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点看法:关于百度何以屡教不改

文 | 阑夕

1、几乎等同于“血友病贴吧”事件的翻版——连发酵时间(周末)和起源地点(知乎)都完全一致——青年魏则西之死,再度将百度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不同的是,这次不再是有罪推定,而是通过一条鲜活生命的消逝,将相当重量的责任直接架在了百度的头顶。

2、百度屡在医疗广告上产生严重的舆情危机,本质上与汉娜·阿伦特所说的“平庸之恶”是相符的,百度认为它所提供的搜索工具和通讯公司提供的通话服务无异,没有道理承担多余的责任,但是公众的愤恨在于,百度明显有能力帮助用户避免风险,但它不愿履行这种能力,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道德的优先级不够高——相比维持可观的收入而言。

3、另一方面,围绕百度的责骂开始显得缺乏新意,用媒体行业的“黑话”来说,叫作“姿势用尽”,你会发现事情的因果愈来愈重复,而百度就像一块横亘于激流中的礁石,任凭风吹浪打,依旧巍然如故。

4、道德从来不是约束企业的砝码,除非其在市场制度的影响下会与企业利益存在重叠区间。用米尔顿·弗里德曼的理论来讲,任何企业的目标都是利润最大化,而一项慈善活动如果不想成为股东与管理者之间的分歧,那么它最好能够被证明可以增加利润。也就是说,企业行使道德的理性在于这种行为是否有利于其市场投票——也就是顾客的钞票——的上升。

5、百度的实际情况则是,以2015年Q1财报为例,在经历近年多次声讨危机之后,其营收同比大涨31.2%,这种业绩,很难说服其领导层意识到“用户正在远离”的威胁。不必指望所谓“探访基层”式的表演——比如质疑李彦宏为什么不去网上看看那些骂声——这种充满小农意识的要求绝非现代企业的运营法则,真正的问题在于:为什么“用脚投票”的规律无法适用于百度?

6、互联网发展到今天,“生态”一词深入人心,百度虽在“BAT”里处于最下风的位置,但其流量围栏的多年优势,绝非简单的“杯葛百度”就能瓦解的,何况这种出于一时激愤的杯葛面积及时效究竟多大还需打上一个问号。同时,百度与导航网站的亲密合作、与内容平台的赋能交易、与服务产业的深度瓜葛,都有着成熟且稳定的流量管理模式,打破这种局面,也不是“从此不在浏览器里输入baidu.com”的自我鼓励可以轻易办到。

7、不过,让百度感受到“疼痛”——用户的流失、收入的下降、份额的萎缩——仍是解决医疗行业虚假广告泛滥的唯一方法,在这个世界,从来只有痛定思痛,而不存在良心发现,公众亦无法对企业家去进行预先的良知政审。简而言之,切断对于百度的依赖,离开百度治理的领土,直至水滴石穿。

8、当然,义愤也会带来别样形式的期许,比如很多人认为,政府应当“管管百度”,要是能把百度这家邪恶的企业给关停查抄,那就再好不过了。恕我直言,权力固然有其“快刀斩乱麻”的特性,但是这种嘴上痛快与大多数诅咒一样,除了泄欲,毫无作用。何况在这个产业链上,百度只是下游分发的一环,在更上游的那些黄金位置——比如医疗资质的审批和寻租——政府难逃其咎,板子打给百度,也就意味着要打到自己身上。

9、站在个人角度,杜绝百度的危害很容易,你不去访问百度及其裙带产品即可,它可没有能力强迫你去接受医疗欺诈,只是在声讨百度的集体中,动辄指责他人“姿态不如我意,必是巧妙洗地”,这种裹着愚蠢而自信的暗箭就很难防范了。反对百度和反对搜索引擎的商业模式、反对莆田系医院的草菅人命和反对民营医院的市场化都是常被混淆的概念,愈是追求言语快感,就愈是与常识渐行渐远。

10、另外,医疗属于专业领域,即使百度没有出现虚假广告的问题,用户也不应依赖搜索引擎这类非专业工具寻求解答,因为其中的风险和责任主体的确难以划清。推荐来自比利时的一支视频:Don’t google it。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自由民
    2016年5月1日17:06 | #1

    沒有言論自由,沒有公民權利,你怎麼,你憑什麼讓百毒改?

  2. 匿名
    2016年5月1日17:20 | #2

    百度存在的意义在于配合我党洗脑你们, 呵呵

  3. 2016年5月1日09:56 | #3

    当年电信拆分成两家,有人说是两个就能竞争,现如今是三家,不过是大黑二黑和三黑;当年石油拆分成两家,虽说不是为了竞争,如今一个比一个黑。无数的事实证明,多家不是竞争的唯一条件,而是。。。就像兲朝的八个花瓶裆。

  4.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1日10:54 | #4

    三家运营商都打成这样还说没竞争?

  5. 匿名
    2016年5月1日19:57 | #5

    写得不怎么深刻啊,还用豆瓣体

  6. 匿名
    2016年5月1日20:17 | #6

    百毒 是带着组织给的任务的 懂不

  7. GFW的功劳
    2016年5月1日20:44 | #7

    五毛为GFW找理由的其中一条就是保护壮大了BAT。

  8. 匿名
    2016年5月1日22:23 | #8

    國內積極翻牆的人數量大概在30至50萬之間,而且這數量裡面還包括五毛的遠征兵團. 對於國內絕大多數的人,搜索引擎的選擇太單一,曝露在大百度的海量詐騙信息面前,不能祈求每個人都有辨別真偽的能力,特別是類似這種患病的人.總的就是,信息壟斷而且沒有監管甚至同流合污,將會不斷地製造這種人間悲劇.

  9. 匿名
    2016年5月1日22:44 | #9

    JB毛一样混乱的逻辑。中国要是有一个美国这样的政府,百度早就被告的倾家荡产了。让李彥红的老婆出来卖,也还不上罚款。

  10. 匿名
    2016年5月2日00:30 | #10

    狗岂能改的了吃屎?

    有人问马克思:您说资本家有100%的利润就会铤而走险,有200%的利润会藐视法律,有300%的利润便会践踏世间一切,现有一帮人,利润是2000%—6500%,他们会怎样? 老马沉默了一会儿说:他们会搞特色社会主义!

  11. 匿名
    2016年5月2日00:55 | #11

    這篇文章表面上是乾貨實際扒開裡面全是屎,這個作者蘭吸除了會Google一些AV電影,剩下的就只有和稀泥的本領了

  12. 路过
    2016年5月2日02:28 | #12

    在屎壳郎的国度,买大粪最受欢迎

  13. 匿名
    2016年5月2日21:23 | #13

    看百度搜索信息吃错了药要怪百度,治死了要整死百度,这帮欺软怕硬的无脑SB,还以为自己都有正义感,你首先得懂点科学,明事理好不?

  14. 自由民
    2016年5月2日21:25 | #14

    匿名 :
    看百度搜索信息吃错了药要怪百度,治死了要整死百度,这帮欺软怕硬的无脑SB,还以为自己都有正义感,你首先得懂点科学,明事理好不?

    百毒的洗地賤狗出牆來吐屎?好的不學,就知道學deng9。

  15. 匿名
    2016年5月15日15:07 | #15

    則西事件涉及到民事侵權的法律問題,百度必須對所有使用它的搜索程序的用戶負責,政府應以公訴人身份起訴百度。

  16. 匿名
    2016年5月15日15:09 | #16

    政府怎麼對待百度事件,反映了政府對重大公眾利益的態度。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