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巴拿马文件风暴 亚洲如何自处?

税务问题从未如此引人注目过。
事到如今,相信你已经对那些复杂的细节了如指掌——巴拿马文件指控那些超级富豪与政界关联人士,以至于他们的亲属,将数以十万计美元资金从其本国移往巴拿马、香港,新加坡以至于其他地方的离岸帐户。
来自国际社会的目光大都聚焦在使用离岸银行服务这做法之上。
在亚洲可以找到一些国际上数一数二的离岸银行中心—— 诸如新加坡、澳门、迪拜和香港都是跨国超级富豪开设离岸帐户的首选。
这种做法本身并不违法,但亚洲各大城市都在承受着压力,要它们分享更多账户所有人、钱从哪里来的信息。那么,巴拿马文件会否迫使更多政府在税务政策上更加透明?
在香港的独立中国经济学家谢国忠认为机会不大。
谢先生说:“亚洲的主要问题是要如何把不当获取的财富藏起来。政治力量与不义之财在这里形影不离。”
“你又能怎样说服别人把这些大门关上呢?”
逃税vs避税
让我们先搞清楚——开设离岸帐户或者是离岸公司本身完全合法。
但问题从这里开始变得复杂:逃税与避税本身有所分别,而魔鬼在细节。
据专业服务企业普华永道(PwC)的新加坡税务合伙人刘舜东(Paul Lau)所言,逃税是当“一个人有该申报的收入,但却没有申报”。
所以要是你有收入存在那个离岸帐户,而又没有在本国向税务部门申报,而按规定你是应该申报的话,那可能会违法。
但是,避税,按照刘舜东所言,比较“模棱两可”。
“避税是利用某些税务条款来避免纳税,而这本身不符合有关条款的原意。”
也就是说,要是因为赋税制度中某个条款的存在让你找到一个完全合法的途径来避免纳税,视乎不同国家的情况,你也许完全没有做任何犯法的事情。
这中间还有许多对冲和附带条件,但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
“那些专门提供某些服务的国家和地区在世界上星罗棋布,而这些服务旨在协助各种隐瞒财产的途径。”——反腐败倡议团体透明国际如是说。
活动人士称,现在是时候让那些国家改革他们运营的秘密金融世界,走向公开透明。
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宣传部主任凯西•凯尔索( Casey Kelso)说:“那些操作者——会计师、律师、开设公司的工作人员——他们都有份。”
“他们都能从这些交易当中分成,那是很多很多的钱。”
“认真看待”
但改革这些离岸银行中心不会是件容易的事。这类生意每年为离岸银行中心招来数以十亿计美元,而且这不限于个人。大型商业企业也会来这些中心开店,从而少纳点税。
谷歌、苹果、微软、必和必拓和力拓——这些家喻户晓的名字——都承认因为使用新加坡作为市场销售与服务枢纽,而正接受澳大利亚税务部门的审计调查。
他们在新加坡申报的收入数以亿元计,但相比于在澳大利亚申报,这里付的税赋较低。
这些企业都说他们什么都没做错,因为新加坡对于他们来说是个重要枢纽。但澳大利亚认为要是钱是从澳洲的生意赚的,税就应该在那里交。
新加坡和香港均表示他们认真看待逃税问题,并支持打击跨国犯罪行为的国际行动。
这里的政府马上就出来点明它都在做些什么来打击任何非法活动。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在一份声明中说:“新加坡认真看待逃税问题,不会姑息其企业与金融中心被用作辅助税务相关犯罪行为。”
新加坡财政部补充说:“我们正审视与所谓的巴拿马文件有关的报道,并正进行必须的检查。”
“要是有证据证明任何个人或实体在新加坡有不当行为,我们将毫不犹豫的采取坚决行动。”
实际上,作为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自动信息交换机制的一部分,许多亚洲国家已经承诺在2018年前实现交换更多税务信息。新加坡、日本、香港与澳大利亚都已经签署有关协定。
所以,如果你是澳大利亚人,到新加坡开立银行账户,理论上到了2018年,你的政府会知道它的存在。
但是也有批评的声音说,对于依靠离岸银行业务的国家而言,这里毫无诱因让他们这样做。
谢国忠说:“这些离岸金融中心的生机全赖于为客户提供保密,否则哪有人会到那些地方去把钱藏起来?”
说到底,这是谁先踏出第一步的问题。世界各国都希望有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因为要是有一个离岸银行中心开始走向开放,接受更多审查,那他们的富豪客户很大机会逃亡,跑到下一个最保密的地方去囤钱。
而且,众所周知,只要有需求方,总会有供应方做好准备。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