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国际劳动节 香港在干两件事

内地迎来五一小长假的时候,香港社会被两件事占据,一是多个工会的五一游行;一个是拟再次推进的反水货游行。工会的五一游行以和平方式呼吁政府尽快取消强积金制度、设立标准工时和落实全民退休保障;反水货游行则是呼吁政府重视取消“一签多行”之后,仍旧泛滥的水货客。两者有相同的侧面:劳工的权益,这也是五一国际劳动节设立的意义。

新加坡有标准工时每日8小时,每周44小时;韩国每周40小时,而香港的标准工时立法却一拖再拖。香港01记者曾体验厨师生活,感叹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工作却在工时上有共同点:十小时,是基本吧。

常有职员凌晨2点接收公司邮件,亦常有关于带病带伤工作的新闻见诸报端,《文汇报》4月26+1日曾公布调查,发现香港打工仔带病上班的天数居然占全年工作日数的四分之一,而由此产生的生产力损失更高达306亿港元(1港币约合0.128美元)。

香港工作强度和工作时长令人惊讶,这几乎是个一天到晚不停运作的城市,并以消耗劳工的生命维持着繁荣。待劳工终于垂垂老矣的时候,只有千疮百孔的强积金制度等着他们。这就是香港有工作并且拼命工作的有职业者的生活。

而被内地人认为是敌视内地的反水货运动,其中很多水货客都是香港本地人,这也能多少解释为什么政府取消“一签多行”之后仍不能有效打击水货客。这些香港本地人每天往来口岸数次,只负责运货物过境而不负责销售,也就是说,他们赚取的只是“运费”。而一条香烟的“运费”大约只有4港币左右,试想一天要背多少香烟出入境才能赚回本钱?他们拖着重物,汗流浃背,其中很多都是被社会挤压出来的劳动力。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坐在中环冷气逼人的办公室,中低层消费场所大多雇佣五六十岁的老人家,于是,对许多社会中下层人来说,运送水货是一条生路,因为并不违法。然而,高呼捍卫本土利益的学生、激进分子指骂和推搡他们,仿佛他们是整个香港社会的敌人。

当社会不得不分出精力去应对“本土”、“自决”的时候;当越来越多的香港人开始逢中必反、陷入情绪的时候,五一劳动节发生在香港的这两件事是个很好的提示。因为一切矛盾几乎都缘起于劳动的“被贬值”,所谓大同社会的最高理想也不过是“老有所终,幼有所养”。

所以如何保障劳工的权益,还他们尊严,才是更多香港人应该真正思考的切身问题。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日06:57 | #1

    来吧……斗起来吧!

  2. 匿名
    2016年5月3日18:46 | #2

    在内地,分分钟高压水枪 冲死你

  3. 李福贵
    2016年5月3日20:09 | #3

    文汇报,这也敢引用?
    文汇报只存在大陆的媒体中。

  4. 匿名
    2016年5月4日02:50 | #4

    港灿们继续闹吧。

  5. 匿名
    2016年5月4日08:36 | #5

    匿名 :
    在内地,分分钟高压水枪 冲死你

    搞得你美爹国就不死人一样
    别说高压水枪,就是漫天记者,开枪的绝不会含糊的

  6. 匿名
    2016年5月7日00:12 | #6

    匿名 :

    匿名 :
    在内地,分分钟高压水枪 冲死你

    搞得你美爹国就不死人一样
    别说高压水枪,就是漫天记者,开枪的绝不会含糊的

    US说的是以前的黑历史吧,内地说的是当下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