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钢集团:一个世界500强企业的猝死

文 / 汪峥

导读:

曾在2014年及2015年连续入围”世界500强”的渤钢集团,因涉债高达1920亿元,于今年3月进入债务重组阶段。渤钢集团于2010年7月由天津钢管、天铁冶金、天津钢铁及天津冶金4家国企组建,并直属天津市国资委。由于4家组建国企中始终未能脱颖而出一个绝对的”主心骨”,渤钢集团在多达66家下属公司及工厂的复杂关系中,一直在负重前行。而当钢铁行业步入寒冬之际,一直缺乏产品及营销优势的渤钢集团难逃厄运,终在2016年倒下。网易财经调查发现,一直以来,渤钢集团深陷融资困境,多类信托项目亦危机四伏,甚至牵涉万名职工。虽然业内认为渤钢集团在政府支持下或可逃离破产之灾,但在目前战略投资者几无可能出现的现实下,其重组将变得格外艰难。

2014年、2015年连续入围“世界500强”后,直属天津市国资委的渤海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渤钢集团”),如今却深陷债务泥潭。

今年3月16日,网易财经自渤钢集团知情人士处获悉,集团整体负债高达近2100亿元,部分生产线或将强制关停。同时集团多项银行贷款及信托债券亦出现兑付危机。

3月18日、22日,财新网报道证实,因涉债1920亿元,天津市政府已成立由105家金融机构组成的渤钢集团债权人委员会,拟建议各金融机构对渤钢集团相关贷款展期并下调利率10%。此外,渤钢集团将剥离优质资产进行重组,而天津津融投资服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津融集团”)则将接盘其不良资产。

关于债务重组进展及资产处置计划,截至发稿,渤钢集团尚未回复网易财经的问询。国家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林伯强分析称,作为区域性的大型国有独资企业,渤钢集团势必会在政府救助中逃离破产。对其而言,目前最为重要的是协调对4家组建公司的“取舍”。除此之外,唯有“等”——一是等金融机构的“让步”,二是等钢铁行业的“回暖”。

2009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公布《钢铁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下称“《规划》”),提出力争在2011年形成若干“特大型钢铁企业”。而推进天津钢管等4家国企的区域内重组,更在《规划》中被明确提及。

或因如此,2010年7月组建之初,渤钢集团便因其特殊地位获得了8家银行授信1000亿元并迅猛发展。但诚如中国联合钢铁网资深分析师胡艳平所言,背景雄厚的渤钢集团一直缺乏产品及营销优势,在2015年以来钢铁市场严重萎缩及产能过剩的双重打击下,渤钢集团早已难以为继,终在2016年倒下。

核心不明引发重组争议

渤钢集团直属天津市国资委,2010年7月由天津钢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津钢管”)、天津天铁冶金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天铁冶金”)、天津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天津钢铁”)及天津冶金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天津冶金”)4家国企联合组建,注册资本为170亿元。

梳理渤钢集团4家组建国企的官网信息可见,包括4家国企和下属公司,以及渤钢集团后来增设的国贸公司、商贸公司等在内,围绕渤钢集团的各类公司及工厂总数多达66家。

中国联合钢铁网资深分析师胡艳平对网易财经表示,各方难调,是渤钢集团至今未能实现整体上市的主因。国家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林伯强则认为,庞杂的组织结构,更导致渤钢集团在此前的生产经营和如今的债务重组中均“不可控”。

网易财经从渤钢集团4家组建国企相关负责人及职工处获悉,目前渤钢集团债务重组的方向已定:以天津钢管及天铁冶金为主,天津钢铁和天津冶金次之。而在天津钢管及天铁冶金之间,天津钢管又为首要目标。

在4家组建国企中,天津钢管于1993年最早成立。渤钢集团知情人士对网易财经表示,作为渤钢集团中最为“正牌”的国企,天津钢管也是天津市的“门面”。

网易财经梳理天津市国资委的信息发现,在渤钢集团的新闻和通报中,天津钢管出现得最为频繁。而查阅工商信息可知,早在渤钢集团组建时,4家国企主次亦有体现。在渤钢集团的董事会构成中,天津钢管占据两席,天铁冶金及天津钢铁各占一席,天津冶金则无位置。

天津钢管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渤钢集团债务重组,对天津钢管的特殊“保护”,还在于其突出的外贸效益。就在渤钢集团债务渐危时,天津钢管于今年1月一举拿下中东客户9.4万吨的套管合同,为公司有史以来最大的出口单笔订单。

不过,在4家组建国企中,天津钢管的钢产品年产能最低,仅有350万吨。而天铁冶金、天津钢铁和天津冶金则分别达到500万吨、600万吨、和750万吨。因而对于天津钢管因效益而被优先考虑的说法,天铁冶金等3家企业的职工均表示质疑。

对此,胡艳平分析道,区别于宝钢对韶钢或武钢对鄂钢等的重组,由政府主导、强力整合而成的渤钢集团,并无绝对的“主心骨”。核心不明中的轻重划分,使得4家组建国企的关系极为复杂。而在目前的钢铁市场环境下,战略投资者几无可能出现,渤钢集团债务重组的实质推进,也将格外艰难。

据财新网报道,渤钢集团此次债务重组,不良资产将由津融集团接盘。工商信息显示,津融集团的机关法人及企业法人,分别为天津市国资委及天津市泰达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泰达控股”)。而泰达控股,同时又是天津钢管的企业法人之一。

此外,据天津市金融工作局信息,成立于2013年的津融集团,在2014年7月被天津市政府批准开展不良资产批量收购处置业务,成为天津首家地方金融资产管理公司。

多名自2015年底便被“放假”的天津钢铁职工对网易财经表示,政府已为渤钢集团“准备好一切”,只等该集团研究确定具体的“去产能”计划,以决定“谁死谁生”。

国家冶金局原局长、全国工商联冶金商会原名誉会长赵喜子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2009年《规划》发布之后,钢铁产业的突进,导致经济指标及职工安置等不稳定因素逐年增加。所以当钢企必须“去产能”时,“第一大阻力就是地方政府”。

不过此次渤钢集团债务重组,或能成为赵喜子所述现象的转变与突破。正如将渤钢集团债务重组定义为“中国供给侧改革第一个重大实验”的标准普尔分析:在渤钢集团的债务重组上,政府对于钢企纾困的态度正发生转变。

融资遇挫深陷恶性循环

作为曾经的钢铁“巨无霸”、世界500强企业,渤钢集团缘何突然倒下?渤钢集团组建企业之一天津钢管的经历与境遇,就像一面镜子,折射出钢铁巨头的起落兴衰。

根据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对天津钢管“2015年度第二期短期融资券”的信用评级报告,天津钢管负债规模自2012年起逐年增长,“债务负担较重且短期偿债压力较大”。

2012至2014年,天津钢管的负债总额分别为380.53亿元、395.02亿元及448.99亿元。截至2015年6月,天津钢管负债总额近461亿元,其中有息债务总额达367.26亿元,包括短期有息债务265.72亿元和长期有息债务101.54元。与此相对应的是,2015年上半年,天津钢管的净利润仅为1.17亿元。

此外,截至2015年6月末,天津钢管对其所属4家公司提供的担保总额为20.52亿元,其中子公司天津天管太钢焊管有限公司2015年上半年净利润为-2328.97万元,未分配利润为-9188.20万元。

天津钢管的负债规模递增,除了近两年钢铁业步入寒冬后市场严重萎缩、企业营收锐减,或还与天津钢管的海外巨额投资有关。2010年4月,美国商务部裁定对天津钢管开征最高达99.14%的反倾销进口税。为化解在美市场阻碍,天津钢管决定投资10亿美元,自2011年8月始在得克萨斯州建设生产线。

更让天津钢管雪上加霜的是在其产品销售中长期面临的赊销影响。网易财经独家获得的一份天津钢管财务数据显示,2011至2014年,天津钢管应收而未到的账款总额,分别为31.08亿元、53.92亿元、38.67亿元及44.07亿元。这部分的“主要欠款”客户,集中于“中石化、中石油下属公司”。

在此背景下,天津钢管《2015年度第二期短期融资券发行公告》则显示,此次兑付日为2016年10月14日的短期融资券,须偿还金融为46.4亿元。而在此之前,天津钢管已发行5亿元2015年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资券,兑付日期为今年6月2日。

前述渤钢集团知情人士对网易财经表示,作为4家组建国企中资历最老的企业,天津钢管因多重因素而在融资过程中陷入“恶性循环”,同时亦代表着渤钢集团的整体衰落。为此,渤钢集团开始自我解围。2013年11月,渤钢集团成立资本运营公司,以开展境内外融资业务。

据天津市国资委公开信息,2014至2015年,渤钢集团资本运营公司在发行15亿元人民币债券及20亿元港币债券后,通过与中信集团合作获得境外银行贷款1亿美元。而伴随着渤钢集团债务危机的不断加重,渤钢集团资本运营公司寻求合作变得愈发艰难。

路透中文网此前援引香港相关券商债券融资部人士消息称,2015年底,渤钢集团曾急于联系该融资部,表达通过香港市场续发境外债的意愿,但被拒绝。

为此,渤钢集团再次将目光转向国内。网易财经梳理渤钢集团的官网信息发现,自2015年年底开始,渤钢集团开始密集拜访及接待中国进出口银行、香港恒生银行、兴业银行、渤海银行、天津银行等金融机构的高层。

此外,网易财经还独家获悉,通过与天津市金融工作局及天津市国资委的沟通,渤钢集团在债务重组前已获得数额不小的支持资金。虽然具体细节难以知晓,但天津市国资委于今年3月4日发布的第24期《国资委信息》显示,实际控制人为天津市国资委的天津渤海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已向渤钢集团及其所属企业提供43.5亿元的“解困”资金。

相比渤钢集团1920亿元的涉债金额,天津钢管的情况不过“冰山一角”,上述43.5亿元“解困”资金也仅是杯水车薪。而在债务重组中焦急等待的渤钢集团职工,更面临着专项资金信托债券不得不延期兑付的忧虑。

兑付危机牵涉万名职工

在进行银行贷款及短期融资的同时,为化解资金链断裂危机及维持生产规模,渤钢集团还与信托公司合作,通过针对职工的专项信托产品募集资金。

今年2月23日,天津钢铁内部下发“致投资公司资金信托债券职工的公开信”。公开信显示,北方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北方信托”)专项为天津钢铁募集的资金信托债券,分为2015年2月、9月、10月及11月共4期。在天津钢铁总计1.34万名职工中,投资该4期资金信托债券的职工达1.02万人,募集资金总额为26.84亿元。

对此,天津钢铁表示,因“饱受市场、价格、环保等重重压力”,企业“面临严峻考验”,所以将对4期资金信托债券和在今年2月到期时个人计划提前支取的资金信托债券实行全额续作,以“待资金到位后连本带息全额兑付”的方式,代替协议签订的提前兑付。

不过,天津钢铁并未表态“资金到位”的确切时间。只是在公开信中承诺“坚决维护投资资金信托债券职工的利益”,自今年1月起,将4期资金信托债券的年化收益率提高至10%。而日后用于全额兑付的资金来源,则是在天津市政府领导下,通过公司土地转让和原已收购的土地补偿款,建立“兑付职工资金信托债券资金池”。

虽然天津钢铁做出上述承诺后,号召职工“发扬主人翁精神”以“坚持续作公司资金信托债券”,但多名天津钢铁职工对网易财经无奈地表示,因渤钢集团债务重组前景不明,且高层要求不得向外界透露任何相关信息,所以预感公司“不保”。而当职工提出提前支取资金信托债券的意向时,均遭天津钢铁方面拒绝。

不仅如此,据《证券时报》报道,除职工专项资金信托债券外,天津钢铁与国民信托有限公司(下称“国民信托”)合作的“国民信托天津钢铁集团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A类第二期、第三期产品,原本应于今年1月29日及2月10日到期清算,但天津钢铁因“资金统一调度”原因,申请延长清算期至“不超过3个月”。

网易财经查阅国民信托官网后了解到,上述信托计划分A、B两类,成立日期为2014年12月,信托规模为3.5亿元。

目前因专项资金信托债券问题,天津钢铁职工与公司的关系渐趋紧张。而据天津钢铁职工透露,涉及天铁冶金的相关信托产品,同样暗藏风险。而不同的是,因渤钢集团债务重组以天津钢管及天铁冶金为主,故而渤钢集团正在为天铁冶金“硬撑”。

网易财经检索天津市国资委官网发现,2015年,企业法人之一为泰达控股的天津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天津信托”),通过发行“2015天铁热轧流动资金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及“2015天津铁厂流动资金贷款单一资金信托计划”等,为天铁冶金提供资金支持共7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天津信托为天铁冶金所募集的7亿元资金用途,是为其子公司及工厂“购买生产原料”。有天铁冶金职工对网易财经直言,当公司原料采购资金都得依靠募集时,实际效益的低下,已难以“掩盖”。

在逐渐扩大的关注和争议中,面对巨额债务重组及组建企业困境,渤钢集团该去往何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匿名
    2016年3月30日18:04 | #1

    中国的GDP 鸡低皮

  2. 匿名
    2016年3月30日18:34 | #2

    凡涉及财务,世上没有猝死这回事。

  3. 匿名
    2016年4月1日12:07 | #3

    “企业法人之一”?!我都蒙圈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