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川普现象揭示美国政治“三脱离”

印第安纳州初选结果出来之后,共和党乱了阵脚,一直在惨淡坚持的克鲁兹、卡西奇相继宣布退选,一些共和党著名人物则明确提出要“叛党”,其中几位干脆声称要支持民主党希拉里·克林顿。选举政治以选民意志为基础,如今这情形不知应该形容为精英不了解本党选民需求,还是应该形容为基本盘对精英的叛离?

美国政治与媒体精英多层次脱离普通美国人的要求,在2016年大选的提名人之争中已经显露无遗。

第一层次脱离:精英阶层对普通美国人的生存焦虑失去痛感

美国故事当中最吸引全世界的当然是一些平民(包括移民后代)成为巨富的故事,这样的人有比尔·盖茨、索罗斯、Google创始人布林、股神巴菲特等。有人曾这样形容美国:这是插根树枝就能长出一棵树的国家。美国以中产阶级为主的橄榄型社会结构曾让中国人努力追赶。

但这些早成为过去式。今年3月,我在《川普现象背后:美国中产阶级在萎缩》一文中,指出川普之所以能够得到不少共和党选民的拥护,主要是缘于美国社会阶层结构发生变化,中产阶级正在减少。20世纪50年代初,中产阶级人占全美人口的60%左右;到2013年,美国中产阶级家庭的人数已不到全国人口的一半。4月22日,美国劳工统计局资料带来的警示更强:2015年全美共有8141万家庭,全家无人工作的家庭有1606万,比率高达19.7%,意味着美国每五个家庭中,就有一个家庭没有人工作。

美国民主党应付这种状况的方法就是增加税收、扩大福利供给,即所谓反贫穷战争;共和党的传统方法就是减税并刺激经济以增加工作岗位。前者被认为是政治正确,民主党的票仓因此成了各种弱势群体的云集之地。这倒并非是弱势群体短视,因为全世界都陷入了一个认知陷阱,认为支持福利主义的左派较能促进基层福祉、缩窄贫富差距,而支持自由市场的右派则只顾经济发展,漠视穷人死活。

后来美国学者发现,自从1964年美国的“反贫穷战争”开始,福利开支飙升,贫穷率却停滞不下,基尼系数还从1964年的0.36攀升至2010年的0.44。现实让一些研究者意识到,社会成员如果对社会福利产生倚赖,将制造长期贫穷,开始尝试从“认知陷阱”中往外爬。

奥巴马在当政最初的五年当中,不断扩大福利开支,结果也不得不在2013年承认,美国的贫富差距不断扩大。2015年11月的共和党总统初选辩论中,当主持人问最支持自由经济的兰德·保罗(Rand Paul),贫富悬殊问题值不值得关心时,保罗勇敢地回答:“当然值得关心。哪些地方的贫富悬殊最愈演愈烈?是民主党执政的城市、民主党执政的州份、民主党执政的国家。”

美国与欧洲相比,福利主义的传统要弱一些,人们对依赖福利度日的消极后果也清醒一些,在降低贫困的手段上,共和党选民中有七成以上的人反对割富人的“肉”来向穷人输血。这就是川普在竞选中承诺要创造更多的工作机会,不是许诺更多的福利,也能获得大批低收入工薪阶层支持的原因。

第二层次的脱离:在对国际社会负责与本国人民负责之间失去方向

自二战以来,美国肩负世界领导者的重任,出钱出力甚至牺牲本国人的生命为世界提供“国际秩序”这一公共品,全世界都是受益者,但咒骂美国管得太宽的国家不止独裁者俱乐部成员,包括法德等一众盟友。美国人对此颇有怨言,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认为,美国政府应该将国内事务放置于比国际事务更重要的位置,

皮尤调查5月5日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很好地证明了川普支持者与希拉里支持者在这个问题上的区别。根据该报告,57%的美国人希望美国解决自身问题。他们还表示,希望其他国家也能尽最大努力解决自身问题。持这种看法的人,共和党中有62%,民主党人中只占47%。与此相关的是:共和党人认为叙利亚与中东难民是威胁,而民主党人则持欢迎态度。

在此需要简单回顾一下美国外交政策的发展轨迹。

美国立国之后,长期奉行开国总统华盛顿确立的孤立主义原则:“在扩大我们的贸易关系时,美国应该尽量少同外国发生政治上的牵连。”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民主党总统伍德罗·威尔逊试图努力改变美国的孤立主义外交原则,1918年他向美国国会提出著名的“十四点计划”,提出通过建立国际联盟来实现国际合作和保障世界和平的设想,以多边主义替代单边主义的外交政策。所谓“多边主义”外交设想显然与美国传统的孤立主义外交原则相背离,其实质就是大多数西方学者称之为的“国际主义”。此后,美国的外交政策就开始转向了国际。国联、非战公约、联合国、冷战,美国的国际责任已经形成了一种传统。但这种传统在911之后受到了美国民意越来越多的怀疑。

皮尤调查中心《2013年美国世界地位调查》显示,美国参与国际事务受到的质疑明显增加,52%的美国人认为,美国应该在“国际上少管闲事,让其他国家自己处理好关系”。在2004年,支持美国退出国际事务的比例仅为20%;911恐怖袭击发生后的2002年,该比例为30%,此后一直稳步上升,2009年高达41%。今年5月5日刚出炉的皮尤调查,这一比例比2013年的52%又上升了5个点。

第三层次的脱离:美国外交政策符合国际期望,但与美国选民不一致

世界各国政要对美国大选的关注从来就不像2016年这样高。在阻击川普竞逐总统提名人中,就连西方政要都不再持守观战的绅士风度,而是直接加入舆论战,表达他们对希拉里·克林顿的支持,希望她能够胜出,并保持美国外交政策的稳定性,延续她当年任国务卿时的美国外交方向。

而川普就非法移民、穆斯林以及外交策略的发言,内有美国政界及外交界人士,外有欧盟与中国朝野的强烈批评,认为他如果当选,将让国际秩序卷入历史性灾难。英国首相卡梅伦的发言人曾表示,川普的言论“造成分裂、没有帮助且根本是错的”,卡梅伦“完全不苟同”,甚至有英国民众发起一份“拒绝让川普入境英国”的请愿书,送交英国国会。

不少穆斯林国家也认为川普的言论特别令人反感,埃及、巴基斯坦两国的宗教组织纷纷发表谴责言论。印度尼西亚外交部公开表示对川普的反感。中国官方学者与媒体干脆表示,希拉里当选,有利于中美关系稳定。更极端的批评是称“川普支持率长盛不衰,显示出美国选举政治的‘娱乐化’倾向”。

其实,世界各国如此,无非是希望美国继续承担国际责任,比如有强大的美国军力,欧盟等西方国家可搭美国的便车,节省国防开支。比如德国在和平环境中不断提高的福利举世羡慕,结果是军备废弛,德国战机老旧疏于维修,半数无法起飞。

最戏剧化的场景是各国踊跃赶签《巴黎气候协议》的场景。这一由195国于2015年12月12日在联合国气候峰会中通过的气候协议;将取代京都议定书,冀望能共同遏阻全球暖化趋势。美国总统奥巴马虽然签署与批准了该协议,但其履行责任却是下届总统。希拉里承诺通过并加强该协议,而川普则猛烈谴责《巴黎气候协议》。本来签约期限为一年,但2016年4月22日世界地球日,171国在联合国总部签署《巴黎气候协议》,创下单日最多国家签署协议的纪录。各国之所以如此踊跃,是想造成既成事实,让川普不能改变主意。

但共和党选民的想法与精英及各国政府的想法不同,希望美国政府多关注国内。川普正因为其主张孤立主义、反对非法移民、提倡实利外交而备受民主党攻击,在共和党内也饱受排斥。恰恰正是这一点,是川普今年在提名人选战中备受欢迎的原因。

在传统媒体主导舆论之时,美国人民这些想法因“政治不正确”而被传媒有意忽视,没办法化成公开舆情。但2016年不同于以往,在2012年大选中成为重要辅选战场的Google,以及facebook Twitter等社交媒体主导了选情,成为众多选民获取关于选举信息的重要渠道。据Google的数据显示,在今年各州初选开始以前,Google旗下的YouTube上关于候选人和议题的视频播放量高达1.1亿多小时,是CNN、MSNBC和Fox News这些大型电视新闻网所有关于本届竞选报道的100倍。

最后回到一个基本问题:美国总统是美国人民选的,美国政府也是美国纳税人供养并支撑的。美国人民选自己的政府,究竟应该以本国人民的利益优先,还是以照顾国际社会(比如接纳难民、非法移民、世界扶贫等)优先?在现代民主政治中,政治合法性的基础只能诉诸每一个公民的理性认可。那种认为“赢了选票却没赢得民心”,美国政治中那种坚持精英意志高于选民意志,强迫选民接受“政治正确”的政治观念,在2016年的美国大选之后,确实应该认真反思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汤润芝
    2016年5月8日11:14 | #1

    何清涟的这篇还可以。

  2. 匿名
    2016年5月8日11:24 | #2

    孤立主义是愚蠢的,资本家可以利用全球化逃避本国法律限制。不可能全球最后都是垃圾,美国过着天堂般与世隔绝的日子

  3. 自由民
    2016年5月8日12:57 | #3

    這下搭美國便車的都得下車了哦。我賭Trump會入主白宮。比如老土匪會發現,IS距離自己如此之近,當年聯手毛子阻止美國直接干預敘利亞局勢是多麼的愚蠢,以後都找不到人去直接干預了,自己光膀子上吧。嘿嘿。

  4. 匿名
    2016年5月8日14:03 | #4

    我也希望特朗普能改变美国现状,美国现在已经是贫富悬殊中产萎缩的十分厉害的国家。照此下去,美国会越来越没有活力。

  5. 天山客
    2016年5月8日20:00 | #5

    @汤润芝
    你今后评价人的文章时,不要摆出一幅居高临下的姿态。就算你将“汤一介”的汤姓,与毛润芝的名字组合在一起,你也不具备这能力。更何况,汤只是国学大师,毛只是你们的领袖,都不知道今天美国与世界发生了什么。

  6. 旁观者清
    2016年5月8日20:22 | #6

    在关于特朗普现象的分析中,何女士的文章算是对这一现象的社会背景挖掘最深的了。美国传统媒体现在忙于批判特朗普及其拥护者,学者忙于表示不接受。
    可惜这篇文章只能在中文世界流传,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美国本届媒体不行,本届学者不行,本届政界精英也不行啊。好在本届美国人民行。

  7. 左梦
    2016年5月8日23:16 | #7

    川普以“竞选资金独立”在共和党提名战阶段作为“我的政策我做主”的证据。但是,一旦提名在握,进入普选之前,川普已经表示,大选的经费十亿美元需要众筹。川普的普通选民拥护者们会慷慨解囊吗?大概有限。于是这十亿美元还得来于大款大机构。于是乎,川普的“我的政策”几乎不可避免地要变为“他们的政策”,接下来川普选民们的破灭失望受骗感,将带来更深刻的变化。

  8. 旁观者清
    2016年5月8日23:51 | #8

    @左梦
    有意思的是,你的同类抓信的是川普是富翁。他是富翁不假,祖产、自身经营。希拉里则是白手起家,从政发财,伊朗、中国政府的钱,什么都敢拿。
    竞选资金有没有人出,你别着急,会有人认捐的。捐不着,川普也会出血的。为什么希拉里做同样的事情,你们就不说了,他还没做,先就谴责在这里等着。这个世界,看来有病的人多。
    看来左派梦想的都是希拉里模式。自己没钱,就想从别人口袋时拿钱。从个人来说,什么也不做,就拿高福利;从国家来说,美国纳税人出钱出命维持世界秩序,自家的钱用来发福利,自家的儿子不上战场。
    本届美国人民不错,终于意识到不当冤大头了。哈哈。

  9. 左梦
    2016年5月9日04:51 | #9

    @旁观者清
    你的表现是脑筋不清、眼睛不清,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自诩的“旁观者清”的。吹吧。你努努力,看能否看清楚下面这组数字:川普的产业有30亿,现金有三亿。初选他花了4千7百万美元,其中1千2百万是捐款,3千6百万是他拿自己的钱给他的竞选基金垫付的(借钱给基金),这部分钱将会从普选捐款中提出来还给川普,不是他真的掏腰包。他办普选,现在说要20亿美元,已经说了,要筹款,不再由他垫付了。你说“川普也会出血”,不知道什么意思,也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具体数字的估计。至于你说的其他那些乱七八糟没头没脑的话怎么在以上基本事实资料下整合归纳,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可以教育你事实,但是对你的智商、阅读力、理解力、笔头表达力没有什么期望。

  10. 耳光侠
    2016年5月9日08:48 | #10

    何清涟 :
    美国故事当中最吸引全世界的当然是一些平民(包括移民后代)成为巨富的故事,这样的人有比尔·盖茨、索罗斯、Google创始人布林、股神巴菲特等。

    何女士写文章前应该做些背景调查,比尔盖茨、巴菲特是平民后代吗?在美国混了许久连这也不知道?

  11. 匿名
    2016年5月9日09:13 | #11

    @天山客
    你今后评价人的文章时,不要摆出一幅居高临下的姿态。就算你将“汤一介”的汤姓,与毛润芝的名字组合在一起,你也不具备这能力。更何况,汤只是国学大师,毛只是你们的领袖,都不知道今天美国与世界发生了什么。

    没胆面对现实的懦弱者,留学也好,翻墙也好,移民也罢,出来基本上都这种类型:“山一样高的自卑撑起山顶的自傲”。

    想靠事实说服这种东西是做梦,它们只能被现实打醒。就像酒瘾患者唯有失去家、工作、财富、健康及其他一切之后才会开始承认自己是个无药可酒的酒鬼。

  12. 匿名
    2016年5月9日09:18 | #12

    @耳光侠
    何女士写文章前应该做些背景调查,比尔盖茨、巴菲特是平民后代吗?在美国混了许久连这也不知道?

    蹦出来秀你有多无知有多蠢有多该被人当成条无脑蛆吗?不信就自己去调查,哦,对了,你一没本事自己查,二甚至没能耐看懂别人提供的信息,所以只能瞎“哔——”了。多半连十个词以内的英语句子,翻着词典都看不懂吧?

  13. 旁观者清
    2016年5月9日10:15 | #13

    @耳光侠
    真稀奇,巴菲特与比尔美茨不是平民是什么?当然,他们不是吃救济的穷人后代。去维基百科查查吧。有中文的。

  14. 支持旁观者清
    2016年5月9日10:17 | #14

    @左梦
    【但是对你的智商、阅读力、理解力、笔头表达力没有什么期望】
    左梦,我怎么觉得这话应该送给你自己呢?

  15. 匿名
    2016年5月9日11:11 | #15

    @何清涟: 让你写中国就好好写中国,瞎扯美国干什么!

  16. 耳光侠
    2016年5月9日15:24 | #16

    旁观者清 :
    @耳光侠
    真稀奇,巴菲特与比尔美茨不是平民是什么?当然,他们不是吃救济的穷人后代。去维基百科查查吧。有中文的。

    你自己看去,https://zh.wikipedia.org/zh-cn/%E6%AF%94%E5%B0%94%C2%B7%E7%9B%96%E8%8C%A8#.E6.97.A9.E5.B9.B4.E7.94.9F.E6.B4.BB

  17. 匿名瞎说
    2016年5月9日19:49 | #17

    @匿名

    匿名 :
    @何清涟: 让你写中国就好好写中国,瞎扯美国干什么!

    你以为自己是谁?你有什么资格指挥别人写什么?
    写中国,五毛就说,你在美国就应该写美国;分析美国,五毛就说,你应该写中国。五毛为了五毛钱,啥都敢说。就当你放个屁。

  18. 旁观者清
    2016年5月9日19:57 | #18

    耳光侠 :

    旁观者清 :
    @耳光侠
    真稀奇,巴菲特与比尔美茨不是平民是什么?当然,他们不是吃救济的穷人后代。去维基百科查查吧。有中文的。

    你自己看去,https://zh.wikipedia.org/zh-cn/%E6%AF%94%E5%B0%94%C2%B7%E7%9B%96%E8%8C%A8#.E6.97.A9.E5.B9.B4.E7.94.9F.E6.B4.BB

    【巴菲特出生于内布拉斯加州的奥马哈市区一家老旧的医院,他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父亲是两任美国国会议员与成功的商人。】
    原来你以为美国是中国,在美国,做过两任国会议员的人,并非特权阶层,没有什么办法帮助其儿子批地批特许经营权。至于成功的商人,也并非特权阶层。除了教育投资之外,都没有多大资源供子女拉关系,走后门。看来,你还是对平民与特权阶层的理解有误啊。美国人对巴菲特很服气,你在这里龇牙咧嘴。
    一个人读别人的文章,不从大处着眼,挑一些小的不是毛病的毛病说事,说明是个蠢货,一辈子只配拿五毛低薪,留点帖子。成不了巴菲特,因此,只能永远在这里发帖子。见贤思齐才是长进之道。

  19. 匿名
    2016年5月9日23:49 | #19

    文章的“第一层次”谈到自由经济,又谈到福利,末了却只提到川普未强调福利(只强调增加工作机会),那么自由经济呢?川普增加工作机会的方法就是用法律强迫美资不流出、外国货入关高关税,这还是反自由经济的。搞福利的自由经济和不搞福利的不自由经济,哪个更有利于民众富足、底层向上流动?

  20. 天山客
    2016年5月10日00:57 | #20

    匿名 :
    文章的“第一层次”谈到自由经济,又谈到福利,末了却只提到川普未强调福利(只强调增加工作机会),那么自由经济呢?川普增加工作机会的方法就是用法律强迫美资不流出、外国货入关高关税,这还是反自由经济的。搞福利的自由经济和不搞福利的不自由经济,哪个更有利于民众富足、底层向上流动?

    自由经济,也有贸易壁垒。世界上从来只有不完全市场经济。连这点都没搞明白就来谈自由经济,丢份。另外,何女士的文章谈的是美国社会背景。你扯什么呢?川普就算当上总统,也只是总统,又非皇帝,没改变美国的三权分立体制,国会还制约着白宫权力呢。什么时候,美国总统竞选时的口号完全实现了?看到这些半吊子言论就好笑。
    中国人习惯了政府管着百姓言论,看到美国公民用投票表达不满,完全不能理解,因此杞人忧天。

  21. 耳光侠
    2016年5月10日13:29 | #21

    旁观者清 :

    耳光侠 :
    旁观者清 :
    @耳光侠
    真稀奇,巴菲特与比尔美茨不是平民是什么?当然,他们不是吃救济的穷人后代。去维基百科查查吧。有中文的。
    你自己看去,https://zh.wikipedia.org/zh-cn/%E6%AF%94%E5%B0%94%C2%B7%E7%9B%96%E8%8C%A8#.E6.97.A9.E5.B9.B4.E7.94.9F.E6.B4.BB

    【巴菲特出生于内布拉斯加州的奥马哈市区一家老旧的医院,他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父亲是两任美国国会议员与成功的商人。】
    原来你以为美国是中国,在美国,做过两任国会议员的人,并非特权阶层,没有什么办法帮助其儿子批地批特许经营权。至于成功的商人,也并非特权阶层。除了教育投资之外,都没有多大资源供子女拉关系,走后门。看来,你还是对平民与特权阶层的理解有误啊。美国人对巴菲特很服气,你在这里龇牙咧嘴。
    一个人读别人的文章,不从大处着眼,挑一些小的不是毛病的毛病说事,说明是个蠢货,一辈子只配拿五毛低薪,留点帖子。成不了巴菲特,因此,只能永远在这里发帖子。见贤思齐才是长进之道。

    这就是你眼里的平民?是何女士亲临吗?哈哈。

  22. 匿名
    2016年5月10日20:52 | #22

    看好一群文盲

  23. 旁观者清
    2016年5月10日21:44 | #23

    @耳光侠

    耳光侠 :
    @耳光侠
    真稀奇,巴菲特与比尔美茨不是平民是什么?当然,他们不是吃救济的穷人后代。去维基百科查查吧。有中文的。
    这就是你眼里的平民?是何女士亲临吗?哈哈。

    你配何女士亲临吗?她在推特上,你有本事去那里找她议论吧。你就一辈子带着千倍放大镜,专师大批判祖业,从事五毛工作。怎一个贱字了得。

  24. 旁观者清
    2016年5月10日22:00 | #24

    耳光侠 :

    旁观者清 :
    耳光侠 :
    这就是你眼里的平民?是何女士亲临吗?哈哈。

    你这么渴望何女士亲临指导,为何不去找她去?你就继续拿着千倍万倍放大镜,发扬光大祖业大批判传统,成天找别人的不足,证明自己的高明,臆想自己与名人对话吧。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