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恒均:黑社会可以爱国,爱国不可以黑社会

中国前公安部长陶驷驱去世,他1992年对香港媒称讲的那句“黑社会也有爱国的”再次引起大家关注。当时正值香港已进入回归倒数的关键时期,有关言论被港媒视为北京向香港黑帮统战和招安,期望他们确保九七香港顺利回归。当时香港黑社会几乎拥有半壁江山。

但在现在文明社会说出这样的话还是让人无法接受,正如说“犯罪份子也有好人”一样,逻辑存在问题。

于是,陶本人于1993年再次向传媒谈及黑社会如何“爱国」”,不点名地指出,当年曾经随国家领导人出访并担任保护任务,当时有一个类似三合会的组织出动八百人来“保护我们国家的领导人」”,这些社团也“有办好事的」”。他指的可能是小平访美时,借助香港、台湾在美国的黑社会组织暗中保护小平。从当时中共在美国华人中力量微乎其微来看,这是有可能,也是合情理的。

但就此说出“黑社会也有爱国的”还是欠妥的。更何况香港和当时大多文明国家对“爱国”的定义同大陆稍有不同,例如危害社会与百姓安危的黑社会本身就不符合爱国的定义,爱国应该是遵纪守法、保护民众为主的,而不能狭隘地以保护了一次领导人就定义为爱国。

当然,应该考虑到中国当时的特殊情况。而我个人觉得这句话至所以反复被提起,并不一定是针对他当时的“失言”,而是在中国,这么多年下来,总有人打着“爱国”的旗帜、举做“爱国”的招牌,耍流氓、搞黑社会。

黑社会也有爱国的,大家其实可以接受,但“爱国”的去搞黑社会,甚至用黑社会手法去“爱国”,用黑社会手法强迫人家“爱国”——爱他们,那就连黑社会都不如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Mobile Guest
    2016年4月26日01:26 | #1

    “黑社会可以爱国,爱国不能黑社会”这个论点是非常自相矛盾的

  2. Mobile Guest
    2016年4月26日01:55 | #2

    既然黑社会可以爱国,那么爱国又怎么不能黑社会?出现这种这种矛盾的原因是,黑社会爱国论是个勿悠人的骗子理论。中国不是中国人的而是赵家的,爱同等同于爱赵家。且不说文中陶的事是不是真实的,就说陶的背景,他可以说是赵家的大管家,他受恩于赵家,能不爱赵家吗?

  3. 匿名
    2016年4月26日10:05 | #3

    杨头草还没跑啊?

  4. ,.,.,
    2016年4月26日10:06 | #4

    为啥中文世界的口号都是些彼此互相矛盾的玩意

  5. ,
    2016年4月26日10:07 | #5

    老毛不是利用各种势力得天下的吗?老陶是老实人讲老实话.

  6. 匿名
    2016年4月26日10:24 | #6

    坏人就应该坏一辈子么?就没有做好事的时候么?做好事的时候是不是一个好人呢?即使是黑社会也不是时时刻刻在违法吧?所以黑社会为什么不能爱国呢?

  7. 自由民
    2016年4月26日10:41 | #7

    民主人士可以罵中國,中國不能罵民主人士

  8. Mobile Guest
    2016年4月26日07:53 | #8

    杨某四面通吃,是另一种颜色的死妈男

  9. Mobile Guest
    2016年4月26日08:52 | #9

    现在包子那套就是黑社会

  10. 2016年4月26日20:44 | #10

    爱国、黑社会,这是两个不同层级和语域的概念。爱国是民族语域的,黑社会是社会治理语域的,因此才可以说黑社会也爱国,因为这两个不直接排斥。从中国人价值观来看,没有比国更大的概念,在爱国的旗帜下,所有的人都可以团结起来共同战斗。黑社会杀日本人,像王亚樵,中国人会认为他就是民族英雄,没人在管他是不是黑社会。从民族的角度来说,香港当时还是殖民地,爱国的黑社会一定是社会欢迎的。其实,还可以反过来说,那些衣冠楚楚的绅士其实倒是有奶就是老娘的小人。

  11. 匿名
    2016年4月26日20:44 | #11

    盗亦有道

  12. 2016年4月26日20:51 | #12

    中央从国际政治的角度对香港的民风很客气,但在绝大多数大陆人心目中,香港其实就是只具有动物性,即饮食男女的一群无家者。没有历史感,没有民族意识,没有世界视野,没有未来期望,只需要苟延残喘的一批人。香港没办法再出现像样的企业家,比如像包玉刚、李嘉诚这一类,没办法再出现优秀的艺术家,也没有英雄,连黑社会都黑得不像。像点样的人才不是来自外国就是来自从大陆绕道欧美的一批人。这批人没有政治性,只有动物性。

  13. 匿名
    2016年4月26日21:27 | #13

    我是一个兵 :
    中央从国际政治的角度对香港的民风很客气,但在绝大多数大陆人心目中,香港其实就是只具有动物性,即饮食男女的一群无家者。没有历史感,没有民族意识,没有世界视野,没有未来期望,只需要苟延残喘的一批人。香港没办法再出现像样的企业家,比如像包玉刚、李嘉诚这一类,没办法再出现优秀的艺术家,也没有英雄,连黑社会都黑得不像。像点样的人才不是来自外国就是来自从大陆绕道欧美的一批人。这批人没有政治性,只有动物性。

    病的不轻阿 该看看脑科了

  14. 匿名
    2016年4月27日02:07 | #14

    抛开香港的历史分析目前香港的现状,还是去看精神科吧。爱国黑社会只在社会主义理想者面前才是个问题吧,对于个人主义者和自由民主派基本上不是个太值得思考的事儿。面对不同思想,不同情况,不同条件,事情的光谱还是蛮清晰的嘛,当初为什么搞无产阶级大革命?最后换来的伟大成果不就是保障,保障是保障每个人,还是保障全社会所有人,这个界限是寿命,还是法律,还是民族,这就是特色爱国黑社会的呵呵了。

  15. 匿名
    2016年4月27日02:29 | #15

    靠。让黑社会去爱国吧

  16. 匿名
    2016年4月27日09:17 | #16

    黑社会爱的那个国,是你的国吗?

  17. 匿名
    2016年4月27日12:05 | #17

    反过来想,“爱国的”共狗不也频频利用黑社会嘛。那利用黑社会的究竟又是什么东西呢。呵呵

  18. 匿名
    2016年4月27日12:06 | #18

    反过来想,“爱国的”共狗不也频频利用黑社会嘛。那利用黑社会的究竟又是什么东西呢。

  19. 2016年4月27日20:15 | #19

    一帮傻缺,连基本的常识都没有,也听不懂人话。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