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木1984:远光灯下无赢家

没开车前,听周围开车的朋友抱怨开远光灯的人时,我没有太多同感。面对他们的愤怒时,我常劝慰说,互相体谅吧。

人总是这样,当一件事件与自己无关,或对自己的利益侵害不大时,我们是鲜少会把它当回事,更不用说认真追究了。我有个前同事,他是一个本分的党员,原先几乎事事都站在官方的立场,就算有血淋淋的事实摆在他面前,他也会说,政府纵然有错,那也是没有办法,楼总是要盖,路也总是要修,我们要体谅。

后来,他听说有一条高铁路线要穿过离他小区不足200米的地方,结果他就开始急了,不仅没有体谅政府,还试图去市政府门口静坐上访。所幸他晚去了一步,到那时警察正抓人,他便灰溜溜地跑回家了。

他以及他邻居的所有努力和牺牲都未能阻止这条铁路的铺设。在一个权力一极化的社会里,只要权力不想退让,任何人试图通过抗议达到目的,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个定律一再被证实。此后,我的这位前同事,再也没有对我说过那句“我们要体谅”。再后来,我辞职,便与他渐渐失去了联系。

人的立场的转变或对某个道理的觉悟,有时并不依靠教育或教化,而是来自个体自身的经历与感悟。就像我的这位前同事,先前无论我对他列数了多少政府的罪状,他也不以为意。我与他说的那些不幸,在他那里只不过是别人的一个悲剧。只有当他自己也遭遇了这样的不幸,才可能对这种愤怒有所感知。

自从我自己开车后,才真切感受到远光灯的危害,才对开远光灯这件事的态度有了彻底的转变。两车交会时,如果对面的车开远光灯,迎面来的就是一束白晃晃的灯光。顿时,我的眼前就一片空白,过后又一片漆黑,或满眼都是星星,根本无法看清楚前面的路况,需要10几秒钟才能适应过来。而在短短十几秒种内,很可能发生事故。我就曾亲眼目睹一起因为远光灯引发的惨烈事故,可以说,远光灯下无赢家。

但我不明白,夜间在市区开车,路灯照明情况往往良好,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人开远光灯。而且会车时,即便提醒他,也无动于衷。他们是基于一种怎样的心理在做这件事情呢?

一个人做某件事或不做某件事,在主观上无非是无意为之或故意为之。无意为之者,我们也无意埋怨或指责,人孰能无错,只要有反省的心,都善莫大焉。可恶的是有意为之者,在明觉的情况下,在大可不必为之的情况,依然打开远光灯。这就是一种恶。当这种恶成了一个社会的普遍行为,而大多数人还不以为然时,就可能成为一种互害的循环。

这种互害的心理是十分可怕的,它可以蒙蔽一个人的心智,让人做出损人不利已的事情。比如,开车遇堵或开错道想变道,本是很正常的事情,若前车打了转向灯,后面的车大可以踩一下刹车,行个方便,即方便了他人,也方便了自己。但是,现实中,很多人却极少这样做。

有一次,因为不熟悉路况,我开错道,本来要右转,结果走在了直行线上,恰好右转车道上有个可容一个车身的空位,便打出转向灯试图变道。不曾想,右转车道上原先还安静停着的车,却一脚油门顶了上来,我只好急忙左打方向回到直道,使我错过右转的机会不说,倘若我反应慢了酿成车祸,便又会徒增了许多人的不便。

我也看到,有些车遇到这种情况,是不会像我这样善罢甘休的,他们会追上去,然后找个空档,横插在前面,大有我开不了,你们也都别想开的意思。类似的场景,我经常看到。因为一个人在公共领域的自私,从而导致被他侵害的人的反击,便形成了互害,继而扩撒到整个公共领域,使得其他成员的利益受损,继而又激发了他们的报复心理,结果是每个人都成了受害者。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互害的局面? 有人认为,这是现代城市的一个弊端。城市社会是一个陌生人社会,在一定程度上缺乏熟人社会的道德约束机制,它所依靠的法律法规,可以让这个城市的人们在它所规定的领域井然有序,规规矩矩,却无法约束它所不能威慑的领域。

这个观点不无道理。我的老家处于浙江西部,还未完全被商业浸染,居住在这里的都是祖祖辈辈生于斯长于斯的本地人,在一定程度上是熟人社会。所以,当我在老家夜间开车或走路时,迎面而来的车辆很少打远光灯,即便开着,也会立马切换到近光灯。

我曾就这个问题问过开车的表哥,他说,远光灯太刺眼了,这路上都是熟人,晃到人家不太好。虽然不是什么大道理,却道出了问题的本质。这就是熟人社会的约束力,它不来自于威严的法律法规,而来自于人与人之间的道德敬畏。

在一个正常的社会中,人与人的相处,是基于一种信任、谦让的道德基础之上的,比如我刚才提到的变道,若是在正常社会,后面的车主可能首先想到的是我大概开错了道,让一下就让一下吧。但若是在互害的社会,后面的车主可能首先想到的就是我大概要插队,怒气一下就上来了,踩在油门上的脚自然就踩下去了。

如此,在互害的社会关系状态中,人人以为可以通过不遵守规则让自己变得更方便,眼前看似占到了便宜,但事实上,最终也会成为其他情境下的受害者。

我曾在网上看到一个段子:卖“化学牛肉”的,很可能所吃的就是毒大米;毒大米的生产商发了大财,举杯庆祝,喝下的却是工业酒精兑制的假酒;假酒公司的员工,为孩子买到的奶粉被添加了三聚氰胺;在奶粉企业食堂里,正在供给“化学牛肉”烹制的午餐……这大概就是远光灯下无赢家的升级版吧。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6年4月6日18:42 | #1

    香港电影《十年》下载(粤语 中英字幕)
    Ten.Years.2015.1080P.mp4
    01:43:13
    1.81GB
    ed2k://|file|Ten.Years.2015.1080P.mp4|1945064624|C0A5B82BF806469FDBD7D2F97680EC5B|h=L25MCPC5AUWTM7VLKDQ2SLLBOF4TE7YL|

  2. 林夕
    2016年4月6日19:00 | #2

    人的身体里有免疫的白细胞。正常社会有过于敏感和冲动的善良者大声发声,质疑。新闻的自由就是白细胞。现在社会的白细胞都在监狱。利益与权力的索链越来越张狂。社会已经病入骨髓。没有质疑的声音去限制恶的膨胀。社会会越来越病,越来越黑。古中国就是这样,几百年就崩,然后慢慢染黑社会,几百年又崩。现在的中国还是这样。

  3. Mobile Guest
    2016年4月7日01:35 | #3

    问题是有觉悟的人太少了,看看听听身边有多少?

  4. Mobile Guest
    2016年4月7日01:42 | #4

    人形猪很难把自己的悲惨遭遇同社会制度联系起来!这才是更大的悲哀!

  5. Mobile Guest
    2016年4月7日14:53 | #5

    若是在互害的社会,后面的车主可能首先想到的就是我大概要插队,怒气一下就上来了,踩在油门上的脚自然就踩下去了。
    —缺德插队的人太多,社会便少了恻隐之心。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