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南华早报》业主,马云不可能赢

去年年底,当郭鹤年终于决定卖出拥有24年的《南华早报》时,朋友们问他是何感受。这名在马来西亚出生的大宗商品和地产大亨擦拭了一下额头,长叹一声“Phew!”

郭鹤年的商业帝国跨越东南亚的糖、棕榈种植园、香格里拉连锁酒店和北京最高的办公楼。《南华早报》这家香港主要英文报纸对他的商业帝国来说一直象个异类。

在互联网出现之前,《南华早报》事实上垄断了当时香港英文纸媒利润丰厚的广告市场。然而,这可能也难以抵消由于该报不听话的编辑和记者每天都可能惹恼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并因此可能连带损害到郭鹤年其余的商业利益。他可能曾试图约束该报,但这似乎只会带来声誉上的风险。

那么,为什么一个非常成功的商人要让自己轻易成为批评者的箭靶,让人怀疑他的真实意图是要为北京不时地剪剪刺?现在《南华早报》的读者们要问中国巨头马云同样的问题。马云同意以2.66亿美元买下《南华早报》。

不是特别清楚为什么马云会想要一家报纸。这名阿里巴巴集团的主席是中国第二富有的人,他已从他的互联网基地广泛扩展到包括金融和体育。有人开玩笑说,马云叫他的员工去拿一份报纸,但他们误会了他的意思,给他买下了这家报业。

虽然阿里巴巴已表示不会干预《南华早报》的编辑操作,也不会用该报来讨好中共,但是马云的一名最高级助理已示意西方媒体是带着有色眼镜来报道中国。

阿里巴巴是否会信守承诺不是出于要让《南华早报》继续成为长期以来国际性观察中国社会的一个重要资源。世界上一些最知名的公司也在讨论为了进入一个潜在有利可图的市场他们会做哪些妥协,在那里,某个专制政权可以让他们赚钱,也可以打破他们的财富。

我要指出,我于世纪之交在《南华早报》开始我的新闻事业。在六年期间我曾经历的编辑干预或审查实例与其说是恶意,不如说很滑稽。

有一次,传回给编辑室的话说郭(鹤年)先生是阿森纳球迷,他对于体育版里把阿森纳最新比赛的报道放到版面下方不满意。另一个编辑经常下令任何涉及当时中国国家副主席胡锦涛的报道都不能够比当时国家主席江泽民的报道更突出。

但如果马云曾有任何幻想,以为拥有《南华早报》是件容易的事,那么这些幻想上周可能都消散了。4月5日,阿里巴巴履行承诺,拆除了《南华早报》的网上付费专区,试图提高读者量。毫不奇怪的是,《南华早报》决定大声宣告这个新的时代和商业模式。恰好在同一天,发生了巴拿马文件披露了中国几名高层领导人的亲属开了离岸公司。

虽然《南华早报》也刊登了关于巴拿马文件的报道,但是它很快发现自己被指责蓄意隐瞒这些消息,《南华早报》的编辑予以否认。

就像在他之前的郭鹤年先生那样,马云先生赢不了。即使他不是有意按照北京的吩咐来做,他总会被一些人怀疑如此。

作为在自由地区唯一一家专注报道中国的英文报纸,《南华早报》报道了如此多关于中国的故事,有正面的和负面的,其批评者和仰慕者们都能轻易强调那些能证明他们观点的报道——该报是亲北京的或是并非亲北京的。

与此同时,北京要媒体机构接受不折不扣的全面投降。在中国的审查者眼中,用某种方式报道甚至掩盖起来都还不够好。截至昨天,《南华早报》的网站在中国依旧被封。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译者系列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4月15日13:19 | #1

    看马狗那矬样, 搞搞线上集贸市场就行了, 居然还想办报纸.

  2. 2016年4月15日23:33 | #2

    挣钱耳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