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社区:齐闵王的反帝之路

苏秦学的专业是纵横术。毕业后先后到楚国和秦国求职,对楚王讲的是如何拉帮结派、联合小弟、对抗秦国,争当世界老大;对秦王讲的是怎样分裂敌军联盟,各个击破,一统天下。

苏秦有职业的口才,说得头头是道、唾沫四飞。二王却听得呵欠连天、昏昏欲睡。楚王说我看腻了打打杀杀,也没有称霸天下的野心,安享太平就心满意足了。秦王也是连连摇头,我大秦威震四海,已经是事实上的世界霸主,何必再生事端、涂炭生灵。

双方都毫不留情地对这个战争贩子下了逐客令。苏秦来时锦衣貂裘、雄心万丈。求职不成,卷单回家时,别说路费,连赊欠的旅店食宿费都没有着落。一路乞讨着回归故乡,看着他人不人、鬼不鬼的落魄怂样,嫂子兜头啐了他一脸;妻子铁青着脸,DUANG地一声关上大门,别说上床,连门都不让进。

是夜苏秦猫在破庙里,指天发誓如不能位极人臣、出将入相,决不还乡。

发达国家不接受他的阶级斗争理论,那只能到第三世界国家碰碰运气了。只有政令混乱、动荡不安的国度,才能让他的斗争理论找到市场。于是他把目光投向了齐国。

来到齐国时,正逢齐国内乱,按照官方通稿,是齐闵王粉碎了孟尝君反革命集团篡权夺位的阴谋,孟尝君夹着尾巴窜逃到他的封地,龟缩在薛邑苟延残喘。大批附孟的逆党正被接二连三地揪出来,举国上下正在深入开展轰轰烈烈的批孟运动,街头巷尾都是砸烂孟尝君狗头的漫画。

但是孟尝君在齐国根深蒂固,势力盘根错节,基础雄厚,时不时有人跳出来鸣冤叫屈,甚至还有个铁杆粉丝在宫殿门外大声叫嚣,要以死证明孟的清白。就是朝廷高层内部也并没有统一思想,不时地响起挺孟的杂音。

让齐王陷于被动的是,历代王族的祖宗灵位,供奉在孟尝君的封地薛邑,这可比传国玉玺更具备权威性,就好比是赋予了孟尝君名义上的王室正统。齐王不但没有攻打薛邑的主动权,就是薛邑受到外族侵略,孟尝君借口保护田氏宗祠,对齐王发出号令,齐王还不得不出兵“勤王”。

一国之主,被人捏着命门,有力也使不上,齐王处于无比尴尬的处境。

最令齐王恼火的是,孟尝君在国际上有着极高的威望,与大多数国家有着共通的价值观,保持着良好的往来关系。万一孟尝君心生反攻倒算大陆的野心,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面对如此复杂棘手的窘迫局面,齐王如坐针毡、寝食不安也就可以理解了。

苏秦的到来,为焦头烂额的齐王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方案。

王位不稳,内部动荡不安,固然需要铁腕镇压,但更需要的是转移人们的视线。立竿见影的方法是制造外敌,制造一个能让举国百姓心惊肉跳的强大敌人,才能号召全国团结一致、敌御外侮、凝聚人心、转嫁国内矛盾。也能借此聚拢兵权,打击国内敌对势力。

敌人是现成了,那就是国力最强盛的秦国。齐王开动宣传机器,对外放出风声,宣称秦王来使,邀请齐王与他共同称帝:秦为西帝,齐为东帝。

称帝是一件能激起公愤的大事。原来各国虽难以和平相处,相互征伐不断,毕竟还承认对等地位,至少部分承认对方主权和领土的完整。而称帝,是宣布各诸侯国都是他的领土和臣民,可以不找任何借口来攻打和吞并他国。

齐国对外宣传说:这种冒天下之大不韪、欲骑在各国君主头上作威作福的险恶图谋,被齐王义正辞严、大义凛然地拒绝了;非但拒绝,还把秦王的狼子野心布告天下;非但布告天下,还要振臂一挥,把全天下被压迫的各国人民团结起来,粉碎秦帝国主义的阴谋!

齐王派出各路使者出使列国,高举反秦帝国主义的大旗,邀请各国出兵,共同誓盟于齐都临淄。可事与愿违,各国君王只知安分守己,任凭使者舌灿兰花,没有一人响应的。

热脸贴上了凉屁股,齐王转向了苏秦。苏秦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结盟、反帝、正义神马的口号都是浮云,想要各国参与会盟,没有真金白银的利益诱惑,请不动各路诸侯。

齐王说,我也不是一毛不拔,都给各国君王备下了厚礼,仅赵国,就准备了黄金百斤、车马十驷。

苏秦失声大笑,说:我刚才来的路上,见一家人祭祀神灵祈福消灾,桌上供一猪蹄,一盂酒,祷告:保佑我旱地打的粮食终身吃不完,水地收的粮食永远卖不尽。拿着这点微薄的祭品,求神灵保佑他发家致富,可笑不?

现在大王你树起反秦帝国主义的大旗,是做着前无古人的伟业,目标是第三世界的领袖。用这点财物来凝聚革命统一战线不是太寒碜了吗?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只有下了血本才会有收获。

那得需要多少钱啊?

起码得增加10倍?黄金千斤,车马百驷。

齐王摇了摇头,齐国境内正在发生天灾。千乘和博昌之间方圆数百里,天降红色的硫酸雨,农家颗粒无收,政府若不赈灾,恐怕饥民要反。赢、博两地发生大地震,到处是偃塞湖,灾民流离失所,正是国家要出钱安置的时候,那有钱向外撒啊。

苏秦说,你仔细考虑一下,当下人心不稳,孟尝君蠢蠢欲动,你的江山随时可能倾覆易手。钱花到屁民身上,救的只是灾民性命;钱花到国际社会上,拯救和巩固的是你的王位。孰轻孰重,自己掂量吧。

齐王省悟,委任苏秦携带重金,游说各国。

此时,齐国受灾地区多处发生民变,齐王室的陈举是个富有正义感官员,他召集上访灾民宫外游行示威,抗议齐国国外大笔撒银子,无视国内饿殍遍野的行为。

齐王一筹莫展,苏秦建议的对策是:以寻衅滋事罪将暴民入狱,为首的陈举斩首示众。对内政策是:内事不决用刀子。

有的国家迟疑不决,可能不出席盟会时,苏秦建议:加大资金投入力度,用外援摆平各国。对外方针是:外事不决用银子。

大把银子撒下去,齐王的目的达到了,反帝同盟大会如期举行。韩、魏、赵、燕、齐多国部队陈兵函谷关前歃血为盟。胜利召开了声讨秦帝国主义罪恶的动员大会,并上演了声势浩大的军事演习。在空前团结的各国武装部队面前,一向不可一世的秦国偃旗息鼓,闭关不出。

苏秦的政策大获成功,齐王作为盟主争足了面子,媒体开动宣传机器,一时齐王反强权、反秦帝的英明形象传遍天下。

但事情还是出了点意外,燕国的大将张魁,在与秦军对峙中,动作过大,与秦将擦枪走火,发生了小规模的冲突,几欲引发双方大规模的战争。

会盟前,按苏秦的计划,已有大批珠宝贿赂了秦王,向秦王详细解释齐王的举动只是出于国内政局的考量,不要误解齐国的战略意图。

与会各国,除了燕国,都是齐王重金请来参加军事演习的。各国士兵的目的就是挣价码不菲的出场费,谁也不会真的动刀耍枪。只有燕国是自带干粮,真心实意来襄助齐王的。

齐是燕的宗主国,燕历来惟齐马首是从。早在齐桓公时代就奠定了俯首帖耳的小弟地位,齐国的历代君王也是时不时敲打燕国来扬名立威。正因为这样,联军部队中只有燕军有求战的欲望,也因此没能领会盟主的精神,错解了齐王的意图。

局势几欲失控,这让色厉内荏的齐王惊出一身冷汗。若是他国将领惹祸,齐王或许还有顾忌,犯事者是燕国大将,正好给他一个立威的机会,就以不遵号令之名,拿燕将开斩立威,首级辕门示众。

消息传到燕国,燕昭王不仅没生气,反而派使者向齐王请罪,痛骂自己用人不察,误以张魁为将,险些误了盟主大业。并自我处罚到牛棚躬身反省,乞求齐王宽免则个。

燕使的谦卑谢罪,让齐王飘飘欲仙。苏秦在旁连声恭维:大王恩德泽布天下,赏罚分明,诸侯无不钦佩。遍览古今中外,只有盟主有此崇高威望。

齐王听得眉开眼笑,对燕国使者说,你回去转告你家大王,看他认错态度良好,本盟主不予追究领导责任,只要对盟主心怀敬意,就免住牛棚了吧。

满朝侍臣和燕使异口同声称颂,大王恩德高比泰山,深似河海,天下臣民无不感激涕零。

经此一役,齐王信心爆棚,朝内朝外任意挥洒,言出法随。

但还是有国内外敌对势力在散布谣言,说齐王的会合诸侯是劳民伤财的面子工程;是干打雷不下雨的虚张声势;是有表面,无底子的花架子。

面对流言飞语恶意中伤。齐王大发雷霆:不要说我光说不练,我就要K个毛贼堵住你们的嘴,让诸侯国看看,我这盟主不是浪得虚名。于是采纳苏秦计策,拿宋国来开刀。

宋国传统上是秦国的马仔,讨伐他,理所当然地给他扣上帝国主义走狗的帽子。

齐王的宣传班子罗列出了宋王偃的几大罪状,射天挞地、暴虐无常,是第三世界的败类;屡次在齐宋边境挑起事端,齐国人民向来对之百般忍耐,在忍无可忍之后,才对他进行自卫反击。

齐王倾举国之力,率大军开进了宋国。

这时,国内一个异议分子狐援挺身而出,发表反政府言论,指责齐王横征暴敛,置百姓于水火,对内无情镇压,对外穷兵黩武。这位意见领袖、论坛大V作了几首抹黑当局的诗。称在暗无天日的齐国,仗义直言的良心犯住满了监狱;贪官酷吏纷纷移民;平民百姓只能坐以待毙。还作了一个段子广为宣传:

为何杀张魁?不杀他果真挑起大战,秦国队伍打进临淄怎么办?

为何杀难民?不杀他们,他们组织起来,集体上访到临淄怎么办?

齐王恼羞成怒,下令将他剁成肉酱。临刑前,狐援预言齐王将死得比他还要惨厉百倍。

齐王倾举国之力,以雷霆万均之势灭亡了宋国,但随之而来的是多国部队的联合打击。多国中固然有秦帝,但意料未及的:燕国居然是最初的发起人,并且是主力部队。

原来燕国被齐国蹂躏多年,并非忍气吞声,逆来顺受。而是卧薪尝胆、等待时机。

齐王打着反帝的口号鲸吞他国,引起了各国的公愤,正好给了燕国以合纵灭齐的最佳时机。燕昭王任命乐毅为将,联合韩、魏、赵、秦,共同对齐宣战。

齐王的横征暴敛穷兵黩武,早已引得国内怨声载道,齐国人纷纷揭竿,响应联合国解放大军。乐毅率领的联军以摧枯拉朽之势长驱直入,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就直抵与国都一步之遥的晋邑。

齐王面对突如其来的剧变目瞪口呆。他问苏秦,我树反帝大旗,又消灭了秦帝的走狗,身为世界领袖,为何遭遇如此下场。

苏安慰他说;正因为你太正直了,才引起他国的忌恨,只要你顶得住众叛亲离的压力,正义最终能战胜邪恶。

齐王感动地说:我身边只有你能理解我们,这抗敌重任就交给你吧。苏秦说:我对打仗一窍不通,恐怕要误了国家大事。齐王说,我只信任你一个人,把兵权交给谁,我也不信任。凭你的赤胆忠心,定能击溃这些么魔小丑的。

苏秦引兵与乐毅对阵,毫无悬念地大败而归,被燕军斩首两万。苏秦向齐王请罪,齐王并不介意地说:只要有你的忠心,终究会反败为胜。又调集一批人马让苏秦指挥,这次被燕军斩首了三万。

齐王无奈之下起用老将触子,触子看联军气盛,坚壁清野,恃险固守。齐王却急于要挽回颜面,屡次下令要他出战迎敌。还威胁他:如果不积极进攻,就灭了你九族,刨了你的祖坟。

在监军的逼迫下,触子摆阵迎敌,刚一交战就鸣金收兵,齐师大败,触子远遁他乡,溃散的残兵退守临淄。疲兵向齐王请求兵饷,齐王大怒,联军难道是冲我一人来的,凭什么要我掏腰包。这些话传出去,士兵们一哄而散,临淄变成空城。

这个时候,齐王想到事到如今,都是听信了苏秦的反帝言论,他坚信苏是燕国的内奸,下令在菜市口,将苏秦五马分尸。

苏秦临死前哭得梨花带雨,我可不是齐奸那,我只是顺着大王的心愿,混口饭吃,哪有什么险恶用心来充当内奸这当子事啊。我最大的心愿是衣锦还乡,让老婆和嫂子匍匐在地认罪求饶。

临刑前,恰逢前来投奔他的、准备享受荣华富贵的妻子和嫂子赶到菜市口,见他被五匹马拉得声嘶力竭地惨嚎,啐了两口粘痰扭头回家了。

齐王终于尝到了众叛亲离的苦果。在他眼里,齐国人都是吃他齐王饭,又砸他齐王锅的白眼狼。他不再相信任何齐人。只带着几个心腹逃往国外。关键时刻还得靠国际友人帮忙度过这个难关。

旁边的亲信恭维说:大王向来为弱小国家仗义执言,如今有难,小国自会夹道欢迎的。

逃难到卫国,卫嗣君开门迎接。齐王察颜观色,看卫君毕恭毕敬的,腾出自己的王宫给他就寝,顿时重新拾回了自信,虽然一时落魄,但瘦死骆驼比马大。就恢复了往常对小国之君的颐指气使。

卫君的侍卫看不过眼,连夜把齐王一行赶出卫国。

齐王转投鲁国,先派人探风,问:你们打算用什么规格接待我王。鲁国人说;按老规矩是四菜一汤。探子一撇嘴:我们大国之主的级别,向来是满汉全席,你招待不周了,就得挨批评。

鲁国人一耳光抽了过去:一个独夫民贱,不爆你的菊花就算了,还挑三拣四的,快滚粗!

齐王又转向邹国,邹国正举行国丧,就派人传达指令:齐王驾到,邹国人的速速整队欢迎。邹国人一顿板砖扔过去。齐王屁滚尿流地逃了。

认识到再崇高的国际威望也换不回一顿饱饭,齐王灰溜溜回归本国的莒城。

正在此时,没有参与讨伐齐国的楚王派大将淖齿率军赶来。齐王以为是友军到了,感动得一塌糊涂,到底是同志加兄弟的友谊,老天开眼了。大开城门迎接入城。感激的话说了一箩筐,还迫不及待地任命淖齿为相。

但淖齿却一翻脸。连发三问,质询齐王:齐国天降血雨,农民颗粒无收,你知道吗?赢、博两地大地震,死伤无数,你看到了吗?百姓啼饥号寒,声震宫里宫外,你听到了吗?

齐王垂头丧气地说:我知道。

天地人都发出了警告,你却视而不见,紧抱着王位这既得利益不放,荼毒齐国百姓,天地怎能容你?!。

淖齿用了一种很变态的刑罚来折磨齐王:抽筋吊梁。

这种血腥惨景,被后世大儒用一个成语作了总结;疠人怜王。意思是齐王惨厉的下场让得了麻风绝症的乞丐都心生恻隐之心。

他的后辈卡扎菲和萨达姆虽然也是横死,毕竟只忍一时之痛,但齐王却是被自己的筋吊在梁上,哀号了三天三夜才咽了气。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1. 自由民
    2016年4月4日08:43 | #1

    又是sb文章把历史改的面目全非来借古讽今
    看能钓几个sb出来

  2. Fuck ccp
    2016年4月4日08:45 | #2

    哈哈 借古讽今啊

  3. 匿名
    2016年4月4日12:30 | #3

    处处都可以见到五毛走狗,迟早你们这些无耻之徒也是分尸的命。

  4. 匿名
    2016年4月5日00:08 | #4

    内事不决用刀子,外事不决用银子——写照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