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建嵘:该反省那些制造腐败的制度了

广东省委常委、珠海市委书记李嘉落马了。得知这个消息,虽然早就预料,但还是有了许些感概,甚至为又一位高级官员沦为腐败分子而有些痛心。

我与李嘉是有过交往的。那是几年以前了。当时,他还是梅州巿委书记。广东省某单位在梅州的著名景区搞活动,我受邀发表演讲。听众就有李嘉。演讲后,李嘉以老乡的名义请我喝茶。其间,他告诉我,他是中山大学的工科学士、经济学硕士和哲学博士,从学校团委到省团委然后到梅州来任职的。他说,在梅州这样的以农业为主的地方,要特别注意三农问题。因此,我有关三农方面的书和文章他基本上都读过。

这赢得了我的好感。因为,像他这样层次的官员能准确地说出你某一观点的出处,还真是不多的。我感觉遇到了知音,尽情地向他倾诉我对农村存在环境污染、土地流失、空心化及基层组织黑恶化等问题的担忧。他很认真地听着,时不时点头赞许或直接质疑,并讲述了他要打造绿色梅州的计划。聊得很投机。他很真诚地邀请我担任梅州巿发展顾问,我也很高兴地答应了。

作为顾问,虽然没有任何经济报酬,我还是感到责任重大,需要认真履行职责。我曾就梅州市基层政权建设、梅州农村的环境保护以及生态农业等问题同李嘉通过电话等方式交流过意见,他都给予了热情而恰当的回应。应该说,这时的双方是有基本的尊重和信任的。

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改变了我们这种关系。当时,梅州有一些农民,为不服强拆的事找我投诉。我就给李嘉打电话反映这些情况。李嘉强调有大项目落户,农民不知全局利益的需要,只能强拆。快速发展经济,是省委交给他的任务。他要对重用他的省委领导负责。我坚持执政者首要任务是保证国家的法律实施,应该对民众负责。为大项目搞拆迁,应给予适当补助,不能为了政绩和商家的利益而让农民的合法权益受损。双方发生了争执,他非常不愉快地挂了电话。从此以后,我就再也没有给他打过电话,对梅州发展也少了许多关注。

不久,他到珠海担任书记。这期间,珠海市有关部门曾请我给珠海市党政干部讲过课,但没有见到过他。只是有一次,他的一位部下,转达过他的问候,并希望我能理解他现在的工作压力等等。我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讲完课很快离开了珠海。

现在他被调查了。中纪委的刊物发文说,李嘉等人,台上道貌岸然,台下乱纪枉法;人前正襟危坐,人后骄奢淫逸。用百姓的话来说,点灯是人,熄灯是鬼。

我不知道李嘉到底犯了什么事情,但我相信中纪委的刊物这样说,应该是有相关证据的。可是,我在想,李嘉们生下来就是这样的吗?如果是,为什么要将天生就在人鬼之间的李嘉们推到如此重要的领导岗位?如果不是,又是什么样的力量促使他们有如此改变?

从我与李嘉有限的接触来看,他的智商和情商都是非常高的。他在名校受到过非常好的教育。如果不从政,他完全有可能成为工程师、著名教授甚至巨商。可他从政了。他们也许曾有通过自己的执政造福一方的政治理想。但在现实的政治逻辑中,他们获得权力,由他们的上级决定;他们也只对上级负责,只接受上级的监督。这些不受民众监督的权力,会使他变得不认识自己。在这种意义上,李嘉等人,是这种体制的受益人,又是这种体制的受害者。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4月6日09:07 | #1

    在赵家为奴,纵然九千岁,还是可怜.

  2. 匿名
    2016年4月6日10:45 | #2

    还是赵家的体制害人

  3. 匿名
    2016年4月13日08:17 | #3

    1.一个社会人再多,总是由个人组成的,一个社会的运转,总是两个人的相处开始的。两个人的相处,遵循基本的规则,这些规则是不是可以称作人性。什么是有人性?比较难回答,是不是可以简单讲,会换位思考,就应该是有人性。想什么干什么,除了站在自己的立场,也站在对方立场想想。
    2.个体都有人性,这个社会就会尊重人权。人权固然是主张“我”的权利,更重要是尊重和保护“你”和“他”的权利。他也可以是我。“周懂的”昔日设计了整套整人把戏,应该想到可能自己也会成为把戏的靶子,今天耍“周懂的”这么狠的人,估计下场也八九不离十。没有同理心的国民, 这个社会不会有温情,也不会有人情味,更不会重视人权。
    3.一个社会重视人权,这个社会就会重视规则、尊重规则,就会有真正的法治(国民尊重法律,政府畏惧法律),会真正尊重产权(政府想收税就收税,既谈不上法治,也谈不上尊重产权),政府普选产生也是自然而然。
    4.政府当然是为国民服务的,民选政府不用说,不选举的政府也是这样号称的。怎样保证政府言行一致、表里如一呢?历史经验表明,这其实很难。怎么让政府听话呢?枪在政府手里,钱在政府手里,媒体也经常被要求姓什么(姓什么怎么理解?体面的文句里好像很少看到,江湖黑话倒是会听到,黑老大经常会挂在嘴边,大意是跟我混、吃我的,就要肝脑涂地为我卖命。讲这话的场景,好像常常要对方放弃正义良知和人性,所以并不是什么好话,难怪有人跳出来表示不服)。
    5.那怎么办呢?西游记里孙猴子和唐僧是对好师徒,孙猴子总是对长老言听计从,为什么孙猴子这么听话,唐僧如何做到让猴子这么听话的?主要当然是师徒情深,唐长老德高望重,孙猴子尊师重道,师慈徒肖,非常和谐。但也不能否认紧箍咒的作用。每每孙猴子不听话的时候,唐师父念紧箍咒猴子就听话了。而且孙猴子也的确有不听话的前科,还有对师父动手的呢,自从有了紧箍咒就一直听话了。 现代政治里,其实也有唐长老的紧箍咒的,那就是选票。普选制国家里,选民定期用选票更换政府,实现对政府特别是执政党的监督。一张选票,管住了枪杆子、钱袋子、官帽子,松绑了媒体,真是便宜又管用。所以现代文明国家不约而同采用了定期普选的办法。
    6.所以,只有国民富有同理心、理性精神,这个国家才有真正的人权,有了真正的人权,才会有产权、法治和民主,才有现代政府和文明社会。人权是这一切的基础,人权取决于国民的理性精神,缺乏理性的国民,不配有现代社会的这一切。就拿巴拿马文件来说,欧美国家元首不当经营得利几万元,都要公开道歉,甚至辞职,正是因为国民极强的人权意识,对公权力受制约极度苛刻,非常警惕公权力滥用,换了是奥巴马姐夫、奥巴马内阁部长的儿媳、女婿这样明显的转移资产,而且几亿美元资产来源不正当,美国人会像某国人这样心平气和、安之若素吗?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