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连科:丧家之犬

旧习难改。尽管离开农村老家已三十多年,我却从未将元旦作为一年的开始。在我家乡,一年真正的开始是大年初一。

农历的2011年,对我来说,就像一条长长的隧道,没有一丝光亮。

黑暗的2011年始自我儿子找工作。那时他已完成在英国的学业,带着法学硕士学位回到中国。他坚信,若想在中国有所作为,需在法律系统中谋到一份公职。然而,因为不是党员,他几乎没机会参加国家司法考试。

当他还在读本科时,不止一次考虑过加入共产党,每次都被我劝阻了:‌‌“难道人必须要成为党员,才能获得自己想要的生活?‌‌”作为一个父亲,儿子的经历使我感觉我应跪在党的领导面前,求他们给入党和未入党的年轻人同等的求职机会。

黑暗的2011并未中止。我最新的作品,《四书》——一本直面中国人民在上世纪50年代末的大跃进以及随之而来的饥荒中所受创痛的小说,被近20家出版社退稿。拒绝的理由几乎是一致的:谁敢在中国出版我的书,谁就将被关掉。

这部小说花了我20年构思,2年时间写作。作为一个作家,这本书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我也知道它将成为中国文坛一部重要作品。然而,中国出版业的现状就是如此,对我来说,除了接受,别无它选。我只能长吁短叹。

厄运连连。伴随着书不能在大陆出版的梦魇,我在北京的房子也被强拆了,理由是附近有条公路要拓宽。强拆如飓风来临。没人向我和邻居们出示任何官方文件;赔偿没有商量余地,不管原有面积多大,盖房子花费多少,一律只有50万。大家还被告知,‌‌“谁愿意跟政府合作,将会额外奖励70万。‌‌”两项加起来共有约19万美金,看起来数额很大,实际上在今天的北京,这些钱在好地段也就能买个厕所。

居民们与强拆队之间剑拔弩张,大家发誓,要用生命维护财产和尊严。

斗争持续了数月之久。一天黎明,小区的墙被强拆了。一些疲于应战的老居民不得不被送到医院去。随后,一系列的盗窃案出现在小区,大家心知肚明,这只是用来吓唬居民们的策略而已。报警毫无价值,其幼稚程度与小学生报告说铅笔被偷无异。

11月的最后一天,离强拆期限只剩一天了,我在新浪微博上贴了一份对H和W的公开信,呼吁政府不要再跟被拆迁者玩‌‌“猫鼠游戏‌‌”。我当然知道,这封信不会到达它该到的人手里,但我希望它能吸引足够的注意力,从而向当地政府施压,在强拆期间避免流血冲突。

我的公开信被大量转发,几乎立刻传遍全国。然而,它所产生的影响,如同在风中窃窃私语一般微弱。

12月2日,凌晨五点,一队戴着头盔的便衣男女,从窗户闯入我邻居家中。在向入侵者声明他反对拆迁后,我邻居被带走关了起来。他家的一些大型家具被搬出门外,随后房子被推土机铲平。后来他回忆说,那天早晨他看到200多个戴头盔的便衣围在自家房子边上。

整个12月里,有30多户被迫同意拆迁,我黑暗的2011年也就此结束了。这次经历使我意识到,一个公民和作家的尊严,尚不如一只饿犬向主人摇尾乞食重要;一个公民可享有的权力,还不如一个人手中握住的空气多。

我很想哭。有时我甚至会想,若能在北京中心的天安门广场哭一场,也是一个不小的特权吧。

在这个社会中,人们像狗一样活着。我梦想能在我的书中大声喊出这一切,并将我的呐喊变成优美的乐曲。这怪诞的人生和奇妙的梦境维持着我的生命,有时甚至给予我信心。然而,我也不断的灰心、丧气。

我身心俱疲,只想离开这黑暗的2011年的北京,回到自己的家乡去。我渴望能在家乡开始一个全新的2012年,跟我的母亲和亲人们待在一起,让他们简单的温暖带走一切冰冷、焦虑和恐惧,远离那些在2011年黑暗的隧道中包围我的东西。

我回到了位于河南西部的家乡嵩县,与我80岁的老母、兄长、嫂子、侄女们一起过了十天。我们一起回忆过去、说笑话、打麻将。无人提及我的作品或是经历过的不幸,我们像过着完美的生活一般。

每日所见,皆是灿烂阳光。每日所感,都是亲人关爱。那十天,我们坐在电视前,一起看肥皂剧,看春节联欢晚会。电视节目很一般,但家里的暖意驱走了黑暗的2011年。我感觉很安心。

除夕夜,我们按照传统,一起吃了顿饺子。母亲把她的一些饺子分给我,以示关爱。一小缕头发垂下来,她的脸上洋溢着幸福:‌‌“我们国家现在富强了,这多么美妙!‌‌”她说,‌‌“我们现在能吃肉馅的饺子了,隔三差五吃,就跟以前穷的时候吃野草一样多!‌‌”

我哥哥终其一生都是一个骑自行车到处送信的邮差,现在他退休了,开着我用版税给他买的车子。‌‌“为什么有人会恨政府呢?‌‌”一次他载我去看望一个住在山村里的亲戚时,在路上问我。‌‌“我们生活的很好,这还不够吗?‌‌”

我两个姐姐都是农民。她们很爱看一个清宫肥皂剧,剧中的皇帝很聪明,做事游刃有余。姐姐们希望我也能写一个那样的肥皂剧本,既有钱,又有名。她们说,只要写出一个成功的肥皂剧就会让整个家族脸上有光。

我不知道我的家人是真相信这些东西,还是只想安慰我而已。我不知道这几年获得的财富,是否真的让中国人民坚信,吃得饱、穿得暖真的比权力和尊严更重要?或者,在他们看来,一盘饺子,口袋里的一点钱,比权力和尊严更有用?

我没问,也不想深究,因为我知道,根本就没有明确的答案。于我而言,我更愿意保持尊严,即便那意味着饥饿至死。这信仰在我的血液中流淌,这也应是文化人的基本原则。然而,在今天的中国,对许多人来说,这只是一派胡言。可是,我为何要抱怨?就连文化人都将食物和钱置于尊严之上,我怎能以此来批评我的亲人们呢?

大年初六是出门的吉日,我该走了,亲人们都赶来与我道别。与以往一样,每逢这种场合,母亲都会掉眼泪。但直到最后一刻,她才开口。

‌‌“多和有权有势的人交朋友‌‌”,她在我耳边低诉。‌‌“别做让那些人反感的事。‌‌”

我走之后,哥哥给我发了一条短信。‌‌“大过年的,我就没说给你听。要记住:别管是为了什么事,都别惹政府。‌‌”

我外甥陪着我到了最近的高速入口斜坡处。‌‌“我妈让我告诉你‌‌”,那孩子吞吞吐吐地说,‌‌“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别写太多了。如果一定要写,就写点夸政府和国家的。别越老越糊涂。‌‌”

我点了点头。

‌‌“告诉你姥姥、舅舅和妈妈:别担心我,我很好。我写的东西很好,我也应付的来。除了皱纹和白头发越来越多,没别的烦心事儿。‌‌”说完后,我开车离开。

一边开车,没来由地,眼泪倏然而至。我只是很想哭。是为我母亲、兄长、亲人们以及那些同样有了吃的就忘了尊严的陌生人们?还是为那些像我一样热爱权力与尊严却活得像丧家犬之人?我不知道。我只想大声哭泣。

我停下车,任涕泪肆意横流——落到我的脸上,流进我的心中。很久之后,眼泪干涸了,我又发动了车。我在开回北京的路上,喘着粗气、焦虑万分,就像一只迷失在黑暗隧道中的丧家之犬。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匿名
    2016年4月29日09:52 | #1

    在中國 有誰能安心活著

  2. 匿名
    2016年4月29日09:55 | #2

    坚持良心,再活得久点,诺贝尔文学奖也是有可能的

  3. 匿名
    2016年4月29日10:01 | #3

    有一天,权贵们也将成为丧家之犬。

  4. 匿名
    2016年4月29日10:18 | #4

    “然而,因为不是党员,他几乎没机会参加国家司法考试。”别的我不好评论,这一句话纯粹是瞎扯。参加司法考试什么时候要求是党员?我也参加了,我也不是党员。 即便写煽情的文章也要尊重事实。否则和TG有什么区别?

  5. 国家是谁?
    2016年4月29日10:54 | #5

    匿名 :
    “然而,因为不是党员,他几乎没机会参加国家司法考试。”别的我不好评论,这一句话纯粹是瞎扯。参加司法考试什么时候要求是党员?我也参加了,我也不是党员。 即便写煽情的文章也要尊重事实。否则和TG有什么区别?

    你如果是个政府认为的坏人的儿子,你也不会有参加司法考试的机会的!你还思维太简单,你能参加不意味着别人也能。

  6. 匿名
    2016年4月29日11:56 | #6

    国家是谁? :

    匿名 :
    “然而,因为不是党员,他几乎没机会参加国家司法考试。”别的我不好评论,这一句话纯粹是瞎扯。参加司法考试什么时候要求是党员?我也参加了,我也不是党员。 即便写煽情的文章也要尊重事实。否则和TG有什么区别?

    你如果是个政府认为的坏人的儿子,你也不会有参加司法考试的机会的!你还思维太简单,你能参加不意味着别人也能。

    是你思维混乱还是别人思维简单?
    我批评的是文章里的这一句话“因为不是党员,他几乎没机会参加国家司法考试” 你可以去统计一下。参加司法考试的人里有多少是非党员?搞清楚再来发言, 我认识的参加司考的人起码一半以上都是非党员(绝对数值在50人以上)。这个只是我的圈子接触的范围。全国更不知道有多少。所以,他这个话“因为不是党员,几乎没有机会。。。。”是绝对不成立的。这句话说的因果关系再清楚不过,他儿子不能参加司法考试的原因是因为非党员。

    至于是不是因为属于异议人士家属的身份而被限制报名的,是不是有这个可能呢?我觉得很可能。也非常不屑于ZF的这种手段。但这和我批评的已经是两回事了。 如果属于这种情况,他应该说:“因为是异议人士家属,或者说受父亲连累。而不能参加司法考试。”我这个意思,稍微有点智力的人都能看懂吧?
    写文章要尊重基本的事实,不要为了煽情而自己杜撰出一些不存在的东西,偷换概念。我固然很讨厌ZF。但同时,也很鄙视这种写作态度。一句不实,整篇文章的可信度马上大打折扣,这个道理大家都懂。

  7. dm
    2016年4月29日04:10 | #7

    司法考试跟党员有啥关系?!

  8. 匿名
    2016年4月29日12:13 | #8

    匿名 :

    国家是谁? :
    匿名 :
    “然而,因为不是党员,他几乎没机会参加国家司法考试。”别的我不好评论,这一句话纯粹是瞎扯。参加司法考试什么时候要求是党员?我也参加了,我也不是党员。 即便写煽情的文章也要尊重事实。否则和TG有什么区别?
    你如果是个政府认为的坏人的儿子,你也不会有参加司法考试的机会的!你还思维太简单,你能参加不意味着别人也能。

    是你思维混乱还是别人思维简单?
    我批评的是文章里的这一句话“因为不是党员,他几乎没机会参加国家司法考试” 你可以去统计一下。参加司法考试的人里有多少是非党员?搞清楚再来发言, 我认识的参加司考的人起码一半以上都是非党员(绝对数值在50人以上)。这个只是我的圈子接触的范围。全国更不知道有多少。所以,他这个话“因为不是党员,几乎没有机会。。。。”是绝对不成立的。这句话说的因果关系再清楚不过,他儿子不能参加司法考试的原因是因为非党员。
    至于是不是因为属于异议人士家属的身份而被限制报名的,是不是有这个可能呢?我觉得很可能。也非常不屑于ZF的这种手段。但这和我批评的已经是两回事了。 如果属于这种情况,他应该说:“因为是异议人士家属,或者说受父亲连累。而不能参加司法考试。”我这个意思,稍微有点智力的人都能看懂吧?
    写文章要尊重基本的事实,不要为了煽情而自己杜撰出一些不存在的东西,偷换概念。我固然很讨厌ZF。但同时,也很鄙视这种写作态度。一句不实,整篇文章的可信度马上大打折扣,这个道理大家都懂。

    你赶紧去起诉阎连科诽谤,比一贴6毛快多了

  9. 2016年4月29日05:44 | #9

    丧家之犬是褒义词。

  10. 自由民
    2016年4月29日19:24 | #10

    你這種人沒有道理就會扣帽子,美元收好

    匿名 :

    匿名 :
    国家是谁? :
    匿名 :
    “然而,因为不是党员,他几乎没机会参加国家司法考试。”别的我不好评论,这一句话纯粹是瞎扯。参加司法考试什么时候要求是党员?我也参加了,我也不是党员。 即便写煽情的文章也要尊重事实。否则和TG有什么区别?
    你如果是个政府认为的坏人的儿子,你也不会有参加司法考试的机会的!你还思维太简单,你能参加不意味着别人也能。
    是你思维混乱还是别人思维简单?
    我批评的是文章里的这一句话“因为不是党员,他几乎没机会参加国家司法考试” 你可以去统计一下。参加司法考试的人里有多少是非党员?搞清楚再来发言, 我认识的参加司考的人起码一半以上都是非党员(绝对数值在50人以上)。这个只是我的圈子接触的范围。全国更不知道有多少。所以,他这个话“因为不是党员,几乎没有机会。。。。”是绝对不成立的。这句话说的因果关系再清楚不过,他儿子不能参加司法考试的原因是因为非党员。
    至于是不是因为属于异议人士家属的身份而被限制报名的,是不是有这个可能呢?我觉得很可能。也非常不屑于ZF的这种手段。但这和我批评的已经是两回事了。 如果属于这种情况,他应该说:“因为是异议人士家属,或者说受父亲连累。而不能参加司法考试。”我这个意思,稍微有点智力的人都能看懂吧?
    写文章要尊重基本的事实,不要为了煽情而自己杜撰出一些不存在的东西,偷换概念。我固然很讨厌ZF。但同时,也很鄙视这种写作态度。一句不实,整篇文章的可信度马上大打折扣,这个道理大家都懂。

    你赶紧去起诉阎连科诽谤,比一贴6毛快多了

  11. 哈哈
    2016年4月30日12:21 | #11

    自由民 :
    你這種人沒有道理就會扣帽子,美元收好

    匿名 :
    匿名 :
    国家是谁? :
    匿名 :
    “然而,因为不是党员,他几乎没机会参加国家司法考试。”别的我不好评论,这一句话纯粹是瞎扯。参加司法考试什么时候要求是党员?我也参加了,我也不是党员。 即便写煽情的文章也要尊重事实。否则和TG有什么区别?
    你如果是个政府认为的坏人的儿子,你也不会有参加司法考试的机会的!你还思维太简单,你能参加不意味着别人也能。
    是你思维混乱还是别人思维简单?
    我批评的是文章里的这一句话“因为不是党员,他几乎没机会参加国家司法考试” 你可以去统计一下。参加司法考试的人里有多少是非党员?搞清楚再来发言, 我认识的参加司考的人起码一半以上都是非党员(绝对数值在50人以上)。这个只是我的圈子接触的范围。全国更不知道有多少。所以,他这个话“因为不是党员,几乎没有机会。。。。”是绝对不成立的。这句话说的因果关系再清楚不过,他儿子不能参加司法考试的原因是因为非党员。
    至于是不是因为属于异议人士家属的身份而被限制报名的,是不是有这个可能呢?我觉得很可能。也非常不屑于ZF的这种手段。但这和我批评的已经是两回事了。 如果属于这种情况,他应该说:“因为是异议人士家属,或者说受父亲连累。而不能参加司法考试。”我这个意思,稍微有点智力的人都能看懂吧?
    写文章要尊重基本的事实,不要为了煽情而自己杜撰出一些不存在的东西,偷换概念。我固然很讨厌ZF。但同时,也很鄙视这种写作态度。一句不实,整篇文章的可信度马上大打折扣,这个道理大家都懂。
    你赶紧去起诉阎连科诽谤,比一贴6毛快多了

    匿名 :

    国家是谁? :
    匿名 :
    “然而,因为不是党员,他几乎没机会参加国家司法考试。”别的我不好评论,这一句话纯粹是瞎扯。参加司法考试什么时候要求是党员?我也参加了,我也不是党员。 即便写煽情的文章也要尊重事实。否则和TG有什么区别?
    你如果是个政府认为的坏人的儿子,你也不会有参加司法考试的机会的!你还思维太简单,你能参加不意味着别人也能。

    是你思维混乱还是别人思维简单?
    我批评的是文章里的这一句话“因为不是党员,他几乎没机会参加国家司法考试” 你可以去统计一下。参加司法考试的人里有多少是非党员?搞清楚再来发言, 我认识的参加司考的人起码一半以上都是非党员(绝对数值在50人以上)。这个只是我的圈子接触的范围。全国更不知道有多少。所以,他这个话“因为不是党员,几乎没有机会。。。。”是绝对不成立的。这句话说的因果关系再清楚不过,他儿子不能参加司法考试的原因是因为非党员。
    至于是不是因为属于异议人士家属的身份而被限制报名的,是不是有这个可能呢?我觉得很可能。也非常不屑于ZF的这种手段。但这和我批评的已经是两回事了。 如果属于这种情况,他应该说:“因为是异议人士家属,或者说受父亲连累。而不能参加司法考试。”我这个意思,稍微有点智力的人都能看懂吧?
    写文章要尊重基本的事实,不要为了煽情而自己杜撰出一些不存在的东西,偷换概念。我固然很讨厌ZF。但同时,也很鄙视这种写作态度。一句不实,整篇文章的可信度马上大打折扣,这个道理大家都懂。

    这不就是人民日报的套路么,找到整篇文章里的一个差错马上上升成全文都不可信

  12. 不民主不統一
    2016年4月30日07:34 | #12

    不能得罪政府,兲朝的官民關係,幾千年來一直如此。如今這個官府換成更加兇猛的共匪了。

  13. Paul
    2016年5月5日16:58 | #13

    @匿名
    人家回复得很有道理,不知道你为什么不是去辩论,而是直接扣个帽子呢?
    恨共产党是一回事,是不是事实则是另一回事。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