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居伦之:钢丝上的人民币

中国截至3月底外汇储备规模为3万2125亿美元,自去年11月以来再次转为增加。但中国当局为了防止人民币快速贬值,多次采取汇率干预措施,截至2月底的外汇储备额降为3万2023万亿美元,1年多的时间内缩水了约6000亿美元。有观点认为如果继续实施汇率干预,中国的外汇储备水平迟早会达到极限,未能消除市场疑虑。也有观点认为需要强化资本管制。

深圳市福田口岸被背包旅客挤得水泄不通,从这里过桥后只需步行几分钟就能到香港。这里没有严格的行李检查,中国海关几乎让旅客无条件通关。正因为此,那些包中装满成捆人民币、到香港去换成美元的人络绎不绝。

中国政府允许个人每年最多兑换5万美元。福田口岸是用来钻空子的绝佳场所。据新华社报道,中国当局2015年取缔了60多家向海外非法汇款的“地下银行”,仅被取缔的违法交易额就超过1万亿元。这是因为2015年夏季以来,人民币和中国股票的行情越来越不稳定。

3月12日,中国人民银行(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全国人大期间召开的记者会上,对于人民币汇率稳定自信地表示会逐渐走向正常。3月16日,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RB)暗示年内可能加息2次后,人民币对美元终于恢复了平稳,但背后肯定有央行的作用。

“似乎又进行了外汇干预”,在上海外汇市场,交易员通过电话相互打听央行的动向。最近显著的不仅是单纯的买入人民币和卖出美元。

央行已开始利用金融衍生商品。向对手方交割美元现金要在数个月之后合约到期时,央行在这段时间内可持有美元,不会减少外汇储备。市场相关人士表示“可以在不消耗外汇储备美元的情况下,支撑人民币汇率”。

截至1月,中国的外汇储备以每月约1000亿美元的规模持续缩水。外汇储备枯竭引发的担忧招致了人民币进一步贬值的恶性循环。由于干预措施产生效果,2月仅比上月缩水了286亿美元,减幅低于市场预期。

但是,法国兴业银行经济分析师姚炜认为,如果央行买入的合约到期,外汇储备将大幅减少。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指导方针,中国外汇储备的必要水平为2.8万亿美元左右。如果按照此前的速度持续缩水,早晩会触到警戒线。

中国是贸易盈余国,为何要面临如此之大的人民币贬值压力?英国巴克莱银行指出了根本原因,“中国资本外流的最大因素在于宽松的货币政策”。中国的货币供给量在2008年是国内生产总值(GDP)1.5倍,到了2015年已超过了2倍。

央行通常利用发行庞大数量的货币来支撑经济。全国人大会议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尹中卿认为,溢出资金流向了股票和房地产等领域,加大了市场的波动,货币宽松存在过度。

中国不让人民币过度贬值的态度十分坚决。但如果为遏制人民币贬值而持续动用外汇储备,迟早要进行资本管制。另一方面,如果过度收紧金融,将对经济构成打击。中国正在货币政策上进退两难。

“日本对美元贬值30%、对欧元贬值20%以上,人民币的贬值幅度远远小于实施货币宽松的其他货币,发达国家就认为有问题,这难道不是不公平吗?”上海社会科学院院长王战在3月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期间,如此回答日本经济新闻的提问。王战曾在2014年与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等人一起,在习近平总书记主持的座谈会上,提出有关中国经济的建议,是中国经济领域的重要人物。

人民币在2015年8月之前采取了事实上的美元联动汇率制。在美元升值的过程中,人民币也随之升值。人民币的实际汇率(考虑各贸易伙伴国的汇率行情和交易量的汇率)与雷曼危机后令固定汇率更具弹性的2010年6月相比升值约30%。

人民币升值导致中国企业竞争力下降。出现了“(因过去的人民币升值)进口煤炭价格下降,对国内煤炭价格产生了负面影响”(安徽省国有采煤企业淮南矿业董事长孔祥喜)等不满。

另一方面,政府总理李克强表示中国不会参与竞争性货币贬值,重申人民币汇率能够在合理、均衡的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不过,李克强的“基本稳定”归根结底设想的是由多种货币构成的一篮子货币。并未像以往那样追求对美元的稳定。

问题在于中国政府没有明确这种意图。中国人民银行旗下的中国外汇交易中心自2015年12月开始公布显示人民币相对于美元和欧元等多种货币的波动情况的指数。但是,中国人民银行并未表明人民币汇率与一篮子货币联动,这同时招致了市场的不信任感和基于买入美元的资本外流。以2014年底为100的一篮子货币指数截至3月31日降至98.14,显示出人民币略微贬值。

“中国经济的硬着陆不可避免”,1月著名投资家乔治•索罗斯提出“做空中国”,随后中国强烈反击,《人民日报》称中国经济绝不会出现“硬着陆”。同时,王战也批评称,对于索罗斯等投机者,政府应采取某些措施。

国家外汇管理局综合司司长王允贵在3月22日的记者会上表示正在研究是否向短期资本征收(向投机金融交易征收的)托宾税。如果引进托宾税,将有助于打击类似索罗斯的投机性交易。

中国银行前行长李礼辉也表示在发生投机资金导致的异常资本外流之际,实行资本管制是很多国家的惯例。

中国1月在股票市场引进了熔断机制,但在短短数日后就被迫取消。过度担忧市场波动的中国往往全力应对问题,但结果未必符合预期。

中国在人民币国际化之上寄托了“中国梦”。利用经济规模,最终成为超越美元的轴心货币是国家目标。去年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是其中一步。但是,国际货币以跨境自由兑换作为前提条件。如果实行类似托宾税的资本管制,人民币走向国际货币的道路将变得更加遥远。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风一样自由
    2016年4月13日11:19 | #1

    现在能买吗,还是再等等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