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如何评价张无忌当上明教教主之后的所作所为,是一个合格的领导人吗?

离开政治结构讲政治行为,就是耍流氓。当然,这里也要有言在先,讲小说和讲历史不一样。讲小说就一本信史(原著),其余还是要靠推理的。

首先要看张无忌是怎么当上教主的。在光明顶上扬名立万并救明教于水火,不必多说。但推举教主,是需要明教的头面人物点头的。而当时的明教,格局是这样的。

决策权属于最高层,即七巨头。上一届产生的七巨头是教主阳顶天、光明左使杨逍、光明右使范遥、紫衫龙王黛绮丝、白眉鹰王殷天正、金毛狮王谢逊、青翼蝠王韦一笑。这七人中,有一人去世、两人失联、一人被开除教籍。由于教内分歧过大,没有办法召开新一届大会,产生新一届七巨头。结果有决策权的,只有三人,也就是杨逍、殷天正、韦一笑。

这三个人中,韦一笑只有武功,却没有什么实力。他和张无忌是不熟的。

殷天正脱离明教,自立教派,但活动范围只是在江浙沪一带,可以推测,在阳顶天时期,殷天正在教内很可能就是分管那一带,是做地方工作的。所以天鹰教自立后,活动范围也就是在江浙沪,在其他地方是没有什么影响的。比如说,殷素素想从杭州把俞岱岩送到湖北,依靠自身的实力是做不到的,只能去发快递。殷天正是张无忌的外公,所以,天鹰教是张无忌的基本盘。

杨逍在三人中,地位最高,但实力是比不上殷天正的。根据小说介绍,他既调动不了四大法王,也调动不了五散人、五行旗等其他力量。原因大概是他是在光明顶负责教内的中央常务工作,只是阳顶天的副手。他所能控制的力量,是天地风雷四门,但这四门实际上是一群散兵游勇拼凑出来的,战斗力不强,存在感不高。杨逍和张无忌是有渊源的。张无忌千里送女,是对杨逍有恩的。而在光明顶战后,杨逍有一种错觉,那就是张无忌是对杨不悔有意思的,当然,这主要是张无忌一直在撩杨不悔。以至于后来张无忌谈杨不悔嫁殷梨亭这个事情的时候,杨逍以为他要求婚。所以,杨逍是支持张无忌做教主的。

那么事情就好了。有话语权的七巨头,只剩下了三巨头,三巨头中,有两个是支持张无忌的,所以韦一笑你问他支持不支持,他只能支持。

七巨头以下还有十人,加起来也就是17人团,这是次一级的权力机构。也就是加上五散人和五行旗。五散人从后续的情节看,除冷谦外,是没有什么本事的,只会耍嘴皮子。同时,作为散人,也是没有什么实力的,既没有权力,也没有部属,这几位在17人团中,从后续看,基本上只发挥一个功能,那就是坚决拥护大教主,谁当教主拥护谁。因此,推举张无忌做教主,是他们开口的,因为前面的情况已经很明显了,当然他们后来也捞到了好处。

剩下的五行旗,是光明顶直接掌握的武装力量,实际上就是光明顶卫队或中央明军。但在光明顶保卫战中,已经打残了,没有多少力量,只剩下建制。而建制是依靠张无忌保下来的。所以他们或为投机,或为报恩,是支持张无忌的。

综合起来,张无忌一个武当派的徒孙,就被请到明教,做了教主。既然张无忌做教主,只是作为一个各方都能接受的人物,教龄很短,根基很浅。那么他的地位是不稳的。这时候就可以看出,张无忌的政治智慧,要比他的情商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他上台后,约法三章。第一是加强作风建设,要为善去恶,行侠仗义,这是空话。第二是做好统战工作,不去与六大门派寻仇,这也是空的,因为明教已经被打残了,没有实力去寻仇。只有第三件事情,是实的。那就是他笑眯眯的掏出阳顶天遗书,声称阳顶天遗命,要谢逊暂摄教主之位。这样一来,就喊出了口号,叫做“迎归谢法王”。

为什么张无忌要迎归谢法王呢?显而易见的是,谢逊是张无忌的义父,回来后,加上已经坐上教主之位的张无忌,最高决策层就变成了五人团,这五人中,张、殷、谢加起来就是三票,杨、韦就被彻底架空了。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事情在于,迎谢逊是空,东进是实。其目的在于,打出东进迎谢的旗号,率部长征。

为什么非要东进呢?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光明顶作为明教的中心,特别是张无忌控制的明教中心,已经不合适了。光明顶的位置是非常尴尬的。根据书中的介绍,位于昆仑山。而昆仑山在哪里,众说纷纭,有兴趣的可以在知乎上看一下。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是位于西北方向,但明教以中土自居,大概不会位于新疆,也就是西域,只会在陕甘宁一带。

陕甘宁地区在当时是胡汉杂居,而明教要做的事情,叫做驱除胡虏,恢复中华。在这种地方,发动反蒙的民族解放战争,群众基础是不好的。同时,陕甘宁离蒙元的政治中心大都很近,离蒙古本部也很近,军事上是不容易立足的。而更重要的是,长期混迹昆仑山地区的,是杨逍集团,而张无忌的基本盘,前面说过了,殷天正集团,而殷天正集团的基本盘是在江浙沪,所以打出迎归谢法王的口号,目的是从群众基础、军事基础和政治基础都比较薄弱的陕甘宁地区转移到南方去。

这个事情,杨逍是反对的。所以张无忌提出来后,当时的描述是这样的(为避免行文啰嗦,能不引用尽量不引用了,可自行去原文核对,但下面这段话,实在太精彩):

张无忌道:“本教眼前第一大事,是去海外迎归金毛狮王谢法王。此行非本人亲去不可,有哪一位愿与本人同去?”众人一齐站起身来,说道:“愿追随教主,同赴海外。”张无忌初负重任,自知才识俱无,处分大事必难妥善,于是低声和杨逍商议了一会,才朗声道:“前往海外的人手也不必太多,何况此外尚有许多大事需人料理。这样罢,请杨左使率领天地风雷四门,留镇光明顶,重建总坛。

你看,刚当上教主,杨逍集团就发难了。本来说好了一起去,结果杨逍不肯去,要留守光明顶。这时候,很可能事先被张无忌忽悠的杨不悔挺身而出了,原文是这样的:

杨不悔道:“爹,我想到海外去瞧瞧满海冰山的风光。”杨逍微笑道:“你向教主求去,我可作不了主。”杨不悔撅起了小嘴,却不作声。张无忌微微一笑,想起数年前护送杨不悔西来时,一路上她缠着要说故事,自己曾将冰火岛上诸般奇景,以及白熊、海豹、怪鱼等各种珍异动物说给她听,这当儿她便想亲自去看看了,说道:“不悔妹子,海行甚多凶险,你若不怕,杨左使又放心你去,那么杨左使和你一起都随我到海外去罢。”杨不悔拍手道:“我怕甚么?爹,咱们都跟无忌哥哥……不,跟教主去!”杨逍不答,望着张无忌,听他示下。

你看,杨逍还是不肯去,结果张无忌便以杨不悔为由,拉他同去。张无忌接下来做的事情,就非常狠了。只带走了杨逍,却把杨逍的嫡系,也就是天地风雷四门留下,交给了冷谦指挥,留下来以“重建总坛”的名义,开展敌后游击战争。

至此,杨逍的权力尽数被夺去,又被带离了大本营昆仑山,已经没有实权了。张无忌的教主之位也就坐稳了,至少,张无忌是这样想的。

但是,你以为杨逍在明教混迹那么多年,就那么容易被拿下?并没有。杨逍主动去明教中央教史研究室工作,编写《明教流传中土记》,主要是看在女儿杨不悔的面上。因为直到蝴蝶谷大会前夕,杨逍还是以为张无忌和杨不悔青梅竹马,早晚配对,故而刻意忍让。但等到蝴蝶谷大会前,张无忌把杨不悔和殷梨亭的事情说出去,事情就起了变化。

在蝴蝶谷大会上,明教宣布发动旨在推翻元朝统治的武装起义。会议改组了中央,建立最高三人团,即张无忌、杨逍、韦一笑。而殷天正以发动江南武装起义的名义,被踢出中央。至此,三人团中,杨、韦固然不和,但已经不是张无忌家族一手遮天的局面了。而刚刚被张无忌重用的五散人,也以中央特派员的名义,被派往各地领导义军。但从后来的情节看,无论是徐寿辉还是韩山童,早已自立,作为中央特派员的五散人根本没什么卵用。这样一来,好不容易被拉拢过来的五散人,就被踢走了。而这一切,都是杨逍和彭莹玉的策划

这等安排方策,十九出于杨逍和彭莹玉的计谋。张无忌宣示出来,教众欢声雷动。

当然,明教强支弱干,如果任由徐寿辉、韩山童等人私下发展义军,中央是没有什么权威的。但明教中央对义军控制起来很难。军饷小说中从未提过,显然是自筹。派去的特派员没什么卵用,也控制不了人事。作为中央明军的五行旗,还需要继续发展,也制不住底下的义军。怎么办呢?

张无忌的办法,是从韩山童下手,夺回军权。首先,便是设法去救出韩山童的儿子韩林儿,这不用说。救完之后,就是要把韩林儿送回去,也不用说。但光是一个救子之恩就能让韩山童把军权乖乖送上吗?显然并不能。

张无忌这时候,采用的办法是,结婚,而且是在韩山童的司令部所在地淮泗结婚。要结婚,殷天正作为外公,自然会从附近的江浙沪带人过来。义军重要将领常遇春,由于和周芷若有故,被尊为女方主婚。明教各大首领又从各地以喝喜酒的名义赶来。

张无忌在城中歇了数日,杨逍、范遥、殷天正、韦一笑、殷野王、铁冠道人、说不得、周颠、五行旗诸掌旗使等得到讯息,陆续自各地来会。

而更重要的是,以安全保卫工作为名,直属中央的嫡系铁冠道人被任命为濠州总巡,而义军系统的汤和只能率部在城外驻扎。

铁冠道人为濠州总巡,部署教中弟子四下巡查,以防敌人混入捣乱。汤和统率义军精兵,在城外驻扎防敌。

至此,张无忌以为大局已定。只需要在婚后,趁明教中央各位领导齐聚,召开一次胜利的大会,便可从韩山童手中夺了军权。须知,即使是朱元璋这样的义军主要将领,也不过只是洪水旗帐下,军内职务高,教内职务低,只需在濠州会议上确立“教指挥枪”的原则,大局可定。韩山童不是明教中央领导,嫡系人马被阻在城外,又刚受过张无忌救子之恩,还能如何反抗?

结果,这时候赵姑娘来了,一波带走了张无忌。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1. Mobile Guest
    2016年4月1日06:03 | #1

    彭莹玉和说不得都有很犀利的手段和见识,文章观点太狭隘了

  2. 匿名
    2016年4月1日19:18 | #2

    忍不住说两句!垃圾文章!断章取义!

  3. 大鸡巴
    2016年8月1日00:12 | #3

    一是没有做到“教指挥枪”;二是赖赵敏。还是丘处机没事路过什么牛家村的节奏。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