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经济新闻》中国基础设施出口蒙阴影,中泰铁路项目规模缩小

泰国交通部长阿空·丁披他耶拜实于3月25日表示将大幅缩小此前计划在中国协助下铺设的铁路。双方在被认为最多达到5300亿泰铢的建设费的分担以及中国对泰国融资条件上未能达成妥协。泰国今后将自己负担资金,线路长度减为以往计划的3分之1以下,即250公里。引进中国技术的方针不会改变,但两国的铁路合作已经大为后退。

中泰两国政府本打算以共同出资形式建立特殊目的载体(SPV),以负责业务推进,但这项计划也将取消。

中国和泰国2015年7月达成基本协议,表示将合作建设以泰国北部的老挝边境城市廊开府(Nong Khai)为起点、横贯泰国的总距离约870公路的复线铁路。计划同年10月开工建设,2020年全线开通。计划建设最高时速约180公里、旅客和货物兼用的路线。

在修改后的计划中,在相当于当初预定路线一部分的曼谷至东北部呵叻府(Nakhon Ratchasima)的250公里区间,将建设最高时速250公里的高速旅客铁路。将在今年10月之前开工建设,力争2019年上半年启动运行。1700亿泰铢的总建设费由泰国政府全额负担。

25日在曼谷举行记者会的阿空表示,“已决定自己投资”,表示大幅缩小中泰铁路合作。关于呵叻府以北的建设,称“仍未确定”。

计划被迫缩小的原因是,关于巨额建设费用以及对统一管理建设业务的SPV的出资等的分担,两国未能达成协议。在中国海南省举行澜沧江-湄公河合作首次领导人会议之际与中国总理李克强举行会谈的泰国临时总理巴育23日表达了泰国单独推进项目的想法。

泰国方面主张,这条新线路有助于由中国南部昆明通往东南亚的运输渠道的扩大,对中国的好处巨大。要求中国对SPV的出资比例定为60%,但中国并未接受。关于中国对泰国的融资,中国方面的贷款利率较高,泰国方面显示出难色。此外,中国方面要求获得沿线开发的权利,这也产生了负面影响。

“无法撕毁与中国的政府间协议”(阿空),因此将维持与中国合作项目这一机制。阿空明确表示,信号系统、铁路车辆和铁路系统等将采用中国技术。

在泰国加快推进铁路计划的背后,显示出希望留下政绩的军政府的意图。泰国预计2017年7月举行实现民主转型的大选,但在该国历史上,每当政权更迭,大型公共事业计划就遭遇顿挫,因此军政府希望在能行使强大权力的情况下加快建设。

另一方面,作为获得审批花费很长时间的印度尼西亚与中国国有企业的合资项目,爪哇岛高速铁路将于近期启动正式工程。曾在给予合资企业50年运营权的开始时间上存在分歧,但最终定为“2019年5月底开始”。但是,仍面临用地的收购等课题。预计将遭遇居民的强烈反对,但印度尼西亚政府将在土地征用等问题上从侧面提供帮助。

合资企业由印度尼西亚出资6成、中国方面出资4成。总建设费达到51亿3500万美元,75%由中国开发银行提供融资。将以4个车站连接雅加达至万隆的140多公里路程,同时承担车站周边的城市开发。

中国基础设施出口蒙阴影

中泰铁路项目大幅缩小,对于中国而言将受到打击。连接中国南部与东南亚的“泛亚铁路”构想会出现中断,举全国之力实施的基础设施出口战略有可能会踩下刹车。与中国有关的项目也有可能整体会给人留下负面印象。

中国描绘的“泛亚铁路”构想是指从中国南部的云南省昆明市通往新加坡,途径老挝、泰国及马来西亚、全长约5千公里的铁路建设计划。

如果连接中国与东南亚的运输基础设施得以完善,人员和物品的往来将活跃。东南亚地区也有很多国家与中国保持一定距离。中国的目的是通过与这些国家在经济方面加强联系,以在外交方面提高影响力。

但是,泰国是昆明―新加坡路线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中泰铁路建设规模缩小后,该构想将不得不进行事实上的调整。在面向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出口方面,中国一直强调与发达国家的企业相比,能以更快的速度、更低的成本建设,但此次因“资金”问题出现了分歧。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3月29日10:05 | #1

    不错,本来损失一个大肉包, 现在损失个小肉包
    显然是赢了

  2. 自由民
    2016年3月29日11:55 | #2

    债务总量过高,回款时限太长,包子没有肉馅啦。

  3. 匿名
    2016年3月29日14:19 | #3

    自由民 :
    债务总量过高,回款时限太长,包子没有肉馅啦。

    那就做馒头。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