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曾经繁忙的欧亚贸易港口风光不再

上个月,在上海港附近的一个物流园区,存放在一个三层仓库中的货物只有从英国和香港进口的高档牛仔裤、T恤衫和夹克,其中大部分货物已在这个仓库中放了近两年。

仓库管理员杨英(音)称,在多家中资葡萄酒进口商撤出后,这个占地面积10.8万平方英尺的仓库业务在2015年底开始走下坡,大量空间闲置。最后一击来自去年12月,一家商行拒绝接收运至码头的货物。

杨英说,客户让船员把葡萄酒运回法国。她表示,没人希望发生这样的情况。

随着全球贸易增长更加乏力以及全球大宗商品市场繁荣景象的悲惨终结,在从上海到汉堡的全球最大一些港口,痛苦还在加剧。根据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简称WTO)的数据,2015年,全球贸易总额仅增长2.8%,增幅连续第四年低于3%,与全球经济扩张的速度相比,算史上较疲软的增长水平。

船运贸易这一古老业务遭遇双重夹击,先是经济的繁荣提高了对更多更大型船只的需求,而最近需求又突然放缓。这种转变搅乱了集装箱船运行业,在全球货运船队中引发整合及削减成本的狂潮。集装箱船运业运送了全球95%以上的货物,从服装、鞋类到汽车零部件、电子产品和手包等。

在陆地上,作为全球贸易枢纽的港口及港口运营商也遭受了冲击。往返行程约2.8万英里(约合45,062公里)的欧亚贸易航线受创最重。受中国经济降温以及中国政府高调的反腐行动影响,从铁矿石等大宗商品到名牌围巾和鞋子等商品的需求均有减弱。与此同时,正从全球经济危机中艰难复苏的欧洲经济则在另一端对欧亚贸易造成了冲击。

香港海事处上周五公布,第一季度香港港口吞吐量较上年同期下降11%。2015年全年的吞吐量也下降11%。

总部位于纽约的海事咨询公司Karatzas Marine Advisors & Co.的卡拉察斯(Basil Karatzas)称,这是第一次看到航运业人士真正感到惊慌。

2015年,中国从欧盟的进口下降近14%,中国对欧盟的出口则下降3%。今年年初的情况也没有任何改善。今年第一季度,中国从欧盟的进口同比下降7%,对欧盟的出口也出现同样幅度的下降。

总部位于伦敦的船舶经纪公司Braemar-ACM Shipbroking的集装箱运输行业分析师罗奇(Jonathan Roach)称,去年约有100个亚洲驶往欧洲的航船被取消,相当于亚欧航线定期航船数量的10%。

罗奇还表示,为降低亚欧航线运能供应过剩带来的不利影响,班轮运营商已采取极端的船队管理策略。

并非所有的港口都处境艰难。由于美国经济相对强劲,出于对货物吞吐量上升的预期,从洛杉矶到纽约的美国港口正在寻求扩大业务。但即便是在这些港口,零售商也有大量未售货物,如果库存没有减少,它们可能削减海外订单。

在亚洲和欧洲一些最大港口,鲜有近期业务将回暖的迹象。去年,中国最大的港口企业上海国际港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hanghai International Port (Group) Co.)货物吞吐量为5.13亿吨,较2014年减少5%。今年截至3月份,货物吞吐量同比下降4%。

香港付货人委员会(Hong Kong Shippers’ Council)主席林宣武(Willy Lin)表示,2015年从欧洲进口、在中国组装的汽车零部件数量至少下降13%。去年包括高档服饰、鞋帽在内的欧洲奢侈品的进口下降15%左右。

林宣武称,中国港口进港货物减少30%,出港货物减少约10%。

欧洲的情况也同样糟糕。代表约2.5万家出口商和进口商的欧洲货主委员会(European Shippers’ Council)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2014年下半年至2015年下半年,所有航运公司在北欧港口的船舶停靠次数减少12%。调查显示,同期欧亚航线船舶未在停靠港停靠的次数增加了一倍。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