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观者和悲观者再辩“滞胀”:政策端的两难

中国通胀数据连续五个月低于2%后,截至上月,通胀预期已经抬头,连续两月达到2.3%。

德国商业银行中国经济学家周浩称,(此前,中国经济的)通缩风险被市场过度反映。这种“过度”带来了一个更加奇怪的现象:当CPI连续高于2%时,市场已经开始关心通胀甚至滞胀问题,多数研究机构也开始调减未来降息和降准的幅度。

和九州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认为“滞胀担忧四起,纯属杞人忧天”的判断不同,周浩认为,市场对滞胀的预期不是没有道理。

他认为,影响市场预期的因素包括:

第一,猪肉价格快速上升,按照历史规律,猪价目前的回升似乎是难以避免的,同时持续的时间会较长,按照“猪周期”理论,通胀未来必将快速回升;

第二,房价快速窜升,这在一线城市表现尤为明显,房价上升必然带来房租的上升,而这也会增加通胀上升的压力;

第三,商品价格在回升,周期说甚嚣尘上,按照周期理论,商品价格筑底之后将面临一定时间的回升。

他指出,历史上这都是通胀上升的先期信号,而这些信号已经渐次出现,市场凭借历史经验来作出通胀上升的判断,似乎也并不过分。

但邓海清认为,蔬菜价格上涨只是由于气候和春节因素,根本与货币超发无关,大家有钱之后要做的是投资,而不是疯狂买菜,3-4月蔬菜价格必然要回落。对于猪肉价格,从季节性因素看,4-6月猪肉价格回落概率较大,但是由于目前生猪存栏量仍然处于历史最低位,猪价未来仍将高位震荡。

邓还指出,中国经济的四种前景可能性排序为:复苏>衰退、过热>滞胀,滞胀的可能性最小。

如果经济温和反弹,那就是复苏;如果经济强劲反弹,那就是过热;如果经济继续下滑,则大宗商品价格必然回落,那就是衰退。

历史上四种滞胀的类型分别是70年代的供给冲击型、新中国之前的国家动乱型、新兴市场国家汇率崩盘型、2014年日本税制改革型,中国哪一种情况也不是。

因此,现在担忧“滞胀”,与2015年担忧“通缩”一样,都是杞人忧天。

和邓海清从历史经验出发不同,周浩认为,“不幸的是,我们正生活在一个全新的世界里。”简而言之,他对通胀的担忧主要是对各国竞争性贬值的担忧。

全球范围来看,核心通胀率高于基准利率的状况已经持续数年,这在历史上十分鲜见。与此同时,没有一个国家愿意看到本国货币升值,一旦本币升值,就立刻采取新一轮的货币政策宽松,以避免汇率过强。而整体经济发展的“新常态”则显露出“低速化”的趋势。

从政策端来看,真正要考虑的问题是,在整体经济放缓的背景下,政策决策者到底是应该考虑化解通缩风险,还是应该将所谓的通胀扼杀于摇篮?

邓海清认为,整体来看,2016年CPI中枢将在2-2.5%附近,较2015年中枢上行,这意味着货币政策宽松空间几乎为零。

周浩则表示,当改革呼声越来越弱、全球经济越来越脆弱、市场动荡越来越频繁的时刻,决策者能做的其实十分有限。当一个经济体出现久违的通胀时,谁都无法承受任意扼杀通胀可能带来的负面结果。换句话说,经典理论中“一旦通胀出现抬头,就提前采取加息等货币政策收紧”的举措也不会出现。

综合二人分析,结论大概只能是……按兵不动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哈哈
    2016年4月12日11:11 | #1

    有钱后要做的是投资,而不是疯狂买菜。。。这像经济学家说的话么,现在这形势你投资到哪里去?08年有钱了也投资了,物价就不涨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