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房价 南柯一梦

乔木木徐

最近为了买房子加了很多微信公众号和平台,每天传送最新的房产动态和解析。

昨天早上收到一个推送的文章,里头就贴了张图是2006年的房屋成交价格汇总。匆匆扫了一眼,好多都是所谓现在上只角的天价豪宅。那一年的数字现在看起来那么的美好而又遥不可及。

十年,南柯一梦,一晃而过。

日子倒回十年前。八零后的我刚大学毕业。那时候我的三观延续了我父母一辈的优良传统:好好学习,认真工作,回报家长和社会,努力赚钱才能买房养家。

彼时的我和父母住在父亲分的房子里。那是一套95年的公房,两房一厅建筑面积约70出头,八楼的七楼,有电梯。95年父亲赶上了最后的福利分房政策,我们举家从徐家汇搬到了那时的卢湾区。那时的卢湾区啥也没有,我一度觉得我是从市中心搬到了乡下,还因此产生了不小的心理落差,呵呵哒。不过到了2006年卢湾区已经建设的有模有样了。

这些都是题外话。

后来工作谈恋爱,父母为了成全总有一天要结婚的我,默默的去浦东三林用公积金贷款买了一套一手房,准备等我结婚把卢湾的房子让出来。那套三林的房子建筑面积110,三房两厅两卫,父母买的时候90万。

我至今记我得知这个消息的惊讶程度。因为一直以来父母都是教育我:攒钱买房,钱总有攒够的一天,没事不要借钱买房,银行利息多高,问银行借钱做房奴那是要一辈子绑在房子上滴。06、07年的三林比95年的卢湾更荒凉,我为父母做出如此巨大的牺牲感到震惊。

然而很快,三年后的我后知后觉的发现,当时所谓万般无奈的牺牲,却是如此明智。回头想来,那不得不狠下心来买的房子,现如今是那么美好和可贵。

好了啰嗦了许多,下面转入正题开始讲我的两次买房经历。

华丽丽的分割线~

2009年我结婚成家。老公家庭情况比较一般,父母是非常普通的双职工,家住闸北区彭浦新村。讲真,对于一个曾经连卢湾区都觉得遥远的我来说,彭浦新村真的是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那时候我和老公商量着,似乎也不太好意思占卢湾区爹妈的房子顺利成章的住。于是想是不是可以靠工作几年的积蓄加上两家老人的帮忙,凑个首付买套房子自己住。我们很理智的放弃了卢湾——因为不想买老公房而新房次新房的首付又凑不起。本着靠近一方父母的原则,我们初步决定看通河新村附近的新房。

想法蛮美好却遭到我父母的激烈反对。他们的质疑大致概括如下:

通河新村是多么多么遥远的不方便的地方。阿拉囡囡长这么大都住市中心的;

刚刚工作几年啊又没存多少钱还要贷款买房子,当房奴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啊,银行利息要还多少啊,妈妈现在公积金贷款都要趁了没退休抓紧存钱提前还还掉的呀,你们日子太幸福了不晓得欠债是多么难受的啊;

卢湾区的老公房住住出门方便啊,两个人住也够了啊,将来就算有小孩了也可以住啊,我们一家三口住了十几年了不是蛮好么;

你们脑子坏掉了啊

。。。

我承认,当时的我们对贷款买房其实是有一些疑虑的。而父母一辈子秉承的传统观念施加于我更是在某种程度上把这样的疑虑扩大了。得不到支持的我们只好搁置购房的念头,老老实实把爸妈的老公房重新装修了一下过起了二人世界。

这是我第一次与通河新村的房子擦肩而过。殊不知一次擦肩竟成永远。

2009年差不多的时间开始,上海楼市经历了我认知以来对我影响巨大的第一轮疯涨。等到了2010年其实也就一年的时间,我们忽然发现,一年前还能凑个首付买到的通河新房,已经像卢湾的房子一样被划分到我们买不起的那一类了。

那时候我和我老公开始慌了。我们yy是不是再不买房就永远买不起了。于是我们又开始琢磨看房子并把条件设定为闸北以北/小户型/一手房/三房。我们看了顾村的房子美兰湖的房子共富新村的房子,目标最终锁定在了共富。

买房想法再度萌生之后我和我妈谈了一次。我说妈妈房子涨疯了我得买;这回我不要你赞助了我自己能力范围内凑首付还贷款;为了将来要孩子打算我还得买三房;为了方便照顾孩子我还得离一方父母近点;我婆婆愿意带孩子所以我得向彭浦新村靠拢;本来一年前我还能买买离彭浦两站地铁的通河现在我只能买的起离那里四站地铁下来还得走二十分钟的共富某某盘了。

诸如此类吧啦吧啦。

讲完之后我妈叹了口气:随便吧反正你心意已决我说啥都木有用了。

于是2010年我鼓起勇气,眼睛一闭心一横,开始了我的第一次买房之路。

我还依稀记得那时买房子的盛况:先交订金领号,开盘的时候排队选房间。开盘那天是个工作日,婆婆帮忙去排队。我们事先看好的几个房间号码瞬间没有了。婆婆打手机向我汇报还有的房间,我再和老公商量调整楼层,来来回回的一番折腾。婆婆在电话里面吼:啊呀好多人啊,啊呀怎么买房子像买菜一样啊。。。

2010年在那波上涨行情最疯狂的时候,我入了一套外环外12楼8楼的89平小三房。总价180万,其中银行贷款120万。那是当时我觉得我俩能承受的最大负担。

而那个盘在我入的时候其实已经卖到了第三期。一年多的时间它从第一期开盘七八千的均价涨到了当时的一万八。我老公说你看一年前你妈不让我们买房子吧还嫌通河远结果一年后我们只能买到更远;一年前这点钱已经能买这里的别墅了一年后我们只能买个小三房总价还比一期的别墅高。

我一边听,一边想着一年前均价一万多的通河新楼,默默的从心底里叹了口气。

买完房子以后,一些调控政策陆续出台,楼市开始歇菜并归于平静。一切好像在一个制高点,戛然而止。

在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反复审视着自己第一次的买房历程。我觉得我似乎赶上了趟儿,却没有来得及踩准点。共富杨行版块由于位置和配套设施的不成熟,在楼市的沉默期陷入了滞涨;相比较之下更为成熟的通河地块确是不急不慢的稳中有升。来不及买地理位置更为优越的成熟小区,我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它们越走越好越走越远。

如果可以回到2009年,如果可以坚持自己的观点,如果可以早一点买房子。。。

可是你们懂的,生活里,没有如果

而差不多四年,上海楼市陪着我们,波澜不惊的一晃而过。

2014年底2015年头,上海的股市行情不错。有那么一阵子身边人人都在开户、入市、炒股票。我的一个有着无数次买房经验名下若干房产的前同事在那样一个时间点谆谆教导我:你那个乡下的地方有啥住头呀人要有进取心呀胆子要大呀为了小孩子将来读书呀出来买房子呀搬回卢湾呀。

我那时候有点天真的argue了一下,我说股票那么好谁去买房子呀。她说你傻呀上一轮房子疯涨行情前股票也涨过的呀大家有钱就会去买房子了呀你不信的话看好呀2015年很危险的呀。

我听了并且觉得好像似乎也有那么些道理。上一轮买房行情中心有不甘的我于是开始了新一轮关于置换的yy。还记得我父母那套卢湾的老公房么?对口的公办小学据说不错。我重新review了一下我的情况,琢磨着有没有可能把宝山的房子卖了加上这几年的积蓄去卢湾或者离卢湾近点的徐汇买一套次新房。

在这样一个置换的念头冒泡之后,我开始行动,并且在15年上半年看起了卢湾徐汇一些01年以后建造的二手房。有父母的所谓学区房保底,我不用顾及学区,而着眼于离他们老公房近些的原则上。

现在回想,14年底上海房价已然有星星点点的松动回暖。至15年的春夏之交,我们陆续看了一些卢湾徐汇交界处的二手房——120平左右的三房基本处于六百五十到八百万的区间,房源不算多,房东们却已经敏锐的嗅出了空气中涨价的味道,所以基本上态度坚定没有大的溢价空间。

在明确了大致方向后,我开始和父母进行又一轮的商讨,这一次父母依然否定了我。他们认为,我置换的预算太高,还贷压力太大,况且离孩子读书还有三四年的时间,而过去几年的房价又一直很稳定,为何不能再存个几年积蓄让自己压力小点再考虑置换呢?

父母质疑的话语还在我耳边回响,涨价的星星之火却已开始燎原。

因为有了上一次的教训,我决定这一回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悲剧重演。我开始和老公思考其他的可以买房的各种可能性,最后毅然决定放弃靠我父母的所谓学区房,在我们的能力范围内再次寻找离彭浦新村近一些的新房或次新房。

于是乎,六年后我又站在了当初的通河新村。中介告诉我,六年前卖一万多一平的房子,现在得卖五万。我一边听着一边心里想神经病啊通河哎还卖那么贵。我们还本着一颗膜拜的心去看了最近塌陷的某新楼盘。那会儿一期开第二批,均价七万。我一边听一边心里又想神经病啊这点钱上半年前我能买徐汇的好哇啦。

回归北上海看房的那些日子不算长,我心里却像这样默默的骂了好多遍,好多遍。

大约在八月底九月初,我们终于锁定一个盘。那是号称彭浦新村唯一的在售新盘。我们去看的时候刚开完两栋,均价四万多,步行五分钟可达地铁,十五分钟到我婆婆家。在经历完之前那轮打击后,我们都觉得它突然之间有了性价比。

销售说还有最后一幢楼哦估计年底前要开哦估计五万不到哦很实惠哦你们要买就先交十万意向金再快点去凑首付哦。

我们一下子感觉到了时间的紧迫,匆匆商量过后决定卖了目前自住的房去凑首付。由于新盘还得等大半年交房,这期间同时得考虑售后回租或者租在同一小区进行过渡。筹划完这些我决定还是知会一下我爸妈。谁也没想到,我妈听了我的决定,说既然你们放弃卢湾的学区那套房子留着也没用了吧就卖了支持你们买房子吧你们自己住的房子就别卖了吧有钱了多付点首付吧压力不要太大了吧。

我的有目的的坚持换来了胜利——这是我本轮买房史上第一个神一样的转折。

九月中旬,我妈把那套陪了我们二十年的卢湾老房子挂了出去。为了在最短时间内帮我凑新房首付,她挂的总价比较低。根据她的描述,挂牌第二天小区里面聚集了大批的购房客。她的房子从早到晚几乎没停的接待着一波又一波的人看房,她的邻居抱怨那些人挤爆了电梯扰乱了他们的生活,她的中介却兴奋的出着主意说阿姨人太多了你卖便宜了你下楼把他们召集齐了就地跳价好来。。。

我妈说,她活了大半辈子,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刺激,分分钟仿佛都在挑战她维持了几十年的三观。为了尽快结束这样的刺激,我妈没有跳价,花了两天匆匆的就把房子卖了。据说下家默默而又坚定的站在楼下等了两天,同时愿意一周内付现七成。

15年十月初,上海楼市一片欢腾。我还清共富房的全部贷款,凑齐了买新房预计的三成首付,满怀期待的坐等那最后的一栋开盘。

期间呢我觉得闲着也是闲着,于是又跑到汶水路附近去看了个新盘。这一看竟引出我本轮买房史上的第二个神转折。

新盘离数月前开盘破七的那个不算太远。那会儿最后第二期正在盛大发售。楼王位置,周边规划一个大型商业体号称圣诞开业。和彭浦新楼比,小区更大房型更正地段更好,当然价格也更贵。按照当时的均价里外里高了两百万+。手里攥着我妈的赞助,我于是心痒起来。销售看出我的犹豫,开始循循善诱,又听说我们坐等买彭浦新楼的打算时,她惊呼道啊呀你们可别买那个彭浦新村的房子呀那里撤二建一好像是会被划到宝山去的呀。

这个听起来很像销售烟雾弹的理由,却成为了当时我否定自己买彭浦新楼的一个借口。我立马给我妈划了一个电话,我说妈我看上一更好的楼,人家现在就能买,本来我也买不起不过算上您给的赞助勉强还够。。。啊其实还差那么一点点我可以再借。。。啊总价么是高了点。。。啊高了那么两百万吧。。。但是啊首付三成其实也就差六十万啊。。。剩下的我们可以贷款啊。。。贷款是高了那么点。。。啊但是我们自己还能负担啊。。。

我妈在电话里冲我吼你脑子又进水了是哇。。。我卖房子是让你们首付多出点还贷压力小点的你去看首付还差点的房子干嘛。。。你给我老老实实的等着买你的彭浦新楼。。。有多大能力办多大事情的道理你不懂啊。。。

电话挂了以后我认真的想了想跟我老公说:我妈说了有多大能力办多大事儿。我大约应该把它理解为在我能及的范围内办最大的事儿。鉴于这里大约是我俩目前能买的最贵的房了那么,咱就把这最大的事儿就地办了吧。。。

就这样,上午看房下午付定;十月底前我们凑齐三成首付签了合同;十一月开始申请贷款;一月头上贷款成功获批。

一切终于尘埃落定。

十一月初,闸北静安撤二建一的消息宣定:彭浦新楼仍然划在静安。我买的楼盘销售骗了我。

不过我感谢她,在那样一个现在回头看来应该争分夺秒的时刻,给了我一个早点买房的理由。

我当初希望坐等的彭浦新楼,开盘时间从十二月拖到了现在。那最后的一栋迄今尚未开盘。彭浦新楼的销售也骗了我。

不过我也感谢她,让我为了买房,为了凑首付不得不迅速做好一切的准备。

然后,出击。

2016年3月,距离我买房的半年后,上海楼市历史上最严格的调控制度出台。

我知道,如果我等到今时今日,我将付出更大的代价同时带着更多的遗憾,陪着上海楼市一起再次进入沉默。而当上海楼市在沉默中再度爆发的时候,我也不知道那时的我是不是还有这样的心力整装待发?

啰啰嗦嗦那么多也差不多了。十年的时间,一个冗长的故事。索性结局不算太坏。希望你们的故事足够美好,希望你们在读我故事的时候,看不到自己的影子。

故事的结尾我想引用一段话,借以诠释我眼里的这个世界,和这个十年: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

我们直登天堂,我们直下地狱。

《全文完》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anonymous
    2016年3月30日14:52 | #1

    呵呵,投机的社会始终是冒险者的天堂。

  2. swd
    2016年3月31日11:52 | #2

    看到的是独生子女啃老

  3. 匿名
    2016年3月31日15:46 | #3

    现在涨了你就得瑟,等到和股市一样了你就哭吧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