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扉客:今天我们该如何声援那些言论场上的倒霉蛋们?

很不想写这篇,所以犹豫了几天。考虑到得罪人是我的强项,还是把这篇放了出来。

事关慕毅飞,浙江温岭那个倒霉蛋退休官员,详情见如下文件:

Cgn4feZUoAMRjN8

Cgn4feZUkAAfLzZ

这份文件援引其因推销书本受过处分的“历史问题”,再归纳其因微博发言而受到过组织谈话处理,最后列出最新“罪行”是本月公开发表了一篇自曝“休而不退”的文章,内容“部分失实”且引发舆情。

按照这份文件的描述,慕案并不复杂。但公文行事,都会有一番暗藏深意的讲究。

这份处分文件也不例外,虽然列举了三个事实,但最后给出的处分理由却是“多次公开发布、转载与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不一致的错误言论,严重损害了党的形象”。不仅如此,文件比较罕见的直接给出了微博举报者的身份就是下面这家:

Cgn4felU4AAuukm

640

640 (1)

不难看出,事情的关键在于这哥们的微博发言被人盯上了(最早的举报似是2月19日,详细列举了9条微博的截屏,然后逐日点名计时)。本来是民不举官不究,慕也已退休,但当此时势,风雷不断,当地政府已不易招架,慕又来了篇不合时宜的文章,最后给了个严重警告的党纪处分。

这三年以来,这种定点清除的事情早不新鲜。兰州晨报赵野和嘉兴日报王垚峰两位兄弟就先后中招,饭碗被干掉。只不过慕毅飞比前两者在现实政治中的权重要高一点,在网络世界的知名度要大一点,情况也比他们要复杂不少。

细看慕毅飞被举报的微博,主要集中在2011到2014年间,在当时的气氛里,内容也很难说是十分出格。事已时过境迁,博主也早已删帖关号,这些其实算不了什么。

至于《一个“休而不退”者内心深处的愧疚》是一篇公开发表在报刊上中规中矩的时评文章,并非博文,无丝毫越矩之处,反倒显示了直面问题与反求诸己的勇气和诚意,说这是披肝沥胆的逆耳忠言也不为过。

我只能感叹慕运气不好。这个处分是4月15日作出的,如果按照4天后的4.19网络舆论座谈会上最高领袖的最新讲话精神,他或者就能逃过此劫了。

无论如何,我相信再深文周纳也无法否认这篇文章的立意确实是标准的善意批评(连“华夏军团作战部”都未举报这篇文章)。何况面对一个县级市里老资历的正科级官员,一个已经退休的老党员,一个小有名气的网红,相信稍明事理的地方主官都不会去多生事端。

再次感叹慕运气不好。接下来要感叹的,是这事中各大媒体的跟进方式。有的照抄“温岭发布”的原文了事,有的将其放入打虎记序列,有的直接将“曾自曝休而不退照拿工资“放入标题与版式中,给人造成这是劣迹和处分原因的阅读感受。

我发了一条微博评论此事,同时批评了最后这家媒体,大意是:媒体都只报处分结果,未见发掘处分原因与证据。媒体求稳固然第一,但往前这半步怎么走很见功力。同样的事实,可做完全不同的解读。往右是同情之理解,往左就是落井下石,原地止步也是积一份善缘。

让我颇觉意外和感动的是,这家媒体的主管虚怀若谷,很快就回应了我的杯葛并对版式做了调整。

另外先后看到三篇关于此事的评论,作者分别是深圳晚报评论员、腾讯副总李方、时评人陈杰人。

1-1

2

3

深圳晚报这篇选了一个精巧角度,避开慕毅飞是否该受到处理这个敏感的核心问题,转而讨论官员“休而不退”是否合理合法。陈杰人这篇写得最晚,正好赶上4.19讲话出台,很自然地援引最高指示棒喝温岭方面。

这两篇都是来自时评界的声援,无论是围魏救赵还是拉大旗作虎皮,都是用心良苦。我想说的是同样出身时评界的李方老师这篇《为什么慕毅飞自曝收入自我忏悔的行为不值得提倡》。

他的主要观点即标题所言——慕毅飞的行为不值得提倡。论据和论证分两个部分,先说从来没人公开讲收入多少,如何取得(从古至今就陶渊明亮过一次五斗米的收入数字),所以慕这种做法惊世骇俗,绝无仅有。接着说慕毅飞这个做法突破了行为规范与个人信用的双重底线,突破底线的公平正义不值得信任。

先说事实。我读书不多,但视野所及,自曝收入多少以及如何取得的官场中人,实在太多了,完全不用举到晋朝,我来举个当下的顶级大官——现任政治局常委俞正声。

俞在青岛市委书记和上海市委书记任上,都公开讲过自己的收入数字。青岛是通过电视公布自己的收入、住房和礼品处理情况(见新华社2012年12月24日电),上海是在上海交大上党课时说政治局委员收入是11000元,比时任上海市长的韩正略低(见南方周末2011年6月24日报道)。

就算俞正声位置太高,敢于公开收入的普通公职人员所在多有。我认识的湖北黄石前一级警司吴幼明、和慕毅飞位置与级别类似的湖南汉寿县政法委副书记张天成,都曾经详细公开过自己的收入。

即便是陶渊明这五斗米,也不能说是一个准确的例子。按照杨联陞的观点,五斗米就是县令的日薪。这个说法我理解主要用来形容区区一日之饱,而非所谓报酬一年之劳,跟慕毅飞的年入12万不是一回事。

以浙江台州的经济水准,对一个高年资正科级官员来说,年入12万应该不是一个离谱的数字。慕这篇《一个“休而不退”者内心深处的愧疚》,反对的也不是这个数字,而是“休而不退”这种现象。

我并不认识慕毅飞,但这十余年来,,常常能从网络上看到他的声音。我一边拜读他的文字,一边感叹还有这样的另类宣传部长与党校教师。

我理解,他应该是当地官场里的另类,也是个总也管不住嘴的倒霉蛋。

体制内,总归有这么一些既热心于公共事务,习惯了打抱不平与臧否是非,又对仕途没有完全死心的另类官员。我所熟悉的湖南御史在途(省纪委的处级干部),江西段郎说事(九江市公安局的班子成员)都是这种。

网络给了他们更大更方便的发言舞台,而时势又越来越难以见容这种多言而好言的风格。所以御史已经离开纪委机关、段郎也曾被喝茶谈话,而“休而不退”对慕毅飞来说,与其说是一种待遇和享受,更不如说早就已经意味着是一种自废前途的惩罚了。

回到这件事上,我真不觉得慕毅飞此举如何才能扯得上突破了行为规范与个人信用的伦理底线。

作为党员和公务员,向组织申报是义务,向社会公开是勇气。作为时评写作者,援引自身情况作为论据是一份实诚。作为前官场中人,临到退休才写这篇点到为止的文字,是留有余地的审慎。他的发言远没有任大炮那种凌厉,而境遇却仿佛甚至有过之。

那么今天我们该如何看待慕毅飞们?

如果是同道,至少要对这种言论市场上的倒霉蛋抱一份同情心。

如果还有过编发文章的老交情,就该私下提醒一句。

如果有交情还能仗义,就要帮着喊一声。

至不济,就明哲保身吧。这世道能自保也已相当不易,沉默沉默又不是罪。

所以李方老师这篇文章真不该写。我从来不认为李方老师是坏人,相反,我对他的同情心印象深刻(他曾自述因一篇报道中遇难矿工的细节痛哭不已)。他可能被他的过于聪明害了,总习惯为自以为聪明且牛逼者代言,一定要站在大众声音的对立面去。

想起前段他那篇《低价电商中邪恶的一面》,我担心李方老师再这么写下去,他很快就就会成为这个国家里最善于挑倒霉蛋毛病一族的李族长了。

正经说一句,忝为知识精英,如果考虑问题总是不离高度务实的小白视角,总是本着绝对精算的利己主义,总是习惯以锱铢必究的职场利益规则来计算这世间所有真实与正义的冲动,再将这种算计以公开宣扬的方式化作洋洋得意的嘲弄,名为秀一把我总比你看得高想得远总能出奇制胜的智商优越感,其实就是端碗砸锅论的民间变种。

这,和狼狈为奸,和落井下石,又有什么区别呢?

石扉客

2016年4月24日初稿,26日改定。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