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一个我所知的国企债转股真实故事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曾经去过黑龙江一个大型国企,在上一轮90年代末的债转股中,这个企业欠建行大概7个多亿的贷款剥离给了信达资产管理公司,信达公司随后进行了债转股,取得了大概40%多的股权。

其实在债转股前,这个企业已经快资不抵债了,由于净资产太少,这时候如果直接债转股,信达资产就会取代当地政府成为大股东。显然,政府是不愿意控制权旁落的。为解决这个问题,政府无偿划拨了一片八竿子打不着的林地使用权给企业(林地没有产生过任何经济价值),找评估机构把这片林地评到近10亿。债转股后政府还保持着50%多的股权。

可是,没多久政府就后悔了,因为林地属于企业无形资产后,每年是要摊销的,一年大概要摊销掉3000万。这个企业产品市场后来虽然回暖,现金流好过几年,也因为乱投资都消耗了,但因为这个无形资产摊销,一直没法扭亏。因为亏损,企业融资困难,职工待遇也上不去,还总上访,成为政府的心头大患。

再后来,这个企业辗转被整体无偿划转到了某央企,仍然年年亏损,依靠央企的输血过活。地方政府(原股东)什么也没落下,而信达,也只是每年派人参加一下股东会而已。

在这个游戏中,政府、银行、资管公司、央企,都是输家。

————————

回复一下:

银行为什么是输家:银行贷款本息七个亿,在上一轮改革中以一折左右的价格卖给了资管公司,而资管公司买不良债权的钱又是从银行借的,银行当然是大输家了。

我国不管林地,耕地也好,包括建设用地,所有权都属于人民政府,企业有的只是使用权,使用权属于无形资产。由于划转的那个林权很难产生经济效益,过几年这个林权到期,企业除了背了几亿摊销亏损,啥也没落下。

政府当时的领导是赢家,他利用这个方式“救活”一个企业,使得很多职工暂时不失业,而且“盘活”了巨额烂账。但是下一任领导上任之后一看账簿,肯定立刻就骂娘的

死而不僵,苟延残喘。既然不适应历史,不适应市场就该退出,而不是这么巨量万亿的投入进去输血。无非是多续命几年而已,最终还是拖垮整个社会和财政。好比封建社会不愿意进步只会抵制,后果更严重。

林地产生的环境效益无法体现在公司账面上,一边侵蚀资产一边侵蚀利润,再作死把现金流败掉,确实都是输家。
唯一的赢家是在瞎投项目的过程中捞到油水的人。

没有违约惩罚机制,地方拼命借债总想着让中央买单,这就是道德风险

全国老百姓一起买单。没输家。银行,信达照样发奖金到手抽筋。地方官员,国企干部照样升官发财。

这就是地方政府和银行的博弈。很多地方政府都巴不得多坑银行一点钱,因为四大银行是中央的,银行在本地的坏账率高,相当于全国人民为当地买单了。
新一轮债转股,面对巨额的债务,也会出现为了防止控制权旁落而虚增企业净资产的问题。
对于想趟这个雷区的朋友,提个醒:上一轮债转股的企业,后来绝大多数都没好起来。

这个企业后来行情回暖后,现金流一度还不错。可是这种企业,有点钱就造,上了几个新项目,本意是完善什么产业链,一体化。可新项目企业不熟悉啊,管理、市场都不到位,无一例外投产即亏损,现金流反而害了这企业。

很多公司上市前是好公司,可是一上市,募集的资金不知道怎么花,很多就乱投资了。本来投的钱打水漂也就算了,投的项目亏钱企业每年还得往里贴,真是无底洞。
所以我一直很推崇高分红的上市公司,尤其是那种占有稀缺资源,难以复制盈利模式的企业(茅台,三峡等)。在目前的体制下,尽早把利润分了是最科学和最保险的。利润分给我,总比那帮人瞎投项目强。

不债转股,企业破产,工人下岗。你都说资不抵债了,那大股东估计破产拿不到几个钱。
债转股之后,起码工人没有下岗,企业没破产。何况就算是亏损企业,每年也要交税的,无非是地方政府返还多少而已。
没感觉政府和职工是输家,本来破产,工人下岗政府一分钱税收拿不到,还要拨款安置。最大的失误是没必要当大股东,信达又不干事情,下次吸取教训,让银行当大股东,直接威胁银行拿管理权就是了。

僵尸企业不死掉,就会浪费太多社会、资金、人力资源,最后导致整体经济活动低效。又由于政府保护,导致劣币驱逐良币,其他企业上不来。。。所以西方会有经济周期,就是让一部分烂企业破产。。

企业没有破产,员工就没有下岗,生活有保障,显然是赢家。朱镕基的改革雷厉风行,下岗后的保障和配套措施不到位,很多家庭双职工同时下岗,生活无望,双双自杀的悲剧很多,这家企业没有破产,就不知道救了多少条人命。
其次央企免费得到了一家企业,输几年血卖掉就行了,央企肯定不会亏本。
最大的亏家是银行和地方政府。但这是他们管理不善,咎由自取,也怪不得别人。
说句题外话,那一次改革,国资流失的非常多,甚至很多厂长把好好的工厂做亏损,以便通过改制变成个人的腰包。而这些流入个人腰包的企业,反而很多发展的很好,贡献的财税远远超过以前。所以也很难说是对是错。
但大体来说,同样的政策,落实到不同的企业身上,结果常常完全不同。所以光看一两家企业,不够全面。

新一轮债转股,面对巨额的债务,也会出现为了防止控制权旁落而虚增企业净资产的问题。对于想趟这个雷区的朋友,提个醒:上一轮债转股的企业,后来绝大多数都没好起来。
我以前在报纸看到过武钢债转股,那时还小,依稀记得一点,好像是武钢的应收款收不回来,直接导致还不了建行的贷款,三角债拖了几年,在省里领导的撮合下,最终债转股,后来房地产和基建投资大热了好几年,武钢总算缓过神了!
然而国企就是国企,改不了那尿性,官员只关心自己升不升官,员工只关心收入多少,经济好时就提高大家福利解决子女就业问题,进了那么多人,没几个干事的,经济差时就等着政府来救!!

债转股就是耍流氓,是变相的增发,债券到期的债权人被被强奸,持有股票的中小股东也被强奸。

债转股我认为现在银行和企业是大赢家,输的的是股民。
理由很简单,企业不用还钱,多利好啊,
银行可以通过信托和理财把这些债券先打包卖给客户,接着转股,产品能卖高价,自然赚到了差价,如果亏本卖,亏的是客户的钱,怕啥?

都是输家的话,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每家账面上的数千亿乃至万亿的资金是印出来的吗?

楼上,信达和华融都整体上市了。你可以查查报表,看看他们账面有多少资金。有可能是万亿。。。。分吧

晕。国企效率差内部腐败严重。就算解决了部分就业跟税收又有什么意义?
民企贡献了50%的税收和80%的城镇就业。如果不是国企占着优势资源跟低息贷款。国企早就被市场经济搞垮了。
你是赵家人就当我没说吧。立场都不同。

“在这个游戏中,政府、银行、资管公司、央企,都是输家。”——最大的输家是纳税人,竟然漏掉了,差评。

债转股?何必当真!本质:最终买单人是广大人民、纳税人呀!最大的坏影响就是道德继续沦丧!坏!失误的投资和劣质的管理得不到市场的淘汰惩罚!

唉,跟日本一个样了,日本失去了30年,还在挣扎,我看我这辈子是看不到希望了。中国有些人自信的地方在于,虽然我采取了跟别人一样二的政策,但我肯定会做成功!

确实和日本一个样了,日本昨天的问题很多就是中国今天的问题。
但有点不一样,日本是企业与企业关系密切导致该断不断;国内是企业与政府密切。
然而,该断不断的背后,并不是一件坏事,起码防止了剧烈波动而导致的垮台。

杨白劳:我还不起钱了。黄世仁:喜儿呢?杨:已经抵押给张村李村王村等21位地主了……黄世仁心中一万只草泥马跑过,伸手打算抄猎枪。杨:慢!老夫打算开一个大保健会所,让喜儿当头牌,各位地主爷当大股东,靠公司盈利慢慢还钱……黄世仁看了一眼快50岁的喜儿,含泪准备在债转股协议上按下了手印……杨白劳忙跟黄世仁说……然后黄世仁哈哈哈大笑:真有你的,好主意!然后双方愉快的签了债转股协议,一年不到,黄世仁以相当于原价的3倍把股权卖了出去……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4月6日11:54 | #1

    作為拜佔庭帝國,銀行,國企,全國的土地都是其所有,左手換右手,沒有輸家,只要奴隸活著就能創造價值,這叫與人為笨,安心發財

  2. 匿名
    2016年4月6日18:43 | #2

    再烂也是国家的,不心疼。

  3. 匿名
    2016年4月7日20:45 | #3

    中国和日本不一样,日本经历多年的发展,社会和民主体制相对比较健全,民众有正常表达自己声音的权利和方法,社会压力有释放的渠道,中国则没有,如果出现了经济的巨大滑坡且长时间没有起色的话,会带来巨大的社会压力,如果此时有独立而公正的司法体系会带来一定的缓和,但在现有体制下,司法公正无法保证,且言论自由受到极端的压制,民众采取极端手段的概率会提高,很有可能会带来非常大的动荡,苏联就是先例

  4. 考古學家
    2016年4月8日02:08 | #4

    再爛也是國家的,國家反正是別人的,不心疼。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