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膑:三鹿员工,纳粹德国普通人,某搜索公司员工,围观者

一、

我向大家提一个问题:在奶粉里掺加大量三聚氰胺,导致大量孩子治病和残疾,这算是大规模下毒吗?

如果是,那么对于“在奶粉里面掺毒然后销售”这件事情,知情但是非直接参与者,是否需要承担道义责任?放到具体案例里,就是三鹿的行政人员、财务人员、营销人员和技术人员等,他们并不直接参与“下毒”这一行为,如果他们知情并知道后果的话,是否需要承担道义责任。

当然,更进一步,还有法律责任的问题。毕竟犯罪是有“从犯”、“窝藏”等各种关联责任的。为了更好讨论和避免刺激,我们目前只讨论“道义责任”。

我想,绝大多数人会认为,应该承担道义责任吧?

二、

好,那么我下一个问题可能就会有很多争议——在这个极其撕裂的国家并且互联网上习惯互骂SB的情境里。

问题:某搜索引擎大规模支持和利用庸医获取收益,并无数次被指责和很多案例确认,它给人带来了误诊、延诊;而且其实大家真心心知肚明,这是在被有意识地用于大规模获利。在这种情况下,它的普通员工,在知情的情况下,在他目前的工作生活受益于此的情况下,他是否应该承担道义责任?

这个问题开始变得很难面对了吧?请顺着自己的第一反应走。

民营医院
(截图来自“丁香园”公号《滑膜肉瘤、二手车和我们的未来》一文的留言)

三、

万一,如果你觉得他们举例实施伤害有很远的距离,不应该承担连带责任,那么我继续问:二战德国纳粹的大屠杀,对于普通德国人来说,需要承担道义的谴责吗?

故事是,在刚结束战争的很长一段时间,大量大屠杀的信息披露,他们完全不知所措,逃避讨论、观看和回想。为什么?因为无法面对(内心和道义)。所以再后来,整个当代政治哲学甚至很多社会科学都反思这件事情。

显然,对邻人遭遇屠杀却无动于衷,或者甚至某种程度“合谋”到其中,这是无法被原谅的。正是如此,德国才进入了漫长和深入的反思,以至于接受叙利亚难民这种事情,对于拥有这段历史的德国而言,基本是必须之举。

因为不能因为任何原因,漠视伤害和极权。

四、

回到第二部分的问题:某搜索引擎员工,是否应该承担道义责任?

前几次,我批评这家公司(甚至还有文章被删除),这其间,得到好几位朋友的单独留言,类似:“写得好,已赞赏。但是我就不转了,因为朋友圈好几个百度的人”。

我的下一个问题来了:采取这种围观、回避策略的人,你们应该承担道义责任吗?呵呵!呵呵!因为你知道路径:你是在围观,也就是在“纵容”。

其实,我想说的是,生活在这个时代的诸位都是命苦的,因为“正确”太难了,包括我自己在内也是如此。

“围观”这种行为处处都能在;时时不留意都会有“过错”。

而且,其实,我们并不爱这些百度的朋友,对不对?他只是我们的人脉,潜在的资源。如此而已。

呵呵。

五、

为什么我会经常想到“雷猴”,想到“正视、兼听、直言”,是因为如此之难,需要时时提醒,并做辨识、讨论和分享。

希望我们都能小小努力,让世界上少一例“魏则西”。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