蚁族生存调查:近6成认为社会因素造成窘迫状态

近日,蚁族问题的提出者、对外经贸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廉思关于蚁族问题第二阶段的研究成果——《蚁族Ⅱ——谁的时代》由中信出版社出版。《蚁族Ⅱ》一书发布了以廉思为首的蚁族研究团队的最新研究成果“2010年中国蚁族生存报告”,并对前一部调查报告《蚁族——大学毕业生聚居村实录》出版以来的各类社会信息进行了全方位的反馈。

  2009年9月,《蚁族——大学毕业生聚居村实录》一书出版,首次提出了蚁族概念——大学毕业生聚居群体,并且将蚁族列入了继农民、农民工、下岗职工之后的第四大弱势群体,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蚁族也成为2009~2010年最热的关键词之一。2010年,以廉思为首的的蚁族研究团队再次深入蚁族聚居的城乡接合部进行调查,并在此基础上发布了“2010年中国蚁族生存报告”。

  “2010年中国蚁族生存报告”有哪些特点?它与课题组的前一次调查相比,有什么新变化?笔者专访了廉思副教授。

  “三降四升、五多五少”的现实

  2010年进行的第二次蚁族调查,与2008年、2009年的第一次有所不同。2008年、2009年的调查对象为聚居在北京市的蚁族,而2010年的调查对象则分布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西安、重庆、南京7座城市,共回收有效问卷4807份,是第一次全国范围的蚁族抽样调查。在《蚁族Ⅱ——谁的时代》一书第五章中,研究团队分别从基本情况、身份认同、教育状况、社会不公平感、网络行为五个方面对调查结果进行了深度分析。

  据廉思介绍,此次全国范围的蚁族调研结果,具有一些鲜明的特点,概括起来就是“三降四升,五多五少”。

  “三降四升”,是对全国蚁族生存状况的动态描述。“三降”是指蚁族群体中失业比例在下降,没有工作的蚁族比例从2009年的18.6%下降到2010年的10.1%;在公有制企业任职的蚁族比例在下降;蚁族对平等户口政策的需求在下降。

  “四升”指的是蚁族的学历层次在上升,拥有研究生学历的蚁族比例由2009年的1.6%上升到2010年的7.2%。毕业于211工程院校的蚁族比例达到28.9%,而在前一次调查中,毕业于211工程院校的蚁族仅占10%。另外,30岁以上的蚁族比例在上升,达到了5.5%;对相关住房政策的需求在上升,与2009年相比,上升了5个百分点。

  “五多五少”则是对蚁族生存状况的静态描述,具体包括下层多、上层少,八成蚁族出身中下层,七成蚁族包括父母收入在内的家庭年收入在5万元以下;支出多、结余少,不断上涨的房租和通胀效应使得大部分蚁族生活支出负担加重,结余很少或者没有,近五成蚁族收不抵支;关注社会民生的多、关注生活家居的少,在社会问题的关注度上,三成蚁族关注社会民生问题,仅有不到1%的蚁族关注生活家居;身份认同的多、家长了解的少,八成受访者认同自己的蚁族身份,但是家长对这一概念的了解很少;归因社会的多、思考自己的少,近六成蚁族认为是社会因素造成了自己相对窘迫的生存状态,仅有一成多的蚁族认为是个人原因造成的。

  学历在升高,生存状况在恶化

  在第一部蚁族研究报告《蚁族——大学毕业生聚居村实录》中,蚁族的毕业院校分布构成引起了极大的社会关注度。报告显示,在接受调查的北京蚁族中,只有约10%的蚁族毕业于211工程院校,其余90%的蚁族都毕业于普通院校或职业院校。从2009年的数据看,大学“牌子不够响”是导致大部分蚁族在职场上竞争力有限的一个重要原因。回顾北京最大的蚁族聚居村唐家岭的形成时间——2003年,即1999年高校首批“扩招”大学生毕业的那一年,我们也不难得出结论:大量的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心仪的工作,与大学培养了“过剩”的人才有关。

  然而,“2010年中国蚁族生存报告”却显示:蚁族中毕业于211工程院校的比例为28.9%,相比2009年的数据,上升了近两倍,这个比例甚至超过了毕业于职业院校的蚁族数量。拥有研究生学历的蚁族比例,更是从2009年的1.6%上升到2010年的7.2%。

  “连研究生都会沦为‘蚁族’,而且比例还在上升,这说明高学历已不再是高收入、高待遇的标志了。”廉思叹了口气。他告诉记者,毕业于重点院校的学生往往从小就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父母和自己的期望相对都比较高,所以,他们更希望留在大城市发展,不愿意回老家工作。倒是那些毕业于普通高校的大学生,容易接受现实,回乡工作。而大专院校、职业院校毕业的学生由于有一技之长,更容易找到合适的工作,不容易陷入“高不成、低不就”的尴尬境地。

  2010年全国蚁族生存状况调查显示,全国蚁族的平均月收入为1900元左右,与2009年的第一次调查相同,而蚁族的月支出却上升了,由2009年的1670元上升为2010年的1867元。这意味着,蚁族们的生活状况正在不断恶化,经济状况普遍已经陷入了“入不敷出”的窘迫之中。

  困境中坚守,因为有梦

  “这些年轻人之所以还留在大城市奋斗,更多的是看重大城市有数量多且相对公平的发展机会。”廉思说,“在小城市和农村,人情关系网往往更复杂,没有过硬的关系,要找到合适、体面的工作更难。”

  “2010年中国蚁族生存状况”调查报告的第四章“蚁族的社会不公平感研究”显示,79.5%的受访者认为,自己处于社会的“中下层”及“底层”,这与大学毕业生一度被称为“天之骄子”的情形,有很大不同。

  与此产生鲜明对比的是,83.6%的被调查蚁族认为,自己的经济地位会在未来五到十年内提升,65.6%的蚁族对自己未来的成功非常有信心,56%的人认为,他们会在将来的五至十年内,成为社会精英阶层。

  报告还显示,被调查的蚁族中,认可自己蚁族身份的比例较高,有80%的人认可自己现在或曾经是蚁族。然而,对于蚁族是否属于弱势群体,则意见不一。认为“是”和“不是”的比例,分别占47.9%和50%。这意味着,半数左右的蚁族并不认为自己是继农民工、下岗职工和农民之后的第四大弱势群体。

  “‘蚁族’对未来抱有良好的预期,也很自信,但对于自己未来能否跻身社会上层,成为精英和准精英,则又抱有疑虑。”廉思分析,“他们能够在如此困难的条件中,坚守在大城市里奋斗,是因为他们心中有梦。”

  与对未来的“自信满满”相比,我们从另一个数据中,又能看到蚁族的一点重要变化。廉思的团队在2008年和2009年的调查中发现,蚁族们普遍怀揣着“三年买车、五年买房”的近期目标。而2010年的调查数据显示,57.6%的受访者表示,未来五年内不准备买房。廉思分析,是居高不下的房价,让蚁族们的买房梦彻底破灭了,他们也逐渐开始“务实”。

  窘境是社会不公导致的

  最新的调查成果显示,近六成蚁族认为,是社会因素造成了自己相对窘迫的生存状态,仅有一成多蚁族认为,是个人原因造成的。

  “不是‘富二代’,不是‘官二代’,没有一个叫李刚的爸爸。”据廉思介绍,在调查过程中,说到自己暂时的窘境,很多蚁族对“官二代”、“富二代”表现出强烈的不满情绪。

  调查发现,蚁族的社会公平感普遍不高,只有18.9%的蚁族认为,当前的社会是较为公平的。关于未来五到十年中国社会公平状况的趋势,持悲观态度的蚁族占六成。调查组通过关联分析还发现,蚁族的社会公平感与他们的家庭经济地位和个人月收入有较强的相关性。家庭经济地位越高,个人月收入越高,社会公平感越强,对社会公平趋势的判断越乐观。

  此外,有65.1%的蚁族认为,“现在司法不公正的现象突出”。

  蚁族对社会不公平现象的归因,排在前三位的因素是“权力”、“家庭出身”、“阶层”。他们对于以权谋私、贪污腐败和各种寻租行为极为不满,对社会资源的世袭和继承有较强的不公平感。通读《蚁族Ⅱ——谁的时代》一书前四章,读者不难发现,这种情绪表现得相当强烈。

  “现在社会上可以继承的不仅仅是财富,甚至包括权力。”廉思分析,如果说“富二代”继承父辈的财富是合理合法的,那么,现在普遍存在的“官二代”继承父辈权力的现象,则不能让出身贫寒的蚁族接受。“官二代”可以通过父母的人脉找到好工作,甚至有的公务员职位是专门为他们安排的。这使蚁族心理上更感到不平衡,对“富二代”和“官二代”产生了极强的仇视情绪。

  “蚁族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青年,这种情绪的普遍积累,将在很大程度上使社会不稳定因素聚集,这是非常可怕的。”廉思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