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文:“诛”与“株连”

“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这是一句流传甚久的名言,如果要列举最振奋人心的十大爱国语,此名言应该排在第一位。在网络空间里(论坛、微博和微信),我见到太多的年轻人、中年人甚至老年人一遇到中外纠纷(尤其是中日纠纷)时,就会搬出这句名言来。

这句名言的确够劲,道出了那股大国、强国的派头,天下舍我其谁、谁与争锋!作为这国的子民也跟着荣耀起来,是很自然和正常的感情流露。罗马帝国强盛时,当一个罗马公民是很荣耀的;汉朝、唐朝鼎盛时,当汉民或者唐民也是蛮荣耀的。后来苏联与美国争霸时,当苏联和美国的子民也会有自豪感。

当然以上所述,是指普遍情感,不可能所有人都会有这种自豪感。显然,那些生活在强国内却遭遇强权侵害的人,怕是很难对他所在的国产生认同感的,更别提什么自豪感了。那些十月革命后翻身做主人的苏联农民旋即被集体农庄政策打回“农奴”,他们怎么会对强大的苏联抱有归属感和自豪感?同样的道理,那些土地被强征、房子被强拆的中国人,又怎么会对大中国抱持归属感和自豪感?

就我目力所及,持这种情感的人大概有三种:没有遭遇不公的幸运者、肩负歌颂任务的五毛们以及在海外的华人华侨。

五毛就不必说了,他们是在做爱国买卖。没有遭遇不公的幸运者也会有很多人,虽然可能占人口的比例不大,但抗不过中国的人口基数太大。如果细究起来,这类幸运者恐怕都和权力沾亲带故,或多或少能获得权力的庇护,从而避免或者减少被权力侵害的机率。譬如周永康、令计划等人在高位时,他们的家族以及马仔们都获得保护,即便触犯法律也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只不过后来权斗失败,那就得接受“一人落马,全家株连”的命运了。反他们的人将来失败了,也会遭遇同样的下场。

海外的华人华侨,其中大部分人的“爱国心”和“自豪感”是不必怀疑的。这些人不在国内生活,不会落入其他国内同胞常被权力侵害的处境,相反却从中国的崛起和国际地位的提升中“获益”,首先就是心理上得到安慰:被从前瞧不起他们的西方人平视甚至高看一眼了。如果细究起来,有这种心理的海外华人华侨多半在所在国处于边缘状态,自我感觉被人瞧不起。我想那些已经融入国外生活并取得一定成就的华人,像赵无极、贝聿铭和李安这样的,恐怕不需要这种虚幻的自豪感来支撑自己了。

我有一友的高中同学早年留学并移民美国,整天在高中同学微信群中和他抬杠,指责他总是批评党和政府没有一点正能量,教育他多出国走走感受一下中国在世界上今非昔比的地位。可是等他从国外回来处理老母被车撞一事、经历种种波折后感慨地对我朋友讲:兄弟,还是你以前说的对!

我曾在两年前的一篇旧文中说:年龄越大,对“强国”之类的说辞越警惕,也愈来愈不感兴趣。在中国这样一个中央集权体制下,在数千年国家主义的浸淫下,“国富”的另一面往往是“民穷”,“国强”的另一面往往是“民弱”。老子当年向往“小国寡民”的理想社会,而历代统治者都追求“大国”、“强国”,“天朝上国,万邦来朝”。国家的威仪永远摆在第一位,而小民则如草芥如蝼蚁,是被轻视、蔑视的,并且常常要为“强国”牺牲自己的权益乃至蚁命。

如今则变本加厉。不仅国内小民动辄被“寻衅滋事”,即便是境外人士胆敢妄议,也有可能被跨境抓捕。如果实在抓不到你,就抓你在国内的亲人。总之,不许犯我强权,若犯必“株连”家族!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6年3月30日10:29 | #1

    他说象普京,我看强普京,因为按其逻辑,普京也不是男儿.不然苏联怎么会亡了呢?

  2. 匿名
    2016年3月30日13:35 | #2

    绑架国内的亲属实在太禽兽了。
    有一点点廉耻的政府都做不出这种事情吧?

  3. 匿名
    2016年3月30日15:41 | #3

    犯你墙汉着,看到的是猪圈。。

  4. 匿名
    2016年3月31日14:34 | #4

    中国人实际是过于懦弱了,以至于自卑到自大到只能窝里横
    所以攘外必先安内嘛.这不是原因这是结果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