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刘汉到徐明:一种恐怖的国民价值观

羽谈飞

刘汉死了,死在春天,随他的汉龙帝国一干铁血手足,化成一道云烟。徐明死了,死在冬天,他悄无声息而去,空留实德王朝绝地发迹的谜团。

刘汉和徐明,本是两个不同的人,但他们殊途同归,分别从水陆两地问鼎风云,同时带着锁链离开人间。

众所周知,刘汉是千仇万恨而死,不然怎会法堂失态嚎啕大哭?毫无疑问,徐明更是乱箭穿心而亡,否则不会年纪轻轻就心肌梗死。

如果不是鬼使神差的那一巴掌引来雪崩,刘汉也许现在还是四川政协委员,徐明也许现在还是辽宁政协委员。一个是名震巴蜀的神秘悍商,一个是誉满中华的明星儒俊,两个都集万千光环和财富于一身,踏政商两界如履平地,涉世态百业如贯长虹。

但一朝身死,他们洒向人间皆是恨。尽管如此,芸芸众生中,应该还是有人会恨,恨自己不是刘汉和徐明,恨自己不像他们曾经的那样,锦衣玉食,光宗耀祖。

窃以为,刘汉徐明的恨,芸芸众生的恨,都掩盖着一种特别恐怖的国民集体价值观:与权贵趋恶共舞。

啥叫与权贵趋恶共舞的价值观?与权贵交往本是很正常的事,比如汉堡店卖一个汉堡给奥巴马,就不会有问题。但如果一个服务生收一个汉堡的钱,却给奥巴马五个汉堡,后者再投桃报李,指定这家店做白宫的独家供应商。这样,奥巴马和店主都盆满钵溢,这就叫趋恶共舞。

公权私用打破公平竞争的市场平衡,结果这家店的生意会越来越火,但服务质量会越来越差,其它同类店面则会面临关停的危机,劣币驱良币。

第一家店的“成功模式”会起到无声胜有声的榜样示范,结果第二第三第四家店铺、第二第三第四种行业都开始模仿趋恶共舞,最后整个国家会陷入全民拜权的理性陷阱。

就此,公权拥有者会成为生杀予夺的最大赢家。所有拜权者无论成功与否,都会变成砧上鱼肉。

随着趋恶共舞的时间越长、面积越广,贫富悬殊越大,罪恶就越发纵深。公权拥有者死保自己的安危,与权共舞的既得利益者与非既得利益者,则形成对立阵营,呈现出公权拥有者希望看到的冲突均衡状态。

这三者,会一起摧毁人性良知和道德正义,并在其中寻找到一种成王败寇道德倒置的美感。比如刘汉和徐明,都是先因为掌握财富被贴上“能人”的标签,再因为大行慈善被贴上“善人”的标签。

这种名利双赢的道德倒置,将所有诚实守信的群体彻底践踏为“无德无能”的代名词。当下,趋恶共舞已成为一种普遍的生活方式,甚至固化为一种没有选择余地的精神信仰。

大家在集体默认与权趋恶共舞的价值观。因此,尽管刘汉被处决,人们还在怀念他的“最牛希望小学”,汉龙帝国和乡邻友舍还在说他的义气,法堂也仅仅圈定他与权趋恶共舞以外的行为犯罪。

刘汉如此,徐明亦如此,所有趋恶共舞的成功者与非成功者都如此。两人虽然身死,但这种最该恨最可恨最造恨的价值观,却被留在世间。

此时此刻,会有人去徐明的灵堂深情哀思,会有羡慕嫉妒恨的趋恶共舞失败者幸灾乐祸,当然那些趋恶共舞的成功者都准备了穷尽溢美且声情并茂的悼词。

徐明的趋恶共舞之恨,仅仅是这个国家的沧海一滴,但就这一滴的人间蒸发,也能蒸出洋洋大观的道德倒置美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6年4月12日08:48 | #1

    以当条光鲜的狗为最高价值的所谓人类,死再多又如何?

  2. .
    2016年4月12日09:10 | #2

    谁叫他们两个都不是血统纯正的红二代
    为了保主子奴才死几个很正常的
    这就是清朝

  3. 匿名
    2016年4月12日10:34 | #3

    與紅色恐怖共舞盡顯富貴險中求。

  4. 不民主不統一
    2016年4月12日05:18 | #4

    公權成為私權,談何道德。沒有三權分立,民主監督這樣鬧劇只能繼續上演

  5. 匿名
    2016年4月13日15:36 | #5

    这是权力来源的错,跟道德无关,那个群体那个种族,放在这样的权力环境中都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作者的道德迷思是错误的。---deng9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