的减少是限购限贷的直接作用,大幅改变了供需关系,从而带动了价格的调整。
  投资者仍会认为,从2010-2015年5年周期看,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房价上涨趋势没有改变,所以长期看一线城市房价不会跌。支持的理由一般有2个:一是经济发展吸引人口流入,将有持续的刚需增量;二是限购导致的住宅需求尚未完全反映、投资占比量少。我们认为人口流动和房价有相互作用,限购只是减弱波动幅度而非改变趋势,超出承受能力的高房价难以持续。
  首先一线城市的人口流入也已放缓,除了一线城市本身控制人口流入的规划外,更高的房价也会阻碍人口流入。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人口增速都由2008-2010年的年均4%左右下降到2014年的1.7%、0.4%、1.2%、1.4%,而上海2015年常住人口同比-0.43%出现首次下跌。一方面,限购政策确实有阻碍优秀人才留在一线城市的作用,但是限购政策最严的北京并没有比上海人口增速慢,也没有出现常住人口负增长,因此我们认为限购政策只要有确定的时间,对人才吸引力的影响有限。
  其实这种放慢,和经济增速带来的工作机会减少以及房租房价带来的生活成本相对提高有关。纽约、东京、伦敦、新加坡、悉尼、多伦多等国际大都市虽然房价收入比相差甚远,但其房租收入比都在25%-40%之间,这是因为生活除了住外还有吃、穿、行的必须开支。上海、深圳租金在2015年分别上涨24%和15%,使房租收入比分别升到37%和33%,增大生活成本,对生活在其中的租房客带来挑战。
  同理,北京上海深圳房价上涨到房价收入比已经超过30,居民对住宅的购买力不足。以上海为例,中原地产数据二手房平均价格45400万/平米,小家庭购买65平米需295.1万。2014年上海中等收入阶层(中间20%)年人均可支配收入40798万,夫妻两人税前约8200元每月,银行允许的每月月供为4000元左右,因此抵押贷款仅可以贷约80万元,所以即便凑足了3成首付也无法获得7成贷款购买房屋。2014年上海高收入阶层(前20%)年人均可支配收入93900万,夫妻两人税前约20000元每月,银行允许的每月月供为10000元左右,因此抵押贷款仅可以贷约200万元。因此,按照平均价格的住宅上海仅少于20%的高收入人群能以正常30%首付购买,一般购买者都需要消耗大量储蓄以低杠杆购入。因此大部分刚性需求的工薪阶层房价承受力已经较弱,这样的高房价也会减缓人口进入。
  限购政策会减弱波动幅度而非改变趋势,在上涨趋势中如此,未来在下跌趋势下放开限购也是一样的作用。此次限购力度加大和2011年的限购有所不同,除年限上的不同外最大的不同在于外部环境:(1)在全国去库存、二线城市无限购的背景下,上海的加大限购力度会将投资性需求以及之前已有的投资向二线城市转移。因此此次政策影响在短期会略大于2011年,而二三线城市房价上涨后会对一线城市房价有支撑。(2)一二线城市房价泡沫化程度比2011年更甚,因此离泡沫破灭。而一旦房价呈现下跌趋势时,即使政府放开限购政策,投资者也不会进来,这可以从2014年中其他41个限购城市放开限购后房价走势看出。放开后半年继续下跌;到目前,41个城市中也仅有苏州、珠海、南京、石家庄、西宁、合肥、郑州、太原、厦门9个城市房价恢复到放开限购前,大连、福州、沈阳、昆明、南宁、海口、长春、呼和浩特、宁波、成都等城市仍呈下跌趋势。未来下跌预期时,政策工具越来越少,救市更加艰难。
  在日本1986-1990年货币宽松信贷宽松的地产泡沫期间,也是东京圈率先暴涨一倍以上,到1988年大阪圈接力上涨,1989年-1991年名古屋圈、北海道、九州冲绳地区分别出现10%上涨时,价格止步不前。到1992年后地产泡沫全面破灭,各城市纷纷下跌,东京圈却是跌的最惨烈的,1992-1993年下跌幅度达到20%,打破了东京房价永不跌的神话。而事实上,1986-1990年东京圈人口增长5%,是所有城市圈中增长最快的,投资需求导致的高价泡沫在破灭时刚需难以拯救。因此此次上海出台严厉政策打击地产投资需求对稳定房价是有益的。
  因此,我们认为一线城市并非地产的安全港,高房价已经脱离刚需承受力。一旦泡沫破灭出现下跌预期,即使放开一线限购也不会阻挡房价下跌趋势。投资一线城市地产仍需谨慎,在目前政策收紧背景下尤其谨慎。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3月28日21:21 | #1

    暴涨一倍以上,再跌20%,那么先入市的还有赚——不过对于时机很难判断

  2. 自由民
    2016年3月28日21:23 | #2

    打压房价的结果从来都是越打越高。财心又在装死狗了。

  3. 匿名
    2016年3月28日21:52 | #3

    除非老王从今晚开始不吃包子,否则继续翻倍,就等着那天“砰!”一声。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