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向宏:未来两年经济走向与全球资产配置

前文

面对这种形势(2-4年内要么经济衰退、要么金融危机)我们怎么办。我一直强调的是:经济危机不可怕,金融危机也不可怕。人都要生病,有什么可怕呢?可怕的是不承认自己会生病,病了还要死扛。

我也一直强调,大家不要觉得我唱空中国。这和中国或外国无关。什么样的国家都会发生金融危机,也会面临通货紧缩。比如前两年次贷危机美国就面临过一次严重的通货紧缩,原因也是次级贷降低了信用门槛,劣质信用基础上它的金融体系进一步创造了大量无效信用。最后破灭,信用大规模收缩,暴发了金融危机。而且引发了实体企业的倒闭潮。

那么美国面临信用紧缩之后他们的做法是怎样呢?第一它收缩战线,在国际上采取孤立政策,把资源调回来处理国内的事情。因为通货紧缩时需要政府出面来承担最后的信用创造者,接管了企业的坏账,bail out,这时候政府自身必须保持信用,如果又大手大脚花钱就可能整个财政体系破产、货币巨额贬值等一系列连锁反应。美国于是收缩政府开支,伊拉克也撤军了,阿富汗也撤军了。前两年叙利亚打的那么乱,美国政府坚决不干预,部分原因就是它要先处理好国内经济。

第二它鼓励制造业回流,因为信用紧缩的时候要从金融体系的虚拟面回归到实体经济面,回到基础的ABC重建信用,美国还鼓励大家开采境内油气资源结果诱发了所谓页岩气革命。甚至多年不建的化工厂也在南方某些州开始兴建了。

它还做了一件事就是压人民币升值。中国是它最大贸易伙伴,压人民币升值相当于美元贬值,其实就是向中国输出通缩。第四它搞量化宽松,稳定地增加货币供应,而且在通缩阴影消失前保持量化宽松的预期,直到去年下半年。用以上四条,美国承受住了打击,现在重新复苏。我预测美国本轮复苏一旦确立,将有至少十年的繁荣周期。

所以我们目前面临的通缩阴影,也并不可怕。但是政策要有针对性。2013年我们刚刚喊通缩的时候,是极少数派。这两年承认通缩风险的专家多了,那么我们的政策是怎样的呢?可以和美国的对比一下。

首先第一条我们继续进行国际扩张。国际扩张就是在国际上出借中国政府的信用。你借给委内瑞拉的那个钱,一旦违约,影响的是中国政府财务状况。我们还大搞人民币国际化,人民币进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货币篮子。这是我们去年的一大政绩。它也的确是政绩,但这个政绩是有代价的,进这个货币篮子是有一些承诺的。你是货币篮子的一员,就要维护这个货币篮子的稳定。这也是在国际上扩张我们的信用,反应在国内就是信用收缩。

其次我们对制造业的态度。中国的很多地方领导和专家有一个习惯,一到经济不好的时候就鼓励大家转型升级。我们知道开车在一帆风顺的高速路上应该升档,到很崎岖的小路上应该减档通过吧?我们的专家喜欢看你上了崎岖山路开不动了,在旁边拼命喊:升档,升档,快升档。2008年在南方一个大型政策研讨会,当时外向型出口企业有些困难,有一个著名的经济学家就不停说你们抓住这个机会转型升级。这个经济学家我很尊重他,但是他缺乏企业实践。后来轮到我上台的时候我就表达了反对声音。我说经济困难的时候你们千万不要转型升级,这个时候谁转型升级谁死。今年以来对于制造业,我们的口号又加码了,现在不是转型升级,直接叫“去产能”。在通缩紧缩的时候去产能是什么后果呢?信用紧缩的时候本来上下游是互相撑着抱团取暖,只要你们家还开工,他们家就能继续给你卖货,就能发工资。就卡在这,还能维持的。你这时候去产能就起连锁反应。我们看美国,现在产能利用率还是比较低,大概77%左右。经济景气时它产能利用率可以到80%以上甚至85%。为什么利用率低?因为它前几年紧缩时,硬抗着没有去产能。

第三我们人民币不肯贬值。前两天央行还说人民币不贬值说明我们经济好,能顶住。但人民币贬值其实是输出通缩,输到别人家成为廉价货物。所以美国一听人民币要贬值很紧张的,据说打电话过来讨论,我不知道内容但估计有你们不能贬值这一条。中国人大概说没事,我们能扛住。

第四是货币政策的宽松预期不明确,忽松忽紧。主要是没有意识到形势的严峻性,不肯持续下狠招来刺激经济。甚至时不时还要紧缩一把,搞出“钱荒”。一看不行了,又在短短几个月连续降息降准五六次。然后又觉得够了,又开始紧缩。然后今年头两个月又不行了,一下子贷款2.5万个亿出来。这种不连贯的货币政策是破坏预期的。稳定预期下,企业知道资金一直可得,就可能做长期投资,搞工厂,上生产线。不稳定预期下,今天打电话追着给我贷款,明天你政策一变又来收贷,我怎么办?这钱拿着不敢投长期啊,就炒短线,非生产性的资产。去年降息降准就炒股,股市炒爆了今年就炒房。所以今年1月份贷款数据一出来,我就发了条微博说,今年房价说不定要暴涨50%。好像又说对了是吧?但这里特别提醒一句,我不建议普通人继续炒房。我的看法是2010年以前中国的房价主要是内禀价值驱动,2011年以后基本靠资金驱动了。什么时候到最后一波?我没能力预言,但是恐怕非常近非常近了。房子的流动性很差,有可能几个月抛不出去,不要说几个月,两个星期就可以给你逆转了。当然,自住需求该买还是买,而职业炒房高手也不妨继续。

我刚才讲了,经济衰退和金融危机本来并不可怕。所有国家都会出现。也不是无法应对。实际上,上个世纪中国就出现过一次危机,大家可能都记得。国企危机大量工人下岗,而银行坏账不得不成立四大资产公司来剥离。那次中国政府应对是比较恰当的,包括果断加入WTO等,又带来十几年繁荣。但是,如果应对不好,甚至逆势而为,后果就会放大。有可能出现断崖式的下跌。这种情况我希望它永远不要出现。假若出现了呢?每个人、每个企业,还是要考虑到最坏的情况。

一年前我来这个论坛讲的时候提过几条建议,大家可以翻出来再看看。其实总结一下,就是参照美国政府的做法。我希望我们国家能够借鉴美国的经验。但是企业和个人不要坐等国家政策,你可以先行动起来,先借鉴一把。具体就是:第一收缩战线,不要轻易扩大投资,应当减杠杆、降低负债率。第二回归实体运作层面也就是重视现金流。我们看中国经济现在很多数据都不太好,但国际收支顺差仍然是比较好看的。说明中国在国际经济分工中的制造大国地位暂时还是不能够被撼动的。一些企业家朋友在前两年人民币升值最猛的时候就讲不想做外贸了,想改做国内市场,甚至热衷于炒房炒地。这也算是响应国家号召去产能吧?我建议你不要轻易去。尤其现在人民币进入贬值周期,继续抓住海外市场,或许是一个出路。一旦资产出现泡沫破灭,大潮退去,你就知道谁是在裸泳。这个道理适用于企业,也适用于个人。我去年提过,个人在目前这个时期也要回归基本面,重视能力培养,不要热衷于那些空洞的创业创新,做一夜发财梦。

第三条呢,政府不想用汇率来输出通缩但个人其实是可以输出的。怎么输出?就是适当配置海外资产。这和你爱国不爱国是没有关系的。什么是爱国,中国每一个国民,你的财富得到保持,你的生活提高了,这就是你最大的爱国。有能力的人你有很多钱,愿意贡献出来,像韩国当时经济危机的时候民众愿意捐黄金帮国家度过难关,这是可以的。但是如果你本身没有这个实力,你把钱捐出来了,最后又生活无着,不还得国家帮你嘛?你这不是帮忙,是添乱。前几年美国经济不好的时候,美国人问我怎么办,我说简单,你把钱拿来投到我们中国。我这样说是基于客观事实,不是为了爱国而骗美国人。现在中国经济可能下滑而美国经济可能进入复苏周期的时候,就应当要适当进行反向的配置。这是客观现实。等过几年,国内经济趋势稳定了,你再把资金调回来在国内投资不迟嘛。

最后一条就是刚才提到的,目前对经济形势的严重性,官方判断还是偏乐观的,所以政策没有紧迫感。有没有可能政府是对的,我是错的?当然有可能。但是我今天给大家一个警示:中国未来几年里,最困难的时刻,可能超过你们大多数人的想象!什么意思?就是你认为这个情况可能有多糟糕,你把它想象得再糟糕一点。我再强调一遍我不是在唱空中国。我希望我这个预言一定落空。为什么要吓唬你们一下?这恰恰是为了让最坏的情况有可能不会发生。

我举个炒股票的例子:股票六千点的时候有人觉得不可能跌。跌到五千点觉得差不多了,抄一把;跌到四千点肯定到底了,再抄一把。那时候像我们这样悲观主义者可能警告你说小心,说不定跌破两千点。那么也有很多人生气说我是唱空股市。其实呢?我这个唱空股市的人既然预测它有可能跌破两千点,我会做一个策略,我可能在三千点以下就逐步建仓,真跌破两千点就加大吸筹。所以其实像我这样的人如果比较多,那么股市反而就破不了两千点。怎么跌破两千点的?就是那些在六千点五千点的时候打死不肯相信它会跌到三千点的人干的。等跌到三千他就慌了,快跌倒两千点的时候他完全绝望了,抛了吧。他们纷纷一抛就跌破两千了。所以那些在最后时刻割肉的人,往往就是在危机发生之初坚决不相信会有危机的人。如果你当初预见到危机,你有准备,你就会保持冷静和信心。当初盲目乐观的人,最后往往是最绝望的。

对于中国未来几年很可能出现的危机,我就是这个态度。最近很多朋友都在问:中国会不会要崩溃,我是不是该移民了?我几乎一律建议他们不要移,除非你已经做好了规划,你的财富积累也完成了,那你移民也无妨,一个人可以选择自己的国籍嘛,你移到国外还可以为祖国继续做贡献。绝大多数普通人尤其是白领中产,我现在一般建议你不要移民。如果你前几年移民,门槛低,花钱少,还不用排队。现在呢,美国绿卡移民中国人已经移疯了,全年的名额几个月就抢光,报上名还要排队,一排排三年。如果再过两年,到经济最困难的时候,我会告诉你坚决不要移,挺住,希望就在前头。

但是怎样能够挺住,就是今天要把这个困难想的严重一点。不要现在不准备,等到过几年中国真的发生一个经济的危机或者甚至社会波动的时候,你慌慌张张,砸锅卖铁要跑。比如说现在深圳房价一千万,你不卖;过几年经济不好你吓坏了,五百万把房子卖掉,移民出去了。再过几年回来一看了中国经济复苏了,而房子八百万了你还得买回来。

这也是我为什么作为一个商业投资人,这两年我愿意到公众论坛做演讲的原因,希望把这些东西分享给大家。越多的人能做好准备,未来几年困难时期就更有可能平稳度过。如果我们的国家领导人也能做好准备,应对得宜,也许危机就根本不会发生或者变得很轻微。中国就能更早地进入下一轮的繁荣周期。关于宏观形势,我就讲这么多。还有很多具体建议,我想在提问环节再和大家分享。谢谢大家。

==========以下为问答内容==========

主持人:第一个问题,您说,通货紧缩是货币淤积。我们如何活血散瘀,是用注册制把钱赶到实体经济还是通过亚投行、一带一路来对外消化产能。

吴向宏:今天因为时间关系,我没有提到亚投行一带一路的这些东西。一带一路在战略思路上是对的,在国内信用不足的情况下,我前面讲过,通过参与国际贸易分工在海外进行信用扩张的战略构想是对的。但是具体到哪些国家,是不是要一带一路?这个是值得商榷的。一带一路的国家情况非常复杂,是不是能起到预期的效果?

其次即使能取到效果,也有一个时机把握问题。实际上,对外的战略扩张,更适合在中国经济上升周期。钱多的花不出去了,你到越南修一条铁路,它经济发展了会让你进口。这个周期要经过五到十年的时间。所以要在繁荣周期做的这个事情,五到十年之后经济遇上困难的时候,正好可以雪中送炭。当年2008年,也就是美国金融危机西方金融危机的时候,我们提过很多次的建议,中国要发挥更大的作用。那时候都说了只有中国才能救资本主义,中国有钱,美国人都指着你去救他,那个时候应该大规模的向外输出。我们错过了这个机会,说句不客气的话,架子摆得太足,要价太高了。好吧,这几年美国缓过来了,它现在也不提这个事了。所以,现在做一带一路、亚投行这些,时机是不是合适?我是有所担忧。

目前这种形势我更倾向把有限的资源用于在国内稳产能。不要再讲去产能。必要的时候向美国学习,困难企业国家给接收下来,让它继续开工生产。不要担心卖不出去。这个世界的市场虽然中国已经占了很多了,但是只要有本事,你生产出来的东西比别人便宜一半,一边骂你中国倾销,一边还是是会买你的东西。

主持人:今天现场的提的比较多的一个话题是叫您讲一下未来两年资产配置,预测一下美股、A股和大宗商品的走势,例如黄金、石油。

吴向宏:股票走势非常难以预测,尤其是未来两年预测不了。但是未来一年的大致情况我可以猜一下。当然今天不是说了就不变,要经常根据形势发展调整的。大家可以关注我的社交媒体账号。

美股在去年和前年的时候我都很明确说它高估了,今年已经跌了不少。这两天按标普来说跌到了2014年上半年的水平。有没有回归公允价值呢?我们目前认为是在公允价值的附近。是偏高还是偏低?要继续看它后面的数据。美国经济目前是一个弱复苏,有一些好的数据也有一些不好的,看起来还是比较混乱的。巴菲特也说过,股市一般先行于经济18个月。前两年美国股市差不多前把现在经济复苏的预期兑现了。现在经济复苏的势头并没有打破当初的预期。所以美股我建议大家,如果是长线投资,可以考虑建仓了,如果短线炒的话,可能没有大行情。

A股前年低在这里演讲的时候,我很明确的给了一个预言,就是在新一轮货币政策转向的时候一定会涨的,当时开玩笑说起码涨到3500。目前,货币政策转向的预期已经被吸收了,一季度放这么规模的新贷出来,我刚才说过房价说不定会暴涨50%,但对A股的刺激作用恐怕没有那么确定了。而且A股目前要提醒大家,要注意到国家队建仓的成本。当股市恢复到接近国家队建仓成本的时候它是继续抬轿子还是退出这是一个我们都无法预测的变数。假若说你估计国家队会在4200退出的话,聪明的人会先说我4000就抛了,更聪明的说,你4000抛我3800就抛。这种心理活动行程的价位压力,你就更难以预测。所以我认为,因为有巨大的不确定性因素存在,在A股进行操作,未来一年要非常小心。

大宗商品走势,这一轮全球通货紧缩消化的已经差不多了,接下来应该是反弹。世界经济有几个地方,一个是印度,看印度的数据怎么样;第二个是欧洲的数据怎么样。这就关系到大宗商品是反弹还是彻底复苏。我个人对大宗商品并非行家。不过可以提到石油,我个人认为石油会在未来几年有一轮反弹。

主持人:这又是一个话题,人民币对美元是否贬值?您今天讲海外资产,您也在去年建立多增加美元资产,所以几个朋友都在问人民币对美元是否还会贬值。

吴向宏:任何一个判断都是有前提的,都不是百分之百的准确的。但是有些判断是置信度可以相当高的。人民币对美元继续贬值这个判断,我可以这么讲,除非未来的这段时间发生非常重大的情况,改变了中美两国的经济形势,比如说美国突然再来一次重大的恐怖袭击,或者石油价格突然反转,否则,人民币对美元目前的汇率仍然是高估,必然再继续贬值。这个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也不以政府政策为转移的。

当然汇率可以是一个国家意志的产物,如果国家选择了死守汇率它可以做到。但死守汇率的结果是必然会导致资本管制,如果它卡死汇率的时候可能就限制你换美元了。中国不会到极端,但有些国家,比如说我们中国政府现在非常欣赏、还和它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委内瑞拉。委内瑞拉有四种汇率,而且四种汇率都是官方汇率,都不一样。这种情况其实中国以前也有。我们80年代初就有两种官方汇率:对人民币汇率,还有对外汇券的汇率。此外还有黑市汇率。

主持人:刚才有一位朋友提到,你讲全球资产配置能否再具体一点?比方说海外房产,特别是购买欧洲基金?

吴向宏:我对欧洲的经济形势是谨慎看好的。国内最近有很多人对伊斯兰教有偏见,认为欧洲在伊斯兰面前要完蛋。其实人家十字军和伊斯兰打了上千年了好不好?对伊斯兰的了解不比你们几个在国内看看二手新闻报道的人了解得更深?欧洲人都醉了,就你们几个中国人清醒?比如德国为什么要引入难民?因为欧洲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人口老化,这个问题是无解的。国家没有劳动力,经济是无解的。引入难民来做你劳动力,这个难民里面有恐怖分子,有弓虽女干犯,有坏蛋,有文化差异,这个问题是有解的。找到恐怖分子抓起来。毕竟不可能几百万难民进来全是恐怖分子,全是懒汉。人类毕竟本质是理性的,不是说信奉了某种宗教就全部极端了。外国人看中国也说你们是不是都信奉某种极端思想呢?

一个无解的问题和有解的问题如何选择?一个好的政治家就是默克尔,她选择了比较困难但是有解的这条路,没有选择轻松把门一关,难民都不要进来。难民里有许多冒充的,你以为德国的情报部门那么差劲,默克尔那么傻,都不知道?就是要引入新因素来冲击。我在欧洲工作过,那个福利太好了,好多人根本不干活的。没有新的因素冲击是没有什么希望的。有了新的因素冲击之后,它的经济可能会有希望。也可能没玩好,砸了,但起码是可以赌一把。所以我对欧洲的看法是谨慎乐观的。

主持人:这位朋友提到了黄金,他问到,黄金在2012年的时候到了一个高点,记得是1923美元一盎司。低点在去年年底跌到了1086美元的样子,现在大概反弹到1200多美元。现在能买还是不能买?

吴向宏:我不建议个人投资者投资黄金。如果你作为首饰收藏传承,或者做点财富保值,是可以的。大规模投资我一概不建议。为什么呢?并不是说黄金不是好的投资品种。黄金是在大资金配置资产的时候非常好的品种,因为黄金是没有锚点的资产。什么叫没有锚点?黄金自身不产生任何回报,不产生任何现金,严格来说它是没法估值的,或者说它本身是价值中性的。完全中性的资产有什么好处?它的价值是完全相对与其他风险资产来确定的,也就是随波漂浮一样。比如说买房子,房子价值跟它的现金流即租金有关。如果房价跟租金差太多,大家就说房子有泡沫了,可能下跌了。租金就是房价的锚点。买股票,股票和企业的经营状况有关,利润好就会涨不好就会跌。这些资产就会随经济波动而发生价值波动,有的随波动往上走,有的往下走。而黄金是中性的,它的价格变动是由其他资产的价值变动而引起的。比如黄金相对于美元涨,不是因为黄金价值提高了,它昨天今天还是一样的价值,而是因为美元资产的估值下降了,黄金相对涨。如果美元资产估值上升,黄金相对美元就会跌价。

所以对于大的资金里来说,在资产组合里面放一部分黄金,不管发生什么情况,这块资产始终相对安全。比如房价涨,黄金相对于房价跌价;但是同时石油跌了,黄金相对石油是涨价的。黄金这块中性资产起到一个稳定、平衡配置的作用。

作为一个普通的个体投资者,你有那么大的资产要平衡吗?个体投资者你还是要追求回报吧。所以我不建议个人投资者大量购入黄金。举个例子:很多资产,你赶上一个上行周期,都可能涨十倍。黄金可能涨十倍吗?黄金如果涨十倍意味美元资产跌价十倍,那就是全球经济极大危机,估计只有全球战争才会出现这样情况。而如果发生全球战争我估计黄金也不值钱了,粮食恐怕更值钱。

主持人:您是在美国做过外交官,目前又在美国从事投资,对美国非常之熟悉。我现在有一千万资产,我如果到美国去如何配置,是买地产还是买股票?

吴向宏:我们一般对于客户的资产配置方案,是要了解您个人的情况才能做出有效建议。比如你有一千万美元的资产,你还有没有其他收入来源?如果没有其他收入来源,你的资产要保持流动性和安全性,不能都投到房产和股市上。否则万一你急需用钱,又赶上房市股市低迷怎么办?只能忍痛割肉。但如果你有其他收入来源,配置方案就会不同。又比如你个人经验如何,办过企业没有?如果你办过,在中国和美国办企业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哪怕在美国办不了大企业,你收购一个加油站、收购一个餐馆这都是可以的。你英文不好,收购不了西餐馆,你可以收购中餐馆。如果没有企业管理经历这些资产配置形式就不能采用。

泛泛的说我有一千万美元怎么配置,这个不好回答。你提到地产和股票,经济繁荣周期房地产和股票都是大概率会上涨的资产,所以目前美国二者都是可以配置的。但二者比例关系,还要不要配其他资产,这些需要针对你个人的具体情况。

一般来说我不建议大家在美国投资的项目是高科技产业,除非你真的很懂。我在中国算是搞过高科技的,美国技术我就看不懂。而且高科技产业投资不但要懂技术还必须熟悉那个圈子。同样的技术你投了就不赚钱,当地风投资金投了就赚钱,因为它有一整套的生态系统在后面。所以有些中国人总觉得美国技术发达,到美国要优先投高科技产业,这点我会建议你慎重再慎重。

主持人:有朋友提问说,现在我们北上广深的房价非常高了。如果在美国买房子,是不是相对会更便宜一点还是安全一点?

吴向宏:美国的不动产当然是比北上广更安全的资产配置。去年一年中国居民在美国投资房产将近280亿美元,剔除一些大机构投的项目,个人在起码买了一两百亿美元吧?去年美国人在中国买了多少房?答案是很显然的。我们要比较这个可变的部分。当然,绝大部分中国人肯定还是在北上广深买房,这是一个固定需求。但是可变的这一块呢?十年前,很多美国的资金到中国来投资房产,现在这一块的趋势是反过来的。所以,从可变的这一块看,术语叫边际价格变化,显然说明美国的房产现在比中国房产的吸引力更大。有人叫嚷京沪永远张。永远涨就你聪明看出来了?全球投资者都没看出来?他们现在怎么不买了?都是中国人去美国买房。很多时候你用一下常识,看看市场的趋势。大家都在抛,股票跌得稀里哗啦,就你一个人聪明在哪里喊估值偏低,有什么用?同样,房产供求的边际变化,市场上实际在发生的情况,很可能决定下一步它的价格走势。

当然,美国普通住宅并不是好的投资。美国住宅的消费属性太强,投资属性比较弱。在美国投资不动产应该首选有现金流的资产。

宋磊岩:还有几个朋友都提到一个话题,就是说我们讲新能源汽车,包括锂电池、充电桩等,对我们中国经济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吴向宏:新能源汽车绝对是发展方向,毋庸置疑。为什么石油价格现在跌的那么惨?因为现在石油富国,目前的储量可以采一百年。而石油油井的生产周期大概是五十年到七十年。现在普遍的看法是二十年左右,新能源汽车会取代现在传统的汽车,而传统能源汽车占据了石油消耗量的一半。如果新能源汽车普及,石油需求20年后就萎缩一半,而因为油井的生产周期是50年70年,导致情况就是现在大家不愿大规模开新油井了,但是已经开了的油井也不会关,因为油不采出来以后可能就没有用了。这就是为什么油价这次跌成这样,沙特等石油富国也拒绝减产。有人说这是国际政治阴谋,其实政治是以经济为基础的,它只能顺势而为,借力打力,用低油价实现政治目标。如果油价本来要强势上涨,光靠一两个国家的政治力量是打压不下去的。

除了新能源外,现在世界上新的一个技术革命趋势,我想特别提醒大家注意,昨天我还跟一位IT界的朋友谈,就是人工智能。快的话,也许在五年,就能带来产业升级的又一个巨大变化。我非常担心,中国会自闭于新一轮的科技革命,在我们最需要开放的时候可能又把门关上了。昨天我和一位在中国顶级工程做IT的朋友交流,我说中国的IT研发还是基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思路上面,虽然我们在工程水平好像和国外接近,但思路方面是落后的。我讲了之后那位朋友似乎还是有所感触的。这是我最担心的事情之一。如果一旦错过我们又要来一次改革开放,10年之后又一次要花很多钱、又要引进技术引进人才从头来一遍。

主持人:这几个朋友问到,既然现在我们传统的产业目前需要供给侧改革,我们的“互联网+”是不是会取代这种传统的产业。

吴向宏:中国的很多互联网应用在全球来讲我们是最普及的,电子商务在美国到目前为止,大概只占到8%的零售总额,在中国远远超过了。然而,这并不是因为中国先进,恰恰因为中国落后。并不是因为我们的互联网技术多先进,而是因为我们的实体经济落后。

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我今天刚刚讲过,国内为了创造信用,把地价推得非常高,地租飞涨,店铺的租金就飞涨,你的实体店开不下去,大家不得都已转到互联网上去。这不是先进,这是落后!所以我对中国“互联网+”的繁荣非常担心。

因为这是一个自我循环的泡沫。地价涨了怎么办?你的租金要能收上来,搞传统的店铺东西维持不下去,就盖大型商业综合体(购物中心),或者叫Mall,普遍盖的比美国还漂亮很多。前几天我在一个二线城市看,吃了一惊。昨天我去中山的小榄镇,算是三线甚至四线了吧?也在盖一个巨大无比的购物中心。在座我看了一下岁数偏大,平时可能不去逛。你们应该去看看,里面的主体是90岁,甚至00后,都是是特别年轻的小孩在里面逛。他们逛了之后不回家做饭,就在里面呆着吃喝玩乐全有,购完物就吃,吃完看电影,电影市场现在非常火爆,就是这些大商业综合体、大量90后的消费支持起来的。

然而90后的就业岗位是在哪?那么有钱?就是“互联网+”啊。这是一个自我循环的泡沫。地价推动了大型mall的涌现,大型mall的消费是靠90后支撑,90后的经济来源是靠互联网+,而互联网+为什么产生?是因为地价高。我可以在这里预言,这个链条,一环断,全完蛋。那些大购物中心会有破产的,关门了、空了,而且永远不可能再开起来。然后互联网+会倒掉一批,一大批今天高高兴兴觉得经济形势还是一片大好的90后00后会失业。我今天讲可能发生经济危机,实际上中国制造业的危机已经持续有两年了。但是轻型服务业和互联网+非常繁荣,所以年轻白领特别是北上广深大城市的白领,毫无觉察,认为还是形势大好。你在一些社交媒体上看,还是形势大好。为什么?90后小孩多啊。未来的两三年,中国的失业潮很可能冲击最大的就是这个群体。过去几年制造业就业萎缩,那还好,农民工回家种地去了。等冲击到90后、00后轻型服务业,会有很多人非常痛苦的。所以要有危机意识。

主持人:今天时间已经到了。开年的第一讲非常好,吴老师讲的非常深入浅出,大家提问非常到位,非常认真。谢谢大家,谢谢吴老师。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匿名
    2016年3月29日18:55 | #1

    在中国脱离政治谈经济都是鬼扯卵蛋

  2. 自由民
    2016年3月29日20:14 | #2

    讲得很不错,很有参考价值。感谢墙外楼。

  3. Mobile Guest
    2016年3月29日15:23 | #3

    一派胡言!又是所谓的专家!

  4. 秋 雨
    2016年3月30日11:33 | #4

    对经济预测最难的不是看远期,而是短期,这点吴向宏表现不错,对中国股市的几次崩盘都预测对了。

    但对把中国经济和美国比较无法认同,体制不同,经济环境不同,中国不可能实现美国经济式复苏,一个病人得了感冒的确不可怕,但是得了癌症还要作为感冒治疗就是扯淡。

    中国将经历长期衰退,至少十五年,问题是中共能否挺过10年?经济危机导致政治危机,政治危机又会触发新一轮经济危机,这就是专制社会的死循环。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