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志标:谈论环球,请先确定什么是无辜的?

看见笑蜀老师写的文章,关于环球时报与国家前景的,旁征日本案例,暗示环球鼓动战争情绪,言其危害国家前途。此文一如他从前的风格,语言流畅,论证圆熟,很受欢迎。

这么多年看来下,环球在最近几年越来越频繁地进入舆论场合起舞,这是从前所没有的。环球从一张小报变为舆论场合下的一种环球现象,预示着许多缺失的发生。

环球其实一直都是那个样子,流里流气,谈不上正声正气,有人揣测其背景如何如何,也都没有证据。只能归结为,左的总是安全的,而且它长在民族主义的丰厚土壤里。

环球不是一个正常的消息源,这是两个意思:一是许多稍加敏感的信息,都已经在外部流传,认为它传递了其他媒体没有的信息,只是因为接受者信息来源比较贫乏而已。

另外一层意思是,它在信息悬殊的情况下,对某些信息的解读是扭曲的——盛赞环球多少透露点信息的,都不会否认这种被加工过的信息加深了偏见——从这个角度赞环球的人基本不是它的读者。

到底是对某些信息的无知好,还是知道这些已经被扭曲的信息好,说来说去,只能说什么样的读者配有什么样的报纸。那些批评环球的,多少抱着拯救环球的心态,其实大可不必。

对环球的不忿,理据多是它相反的那些媒体没有了,它在不平衡的舆论生态里占了便宜云云。这么说,可能接近事实,但事实不等于立场,更可能要检讨的不是环球坏坏的独在,而是那些好好的怎么了。

如果你说环球是坏的,很可能是你变得不好了。否则,这种比较就不该会造成什么敏感。当然,有人一直抱以洁癖心态,远离环球现象的种种,大概也是一种难得的风范。

焦虑环球现象的入侵,或者认为它造成“不可收拾的恶果”,可能都有点夸张,毕竟在整个意识形态格局中,论关键性,环球排不上号。在这种意义上讲,“环球现象”很像一种幻觉。

一些被认为是智者的人有意无意地强化了这种幻觉,而有些“好人”也似乎乐于强调危险,进而将环球现象的幻觉传染给他人。就舆论的历史看,没有常胜将军,左边和右边都是这样。

当然,在谈论环球时,恰当与否,一个重要的参照物,就在于确定什么东西是无辜的。如果预设一个无辜的国家,将环球摆在它的反面,恐怕就需省思这种预设,这种“无辜”的设定是否确实。

有些事本不存在,谈论多了就有了神仙鬼怪,用在环球话题上,似乎是可以成立的。从论断的角度看,它似乎重要得很;可从判断的角度看,一直边缘,尽管它影射的那些一直在。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Mobile Guest
    2016年4月14日10:43 | #1

    屎报!

  2. 匿名
    2016年4月14日23:03 | #2

    为了口饭,节操多少钱一斤?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