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中国遏制大宗商品投机

中国已采取措施遏制大宗商品市场的过度投机。连续数周来的疯狂交易推高了大宗商品价格,引燃了人们对于中国市场又将滋生一个泡沫的担心。

中国几家最大的大宗商品交易所近来成交额飙升。上周某日,一种钢材期货主力合约的成交额超过上海和深圳证券交易所成交额之和。

世界各地的投资者已经开始注意这股最新的交易热潮。许多大宗商品的价格近来大幅上升,铁矿石价格在短短两周上涨近三分之一。资金开始流入原材料的部分原因是中国去年出台了针对股票交易的限制措施。

“中国最新的投机热潮震惊全球市场,”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分析师汤姆•普赖斯(Tom Price)表示。

上海钢材期货价格今年以来上涨逾50%,本月涨幅就超过五分之一。在大连商品交易所(Dalian Commodity Exchange)交易的铁矿石上周触及自2014年9月以来最高的价位。

这股飙涨行情已促使中国最大的几家大宗商品交易场所——上海期货交易所(Shanghai Futures Exchange)、大连商品交易所和郑州商品交易所(Zhengzhou Commodities Exchange)——上调交易成本、保证金以及针对某些合约的每日交易限制,以求遏制交易活动。

近10年来的经济增长使中国成为几乎所有大宗商品的最大进口国,全球各种重要原材料的定价权也随之东移。如今,世界上交易最活跃的大宗商品衍生品有近一半在中国的交易所交易。

分析师们表示,对大宗商品的投机兴趣提高,导火索是中国政策制定者今年为了支撑经济和人民币汇率而设计的一场信贷激增。

信贷激增导致建筑活动回升,并吊起了投资者的胃口,鼓励他们想方设法对中国经济押注。去年对经济放缓的担忧引发股市抛售潮之后,北京方面针对股票交易出台了严厉规则。

新加坡RCMA Asset Management的联合创始人迈克尔•科尔曼(Michael Coleman)表示,中国投机者似乎“已认定,两周前发布的巨大信贷数据是加杠杆的绿灯”。

“由于现行的各种限制措施,他们不想在股市买入股票,而似乎认为大宗商品真的很便宜。”

一些交易商担心,较高的交易成本可能导致投机头寸迅速平仓。上海钢材价格昨日下跌0.3%,而铁矿石期货亦收低。

“钢坚强”:中国经济的非理性标签

螺纹钢期货的暴涨,成为当下研究中国经济的一个最好切口。

年初以来,螺纹钢期货已经暴涨60%,成为当之无愧的市场之王,暴涨的同时,资本大鳄纷纷进驻,成交量也显著放大。从螺纹钢期货的开仓数量来看,目前的暴涨趋势与合约数量呈现同比例上升,与去年股市的疯狂上涨时的资金走势大致相同。从这个角度来看,这是一轮典型的资金推动行情,而从开仓量来看,新增资金大规模进场也十分明显。不幸的是,与任何一个金融市场的泡沫形式类似,这样的暴涨必然带来大规模的财富重新分配,多数资金的下场仍将是止损出局。

从股市到螺纹钢,整体来看,中国金融市场的逻辑并没有发生变化,市场资金的赌性也十分明显。这给政策带来了极大的挑战,从历史上来看,每一次金融市场的爆炒都会吸引相关监管政策的收紧,一般先期政策都是上调交易费用,但早期政策的效果都十分有限,甚至会起到助推作用——市场解读为短期利空出尽,最终会采取限制交易量等手段。伴随着市场波动加大,市场中多数资金会出现短期深套,最终市场以暴跌收场。而总体来看,政策周期会落后于市场周期,而“政策滞后”也往往无辜成为被诟病的对象。

而这样的金融市场交易行为,其实与基本面并没有因果联系。比如说3月份的粗钢产量大幅高于市场此前的预估,市场给予了正反两面的解读,看多市场者认为市场的库存状况比想象中差,导致钢厂迅速复产,看空者则认为行业产能严重过剩,稍有价格提升,产能就迅速释放。很明显,多数情况下多数市场分析只是在“看图说话”。

了解了金融市场的属性后,下一个需要了解的问题是,为什么是螺纹钢?技术面上分析,螺纹钢从2009年“四万亿”刺激政策以来跌幅巨大,容易成为爆炒标的。金融市场上往往有7年一个周期的说法,一个长期低迷的品种,市场交易和持仓不会太大,故而相对容易变盘。

但笔者认为,螺纹钢被青睐,更重要的原因是“供给侧改革”。逻辑上来看,“供给侧改革”的目标是为了改善产能过剩行业的供需矛盾,这成为市场最为理想的立足点。首先,中央政府明令要求钢铁行业在未来5年减少1.5亿吨产能,这意味着未来的钢材供给将会下滑。与此同时,房地产市场也在“供给侧改革”的大旗下出现久违的复苏迹象,部分热点城市出现“一房难求”,这开始让市场有理由怀疑此前对于房地产市场的预期是否过度悲观。同时,房地产投资出现回暖,这表明未来对钢材的需求也会出现回升。

而事实上,推动钢铁过剩产能出清仍然非常缓慢,更加讽刺的是,钢价快速上涨事实上导致了大量产能重回市场。但短期之内,这样的基本面状况不会让炒作停止。

通胀预期则是推动商品回暖的另一个因素,猪肉价格明显回升、房价开始快速上扬以及货币政策的极度宽松,让市场有理由担心中国可能重复2010年的通胀。:“滞胀说”甚嚣尘上,似乎完全忽视了全球范围内的通胀低迷。而通胀预期下,商品和黄金也就自然地独领风骚。

无论如何,“钢坚强”成为中国经济语境中一个独特的现象,只是这些现象背后代表着中国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很多共性。政策主导、投机猖狂以及市场浮躁,成为了这个时代的典型经济标签。

但无论如何,螺纹钢遭到爆炒,也给“供给侧改革”带来了困难,钢价扶摇直上,大量的钢企开始复产以追求短期利润,这样一来钢铁行业的“去产能”将更为缓慢。更加重要的是,钢铁产品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与基建和房地产等相关的线材,一类则是以消费和制造业相关的板材。作为相对低端的钢铁产品,线材是本轮“去产能”的主要对象,而作为线材的主要代表,螺纹钢的被爆炒在某种程度上给政策带来两难。在这样的状况下,淘汰产能可能先行,这是因为目前的产能利用率仍然低于80%,但减少产量则可能并非想象中顺利。在各方的利益博弈下,可能出现产能下降但产量高企的尴尬。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匿名
    2016年4月27日01:40 | #1

    青铜级和低端市场,中国是无敌的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