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涛:你谈当下 他谈未来 他谈当下 你谈历史

4月11日,王小波的忌日,依然有很多人怀念这个已经故去快20年的人。

时间过得真快,王小波早已经成了历史人物。但他的文章,却在当下依然鲜活——几乎每篇都未过时。遗憾的是,大多数被王小波的文章触动的人,都难以成为他笔下那只‌‌“特立独行的猪‌‌”。

比如,我经常阅读各种报纸,发现每份报纸基本上都没有什么个性。可喜的是,就我所见,中国至少有一份报纸成功地呈现出了‌‌“特立独行‌‌”的姿态。比如,我今天看到它的社评说,‌‌“防火墙的作用必将得到历史的正面评价‌‌”。

按照我的理解,所谓‌‌“历史的正面评价‌‌”,就是等到很多年后,今天的举措将会获得高度认可——我认为这种说法太谦虚了,正面评价实在不必等到将来,当下就实至名归。当下应得的正面评价留到未来才确认,这在一定程度上透露出对当下的不自信。我这样说,不是要批评这份报纸,而是想谈谈当下、历史和未来。

刚刚发生在‌‌“当下‌‌”的一件事是,‌‌“海淘‌‌”的关税提高了——这个政策,其实是4月8日起,开始对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商品按照货物征收关税和进口环节增值税、消费税。于是有人就一下子联想到了‌‌“历史‌‌”,说当年的《南京条约》规定进口商品的关税才5%,现在比那时候的关税不知道高了多少倍。

我觉得这就是典型的错乱,别人在说当下,你却去谈历史,你是跟当下有多大的仇和怨啊——难道1840年代值得赞美和怀念么?历史课本给留下的记忆是,1840年拉开了一系列丧权辱国事件的序幕。为此,人民英雄纪念碑上这样铭刻着碑文: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所以,《南京条约》的屈辱是不可否认的——只是,当年签约的人绝对想象不到,2016年的时候,竟然有人会对这个条约给予‌‌“历史性的正面评价‌‌”。是的,今天竟然有人怀念起它了。这就是错乱——有些人对当下的关税政策该有多么不满,才会如此‌‌“丧心病狂‌‌”地怀念先辈们抛头颅撒热血废除的不平等条约啊。

不过,我查阅了一下《南京条约》的原文,并没有发现5%关税的字样。条约里大概说,英国商品进入中国,其税率应该协商确定,中国征收多高的税率,需要经过英国同意——这就是关税自主权的丧失,这对于清政府而言,当然是一种屈辱。但是,你若从老百姓的角度来看,这哪里是屈辱,这明明是福利嘛。你看,在腐败无能的清末,官府与老百姓的利益有时候是不一致的。

这就是历史的好玩之处——在‌‌“当下‌‌”重读‌‌“历史‌‌”,你往往能够发现各种悖论。比如历史上的‌‌“鸦片战争‌‌”,如今看来,就是英国用枪炮逼迫大清做生意。清政府本来是想把洋人堵在‌‌“墙‌‌”外的,奈何人家船坚炮利,海防挡不住,城墙也挡不住。最后只好和谈,不仅同意跟洋人做生意,还同意给予关税优惠。接下来,便是长达百年的‌‌“帝国主义在在东方架起几门大炮就可以征服一个国家‌‌”的历史。

总之吧,快200了,西方一直是东方的阴影,把西方挡在外来,觉得西方亡我之心不死,成了一种‌‌“生理反应‌‌”。可是奇怪的是,生活在东方的很多人,还是不由自主地喜欢西方,比如,很多人将尚未成年的孩子送到那里去读书,很多人不远万里去那里买奶粉。所以,‌‌“当下‌‌”与‌‌“历史‌‌”放在一起品味,总能生出错乱感。只要你静下心来一思考,就有精神分裂的危险。

历史是不堪细读的。拿当下与历史对比,常常会陷入‌‌“历史虚无主义‌‌”。为了不至于大家患上精神疾病,把‌‌“历史‌‌”与‌‌“当下‌‌”分割,用‌‌“未来‌‌”赞美‌‌“当下‌‌”,不失为一种好办法。当然,更好的办法或许是在今天重写历史、在当下虚构未来、用未来架空当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