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建嵘:让人妄议又何妨?

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几年前,有一次在中央党校给省部级班讲社会问题。课堂讨论时,鲜明地分成了两派,讨论十分激烈。课后一直争到食堂。有学员甚至追到宋庄与我辩论。可近两年情况发生了变化。课堂上经常是鸦雀无声,再也组织不起有质量的课堂讨论;而每次讲完课,掌声依旧,可再没有人围过来单独交流了。学员的级别越高,这种情况越明显。

我原来一直认为,也许是我教学水平越来越差了。我讲的问题和观点,他们已经没有了讨论的兴趣。这让我很自责。我在努力提高自己的水平同时,决定尽量减少讲课,以免误人子弟。

昨天,在一个省直机关处级干部班讲课后,有位学员偷偷地告诉我:我们喜欢听,但又要装做没有听见,因此对错都不能说。因为,您不是党员,又是请来授课的教授,讲对讲错问题不大。而我们这些人,是有纪律要求的,作为党员领导干部绝对不允许在党外群众面前随意发表与各级党组织决议和决定相反相悖的言论,也不允许党员间在党内非正式场合发表相反的言论。

这让我很震撼,也有些悲凉。经常有人说,你一个非党群众,能在各级党政官员课堂上口无遮拦讲了十多年,这是我们党和政府的进步。我原来也认为有一点道理。让‌‌“非党群众‌‌”上讲台,的确是一种自信。我也曾有些沾沾自喜,在课堂上经常有教授的感觉。

现在突然明白了,我和他们在课堂上的处境有多尴尬。也许他们其中有人同意我的观点,但怕说出来被其他同事知道,视为妄议;而那些不同意我的观点的,又不敢反驳,怕在与我争论中碰了边界,给自己惹麻烦。大家都认真听,都心照不宣地装做没有听见。

课堂不应只是教授表演的舞台,它应该是相互交流的地方。如果在课堂上所有的学员都不敢表达自己的观点,这对教师来说,也是十分没趣的事情。更关键的是,各级领导干部也应该有自信,只要不是有意造谣攻击,就不怕下属‌‌“妄议‌‌”,自己也要敢于‌‌“妄议‌‌”。因妄议而罪,会使人人自危。而人人自危,这个社会就真的危险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
    2016年4月11日09:12 | #1

    于某人估计是忘了一件事 :
    土匪可不是君子或小人 , 妄议可是要杀头的

  2. 匿名
    2016年4月11日09:25 | #2

    包仍一工农兵博士,怕别人说他没文化,没水平,于是狂报书名,禁止妄议,这些都是没自信的写照.

  3. 匿名
    2016年4月11日10:49 | #3

    犬儒忠孝文化下,靈魂交給主子。

  4. 匿名
    2016年4月11日11:24 | #4

    这个组织的前途不就这样完全展示在你面前了吗,就让他们随时代洪流滚滚卷入地狱吧。

  5. 钟声复起
    2016年4月11日12:45 | #5

    天下以言為戒,最國家之大患也

  6. 【习总日记】
    2016年4月11日13:53 | #6

    反党要像个反党的样子(2016,4,10)

    自从有了党,就有反党分子。但反党分子要有反党分子的样子,别一边反党一边替党操心。你们不别扭我别扭。

    就拿妄议中央说事吧。妄议中央这顶帽子的服务对象是中共党员,不是党员的根本就不合适戴这顶帽子。我们要求党员不要妄议中央是根据党性理论。昨天日记里已经说了,党性就是党员的思想与中央保持一致,党员的行为与中央保持一致。通俗地说就是泯灭个性推崇党性。

    非党员议论我党中央可分两类,一类是自干五,点赞;另一类是反党分子,拍砖。受我党员干部吃饭砸锅传染,反党分子偶尔也会慌腔走板不知道自己不姓什么。最常见的是反党分子拍砖拍累了的时候,会大发慈悲提醒党这么做对党长期执政不利,应该怎么怎么做才对。

    就好比下围棋,下着下着突然替对方下一手。明显犯规不是?通俗点就是脑子坏特了。反党分子反着反着,突然捞过界投奔敌营献上一计,我作为党的最高领导人心里没有感谢只有埋怨。为何?首先我会认为你存在智力障碍,才有不正常行为。其次我认为你间接嘲笑我党无人,有藐视本总书记之嫌。

    总之,反党分子要有反党分子的样子,要坚守反党分子节操。即便不是经常,偶尔替我党操心,也会给我造成不必要的困扰。对手强悍也是本党的光荣。

    (习总很忙,没时间写日记,已经成为共识。本人受党教育多年,决挺身而出,替习总写《习总日记》,以效自干五之劳。作者:何岸泉)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