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乙錚:海外密賬蛇鼠一窩 要項違約香港怎辦

這兩天城中熱話乃特首家庭當主角的《特事特辦》機場回;主角演出甚佳,但眾配角的表演也不遑多讓:機管局、民航處的要員都說,替大人物特事特辦是規矩,安檢無問題;某行會成員更為此提供理論解釋:特首只一個,特辦有理由。不過,大家不要只顧看鬧劇而忽略了正事:好幾個年輕人從政組織近日相繼成立並宣布投入9月立會選舉,這包括青年新政、香港眾志(前身是學民思潮)、香港民族黨,以及其他一些佔運團體。民主派世代交替此其時!時間關係,筆者未及細看他們的計劃和主張,需待充分了解再作評說。

海外密賬:洗錢、避稅、搞離婚

去年初某日,德國最大的訂閱刊物《南德意志日報》(《南日》)收到一筆由署假名「John Doe」者提供的舉報資料,內含巴拿馬Mossack Fonseca(MF)法律暨機構事務所的大量機密文件,包括了所有自1970年代該事務所成立以來處理過的21.4萬家離岸空殼公司及其擁有者的詳細資料共1150萬份,涉及起碼12個國家的政經精英們此前未曝光的海外資產。資料用光碟儲存,總的記憶容量達2.6TB,相當於現時英文維基所有文章(未壓 縮碼)的50倍強。

由於資料量大而複雜,《南日》邀請了ICIJ(國際調查記者同盟)合作,後者發動了全世界80個國家/地區107個媒體的義工,以一年時間整理好文件及背後人事來龍去脈,於本月3日公布了初步結果,但「杰嘢」大概還未盡露,全套資料要到5月初才開放。已公布的可搜查部分清晰詳盡,例如與習大大姐夫鄧家貴同姓名的一位人士於2008年開設了BVI公司Excellence Effort Property DevelopmentLtd,這所公司還與其他兩所公司及兩個有名有姓的人物有關聯,後者又各與四五間其他投資或控股公司有關聯,如此等等,構成非常複雜的關係網絡,但圖表卻讓人一目了然【註1】。

當然,如《環時》的辯護文章說,在海外避稅天堂開設空殼公司進行秘密運作,不一定涉及不法行為;有些縱然非法,也不一定是洗錢或避稅。例如,昨天的 《南日》就有一篇有趣的文章:Panama Papers – mein Haus, meine Yacht, mein Briefkasten(〈巴拿馬文件:我的房子、我的遊艇、我的信箱〉),講的就是一些世界級富豪如何想方設法把自己的一些財產包藏起來,為的是要在即將進行的離婚及離婚官司事上不讓對方或法庭察覺,減少瓜分損失。

例如,有一對姓Rybolowlew的俄國夫婦,2008年的時候在Forbes富豪榜上排第59,離婚之前,男方估計要付33億歐羅予女方,心有不甘,於是找上MF幫忙開設空殼公司把部分財產隱形,之後須付予女方的金額降至5000萬歐羅;但女方也不是省油的燈,大手花幾百萬歐羅聘請專家替她搜尋有關的隱形財產,結果逼得男方同意以某個不公布的數字庭外和解了事。

不過,在已知牽涉「巴拿馬文件門」的大陸黨國領導家族富豪當中,除了薄谷那一對有點婚姻問題之外,未聞其他各家有此尷尬事,故若有非法行徑欲掩人耳目,恐怕都是因為洗錢、避稅等純錢銀事居多的了。

無分江營習營,只有中華貪腐營

中共黨國精英涉事深廣幾何?據英國《衞報》報道,MF在中國大陸設立的辦事處比在其他任何國家都多;其經手設立的離岸公司的擁有者/權益人當中,以中國大陸人佔比最高,其次才是香港人(從英文名字推測,後者的名單上包含不少大陸背景的「新香港人」)。有人會說中國人口多,密賬數目按人均算,也許不怎麼,但考慮大陸人均收入很低,那樣狡辯不了。綜合各通訊社消息,現知有近親家屬涉事的現任或前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有10名,包括習近平、劉雲山、張高麗(這3個是現任),以及毛澤東、鄧小平、李鵬、胡耀邦、溫家寶、曾慶紅、賈慶林;另外,還有前任政治局非常委兩名:田紀雲、薄熙來。

這份12人中國名單很有意思,可從兩個方面看。

首先,名單牽涉中共內部所有派系。2012年,彭博和《紐約時報》報道大陸高幹親屬擁有大量海外資產,未見含江派人馬,卻點了習與溫的名;於是,一些習派分析就把事件看作是江派發動的「出口轉內銷」政治攻勢,圖謀把槍口對準當今聖上和他的盟友;後來,香港某涉事媒體老總遇刺,有說可能是遭報復。但是,這次「巴拿馬文件門」有的卻是level playing field;名單上,什麼派的背景都有:習派與江系齊飛,溫和共極左一色。

一般認為,溫、習是同盟,劉、張、曾則是江派;鄧、李在8964問題上是主殺派,田、胡(後者如果還未死的話)是溫和派;再追溯遠古一點的話,毛是文革派,鄧是修正主義派。由此可見,這次被爆料,難說中共哪一派特別「丟架」,而是反映中共無論什麼派,都是做着同一樣齷齪的事:把在大陸仗着權勢發的財送到境外皇親國戚的密賬裏調度享用,卻叫人民姓黨、愛國。

其次,名單上既有「腐派」,也有「正派」。12人當中,既包括了長期廣為國人津津樂道的大貪如涉嫌遠華案有份的賈家、控制全國煤炭生產和水力發電的李家、掌珠寶業保險業和私募基金龍頭大哥地位的溫家等,但也同時包括了「形象一直甚佳」的習、胡、田家。有人或會潛意識認為,前幾家在海外開設的空殼公司 搞的,也許都是非法貪腐活動,但後幾家在海外秘密行事之時卻都是一等守法的好公民。不過,善惡如此截然二分,就像習派要人相信的,同一個政治局常委會裏,有周永康那樣的貪腐魔鬼、也有長期和魔鬼們堅決戰鬥的廉潔天使,但那顯然是無稽之談。大陸是輪「反貪」,伴着清剿動作常聽到的那句口頭禪「打鐵還須自身 硬」,現在看來似乎也不過是虛偽掩飾。

縱觀世上華文媒體,報道和討論此事最熱切的, 竟是在西方國家註冊、受眾主要是海外陸人的一些平台,例如北美的綜合性網站《文學城》和反鄧的毛左輿論基地《紅色中國網》。在大陸,所有有關的新聞都給「綠壩」掉了。在香港,不少媒體已經收聲,因為對黨國領導人的海外資產說三道四,比談論港獨更危險;誰個平台老總如此不檢點,管你是一國的還是兩制的,沒 準就是下一個給行刺的。

條件港獨四種:都不違法

魯迅有打油詩《贈鄔其山》,嘲諷當時國民黨統治者陰險無常,詩云:

廿年居上海,每日見中華;
有病不求藥,無聊才讀書。
一闊臉就變,所砍頭漸多;
忽而又下野,南無阿彌陀。

和此詩第三句所指的相反,特府高層近日變臉,轉吹的是和風,行會成員竟在媒體鏡頭面前笑呵呵瞇着眼暢談港獨。那大概是上頭有人認為港澳辦/西環那套 硬的來太早,敬酒未請吃,何必立即端罰酒?對此180度轉變,港人應該善意回應,故筆者敢觸龍鱗、冒昧以請,續3月21日談「雙贏港獨」的文章,理性討論 一個更一般的概念:「不違法的港獨」。這個建設性討論,假設中共還有一面是文明的不是野蠻的,是尊重合約精神的不是過橋抽板的,否則就沒意思。

選取不違法的角度討論港獨,固然是筆者避免話題太尖銳的「帶頭盔」做法,但同時也是為了替社會找一個足夠廣闊的緩衝區,避免特府鷹派與年輕世代短兵相接釀成衝突。和風吹過之後,鎮壓的架勢始終要出台,但這個緩衝區建構得好的話,卻是可以永續的。

如何港獨可以不違法?理論上很簡單,在「港獨」二字前面加條件設前提,只要加設得合邏輯有情理,就可以終歸不違法。其實,這樣的「條件港獨」,筆者已經提出過兩種,下面先扼要重溫一下箇中道理並進一步闡釋,然後再提出同樣富現實政治意義的第三、第四種。

國祚盡時的港獨

在上周四本欄文章頭一段,筆者指出:香港獨立既非可望可即,故若倡議者接受現實,可加設一個前提:一旦北京政權崩潰,中國進入混沌(例如由「二次文 革」觸發),香港為求自保,才主動與母體分割,那樣就不違法。理由是,屆時中共既墮,再無所謂違憲不違憲,「反分裂國家法」更蕩然無存,那麼,香港獨立就沒有了法律問題,有點像辛亥革命發生時的各省獨立。按此邏輯回溯,今天港人為此概率非零的不幸場景作思想動員的萬全準備,則不僅不違法,還是對香港十分負 責任的做法。
認為北京政權崩潰的概率大於零,有人會不同意,更會有人說是惡意抹黑,但那是對一個客觀事物有不同見解而已,本身絕對不違法;況且,多位中共領導人 多次說過,要警惕「亡黨亡國」,那就說明政權崩潰概率的確大於零。再者,大陸維穩費那麼高,直超過了國防經費,難道不是也「雄辯地說明」政權崩潰、出現亂局的概率大於零了嗎?

雙贏港獨

在3月21日的本欄文章裏,筆者提出「雙贏港獨」的概念,其實也就是在港獨前面加了一個重要前提:要能夠論證出港獨可以導致港陸雙贏,而且對北京而 言,它的那部分贏面足夠豐厚,以至與放棄對香港的控制權相比,得大於失。果能如此,北京便有可能願意改憲修法,容許香港獨立,以享受那個贏面。如此,到時 香港獨立便不違法;提倡這樣的「條件港獨」,則便是現在也不違法。

有人會說:那是妙想天開!但筆者不同意。誠然,中國人通常愛統一,但自古以來,佔着半壁江山鬧獨立或者幾分天下的政權並不少:三分天下的魏、蜀、吳 (184-280)、對立的南北朝(420-589),都是國史上同一時段裏不同地方出現的獨立而互不隸屬的主權國家,而且相當穩定,各自存在的時間比秦 朝和元朝都要長。

近現代,更有毛澤東成立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1931-1937)。「蘇維埃」是俄文「議會」的意思,俄語是民國左派知識分子的「潮語」。這個 蘇維埃共和國具備完整的國家組織和功能,毛當時更稱那是中華民國的「國中之國」,不僅是一次不折不扣的「兩個中國」實踐,更是把一個民族分裂為兩個國家的 標準事例。試問,假如香港人援引毛氏先例,宣告變身「小中華議會共和國」,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邊之國」,有什麼問題呢?【註2】

然而,上述三個國史上同時存在多個獨立國的事例,都是建立在武力對抗、你死我亡的野蠻心態上的。相反,「雙贏港獨」是一個進步的文明的概念,在經濟 理論裏,這叫做Pareto improvement,特點是如果大家都是理性明白人,Pareto improvement便是各方都同時自願執行的,完全不涉武力。

「要項違約」之下的港獨

現代人的觀念裏,憲法和法律都是一種合約,要約的雙方就是政府和人民,都應該是平等的,在合約底下有各自必須履行的義務。普通法裏有所謂的 material non-compliance(要項違約)概念,在租務合約和審計等官司裏很常見,指的是要約一方在相對重要的合約義務上未盡其責。一方要項違約,可以構 成另一方要求解約的充分理由。這一概念應用在《基本法》,已經愈來愈貼切。

暫且不論《基本法》立法過程中沒有香港人授權這個深層問題,光從要項違約的概念出發,便可導出一個真值命題:若北京一方不願履行民主雙普選 (2014年國務院政改白皮書和人大常委8.31決議都是明證),違反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等的合約要項,則此法基本上作廢,其中第一條講的「香港特別行政 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亦同時失去意義。也就是說,在這個「北京要項違約、《基本法》失效」的前提下,提倡港獨也是不違法的。

《基本法》第一條對北京而言十分重要,但北京必須明白,它要是在其他香港人覺得同樣甚或更加重要的條文上違約的話,其實是不斷弱化第一條的根基,客 觀上不停替香港的自決派和獨立派鋪路。北京愈是在民主雙普選、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這三方面作要項違約,黨國和特府官員及其支持者對分離意識的抨擊指罵便愈 形空洞,因為有關的憲法/法律基礎都給它自己掏空了。
這個時候,乞靈2000年前秦始皇把香港納入舊中國版圖那回事,沒有什麼額外說服力,因為所有訴諸歷史的正當性,早已消化、吸收進《基本法》第一條 裏了,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到了這個田地,唯一合理可行的善後,就是「回到1982年」,即重新談判香港前途。眾多新出現的本地政治團體要求以香港人為談 判一方的「命運自主」、「二次前途談判」,其法理與道理基礎正正就是北京近年的治港行為構成了要項違約。

研究型港獨

獨立問題,無論在什麼地方提出,無一例外都非常複雜,牽涉歷史、語言、文化、種族、政治、社會心理、國際關係;傾向獨立的一方,光靠口號不成事,反 對獨立的一方,只擺罵相也非辦法。在這個問題上,雙方採取「和理非非」的態度,卻是值得鼓勵的,有助正反觀點背後的論述透過學術研究得到深化。

現時,黨國一方所持的大一統觀點,說服力已然不足,例如上述秦朝把香港併入舊中國版圖,本身就是一起中華帝國侵略邊疆民族的嚴重罪行;當時秦始皇派 了60萬大軍南征百越,之後更大舉南向移民(包括流放罪犯),其手段和後來歐洲殖民主義時期的做法完全一個樣。這些史實,便是在按漢意識書寫的《史記》和 《淮南子》兩部古籍裏,都有詳細記載。因此,北京若要以大一統觀念說服已有懷疑心態的香港人,得另外尋找理據,舊的一套不頂用了。

另一方面,由於港獨是新鮮事物,剛剛提出不久,缺乏深厚的、多學科的學理支持,「自然獨」(年輕人)當然不覺得是大問題,但要得到更多的不同世代的香港人的支持,不能不靠做研究把理據深化,最終調校出更適合港人口味的論述。

這方面的研究,包括但不應限於通常在學院裏做的那種。社會上,民間的各類型智庫、政黨的研究部、社運小團體裏的知識分子、有興趣有能力的個人,都可 以而且應該鼓勵參與。這樣的研究,京港統治集團絕對不應打壓,反而應該支持。回想五六十年代,在港英高壓政治底下,共產思想的傳播是非法的,但一些左派團 體打着「研究」的招牌,也可以安然存在、發展,例如毛派學生團體學友社,當年的正式名字是學友中西舞蹈「研究」社。何況,筆者提出的港獨研究,絕對不是掛 羊頭賣狗肉,而是做紮紮實實的基本功夫。

簡單而言,這就是要打破「支持港獨必勇武、反對港獨必惡相」的兩極化,創造出廣闊的研究空間,把港獨的討論探索學術化、平常化,引向本來就合法的途 徑。在美國,公然提倡南方獨立的,大有人在;就是在日本,主張琉球獨立或蝦夷自治的人,招搖過市;這些國家和社會卻依然平穩。本身非常穩定、本來就是多元 開放的香港,在統獨問題上,更是不應噤聲或被噤聲的。

練乙錚 特約評論員

註1:習大大姐夫鄧家貴及其離岸公司的資料見ICIJ網站的可搜尋網頁https://offshoreleaks.icij.org/nodes/71204及https://offshoreleaks.icij.org/nodes/158037。
註2:關於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的資料見中文維基詞條https://zh.wikipedia.org/wiki/中華蘇維埃共和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6年4月12日13:37 | #1

    有限言论自由保护下的香港确实能迸发出不少政治智慧和深刻洞见。

  2. 自由民
    2016年4月12日19:02 | #2

    三分天下的魏、蜀、吳 (184-280)、對立的南北朝(420-589),都是國史上同一時段裏不同地方出現的獨立而互不隸屬的主權國家,而且相當穩定,各自存在的時間比秦 朝和元朝都要長。

    稳定?骗骗那些没读过书的港灿吧
    曹丕篡汉是哪年?

  3. Mobile Guest
    2016年4月12日23:06 | #3

    认同作者对巴拿马文件有关中国权贵部分的分析。

  4. Mobile Guest
    2016年4月15日00:24 | #4

    肉包子最终将被人民吃掉

  5. 匿名
    2016年4月15日08:56 | #5

    香港的共产党員为什么象地下党一样,不敢公开?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