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帆:当欧洲华人遭遇“问题移民”

布鲁塞尔恐怖袭击震惊了世界,然而,欧洲各国领导人最应该担心的,也许不仅仅是恐怖袭击。恐袭只是问题的表象,欧洲各国的移民问题才是更可怕的。

如果说恐袭把欧洲这艘木船的舷板打断了一两块,造成了重创,那么移民问题,则像木船内的蛀虫,悄悄吞噬,制造为数众多的漏洞,直至大船沉没。或者说,正是蛀洞的存在,才使舷板如此容易断裂。

欧洲各国的移民问题,其实就是“问题移民”的大量存在。“问题移民”对欧洲国家造成的影响到了什么程度,各国领导人心中应该清楚,但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国家能够拿出有效的措施改变这个现状,更不要谈还有政客把“问题移民”当做政治筹码,每逢选举还要利用一把。

让我们先来看看法国的情况。“问题移民”聚居的巴黎北郊欧拜赫维利耶市(Aubervilliers,简称欧市,塞纳-圣德尼省)就是一个典型。这里“廉租房”林立,楼下奔跑着很多不再上学的北非裔儿童;而这里又紧靠欧洲最大华人商圈,聚集着1500多家华人批发商。虽然商圈内的“老板”们很少在这个城市居住,但是在这里就业的华人,出于工作方便只能选择住在这里。

于是,两种移民之间的冲突就产生了。

20160401155736564
巴黎北郊欧拜赫维利耶市“廉租房”林立,楼下奔跑着很多不再上学的北非裔儿童。孔帆摄。

我们当然得承认,华人在法国工作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总体上讲是勤劳守法的,有固定收入,为当地社会做出了贡献。这也得到了法国政府部门的认可。

但是,这里的北非裔移民由于历史、社会等原因(下面会详细展开),很多人生活在贫困线上,他们的孩子也大多“失学”,成为不稳定因素。不少孩子加入抢劫团伙,而抢劫的对象,首先就是他们眼中“有钱”的华人。

欧拜赫维利耶市四路街(Quatre Chemins)的华人居民被抢劫,已经成为一种常态,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以前抢劫只是抢个包,现在是先把人打一顿,再抢钱。有的华人当天被抢完,第二天胳膊打着石膏上街还会被抢,劫匪甚至把石膏打开“关心”一下伤势。抢劫已经变得疯狂,连华人小孩子的零用钱都抢,不给就挨打。

警察不管么?警力不足,根本管不过来,被抢的华人由于怕麻烦也很少报警。关键是参与抢劫的大多在18岁以下,警察抓了也要放出来。我就亲眼看到一个作案的孩子,刚走出警察局,便向警察做了一个下流手势,警察装作没有看到。当华人问警察,受到侵害怎么办时,得到的回答居然是:搬家!

当地华人在饱受身心的折磨之后,终于忍无可忍。他们通过微信群组织起来,建立了“治安紧急救援群”,成立了93省华人居民委员会,开始自救。被伤害华人开始陆续到警察局报案,提供有力证据,指认犯罪嫌疑人。中国驻法使馆也在居委会同警方高层进行了座谈,法国华助中心也给予了支持。

20160401155834107
“重灾区”华人成立了93省居民委员会,团结抗击暴力。孔帆摄。

经过努力,治安好转了一些。但是,大家都清楚,这只是权宜之计。彻底消除治安问题,几乎是不可能的。“问题移民”已经成了这个国家的无解难题。这里“问题移民”聚居,二代、三代移民受教育情况越来越差,形成了与主流社会隔离、备受歧视的“贫民窟”。这些孩子现在明明是法国人,却对这个国家充满憎恨。他们没有从父母那里传承到文化和价值观,而法国也没有给予他们这些东西。

正如法国作家塔哈尔·本·杰伦所言,“问题移民”的家长在陌生的国度,默默忍受着不公正和屈辱。这样的父辈在孩子们眼中不是英雄,他们是失败的、无能的。这样成长起来的一些孩子,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希望给父亲“报仇”、离开家庭。他们制造混乱和不幸,杀害无辜,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这些孩子没有归属感,空虚的精神世界很容易被所谓的“宗教狂热”填充。杰伦出生在摩洛哥,他的体会更加透彻。

“伊斯兰国”的宣传对象就是这些孩子。这些宣传充斥着复仇和死亡,他们向这些被欧洲抛弃的孩子承诺光明的前途;他们对这些孩子说,你现在的人生没有价值,而“伊斯兰国”能给你价值。

有专家说,伊斯兰国在欧洲各国安插了数百名恐怖分子。还用安插么?欧洲各国的“问题移民”随时可以“揭竿而起”。

像法国欧市这样的城镇,在欧盟各国都存在,比如这次“出名”的比利时东部小镇韦尔维耶就是由“问题移民”城市转化成了“恐怖之城”。

造成“问题移民”的原因不只是“文化”,法国的福利制度也是“祸首”。法国和实行自由经济的英国、美国等国家不一样,采用的是福利社会主义制度,工人最低工资和福利也比英、美等国要高,医疗、住房、家庭、失业保险非常健全。这就导致工作不理想的“问题移民”很少工作或者干脆不工作。

我在法国上学时,有一个教授几乎每次上课都感慨:我是出于职业道德来给你们上课的,知道吗,我的工资,还不如邻居带几个孩子的补助来得多。

我以前供职的公司,有一个北非裔的同事,有次去她家做客,她说自己住在廉租房,我脑补了一下脏乱差的非洲场景。但是,进入她的家门,我惊呆了,是一幢两层的小别墅,楼下还有花园!他丈夫正在花园里喝咖啡,聊天问他做什么工作,他说失业呢。然后告诉我,他工作一段时间,够资格拿失业金之后,就开始休息。而他这种情况,已经算是“良民”。

正是这种优越的福利社会,让这些移民觉得“人傻钱多快来”,更多移民开始以家庭团聚的方式进入法国,当然,生活方式要去向前辈“取经”,恶性循环就此开始。在大巴黎93省及其周边,如果你去警察局换“居留”,会看到9成的穆斯林族裔在那里等待转换身份,而且肯定比你快哦。

20160401155920682
众多的北非裔移民在等待转换身份

当然,我一直在强调“问题移民”,好的移民为这个国家做的贡献非常巨大,甚至改变了这个国家的历史和进程。但是,“问题移民”对这个国家的蚕食,也会改变这个国家的进程。

然而,对于“问题移民”,法国和欧洲各国政府都不敢“妄议”,因为这些移民有问题,但是也有选票,还是大量的选票。你想啊,近十几年来,在法国的儿童医院,一个法国本土儿童降生,同时就有三个穆斯林儿童降生,你能比么?

因此,主张排外的极右政治势力在欧洲乃至美国复兴,也就不值得奇怪了。然而,极右势力上台后,有可能进一步恶化当地外来族裔的境遇,一方面有可能波及其他族裔,另一方面使恐怖主义的渗透更为容易,由此会形成新的恶性循环。

但是,在“问题移民”无解的情况下,欧洲人民必须寻找一条出路,而极右派说,只有我们能提供出路。欧洲人民会冒险么?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自由民
    2016年4月5日13:18 | #1

    当华人问警察,受到侵害怎么办时,得到的回答居然是:搬家!

    看来自由民主国家的条子都是一样的

  2. 匿名
    2016年4月5日14:24 | #2

    自由民 :
    当华人问警察,受到侵害怎么办时,得到的回答居然是:搬家!
    看来自由民主国家的条子都是一样的

    1. 文章里说什么你信什么,呵呵,这也就算了。
    2. 您那么伟光正,倒是穿上警服给人指条明路呀。

  3. 耳光侠
    2016年4月5日15:45 | #3

    华人不是有黑帮吗?以黑制黑啊,不是有什么大圈,小圈的组织吗?

  4. 匿名
    2016年4月5日16:28 | #4

    不敢过问政治的华人就是搬到火星也只有被压迫的份。

  5. 匿名
    2016年4月5日17:52 | #5

    在自己国家都被欺压的蠢支那奴隶,去哪里能好?蠢

  6. 匿名
    2016年4月5日18:47 | #6

    不能正视内部问题国家灭亡就灭亡吧,操这么多心思干嘛

  7. 匿名
    2016年4月5日22:31 | #7

    @耳光侠

    黑帮能黑得过穆斯林?你不懂什么叫做权力,还缺少人肉炸弹的教训。---deng9

  8. 匿名
    2016年4月5日22:32 | #8

    @匿名

    文章里说得已经很客气了,否则我就不会到处骂左逼不敢搬到穆斯林聚居区了。---deng9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