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房产税:最精心呵护既得利益

执正者,包括正流亡在沙特突尼斯前总统本阿里都会公开宣称,它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维护和发展最大多数人的利益。从目前透露出来的上海房产税试点方案,人们可以确实看到:那个组织,那个组织领导的政府的确是在最精心地呵护既得利益集团中的最大多数人的利益。

  中国证券报消息称“上海市市长韩正18日在上海两会上表示,上海房产税将对超过一定人均面积(据说是人均七十平米或面积超过200平米,天啦为什么要住那么大的房子)的新购住房按一定比例征收,进一步抑制房地产投资和投机”。上海方案让上海的那些拥有多套住房住房的地产食利者阶层,让拥有几套甚或十几套、几十套住房的红色官员们,吃了定心丸。方案让他们放心,组织上永远会最精心地呵护他们这些既得利益者的利益。当然,也许上海还有些权贵富豪之前没有拥有多套住房,但他们绝对是既得利益集团中的极少数极少数。
  
  现代社会税收的关键是公平和利益调节,房产税征收理由也在于补偿与居住相关的公共服务成本和调节收入与财产分配差距。王大麻子虽然赞同房产税,但赞同的是平等的和可以调节财产与收入差距的房产税。既没有平等也不能调节利益差距的房产税,比没有房产税更坏。虽然房产税可能会影响或抵制购买环节的房价(但不会影响居民总的住房支付),但房产税征收的目的不应在于抑制房价。抑制房价最直接最有效的措施,除了增加住房土地供给外,最主要的还是利率、抵押贷款比率等。
  
  房产税的征收会影响到富有阶层或既得利益集团(拥有豪宅或多套住房)的切身利益,因此开征房产税是一场革命。也许在有价值追求的西方国家开征和交纳房产税是天经地义的事,但在“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国度,征收房产税会遇到拒绝平等博爱价值的既得利益集团的最大反抗。也正是因为如此,在改革开放过程中,任何涉及到损害既得利益阶层利益的利益或特权的改革都行不通。过去人们还可以用巨大金钱物质利益去赎买特权(现在不行了),但在经济利益上他们不会让步。
  
  三十年来,我国经济体制改革之所以能有所成功,全在于所施行的改革方案都能最精心地呵护既得利益阶层的利益。为此,所有改革方案都有两个共同的特点:赎买特权和增量改革(后者形成双轨制)。因此,上海的房产税方案并没有创新,是以往各种增量改革方案的新翻版。这种最精心呵护既得利益者特权与利益的增量改革,我国主流经济学者比如张维迎们,曾以边际理论来论证其合理性和合法性。然而,经济学理论告诉我们边际或增量变动决定价格,价格由边际成本决定是最有效率的,但是其所决定的价格是包括存量产品在内,增量和存量产品一律平等的价格。
  
  卖弄一点知识:在上世纪石油危机油价倍涨期间,民粹主义主宰的民主美国,懒惰的政府也曾实行过老油田老价格(低价格)新油田新价格(高价格)的原油价格政策。
  
  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从特权身份社会到市民社会,理想的或公平的经济体制改革和税收改革,应注重平等消除特权。否则,只会不断拉大收入和财产差距,只会使特权不断扩大,阶级分化严重和阶级关系紧张,从而影响到社会河协和社会幸福感。也正是因为如此,三十年改革开放虽然解放了非特权阶层的生产力,促进了经济的快速增长,但是人们普通感到有(经济)增长无(社会)发展,有(经济)发展无幸福增长。由于两极分化,由于既得利益阶层利益垄断了社会经济发展机会,大多数生存压力在经济增长中却不断增加,幸福感在降低。
  
  虽然增量改革,对增量豪宅征税,有可能会抑制住房投机性需求,从而有可能抑制房价。但是,这种最精心呵护既得利益者利益的增量改革,影响深远,给未来发展带来的不利影响远大于短期所得到的好处。王大麻子以为,目前中国的社会问题主要是三十年的增量改革所积累下来的问题,主要是改革中没有解决好特权和既得利益问题。可以肯定:房产税这个西方的好东西,来到中国就会被中国特色改变成坏东西。然后,反西化势力和愚昧小知又会宣布“西方价值和西方的东西不适合中国”,“绝不学西方”。
  
  当然,相对于上海而言,重庆对豪宅和超过均价三倍的高档房产征税的房产税方案看起来红得很鲜艳(只针对有钱人征收,然后将所得用于给穷人建保障房),但却更不靠谱。因为,豪宅和均价都是难以确定的和变动不居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