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草的骆驼:皇帝真的喜欢清官吗?

1959年4月,毛泽东批评党内同志不敢讲真话,提倡学习海瑞“刚正不阿,直言纳谏”的精神。随后,时任的北京市副市长、明史专家吴晗相继写出了《海瑞骂皇帝》、《论海瑞》等文章,并改编为历史剧《海瑞罢官》。1965年11月,四人帮之一的姚文元在上海的文汇报上发表文章,批评历史剧《海瑞罢官》,随后,《人民日报》、《红旗》等先后展开了对于这部历史剧的批判。自此,拉开了文革的序幕。

这篇文章不谈文革,谈的是海瑞。令人感兴趣的是,一个死了几百年的古人,竟然还能对后世的政治发生那么大的影响,背后的原因何在?

我想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在于海瑞强大的道德感召力。古代中国,于朝政,是以德治国,于个人,是以德服人。德行而不是法律,是维持中国两千年统治的基石。于是,刚正不阿,不畏权贵,直言纳谏,不惧生死,清廉爱民,受人爱戴,这样的海瑞便成了为官的楷模,流芳百世,受人敬仰。朝代虽易,但对于道德的呼唤却从未停止,于是对海瑞的崇拜也从未停止。

但是也可能有人质疑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或许海瑞只是被有心人塑造出来的一个形象,以迷惑人心罢了。既然是人,免不了有人性之恶,哪里有那么完美的存在?

因此,真实的海瑞到底如何?

首先,海瑞确实很清廉。书中记载,据说有一次总督胡宗宪竟然以传播特别消息的口吻告诉别人,说海瑞替母亲做寿,大开宴席,竟然买了两斤肉。把吃肉,并且还是在母亲诞辰吃肉,当做一个重磅消息来传播,可见平日里海瑞给人留下的印象。

海瑞曾官居二品,但是平素却没有积蓄,死的时候仅仅有白银十余量,连丧葬费用都不够,还是别人凑钱为他办的丧事。

其次,海瑞确实敢于直言纳谏。1566年,海瑞上书批评嘉靖皇帝,指责皇帝崇信方士,不理朝政,奢侈无度,使得朝纲紊乱,民不聊生,贪污横行。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治安疏》,可谓震古烁今。

这样的奏疏确乎是史无前例的。往常臣下向皇帝作诤谏,只是批评一种或几种政策或措施,这种指斥皇帝的性格和否定他所做的一切,等于说他这几十年的天子生涯完全是尸位素餐,而且连为人夫及人父的责任也没有尽到,其唐突之处,真的是古今罕有。
不过,海瑞并未因此丧命,入狱十个月后,新皇隆庆即位,他也就被释放出来了。

再次,海瑞执法也是刚正不阿。在隆庆时期,海瑞被任命为南直隶巡抚,在这期间,他为政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处理土地兼并问题。在南直隶,兼并土地最严重的就是前首辅徐阶一家,据说有六万亩之多。当初海瑞上书嘉靖入狱后,徐阶曾经救过他的性命,但是海瑞不太顾及私情,勒令徐阶退回所兼并的土地,并逮捕了他的弟弟。

这样一个清廉爱民,执法公正,道德自律的人,大概会受到同僚的排挤,但是皇帝肯定喜欢这样的臣下,并会委以重任。然而,事实当真如此吗?

1586年,有人上书批评海瑞志大才疏,不能干实事,万历皇帝如此批复:“虽当局任事,恐非所长,而用以镇雅俗、励颓风,未为无补,合令本官照旧供职。”

一个道德完人,却无法委以重任,只能用来改善风气,做个道德表率,这本身不是很吊诡吗?传统王朝一直不都是强调以德治国吗?从皇帝到官员,他们不都是儒家信徒吗?他们学的不都是孔孟之道吗?为什么一个恪守四书礼仪的人,从上到下都排挤他呢?

这要从明朝的官员俸禄开始讲起。朱元璋建立的明朝,从一开始就带有很强的儒家理想色彩,为什么做官?为的是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而不是为了升官发财。官员应该抛弃自己的个人利益,专注于国家利益,好的官员就应该杜绝物质享受,过一种禁欲的生活。

在这样的意识形态下,官员的俸禄十分微薄,以至于不切实际。因为除了日常生活开支,服装、轿子、车夫,这些与官职相关的外在形式必须得保证,不然就是失礼。同时,官场往来、人际应酬也得参加,如此这般,低廉的俸禄根本无法维持,于是只得捞外快。

朱元璋自然不能容忍,于是严刑峻法。

首先,贪污六十两的官员,一律诛杀。其次,设立酷刑,“剥皮揎草”、挑筋、断指、断手、削膝盖等等。什么是剥皮揎草?对于犯罪的贪官,先将其剥皮,然后在皮囊内填充稻草和石灰,将其放在处死贪官后任的公堂桌座旁边,以儆效尤。同时,还鼓励民众上诉告官,甚至可以直接扭送官吏。

据统计,朱元璋在位的31年间,先后发起6次反贪运动,波及15万名官吏。然而结果呢?他晚年自己感叹,严刑峻法并没有效果,贪官是越杀越多,最后只得放弃。

为什么这么严厉的反贪会失败?

这是因为每个人都有两面性,在书里,黄仁宇用阴和阳来表示。阴就是自私自利,阳就是大公无私。这其实就是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的矛盾,就算在现今,如何调和这两者,仍是执政者所面临的一个巨大的挑战。韩国前总统卢武铉的自杀,陈水扁的受贿坐牢,都是失败的结果。

古今不同的是,我们公开承认人的两面性,有的国家是高薪养廉。而朱元璋却否认这一点,认为官员可以只有阳没有阴,可以只为国家奋斗,而不需要个人享受,但结果证明他错了。

后世的皇帝吸取了教训,承认了人的阴阳两性,但是没有勇气改变国家的财政制度,只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认官员获取额外收入的潜规则。但是一旦放开闸门,洪水便滚滚而来,想要再阻止,便无能无力了。结果是贪污横行,民不聊生。

怎么去解决?海瑞想到的是恢复朱元璋的制度,用严刑峻法。但是历史已经证明了,此路不通。于是海瑞的不得重用,被同僚排挤,也就在清理之中了。

皇帝到底喜不喜欢清官呢?

或许从心里,他是敬重这样的人的,因为从小接受的儒家教义告诉他,理想的人生就应该如此。然而现实的政治让他有着清醒的认知,每个人都有自私的一面,治理国家靠的是整个官僚系统,而不是某个人。由此,你不能奢望人人都是圣贤,甚至绝大部分人都不是圣贤。如果突然冒出一个来,最好的做法是供着他,同时不让他掌握实权。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1. 2016年4月23日04:50 | #1

    还在用远古时代的政治话语,你国就算一个ccp倒下了,还会有另一个ccp趴起来。

  2. 2016年4月23日06:00 | #2

    这不就是猪周期么?黑格尔说的

  3. 匿名
    2016年4月24日07:17 | #3

    海瑞就是个沽名钓誉的酸儒,看看它是怎么逼死自己五岁女儿的

  4. 不民主不統一
    2016年4月24日08:21 | #4

    民主制度是人類社會的重大進步,兲朝拒絕民主,只能留在幾千年前的歷史循環中。

  5. 匿名
    2016年4月24日19:14 | #5

    这种王八文章就不要转了吧——装腔作势、无中生有,谁告诉你以德治国,谁告诉你儒家理想色彩啊,弱智,还不如讨论皇帝真的喜不喜欢(或者讨不讨厌)太监呢!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