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卫方:答王银川

王银川先生:

昨天你发表的致我的公开信已经读过。我的那篇微薄前天发表,而且很快就被屏蔽,你能够这么快就写出洋洋洒洒八千言的文章与我商榷,可谓小扣引发大鸣。对于你的批评,我非常感谢。一种观点发表出来,总希望得到回应。即便是激烈的批评,也有助于论者反思,发现自己的不足。例如你提供了共青团中央预算的信息线索,让我知道本年度该机构的财政状况(虽然按照民主标准,那样的公布还是太笼统,缺乏细节。我知道日本对于国家机关预算的规定具体到每一顿公务接待开支)。另外,对于团中央的人员编制,包括各个级别干部的数量等,似乎还是很难查考,我很希望你以及其他网友能够帮助把详情加以展示,那毕竟是政府以及公权力机关信息透明的基本要求。

关于我要求共青团回归到真正的民间地位的呼吁,你引用了《中国共产党章程》里的话,强调它在政治上的重要性,但是请注意,党章以及相关的任何官方文件里都明确地说共青团是“群众组织”。“先进青年的群众组织”也还是群众组织;“受党中央委员会领导”的组织依旧是群众组织——在我国,哪个组织不受中共领导?你引用习近平总书记的话,“群团工作只能加强,不能削弱”、“群团组织应增强自身的政治性、先进性和群众性”,但是他并没有说加强就要要继续靠财政吃饭,甚至更多的财政拨款,强调“政治性”的同时着力点还包括“群众性”。我的理解,群众性表示着更多的回归民间,而不是维持这种准官方性质的可能性。这里完全谈不上你所谓的“与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的情况。你知道么,社会主义跟国家主义相对立,那是倡导逐渐地把国家权力回归社会的一种学说。

我说应该感谢你,还因为你在提出对我的十个质问的时候,大量使用了我的相关言论的截屏,其中有些在我的微博上已经被屏蔽了,这在客观上让许多读者能够再次了解我的观点,功莫大焉。当然,关注我微博的读者会知道,其中不少问题我在过去已经做过一些解释。下面,我就按照你提问的顺序,依次做些简要的回答。

【质问一:关于“杰出民主人士奖”】此奖项是我一个很大荣誉。我能够跟你列举的那些得奖人得到同一个奖项,是我莫大的荣誉。你需要知道,不要以为一时的褒贬就会是历史评价。也许是因为你出生太晚,似乎对于历史很隔膜。我小的时候,刘少奇、邓小平、习仲勋等都是反党分子呢。我由于日程安排上的困难,未能到美国亲自接受这个奖项,不过还是写了书面的答谢辞,请参看: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8663200100njqw.html。

【质问二:所谓美国线人问题】你应该学过英文,知道“contacts”的意思并不是“线人”,而只是交往者或联系人。任何一个国家的驻外使馆都可以跟驻在国的公民交往。美国使馆外交官就中国法治建设问题与我交流,包括就两国法律层面上如何开展合作听取我的建议,又有什么奇怪的?再说,一个学者有什么信息可以作为情报?跟外国人士交往就是“线人”,那我们的最高领导人隔三差五地接见外国政要,也算么?再说,如果真有什么不当交流,你以为我们的国安部门是吃素的?

【质问三:关于政党登记问题】首先要纠正你一个说法,在2006年3月的杏林山庄会议上,我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原话并不是说没有登记就是“非法”组织,我说的是因为没有登记,所以它就在法律之外,或者法律之上。我的博客上有这次讲话的全文,你不妨检索阅读。其实你作为一个学习过法律的人,最底限的法理不需要我给你普及:在法治国家里,一个基本的要求是权力以及权利与义务的统一性。假如一个组织行使广泛的权力,却不承担义务,那就是违反了基本的法理。怎样承担义务?最起码的条件就是组织本身具有法人资格。宪法固然在序言里规定了党的领导,但是同时也规定了政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政党登记正是由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的题中应有之意。你还以政府由党设立为阻却登记的理由,但是这个理由不成立。你总不能说华盛顿领导创建了美利坚合众国,华盛顿就可以理所当然地当皇帝。古代还有“逆取顺守”的说法呢。

【质问四:关于我的话“西方对中国近代以来的欺凌,是中国欺负西方人的结果”】这个就是近代史的实际情况,建议你读一下著名历史学家蒋廷黻的《中国近代史》,其中略谓在鸦片战争 前,西洋人要求平等地位而清廷不给,结果到了战后就反了过来,中国要求平等而西方人拒绝了。其实,当年西方所要求者多在商业贸易上的交往以及现代外交关系的订立,这些方面可以说是平等互利的,但是腐朽而愚蠢的清廷却置国民福祉与国家安全于不顾,拒绝开放,导致兵连祸结、生灵涂炭的战争,国家利益遭受极大损害。我这一代的亲身经历再次表明了这个道理。文革结束后,以邓小平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巨大成就之一正是结束闭关,打开国门,改革开放,这才有了今天中国的经济社会的焕然一新。

【质问五:关于教师节】1985年确立9月10日为教师节,官方有其理由,不过,了解立法学常识的人都知道,任何一个集体决策都可能包含着不同的动机。当一项立法被全国人大常委会或全国人大通过,你无法知道每一个举手或摁表决器者内心的动机是怎样的。这也是法律解释学上所谓原旨主义解释所经常遭遇到的问题。再说了,我在微博上的说法那只是我愿意相信的一种解释,你居然说那是“政治谣言”,这帽子可够吓人的。

【质问六、七、八、九:这几点涉及到的都是我如何评价社会主义以及某已故领导人】你是否知道,文革期间刘少奇、邓小平等被打倒时的罪名?他们是“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文革以及此前的种种运动,阶级斗争、“一大二公”、“一平二调”、“三面红旗”等等,都是那个时代社会主义的显著特征。毛去世后,中国共产党果断地彻底否定了文革,把它定性为“十年浩劫”,并开启了改革开放的新时代。假如按照毛关于社会主义的标准,邓小平的那一套就是货真价实的资本主义复辟,就是否定了此前的社会主义。我要问你:如果关于什么是社会主义,在中共领导人之间都存在如此剧烈的分歧(更不必说其他国家共产党的五花八门的理论和做法),一个普通党员同时是一个学者对于中国未来的道路作出自己的分析,又是多大的罪过?至于说对于毛的评价,你说我“怀着刻骨铭心的仇恨”,其实仇恨谈不上,刻骨铭心的是自己对于文革期间民族灾难的记忆,是绝不容许走回头路的信念。

【质问十:关于我对于某些要求我退党者的回应】因为上面所理由,我并不认为自己有任何违反党章或纪律的言行,相反,我自认为是一名优秀的共产党人。“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国家如此,政党也是这个道理。假如我这样的党员在党内绝迹,那恐怕真是灾难降临的时刻。所以这一条就不需要再多解释了。只需要把我的微博复述一遍:“好奇怪,我批评党就一定要退党?难道党员就要整天奴颜卑膝,山呼万岁?况且中央正倡导党内民主,什么叫党内民主?不就是普通党员拥有批评和监督党中央的权利么?我就不退,你奈我何!”

末了,我要诚恳地跟你说,人生的路很长,不过关键处也就是几步,好自珍重吧。

2016年3月29日

乡镇团委书记致贺卫方先生的一封公开信——回应贺卫方四点倡议并十问贺卫方

原文
贺卫方先生:

您好。

我是福建省宁德市漳湾镇团委书记王银川,首先感谢您让我在义愤中度过了一个本该相对清闲的周日。

我已经连续加班了两个礼拜,今天好容易休息下来,然而在中午时分,我的朋友却发微信告诉我:“你们团委摊上大事了,法学专家贺卫方在微博上公开叫板你们团委了。”我心下一惊,我们一个小小的乡镇团委怎么会引得贺教授如此大动肝火?上微博一看,找到了以下贴文:

63f7e84cjw1f2ce7xojdyj20k00f83zs (1)

仔细一看,贺教授的叫板其实是四条“呼吁”,而且显然我理解错了我朋友的话。也是,您作为“法学专家”,怎么会看得上我们小小的乡镇团委,要 “碰”也得找最大的来啊。我知道,您是一些媒体口中的“法学之花”,但恕我直言,就您针对整个共青团系统的这四条“呼吁”来看,您对共青团真心很外行,相 当的外行。我想,我一个小小的乡镇团委书记,就可以做出回答: 一、您呼吁的第一条:要求公布团中央的人员和职级配备情况

团中央的人员和职级配备情况一直都很公开啊,何来公布一说?共青团作为党联系青年的桥梁和纽带,团中央不公开人员和职级配备情况,怎么办公?贺教授要是不知道,可以去团中央网站和百度查询相关公开报道,上面提供的信息相信比我这里和你说的要靠谱。

二、您呼吁的第二条:要求全国人大公布团中央年度预算详细数字

这个……您为什么总是呼吁公开已经公开的问题?团中央年度预算详细数字一直都是公开的啊,点击以下链接,有您想要的团中央年度预算的详细情况:

http://www.ccyl.org.cn/notice/201504/t20150417_738048.htm

其实,预算公开作为提高党政部门、群团组织管理科学化、民主化水平,保障群众参与权、知情权的重要手段,近些年来团中央一直都在积极践行并按照中央要求不断改进完善。所以,这种分内之事并不需要您的呼吁。

三、您呼吁的第三条、第四条:关于共青团是否应该由财政供养、取消团中央及类似团体行政级别的问题

我知道,贺教授也是一名中共党员,而且是几十年党龄的老党员,对《党章》一定十分熟悉。《党章》第十章明确规定“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是中国共产 党领导的先进青年的群众组织,是广大青年在实践中学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学校,是党的助手和后备军。共青团中央委员会受党中央委员会领导。共青 团的地方各级组织受同级党的委员会领导,同时受共青团上级组织领导。”这条明确阐述了党团关系和共青团的政治属性。在去年7月召开中央党的群团工作会上, 习近平总书记也明确强调,“群团工作只能加强,不能削弱”、“群团组织应增强自身的政治性、先进性和群众性”。我想请问贺教授,您这对共青团人财物的各种 取消(此处工会、妇联、侨联等其他组织无端躺枪,我深表遗憾),究竟是要加强群团工作,还是削弱呢?您的观点是否与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呢?

其实,贺教授您并非提出取消共青团等群团组织财政供养问题第一人,之前已有不少类似观点,当时也给我这样一个基层的团干部造成了一定的困惑,但 当我在微博上看到《不同意“群众社团应退出财政供养”的观点》、《不能用“刀叉”否定“筷子”》这两篇文章时,我的困惑迎刃而解,建议贺教授也好好读读这 两篇文章,也许会有所收获:

http://weibo.com/p/1001603818520990380396?from=page_100505_profile&wvr=6&mod=wenzhangmod

http://weibo.com/p/230418a3552f690102vmcf。

所以我想,贺教授可能确实对我团并不十分了解,最近团中央制作了#团团的日常#系列漫画,算是简单的科普,建议贺教授去看看。

好了,作为一名基层的团干部,我已经把正事说完,下面跟您谈谈一些心里话。

其实,称呼您为“先生”,是我反复权衡后的结果,因为您确实比我先出生。而你我之间本来还是可以有更为亲近的称谓的,比如说“同志”或者……“师兄”。

您没有看错。首先,我和您一样,也是一名中共党员,当然我这个中共党员和您那个中共党员是没法比的。其次,我1984年出生在宁夏银川一个贫穷 的山村,在“知识改变命运”的感召下努力学习,终于在2003年考入西南政法大学,所以,其实我是可以喊您一声“师兄”的。您作为知名校友,我在校期间曾 有幸听过您的一次讲座,虽然您肯定不记得我,但当时火爆的场面却一直令我印象深刻。2007年大学毕业后,我参军入伍,历任排长、保卫干事、政治指导员、 宣传干事,2014年转业后安置到福建省宁德市漳湾镇,担任团委书记。虽说工作岗位几经变化,但我一直都在默默关注着您,我知道,在微博上您拥有众多粉 丝,是极具影响力的网络大V和意见领袖,被很多媒体称为“中国良心”和“法学之花”,但纵观您在微博上的一些“惊人之语”,我真的实在不敢苟同。所以今 天,我作为西南政法大学的毕业生、您的小师弟,同时也作为一名中共党员、您的“同志”,向您真心请教几个问题:

(一)关于您获得的“第24届杰出民主人士奖”问题

网络上有图片显示,您在2009年获“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颁发的“第24届杰出民主人士奖”。您能否透漏一下,这个“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是 个什么组织?这个“第24届杰出民主人士奖”又是个什么奖?您作为一名“中共党员”得到了刘晓波、十四世达赖、王丹、柴玲等人曾经得到的同样一个奖项,您 的内心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63f7e84cjw1f2ce8x97ayj20qc0k243n

63f7e84cjw1f2ce96tz5gj20nw0i4wi6

(二)关于“维基解密”爆出的您是美国的“线人”问题

据之前的“维基解密”曾曝出,您是美国的“线人”:

63f7e84cjw1f2ce9rhi34j20c81r17j2

此事如果是假的,您对此有何回应?又如何看待?如果是真的,您作为一名“中共党员”,一名中国人,又是基于何种心理呢?

(三)关于您作为法学学者,却说“共产党没有注册,所以非法”的问题

您曾在很多场合都说过一句话:“共产党没有注册,所以非法”。按照您的逻辑,共产党必须到一个机构或者部门登记注册才算“合法”,那这个负责登 记注册的机构或者部门又需要到哪里登记注册才算合法?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么?那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又该去哪里登记注册呢?…… 相反,在历史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及其中央人民政府是中国共产党批准建立的。照您的逻辑,中华人民共和国是经一个“非法组织”批准建立的,那么中华人民共和 国也是“非法”的喽?而且中共共产党成立时,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还没有成立,应该去中华民国相关部门登记注册,那现在中国共产党想要合法的话,是 不是要去台湾省登记注册一下?

从法律上讲,您说共产党没有注册,所以非法,那么这个“非法”是“非”了哪个法?登记注册方面的法?还是民法、刑法,还是美国法、国际法?您总 不能说共产党犯了一个不存在的法吧?共产党合不合法,宪法中有啊,我国宪法确立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难不成我国宪法中明确的领导地位的组织居然是“非 法组织”?或者,您觉得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和人民民主专政也是非法?

我作为一名西南政法大学的毕业生,自问对于法律还是有些素养的。但在我看来。您的这样一些观点既不讲法律事实,也不讲法律逻辑,在学术上根本就 立不住。真不知道您是怎么成为“法学专家”的。看看这些年,您除了受美国政府和一些媒体邀请四处讲学之外,您又有哪些能够立的住、叫得响的学术专著?所以 恕我直言,您除了拾人牙慧、屡做惊人之语以搏眼球之外,根本就是全无创见,枉为西南政法大学的毕业生,枉为北大的法学教授,至于“法学之花”,想想也是醉 了……

所以我想,共产党之所以非法,也许是犯了“贺卫方法”,您老作为“法学之花”,言出法随,说谁非法谁就非法。最后我特想问一句,您作为这个“非法组织”的成员这么多年,您的内心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四)关于您作为中国人,却说“西方对中国近代以来的欺凌,是中国欺负西方人的结果”问题

您在2013年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主办的“新民说”文化沙龙时称,“中国看起来好像在2000年前就走错了路”,还说:“西方对中国近代以来 的欺凌,是中国欺负西方人的结果。中国在近代和西方人交往过程中,从来没有平等地对待西方”,说:“西方人想要商务谈判,中国根本不派像样的人去谈。为什 么西方人到了中国见皇帝必须三拜九叩?这不是欺负人?西方人见教皇才双腿跪地,见自己国家的君主最多单膝跪地。”

对此,我很想问您:在1840年,难道是中国舰队炮击了曼切斯特、朴茨茅斯而不是英国的舰队进逼广州、炮击定海、天津大沽口吗?在1860年, 难道是中国军队火烧了白金汉宫、卢浮宫而不是英法联军火烧了圆明园吗?难道非洲的黑人是因为欺负了西方人才被贩卖为奴隶吗?难道美洲的印第安人是因为欺负 了西方人才遭遇灭绝吗?难道印度是因为欺负了西方人才沦为殖民地吗?商务谈判难道不是一个国家的主权吗?如果有人想和你贺卫方达成一桩交易,你不愿意谈, 或者不认真谈,难道他就可以认为你欺负了他,把你暴打一顿吗?至于“三拜九叩”的事,这是当时中国的宫廷礼仪,你可以说它不合理,需要改变,但这是中国自 己的事。西方人可以不接受,但不愿“三拜九叩”你可以不来,难道是乾隆皇帝把马尔嘎尼从伦敦抓到北京,强迫他“三跪九叩”的吗?

我很想知道,您作为一名“中共党员”,不,您作为一名“中国人”,究竟需要怎样的勇气和法学修养,才能说出如此逻辑混乱、厚颜无耻的理论?

(五)关于您作为具备完全行为能力人,编造“教师节”政治谣言,却未被处罚的问题

您曾经发过这样的两个完全对立的微博:

63f7e84cjw1f2ceaetncbj20c8160acy

我很想知道,为什么您会发表两个截然相反的观点?

而且关于关于教师节的来历,官方早有定论:

1932年,民国政府曾规定6月6日为教师节,1951年,教育部和全国教育工会曾宣布“五一劳动节”同时为“教师节”。

改革开放以后,为了体现国家对教育的重视以及对教师的尊重。1981年3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届全国委员会第四次会议上,中国民主促进会的17位政协委员联名提交了一份提案:建议确定单独的全国教师节日期及活动内容案。

1982年4月,教育部党组和全国教育工会分党组联合,由张承先和方明共同签发的“关于恢复‘教师节’的请示报告”送中央书记处,报告中并建议以马克思的诞辰日5月5日为教师节。

1983年3月全国政协六届一次会议上,方明和民进18位政协委员联名再次提出“为提高教师的社会地位,造成尊师重教的社会风尚,建议恢复教师节案”。同年9月,中宣部办公厅致函教育部办公厅,经研究政协一次会议方明等同志的提案,同意恢复教师节。

1983年12月,由教育部何东昌部长和方明共同签发的教育部党组和全国教育工会分党组“关于恢复‘教师节’的请示”送中央宣传部。

1984年10月,万里、习仲勋等中央领导对教育部党组和全国教育工会分党组的请示圈阅。

1984年12月,教育部党组和全国教育工会分党组“关于建立‘教师节’的报告”送中央书记处并报国务院。报告中说,“根据中央领导同志的指示 精神,我们进行了研究,建议确定每年9月10日为教师节,在新学年开始,新生一入学,即开展尊师活动。……如中央和国务院原则上同意建立‘教师节’,我们 建议由国务院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颁布。”

1985年1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这一议案,确定每年的9月10日为教师节。(来源:新华网资料——教师节的由来http://news.xinhuanet.com/misc/2008-09/05/content_9801822.htm)

由是可见,您把现在的教师节来历说成是“9日某人去世让教师得以翻身”,已经算是堂而皇之的公然编造政治谣言。而且您微博的转发量已远远超过500次的入罪标准。您是从哪里得到“豁免权”的?

(六)关于您作为中共党员,却认为“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是错误的”的问题

您在2013年5月31日,接受联合早报网采访(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8663200102e4ir.html), 被问到:“那您认为目前中国最需解决的思想领域的问题会是什么?”时,您回答说:“重新认识社会主义,重新认识马克思主义。如果发现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 是错误的,那么我们放弃错误,我们过去追求的是满怀救国的热情,认为消灭私有制,一党执政,认为这整个法律没有独立性,新闻全部由党来控制是最好的一个发 展条件。现在我们知道错了。”

可见,您觉得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是错误的。而《中国共产党章程》的“总纲”中明确:“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 “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作为自己的行动指南”、“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可见您的观点和《中国共产党章程》存在鲜明对立。而《中国共产党章程》的 “第一章党员”中,明确要求党员要“承认党的纲领和章程”。您既然一名中共党员,又不承认中共的纲领和章程,我很想知道您的内心是不是特拧巴的?

(七)关于您作为中共党员,却认为的“社会主义给人民带来巨大灾难”的问题

2004年7月,您受《南方都市报》等邀请在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做了一场名为《宪政的趋势:世界与中国》的讲座中提到:“社会主义体制在过去的 一个世纪的实验……给我们留下了许多宝贵的教训,……给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等等。可见,您不认同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您觉得社会主义制度是灾难。 而《中国共产党章程》的“总纲”中明确:“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可见您的观点和《中国共产党章程》存在鲜明对立。而《中国共产党章程》的“第一章党员” 中,明确要求党员要“承认党的纲领和章程”。您既然一名中共党员,又不承认中共的纲领和章程,我很想知道您的内心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八)关于您作为中共党员,确认为中国应走“台湾道路”、“北欧道路”、“全面私有化道路”和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问题

您在2006年“西山会议”时曾说过,“我们说图穷匕首现,我们的匕首是一大堆地图,把匕首包起来我们没有力量,我们天机不可泄漏,我们不敢 说。到底往哪方面走?我们都有目标,这个目标就是实际上现在说不得,将来一定要走这个道路,比如说多党制度,……比如说台湾现在的模式”,同时您还说: “民法上的基础就是私有制,尤其是农村的土地问题,下一步一定要推动私有化,土地真正的私有,而不是集体所有制这种不伦不类的方式”。您在2013年接受 联合早报采访时也说过:“我其实觉得现在对中国共产党来说,最美好的前景是自我改造成一个社会民主党式的政党,然后承认一种竞争性的政治的合理性,逐渐让 这个社会转向一种北欧式的社会格局。我认为这个对于党来说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您在布鲁金斯学会演讲并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称,要改造中共思想根基,将中 国共产党改成社会民主党,还表示党内党外要“里应外合”,等等……

63f7e84cjw1f2ceb1ndmmj20bt08a3z6

可见,您觉得“台湾模式”、“北欧模式”和“全面私有”才是您的“中国道路”,而《中国共产党章程》的“总纲”中明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可见您的观点和《中国共产党章程》存在鲜明对立。而《中国共产党章程》的“第一章党员”中,明确要求党员要“承认党的纲领和章 程”。您既然一名中共党员,又不承认中共的纲领和章程,我很想知道您的内心究竟怎么想的?您说的“图穷匕首现”又是怎么个“现”法?还有,众所周知,“美 国之音”是一个是全球地球人都知道的反共反社会主义的网站,是对中国进行反面宣传的意识形态工具,其政治立场不用多言。您作为中共党员,是如何做到能让美 国之音采访的?您的真实身份难道是?

(九)关于您作为中共党员,却对马克思、恩格斯特别是毛泽东这样一些拥有共产主义信仰的伟人怀着刻骨铭心的仇恨的问题

您曾经发过这么几个微博:

63f7e84cjw1f2cebviljoj20bu08njt2

63f7e84cjw1f2cebvl02xj20c6095tah

63f7e84cjw1f2cebvohawj20bx0asq4n

63f7e84cjw1f2cec6w3o8j20bj0estbl

63f7e84cjw1f2cecdlpkij20bq0fdq5y

由此可见,您似乎对马克思、恩格斯特别是毛泽东这样一些拥有共产主义信仰的伟人怀着刻骨铭心的仇恨。马克思、恩格斯是共产主义的创始人,毛泽东 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中国共产党章程》的“总纲”也明确:“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 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作为自己的行动指南”。我很想知道,您作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一边对党员行动指南的开创者怀恨在心,一边又学习着这些人的思 想,您是怎么做到的?

此外,您在一次讲座中说,“殷秀梅演唱的《党啊亲爱的妈妈》是黄色歌曲”,但我通篇也没看到黄色的部分,难道“您用那甘甜的乳汁把我喂养大”就能算是“黄色歌曲”?您作为一名党员,就是这么看待这首歌曲的?

(十)关于您退党的相关问题

您在2012年时,曾经发过这样一个微博,说:“【倡言退党者居心何在?】好奇怪,我批评党就一定要退党?难道党员就要整天奴颜卑膝,山呼万岁?况且中央正倡导党内民主,什么叫党内民主?不就是普通党员拥有批评和监督党中央的权利么?我就不退,你奈我何!”

63f7e84cjw1f2cecq9mamj20db06gt9o

我最后真的就想问一句:您公然发表那么多言论,也是党内民主?您发表的那么多和《党章》不一致、和党中央不一致的言论,也能算“批评党”?您把党内同志和人民群众的智商就想象的那么低?您的内心该激荡到什么地步,才能说出“我就不退,你奈我何!”这样的话?

这十个问题,是我长久以来对您的些许困惑,同时,也作为一名中共党员和西南政法大学毕业生向您做出的郑重提问,还希望您能够正面回答。

最后,作为一个小人物,还是想和您说几句话:虽然说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乡镇团委书记,而且是兼职而非专职,虽然说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党员干部,而且 连级别都没有(科员),但小人物也有尊严。共青团对于个别人来说,也是快速提拔的绿色通道,但对于对像我这样的大多数团干部来说,共青团是一个展示才华、 得到锻炼、结交朋友的舞台。我们爱这个岗位,是因为我们爱这份工作,是因为我们还怀抱着信仰,而不是这个岗位所带来的利益。虽然我们这样一些基层的干部也 许一辈子都会默默无闻,但我们勤勤恳恳,我们用自己的辛勤劳动,对得起那份工资:

我的工资,虽然全部加在一起仅仅3285元,而且这是在完成抗洪抢险、森林防火、防抗台风、数据统计、信息上报、材料撰写等多项任务,经常 “5+2”、“白+黑”的情况下取得的。虽然这份薪水很微薄,和得到福特基金会赞助的您相比或许一个零头都不到(不信的话,也欢迎贺教授公布一下自己的收 入情况),但我拿得很踏实,很安心!

最后,祝您平安!

福建省宁德市漳湾镇团委书记、

中共党员、西南政法大学毕业生

王银川

2016年3月27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6年3月29日23:36 | #1

    答得漂亮,中共的打手压根就是些脑残废物,满脑子思维混乱塞满大便。

    • 匿名
      2016年3月30日02:41 | #2

      问题是贺卫方就是中共党员呀?最近还把自己不合资格的侄女送到青岛做法官

  2. 匿名
    2016年3月29日23:46 | #3

    走狗舔屎果然是要捡热乎的,才显得对主子有用呀。不过,客观上还是把主子的屁股给露出来 了。

  3. 星星
    2016年3月30日01:42 | #4

    人生的路不长,应珍重独立思考地能力,建立独立的人格,才能走好关键的几步。

  4. Mobile Guest
    2016年3月29日22:16 | #5

    好!团干,也是近些年来被用坏,污名化的一个词。

  5. 匿名
    2016年3月30日10:07 | #6

    这种人与周带鱼属一流.

  6. Mobile Guest
    2016年3月30日14:08 | #7

    西政念了4年,还会有这种货色啊。有些人天生就是奴才吧!

  7. 匿名
    2016年3月31日16:31 | #8

    都不咋地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