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乱局:崩塌的信用

【财新网】(记者 朱亮韬)在线P2P跑路,线下理财平台挤兑,风险事件接二连三,每一个事件大同小异,投资者的故事也几近雷同——从轻信,到喜悦,再到疑虑、恐慌和悲怆。

  “中晋系”——又一个e租宝

  4月15日,接到当地派出所警察的电话之后,陈菲(化名)有些害怕。

  陈菲说,警察没有说明具体会谈什么,但她猜测可能和中晋维权的事情有关。“可我是个良民呀,我只是想要回自己的钱。”她电话中的声音有些发抖。

  陈菲今年四十多岁,曾在上海一家知名外企工作20来年。两年前,她通过技术移民搬到加拿大,拿到永久居留权,去年下半年刚刚因工作原因又回到国内。

  她的麻烦开始于3月中旬,朋友带她去了中晋位于外滩百年建筑里的营业厅,广东路94-102号,原三菱洋行大楼。

  中晋用以包装的一切——豪华的装修、耀眼的地段、知名电视节目《相约星期六》的广告,确实都让陈菲看在眼里;那位陈菲口中“精明”的上海朋友亲历推荐,也让她觉得动心。但陈菲说,最打动她的是,资料里中晋关于与晋商的关系的宣传,“给人很有历史渊源的感觉,让我觉得这是一家很有实力的公司”。陈菲回忆说。

  当天,陈菲就在其中投了十万块钱。

  随后,每日利息的流入,更让陈菲觉得放心。于是,10万,10万,10万,紧接着最后有“5%额外收益奖励”的30万,陈菲一共在中晋投资了70万元。陈菲有些心疼地说,这70万是她这么多年,扛着和华为竞争的巨大工作压力,一个项目一个项目挣下来的。

  “你内心里曾质疑过中晋他们项目的真实性吗?”

  财新记者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客户经理那套“股权包装上市”的介绍,完全说服了她。

  一些中晋系的投资者却无法相信这是一个问题平台。与e租宝的一些投资者一样,他们在公安出手之前并没有觉察到危害行为。但是财新记者走访发现,中晋系宣称以旗下PE基金投资的创新孵化园企业,现已人去楼空。

  这是陈菲四十多年里为数不多的几次投资经历,大多数时候,她的现金都像这70万之前的去处那样,“存在银行里”。

  陈菲在加拿大的这两年一直都在读书,进修了好几门IT相关的课程。她说这段经历也蛮辛苦的,“课程非常紧张,然后每天回来还要买菜做饭、操持家务也挺累的。”在陈菲原本的计划里,而这笔投资能够让回加拿大继续进修时,财务上能更自由一些,“有时候也多想出去吃吃饭”。

  相较于财务上的损失,更让陈菲难过的是情感上的打击。混杂着怕被担心和埋怨的心情,中晋的事情陈菲没有告诉身边任何人,儿子、父母、同学都没有。

  但她不明白出事之后,为什么没有任何人能给投资人知情权,或者哪怕是一点安抚,她感到心里委屈。

  4月21日,部分“中晋系”投资人与上海公安局经侦部门沟通了案情侦查进展。

  有投资人表示,上海公安局经侦部门在沟通中称,中晋案件登记投资人人数约为1万多人,金额有50多亿,但目前查封的“中晋系”全部资产仅约为五亿余元。前述投资人称,他们投资人对此数据感到难以置信,他们也希望警方能够对案情进展有更多信息披露。财新记者没有联系到上海经侦部门对此进行回应。

  对于很多事情的信任基础没了,陈菲说,“你看我在中国还能相信谁?”此前一直存有的是否移民的犹豫,现在不存在了。

  她现在对这里唯一牵挂的,似乎只剩这笔钱还能回来多少?但在某个失望的瞬间,陈菲也摇着头说,“应该也回不来多少了。”

  融宜宝——伪P2P原罪

  王丽梅(化名)出发去维权的那天早上,并不知道这一次,她将让融宜宝登上新闻头条。

  这次行动缘起于维权群中几声提议——“这段时间太安静了……要闹一闹了”。距离上一次维权行动刚刚过去一个来月,4月11日王丽梅和七八名投资人又一起来到上海市招商局大楼。融宜宝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的静安财富中心在此办公。他们都通过融宜宝投资了几十万到百万不等的理财产品,而现在钱到期但无法兑付。

  之后两天,几张办公室一片混乱、墙上被喷“骗子”油漆以及经侦立案回执的照片,配以“又一个百亿级P2P平台融宜宝倒了”的标题,开始在网上流传。

  融宜宝自称是一家P2P平台公司,根据官网上的介绍,“仅提供信息咨询与服务,撮合借款人和出借人,属于非金融机构。”

  但财新记者从投资人处获得的合同显示,融宜宝的“线下P2P”模式实际上就是“影子银行”——通过债权转让的形式,一边出借资金,获得债权和更高的利息;另一边销售理财产品,聚扰投资人资金。债权转让的中间人则是融宜宝公司内部的法人代表或者其他高管,投资人的资金也都在这些高管的个人账户上流转。

  这种处于合规边缘的“P2P”模式之下,隐藏的巨大风险随时可能爆发。融宜宝这波兑付风险爆发的导火索,是因为其代销的两款基金产品开始于2014年10月的兑付延期。

  投资人提供的多份文件显示,融宜宝先后于2013年10-12月、2014年5-6月代销中成鑫融(北京)投资有限公司的两款有限合伙私募基金,到目前仅上海地区仍有千万级别的金额尚未兑付。上海融宜宝浦东财富中心的两名团队经理都承认此事。

  2015年年初,基金产品兑付问题加上骨干离职、股市红火等系列原因,使得融宜宝旗下债权转让产品的兑付也出现困难。融宜宝的一名团队经理称,融宜宝产品的债权都是真实存在的,但是目前期限错配的问题使他们现在的兑付遇到了一些困难。

  截止到目前,融宜宝公司的经营仍在继续运转。前述融宜宝的一位大区团队经理表示,公司正在尽力想办法进行兑付。王丽梅称,融宜宝公司新任总裁将会到上海与投资人协商解决方案。她希望能获得一个清楚的答复。

  类似融宜宝这样,以P2P平台为噱头的民间借贷中介不在少数。

  采访快结束时,王丽梅向财新记者谈起另一家去年发生“老板跑路”的公司“百银财富”。

  这家公司全名为上海百银金融信息服务(集团)有限公司,也是冠以P2P的名号,在线上及线下推进类似的借贷中介业务。但到2015年1月,百银财富的实际控制人赖昌丰卷款2亿元跑路,千余投资人血本无归。

  百银财富随后被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查处。根据法院的判决书显示,多名销售员工已被定罪,被判以3到5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王丽梅说,其中的多名员工都是才从融宜宝带着客户资源跳槽过去的。在他们刚刚获得更高的职级和提成没几个月,牢狱之灾便就降临。

  回忆起这个案子时,王丽梅说她当时的内心也非常恐惧。她害怕有一天同样的境遇落到自己头上。“这个行业生来就带有非法集资的原罪。”王丽梅说,“不像其他行业,失败了可以重来,这个行业是不容许失败的,一旦失败你就是非法集资罪。”

  易乾财富——值得庆幸吗?

  4月19日,易乾财富南京总部办公室的4楼会议室里,几位投资人围着新任总裁曹健荣询问疑问。

  “债权是不是真的?”这是很多投资人,直到此时才会想起来关心的问题。

  “为什么同一笔小额债务,会在几个月之内还在转让出去,是不是存在重复转让的问题?”一位投资人疑问道。曹健荣称,可能是短暂技术故障导致。

  4月18日,易乾财富位于南京中山南路上的公司总部仍在经营。而门口多名安保人员的驻守,显露出一种紧张的气氛。据安保工作人员由透露,他们是由大楼物业方聘请维持秩序。易乾财富的员工称,自公司账户被警方冻结公告发布之后,有投资者上门打砸,“甚至有些投资人把公司电脑都搬走了”。

  总部现场的情况目前已趋平静,偶有零星投资人上门询问。但是财新记者在现场了解到,有较多员工因担忧公司现状而正在准备离职。

  易乾财富的一名中层员工表示,目前公司高层正在积极应对兑付危机,“最好的解决方法还是希望警方能够尽快解冻账户”。易乾财富关联公司江苏易乾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易乾资产”)的总裁薛秀丽已从美国返回处理危机,4月18日前往桐乡与当地经侦部门进行沟通。

  有消息传言,包括易乾财富董事长刘丹在内的多名高管已潜逃国外。前述易乾财富中层员工表示,4月初时当时公司一众高管确实前往国外,但实为度假旅行,并非“跑路”。但他没有解释多名高管目前仍未返回国内的原因。

  前述易乾财富中层员工还表示,易乾财富的业务模式是以通过债权转让的方式,对借贷双方进行匹配,部分债权由关联公司易乾资产提供。

  财新记者获得的一份投资合同显示,易乾财富也是通过债权转让的方式,对贷款段和资金端进行匹配。几乎所有合同转让的中间人都是郑环,他也是易乾资产的法定代表人。易乾资产的官网上也介绍自己称是易乾集团的贷款部门。

  融宜宝和易乾财富的业务模式十分类似,通过债权转让的方式连接贷款端和理财端,用公司“内部人”作为转让中介。财新记者获得的合同显示,为了匹配合适,拆标、期限错配的合规问题十分普遍。

  4月21日晚间,南京易乾宁金融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易乾财富)在公司官方微信公众号、网站发布公告称,从4月22日起,全国范围内恢复合同到期客户投资本金、投资收益的兑付工作。当日早间,部分此前已到期的易乾财富投资人账户开始收到汇款。部分投资人历经此事后,情绪喜悦,更有人开始在微信维权群中发红包以示庆贺,但仍有较多投资人在焦急的等待之中。

易乾恢复兑付 中晋查封资产仅涉案额十分之一

  【财新网】(见习记者 朱亮韬)近期,快鹿、中晋系、易乾财富等理财平台涉嫌非法集资的风险频发。4月22日,其中两家平台又有走向分化的新进展,易乾财富开始兑付部分投资者的本息收益;“中晋系”投资人代表昨日与上海经侦部门沟通后,对案件侦办进展表示悲观。

  4月21日晚间,南京易乾宁金融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易乾财富)在公司官方微信公众号、网站发布公告称,从4月22日起,全国范围内恢复合同到期客户投资本金、投资收益的兑付工作。

  此前,易乾财富绍兴两家分公司被监管部门调查。4月13日,浙江桐乡警方经侦部门通告称,因易乾财富桐乡分公司因涉嫌非法集资,对其进行立案侦查,并冻结了易乾财富的账户。此后,到期投资者的本息收益全部无法兑付。

  4月22日早间,部分此前已到期的易乾财富投资人账户开始收到汇款。部分投资人历经此事后,情绪喜悦,更有人开始在微信维权群中发红包以示庆贺,但仍有较多投资人在焦急的等待之中。

  易乾财富的一名中层员工此前对财新记者表示,公司高层预计的最好解决方法是希望让警方能够尽快解冻账户,但也会考虑通过人工逐一汇款方式,先行兑付到期投资人的本息收益。

  根据财新记者获得的一份投资合同显示,易乾财富也是通过债权转让的方式,对贷款段和资金段进行匹配。合同转让的中间人是郑环,他也是江苏易乾宁资产管理公司(下称“易乾资产”)的法定代表人。易乾资产的官网介绍上,称自己是易乾集团的贷款部门。

  大多数“中晋系”投资人的心情则依旧非常糟糕和悲观。4月21日,部分“中晋系”投资人与上海公安局经侦部门沟通了案情侦查进展。

  有投资人表示,上海公安局经侦部门在沟通中称,中晋案件登记投资人人数约为1万多人,金额有50多亿,但目前查封的“中晋系”全部资产仅约为五亿余元。前述投资人称,他们投资人对此数据感到难以置信,他们也希望警方能够对案情进展有更多信息披露。财新记者没有联系到上海经侦部门对此进行回应。

  4月6日,因为涉嫌非法吸储和集资诈骗,中晋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等“中晋系”公司被上海警方立案侦查,“中晋系”实际控制人徐勤等20余名高管被控制,此案目前仍在警方侦查阶段。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4月25日09:36 | #1

    郑媛媛书记和艳照男友也成立p2p上海大大集团,整体事件有内幕的

  2. 秋 雨
    2016年4月25日11:24 | #2

    这两年倒闭的理财公司多了,也可以看出中共流氓政权的执政方式,都是一个字拖,拖到苦主们身心俱疲最后不了了之。对于那些敢于公开聚众维权的就出动特警,抓几个拘留,其他人就老实了。

    而对诈骗过百亿,受害者超过十万以上的,先立案拖过一年,最后拿出一小部分赃款按比例分发苦主们,媒体大肆宣传几万投资者排队领取那点赃款,再找几个老太太眼含热泪的对着镜头说:“还是共产党政府好啊!”。于是表彰会不开也算开了,领导的政绩也有了,皆大欢喜。

    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中共流氓政权对付屁民可以说是相得益彰,举世无双。

  3. 匿名
    2016年4月25日11:55 | #3

    此前一直存有的是否移民的犹豫,现在不存在了。。。。这和移民不移民有什么关系。。。。华尔街麦道夫忽悠几百亿的都有。。。

  4. 匿名
    2016年4月25日12:55 | #4

    标点符号不知怎么用的弱智也知道移民,可见形势如何啊……

  5. 匿名
    2016年4月25日15:10 | #5

    匿名 :
    标点符号不知怎么用的弱智也知道移民,可见形势如何啊……

    其实他才是个装逼大忽悠,有钱移民还会跑到墙外楼来?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