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煜辉:中国的金融整肃已悄然开始

时钟轮子被玩成了“电风扇”,是因为轮子上“实体”的那一齿被磨平了,所以轮子打滑。“脱实入虚”,2012年之后就没有再“实”过。商品这回张扬的是纯金融属性,期货尽量把预期极限地夸张地打满,期限曲线斜率为负,近月升水、远月贴水。生产商都是期货的空头。周期股可能已不再是原来轮子里面那个尼古拉斯王。

全球的超级债务周期被玩得没有“底线”。金融资本可以胁迫货币当局不断压低利率,甚至突破零利率的底线到“负利率”,企业盈利不断下降却能靠融资成本下行继命,以换取低效率状态的苛且,雇佣更多的人,减少裁员。这个现实世界从来没见过,没有增长,没有通胀(因为低效率,工资涨得慢),企业盈利下降,就业看上去还可以,剩下的只有滋长的金融泡沫。

中国或意识到自己巳包裹在危险之中。

一场金融整肃悄然地开始。这种意识的苏醒来自一季度。也许是不试不知道,一试才知道经济比纸还薄。6.6万亿的社融打下去,只换来了0.7个点的投资的回升(投资从去年底的10%升到了1季度的10.7%),对应的却是金融的通胀(1季度金融部门资产膨胀的速度是18%);资产的通胀(楼市和土地);以及生活的通胀。

一旦境外的金融减杠杆的过程领先于中国,信用敞口的降低,启动携带交易的平仓,中国资产相当于被搁在了高阁之上,而被撤了楼梯。这种场景未必来自于政客的意识觉醒,更多来自于市场对负利率的恐惧,riskoff是一种自然力。

接下来3-6个月或是中国顺着楼梯下来的关键窗口。

昂贵的资产价格(膨胀的金融杠杆)下,是否能实现快速衰退的实体经济回报率的止跌回升,“忠孝能否两全”?跟提着头发脱离地面一样难。
货币是会消失的。金融交易者总是在想“中国强大的流动性攻击的下一个目标是谁”?但这可能是个伪命题。货币是可以随着信用敞口的了结而消失,这如同当初不断累加杠杆和负债推动资产价格上升的过程一样,对应的是金融去杠杆和资产价格的下跌。

高杠杆之下,胀若烟火。但烟花易冷。生也灿烂,死也绚烂。

“诗和远方”会变得兴趣阑珊,“想象力”的价值正在耗散,交易者会变得更加现实。换手率显著下降会成为趋势。一个交投平淡的市场,郭嘉队更容易平准。历经坎坷的股票市场,当事者的功利之心也会被磨砺,而向自然规律回归(这一回好像没有极端地强调圈钱和融资)。

中国债务市场与三年前最大的变化是,金融资产的收益率与负债端的成本出现了倒挂,裂口发散使得整个金融系统薄如蝉翼。

今天市场的自然力和央行的敬畏之心正在促发裂口的收敛。这一过程会通过“资产收益率向上与负债成本向下”来完成。收益率向上虽然主要表现为风险溢价走阔,低估风险得到某种程度的修正,但在倒挂的裂口收敛之前,利率的可交易性也会变得乏味,逼仄的空间博弈,犹如温水煮青蛙。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