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材贸易战:一面反映现实的镜子

作者: James Saft

中国对欧洲和部分亚洲钢材加征关税,没有什么比此事更能反映今年迄今情势和预示未来前景。

中国上周宣布将对欧盟(EU)、日本和韩国的钢材产品征收新的“反倾销”关税,声称受到不公平贸易的“实质损害”,税率从14%至46%不等。此举有一丝针锋相对的意味。今年稍早,欧盟和美国对中国一些钢材品种加征关税。

中国新施加的最高一档关税将适用于塔塔钢铁(TISC.NS)在英国生产的一种特殊钢材。塔塔钢铁自身也引发了一些恐慌,该公司表示将实质放弃在英国的业务;这将威胁到整个一条生产链,以及成千上万个工作岗位。

这些国际贸易逆流错综复杂,而且多数有害无益。在经济与政治压力与日俱增之际,中国、欧洲和美国当局似乎更加不怕触发贸易战的风险。

各国对于贸易的态度,实际上是对于全球化的态度突变,不仅给相关的就业和产业构成一系列风险,而且也危及经济增长和资产价值。

“如果这还不是贸易战,那我就不知道什么是了,”行业游说团体英国钢铁(UK Steel)的主管Gareth Stace表示。

“我们确实淹没在席卷全球的中国产品洪流之中。我们显然没有看到欧洲钢材涌入中国。”

贸易竞争对手普遍指责中国以低于国内市场的价格在国外销售钢材,这种作法被称为倾销。中国大力发展起来的钢铁产业,目前占到全球市场的将近50%。中国正在试图改变经济增长模式,从原来依赖对公路等项目及工厂的固定投资,转向更加依靠国内消费市场。在转型过程中,中国力图防止钢铁产业受到严重冲击。

中国经济转型意味着成长放缓,国内对于钢材等大宗商品类的产品需求减少,威胁到中国的就业。

此时特朗普出现了

中国顶着不全面遵守贸易协议的名声并不冤。中国也可能感觉到了威胁,因为美国国内关于贸易的辩论风向出现巨大变化。

考虑到总统竞选人关于贸易问题的言论,美国3月对中国钢材加征的关税远高于欧盟1月施加的水平,就不足为奇了。

最有可能获得共和党总统竞选人提名的特朗普,抛开了自己政党的剧本,威胁要对中国征收高额关税,发誓要通过他的策略获得一切,除了每个周末的晴朗天气。

不只是特朗普,可能被民主党提名参选总统的希拉里克林顿,在特朗普取得成功的触动下,更重要的是,面对党内对手桑德斯对于贸易协议的抨击,她也改变了对于贸易问题的口风。

塔塔钢铁曾表示想要出售旗下的英国业务,但在目前的环境下,没有明显的买家,接手者也无法盈利运营。英国保守党政府遭到来自国内的激烈批评,部分原因是它不愿意顺应要求欧盟改变规则以便施加更高关税的呼声。保守党员,至少首相卡梅伦代表的那些党员,正在鼓动英国人在6月公投时支持英国继续留在欧盟之中。塔塔钢铁这件事很容易煽动反欧盟情绪,因为其中要点是英国一个昔日令人骄傲的工业正在凋零,尽管在英国工业的一长串结构性及周期性弱点中,欧盟成员国身份并不是很靠前。

总之,愿意说全球贸易机制不公正的人士越来越多,影响力也越来越大。这会带来什么结果,很难讲。

如果不涉及政治上的对与错,贸易战构成的经济风险阐述起来要容易得多。

据世界银行的数据,1990年代初全球平均关税水平高达40%,到2010年降到6%左右。这至少符合全球通胀的变化情况,全球通胀率从1990年代时的30%降到如今的3.3%左右。伴随着贸易快速增长和贸易壁垒下降,金融资产价值不断上升,更不必说收入差距也同步扩大。

可以预期,如果自由贸易的潮流逆转,上述这些都将颠倒过来,经济成长将受到沉重打击,元气大伤。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