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之音:前毛泽东秘书李锐百岁回首 撰文呼吁宪政

曾任毛泽东通讯秘书、前中组部常务副部长的李锐在其百岁寿辰时发表文章《百年回首》,再次呼唤宪政和普世价值。不过他在文章中称自己“对得起历史,对得起党”,这一言论引发一些民运人士的反弹。

4月13日是李锐的百岁寿筵。由于有关部门的要求,李家只摆了五围的酒席低调庆贺。据港媒明报报道,到场者包括六四事件中入狱的前光明日报记者戴晴、前湖南人民出版社总编辑朱正等50余人。和99岁生日时一样,李锐今年也写作一篇文章回忆过往,并发表在最新一期的《炎黄春秋》杂志上。美国之音记者电话采访李锐,被对方以身体不适的原因婉拒。

“对得起历史 对得起党”

李锐在文章《百年回首》中说:“回首一生,我对得起历史,对得起党,也对得起自己。”文章从李锐儿时的经历写起,讲他受父亲影响,从小就对共产党有好感。之后投身革命,一度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发配到北大荒,险些被饿死。文革时,李锐称由于他发表了对时任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的负面看法,被关进了秦城监狱,一关就是八年。

李锐在《百年回首》一文中感叹:“我是真没有想到自己能够活到100岁。我的传记作者宋晓梦说过,我的遭际换在别人身上,可能死过几回了。”他在去年发表的文章《九九感怀》中也引自己的旧诗一首:“百岁当今相见稀,鄙人运气自稀奇。一生苦难知多少,最怕单监与饿饥。”印证了其命运几番波折给他带来的难以磨灭的苦楚。

“唯一忧心天下事 何时宪政大开张”

李锐早年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晚年转而主张民主宪政。他在文章《百年回首》中重提88时写作的一句诗,“唯一忧心天下事,何时宪政大开张”,认为中国应遵循“普世规律”,“不能与世界脱节”。

他在《九九感怀》中推崇西方的科学、民主和法治。他说:“人类社会进步,主要靠科学和民主。没有民主,科学也发达不了。还要靠法治,依宪治国,而不是靠什么‘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那是不得人心的。中国几千年的传统,就是缺乏民主、科学,只有人治,而无法治。”

有80年党龄的李锐被一部分海外人士评价为“党内民主派”,也有一些学者称他是“两头真”现象的代表。《炎黄春秋》前主编杨继绳在2001年1月的《论自由主义与新左派——中国的一场跨世纪争论》一文中首提“两头真”的概念。他说,抗日战争前后和解放战争时期参加革命的知识分子中有一大批“两头真”的人物:青年时代为追求真理真诚地参加革命、离休以后大彻大悟并真诚地直面社会现实。

历史学者章立凡认为李锐“赢得了人们的尊敬”。他在文章《“两头真”与中间失真》中说:“如李锐、李慎之、何家栋等,在政治生涯中途因讲真话获罪,就发不出声音了,但晚年仍坚持讲真话。”

与之相对,也有观点认为以李锐为代表的“两头真”老人其实是“一生伪”。时评人“文贝”认为他们“回避责任,用西方的民主和自由这种空洞的政治口号来掩盖当年的乱为”。

而在中共“左派”眼中,李锐是“反毛疯子”。红色文化网2013年9月转发了“春晖”发表在《环球视野》的评论文章《李锐是反毛疯子》。文章指李锐受到“境外敌对势力的串联、唆使”,“抹黑、侮辱毛泽东”。文章还说,李锐和《炎黄春秋》的编辑们是“下决心与全国人民为敌,也是下决心与中国共产党、党的中央以及全党为敌”。

五不碰

身在海外的异议人士和民运人士也对李锐在《百年回首》中的观点略有微词,主要是针对李锐称自己“对得起历史,对得起党”。

在独立中文笔会发表过多篇文章的专栏作者莫之许发推特说:“李锐、杜导正这些人,哪一点对得起历史了?放到历史的长河里,他们除了帮助建立并巩固极权体制之外,难道还有其他贡献?李锐、杜导正们的这一辈子,不是在为建立极权体制奋斗,就是和极权体制在一起,他们对得起什么历史,说他不要脸,够客气了。”

莫之许同时还批评了《炎黄春秋》杂志的“五不碰”:不碰多党制、不碰军队国家化、不碰六四、不碰法轮功、不碰现任和上任领导人。

民运人士赖永献也发推说,李锐“能对得起党,必定对不起老百姓”。

另一位民运人士陈闯创发推说:“李锐会这么认为和民间有人附和,大概是因为他们梦想所谓中共民主派会主导政治变革,转型后中共仍能存在,到时这批老家伙就会被作为‘历史的先声’而记住。这就是做梦,到时这些人的道义资源恐怕连被中共枉法审判的薄熙来都比不上。”

胡平:李锐的“对得起党”被误解了

然而,《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认为,李锐的批评者误解了他话中的本意。

胡平4月14日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一般人们说‘对得起党’,那当然就是因为共产党要坚持它的一党专制,那么对得起党当然就是要对得起共产党坚持一党专制……但从另一个意义上,‘对得起党’就是说希望这个党好,并不是一些人理解的希望党能够永久的掌握这个政权、垄断政权,而是说他希望这个党变好、改好。”

胡平谈到,李锐参加共产党的时间较早,对党内的一些同志“有相当的感情”。他内心是希望那些人能够顺应历史潮流,接受普世价值。

此外,胡平还批评了当前执政的共产党人,认为他们背弃了当年革命的初衷。他说:“相当一批共产党人当年参加革命或许是抱着为国为民的初衷,但是随着革命的胜利,随着自己掌握了权力,那么他们就把这个初衷置之脑后。当他们意识到他们过去的做法是错误的时候,但是他们还依然坚持过去错误那一套,其实是为了坚持自己的既得利益、坚持共产党的垄断权力。”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4月15日12:25 | #1

    莫之许是个什么鸟?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倒是找一家能“五碰”的大陆杂志出来啊!找死易,想开化民智难!“炎黄春秋”办到现在这样,多亏了杜导正、李锐等一大批心存正义的老人,你不但不感谢他们,还这样横加指责甚至是辱骂?和文革狗有什么区别?

  2. 挽“帝国晚歌”
    2016年4月15日12:32 | #2

    @匿名
    骂得好。莫之许是个什么人?天下都右唯他革,万民皆左独他智。其实,上次有个野鸡型的中国研究院说让他去工作,他就高兴得发推文,结果被他的同伙如法炮制了一番,骂得他狗血淋头。最后也没去成,只好自我解嘲说,他是开玩笑的。
    他一辈子好象没怎么工作,在一家三流报纸当了临时工不到两年,所以一谈起体制内有名望地位的人,那份酸劲让人看了好笑。

  3. 听裆指挥
    2016年4月15日10:41 | #3

    一切为了极权土狗狗延残喘而努力的人都对不起人民

  4. 汤润芝
    2016年4月15日23:59 | #4

    匿名 :
    莫之许是个什么鸟?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倒是找一家能“五碰”的大陆杂志出来啊!找死易,想开化民智难!“炎黄春秋”办到现在这样,多亏了杜导正、李锐等一大批心存正义的老人,你不但不感谢他们,还这样横加指责甚至是辱骂?和文革狗有什么区别?

    莫之许这类极右,和左愤一路材料。
    有本事你来办个杂志来骂党嘛?
    改革不是一天能完成的,力量差太大,启蒙才是国人最需要的。

  5. 匿名
    2016年4月16日05:03 | #5

    呵!~五不碰?讲点话还要自我审查,自我阉割的人,有什么好值得敬重的?还不如法轮功强接讯号,散布被封锁的禁闻咧!~
    他要你闭嘴,你就乖乖闭嘴;要你吃屎,你吃饭时还得注意饭里面要加点屎,还洋洋得意,自己很乖,五不碰!~
    恶心!~还不如那些五毛狗,直接昧着良心赚钱了!~一个五十步,一个一百步罢了!~

    台湾的民主进程中,大家只会敬佩放下权力的蒋经国,还有敢站上街头抗争,自行印刷被封禁的政治杂志,勇敢讲真话为真理而反对的人!~

    在权力下起舞,东不讲西不碰的委屈求存,,委身权贵的人,洋洋得意说自己功劳大?对得起国家,对得起党?
    你对得起党,就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国家!~
    总归一句,不敢讲真话的人,有什么好得意的?当狗谁不会?

  6. 自由民
    2016年4月16日12:32 | #6

    汤润芝 :

    匿名 :
    莫之许是个什么鸟?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倒是找一家能“五碰”的大陆杂志出来啊!找死易,想开化民智难!“炎黄春秋”办到现在这样,多亏了杜导正、李锐等一大批心存正义的老人,你不但不感谢他们,还这样横加指责甚至是辱骂?和文革狗有什么区别?

    莫之许这类极右,和左愤一路材料。
    有本事你来办个杂志来骂党嘛?
    改革不是一天能完成的,力量差太大,启蒙才是国人最需要的。

    办杂志来骂骂老土匪本来就是窑洞党玩的黑脸白脸游戏,恰恰证明了李锐和炎黄春秋的那帮子老腐朽们在言论方面享受到的特权,这还能被你合理化了?奇哉怪也。

    莫之许他们非是无能办杂志,而是不被允许而已。艾未未还说过,殃视只要给他半个小时上去讲讲就行了,保证把共匪讲垮台。张雪忠不也说过连续写个一个月的文字,能把公开发表,共匪一样完蛋吗。作为一个高度意识形态的匪党注定会原子化消失在这个世界,留下的只能是万众唾骂,千年鞭尸。

  7. Mobile Guest
    2016年4月18日08:44 | #7

    这老逼装的太晚了哈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