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映红:为什么人民一届不如一届?

问:为什么人民一届不如一届?

答:说起来,伟大的“新中国”建国已经差不多67年了,1949年10月1日出生的婴儿现在已经退休养老。可是,似乎人民一届不如一届。像最近因为“这届人民不行”,权力集团担心“这届人民”恐慌,不惜谎称假冒伪劣奶粉符合国标。

从现象上看,67年前的人民觉悟高得惊人,在抗战结束没几年,内战还在持续的纷繁复杂的重要历史关头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何以过了半个多世纪,人民却一届不如一届,素质越来越差了呢?生活中,无论从权力精英,公知大V,还是普通民众,似乎都有着难得的共识,那就是:“国人素质太差,不能够像国外那样!”。

从心理学角度,“人民一届不如一届”还真不是戏谑之言,而是必然的现象和结果。何以如此,且听下面分析。

事实上,要使“人民一届不如一届”并不是什么难事,从技术的角度,只要持之以恒在如下几个环节着力,就能轻而易举地做到“人民一届不如一届”,“群众素质越来越差”,从觉悟高到可以选择决定一个国家、民族的前途,到不配选择决定一个村主任。

首先,控制教育。只需要将自然的、生态的、人文主义的教育改造成教条的、灌输的、工具主义的教育,就足以使“一届又一届人民”素质越来越差。具体而言,通过教育灌输,从儿童期开始就循序渐进地掐灭和扼杀学生的想象力和独立判断能力,使他们从小就学习并习惯尊重权威,辩证地一分为二看问题,泯灭是非。这样的好处对权力集团是显而易见的,无论权力集团如何作为,左边摆摆,右边扭妞,“人民”总能够辩证地从中领会到积极的伟大意义,因此,又总能及时跟随伟大的权力集团“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通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工具主义的教育越来越精致,越来越成熟,因此教育灌输的效率也越来越高,人民的素质“一届不如一届”也就是顺理成章的结果。不足为奇。

其次,控制规则。由于人类的天性是倾向于寻求稳定的关系或规则以实现个体对情境的控制和预测,只要个体掌握了事物和现象背后的稳定关系和规则,他就无需在同一件事情上耗费认知资源,就能积极地探索未知的领域。因此,控制规则就能控制人民的天性。从技术而言,控制规则很简单,只需要破坏人们对规则的稳定预期,就能使他们在锱铢琐事上劳精费神,无暇思考任何复杂、抽象的问题,如权利。

控制规则的方式包括但不限于:1、不公布任何规则和细则,使人民必须猜测。如舆论控制,就绝不能有任何明晰的规则公布示人,这样既可以保持随之的威慑力,又能促使机构和个人的实行更严格的我审查。2、公布规则,但选择性执行。如税法控制,税负之重足以使每一个经营者不避逃税就无法盈利发展,事实上就使得每一个经营者都有“原罪”,这时权力集团想弄谁都可以“依法查处”,理直气壮。这也使得经营者陷入两难:或者遵纪守法在市场竞争中输给偷逃税的同行;或者也偷逃税然后随时被予取予夺地被拿捏。3、将规则设计得极其繁琐。如帝都的外来民工子女入学的政策。每一个想让子女在帝都入学的外来务工家庭,要满足苛刻到变态的入学政策要求,几无可能。

规则控制能够将人民训练得扭曲、无助,而且效率很高。像近年对研究人员课题费用报销规则的控制,就能在短时间之内将研究人员的学术积极性和进取心消磨大半,使高校和研究机构创新能力倒退若干年。

再者,安全感控制。人们的安全感得到了满足,就会有更高的追求;而只需要使社会各阶层总是处于不安全的境地,那么为了寻求安全感的满足,就足以使更多的人放弃对更高的追求,如归宿感、尊严、自我实现,等等。社会底层的贫民阶层自不待言,他们长期处于朝不夕保的境地,安全感从来就不曾有过。城市中产以及社会中坚阶层所仰赖的财富积累,只需要使其处于随时岌岌可危的境地,那些城市中产以及社会中阶就必须更加依附而不是疏离权力集团所建构的体制。包括权力集团中的官僚阶层,要剥夺他们的安全感也是轻而易举。

从心理学角度,人们丧失了安全感,也就会长期处于焦虑和不安之中,所谓的“仓廪实而知礼节”,前提就是要“仓廪实”。有“仓廪”,但总是处于“实”与“不实”的飘摇之中,这样的“人民”甚至不如光脚的赤贫的前辈,后者反而更可能“穷则思变”,前者就只能苟延残喘于体制的恩惠。

概而言之,通过教育控制,规则控制,安全感控制,再伟大的人民经过三、五十年也会变得不堪起来。如果说前几十年,社会人群中还活跃中1949年前受教育的一些老人们;现时代,1949年民国念完小学的老人都至少78岁以上,他们的社会影响力已经式微渐杳,当社会活跃的人群全都是“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这一届的人民不行那才是合乎情理的结果。更别说,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近年权力集团教育控制、规则控制和安全感控制的手段越来越高效和成熟,人民一届不如一届不正是权力集团想要的结果吗?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匿名
    2016年4月12日13:10 | #1

    土共是地球的祸害.

  2. 匿名
    2016年4月12日14:27 | #2

    选择了cp确实可以证明那时候人民的素质极差无比

  3. 匿名
    2016年4月12日15:00 | #3

    匿名 :
    选择了cp确实可以证明那时候人民的素质极差无比

    国民党派下乡的文官 , 提倡阶级合作的温和土改 , 减租和公地 , 耕者有田 ,产业转型 ,法条如何如何
    小农们纷纷听不进去 , 嗤之以鼻
    然后cp就靠一个口号 “想不想睡地主小老婆阿?” , 拢络了广大小农的心 , 宣传效果彻底甩国民党几百条街 ,
    cp早摸透了我中国人的G点….

  4. 自由民
    2016年4月12日21:41 | #4

    想不想要自由民主啊,想不想有选票当总统啊?

  5. 匿名
    2016年4月13日07:35 | #5

    自由民 :
    想不想要自由民主啊,想不想有选票当总统啊?

    你放心吧
    豬國人民的智能沒那麼高

  6. 匿名
    2016年4月13日08:04 | #6

    想不想要自由民主啊,想不想有选票当总统啊?

    该问题目前只对香港,台湾,及大陆内部少数人有意义。

  7. 匿名
    2016年4月13日08:22 | #7

    1.一个社会人再多,总是由个人组成的,一个社会的运转,总是两个人的相处开始的。两个人的相处,遵循基本的规则,这些规则是不是可以称作人性。什么是有人性?比较难回答,是不是可以简单讲,会换位思考,就应该是有人性。想什么干什么,除了站在自己的立场,也站在对方立场想想。
    2.个体都有人性,这个社会就会尊重人权。人权固然是主张“我”的权利,更重要是尊重和保护“你”和“他”的权利。他也可以是我。“周懂的”昔日设计了整套整人把戏,应该想到可能自己也会成为把戏的靶子,今天耍“周懂的”这么狠的人,估计下场也八九不离十。没有同理心的国民, 这个社会不会有温情,也不会有人情味,更不会重视人权。
    3.一个社会重视人权,这个社会就会重视规则、尊重规则,就会有真正的法治(国民尊重法律,政府畏惧法律),会真正尊重产权(政府想收税就收税,既谈不上法治,也谈不上尊重产权),政府普选产生也是自然而然。
    4.政府当然是为国民服务的,民选政府不用说,不选举的政府也是这样号称的。怎样保证政府言行一致、表里如一呢?历史经验表明,这其实很难。怎么让政府听话呢?枪在政府手里,钱在政府手里,媒体也经常被要求姓什么(姓什么怎么理解?体面的文句里好像很少看到,江湖黑话倒是会听到,黑老大经常会挂在嘴边,大意是跟我混、吃我的,就要肝脑涂地为我卖命。讲这话的场景,好像常常要对方放弃正义良知和人性,所以并不是什么好话,难怪有人跳出来表示不服)。
    5.那怎么办呢?西游记里孙猴子和唐僧是对好师徒,孙猴子总是对长老言听计从,为什么孙猴子这么听话,唐僧如何做到让猴子这么听话的?主要当然是师徒情深,唐长老德高望重,孙猴子尊师重道,师慈徒肖,非常和谐。但也不能否认紧箍咒的作用。每每孙猴子不听话的时候,唐师父念紧箍咒猴子就听话了。而且孙猴子也的确有不听话的前科,还有对师父动手的呢,自从有了紧箍咒就一直听话了。 现代政治里,其实也有唐长老的紧箍咒的,那就是选票。普选制国家里,选民定期用选票更换政府,实现对政府特别是执政党的监督。一张选票,管住了枪杆子、钱袋子、官帽子,松绑了媒体,真是便宜又管用。所以现代文明国家不约而同采用了定期普选的办法。
    6.所以,只有国民富有同理心、理性精神,这个国家才有真正的人权,有了真正的人权,才会有产权、法治和民主,才有现代政府和文明社会。人权是这一切的基础,人权取决于国民的理性精神,缺乏理性的国民,不配有现代社会的这一切。就拿巴拿马文件来说,欧美国家元首不当经营得利几万元,都要公开道歉,甚至辞职,正是因为国民极强的人权意识,对公权力受制约极度苛刻,非常警惕公权力滥用,换了是奥巴马姐夫、奥巴马内阁部长的儿媳、女婿这样明显的转移资产,而且几亿美元资产来源不正当,美国人会像某国人这样心平气和、安之若素吗?

  8. 2016年4月16日11:00 | #8

    ”有些历史真就是不能让老百姓知道。”这句话是几年前在中央党校发声的。由此可见中共嘴脸一斑。

  9. cassius
    2016年5月20日00:46 | #9

    这种文章就连五毛都没有了,五毛也知道,洗脑教育,毁的不止是我们的后代,还有五毛的后代,毕竟五毛并不是什么权势者。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